《月上重火》君子以泽,超级作者“屠榜”晋江十年 | 对话

百家 作者:刺猬公社 2020-06-25 09:46:15 阅读:108

我想写一辈子小说,就得专注女主文这个属性,重新被认可。


作者 | 佳璇

编辑 | 杨晶


十几年前的女频网文圈,大概没人不知道耽美界的“天籁纸鸢“,女主界的”君子以泽”。事实上她们是同一个人。


这是一位曾在晋江作者积分榜首位待了十年的“屠榜”作者。从2005年到2012年笔名是“天籁纸鸢”,从2012年到2020年笔名是“君子以泽”。

 

2006年到2016年的绝大多数时间里,她拥有着甩开榜单第二名几倍的作者总积分,是晋江的绝对“顶流”。她的言情代表作《月上重火》、《奥汀的祝福》位居晋江言情总榜第一、第三。耽美代表作《天神右翼》、《天王》依次位居耽美总榜第一,让她在原耽圈走上巅峰。

 

不过,后因晋江积分制度调整,她没再续约,此后与冠军排名失之交臂。

 

高处不胜寒,年少成名、享受过高光的她也曾是遭受网暴最严重的晋江作者之一。在网文圈的“草莽时代”,真相与谣言混杂,滤镜和黑料齐飞。她是许多人的憧憬和幻想,也是许多人的战斗对象。

 

“死忠黑粉为了骂我专门建了一个网站,甚至还会组织线下见面活动。”君子以泽对刺猬公社(ID:ciweigongshe)说。

 

2011年,她彻底放弃创作耽美,专注女主文写作,正式以“君子以泽”的笔名重新面对世人。这意味着“天籁纸鸢”这个名字所代表的光环和荣耀,都瞬间沉没。

 

她说,自己曾经失落,但从未后悔。



“晋江原耽第一人”

 

十五年前,女频网文是明晓溪的天下,每个学校附近的书店里都会摆满她的青春小说。《旋风少女》、《明若晓溪》、《泡沫之夏》、《会有天使替我爱你》…… 又甜又虐的爱情故事,让青春期女生们如痴如醉。

 

君子以泽也不例外,那时的她正上高中,17岁未满。

 

“明晓溪的书我都看完了,还是看不够,就开始自己写。”君子以泽说,“我写的第一本书就特别‘明晓溪’。”

 

这本处女作名叫《魔女游戏规则》,大约54万字,分20章发布在晋江文学城,是当年依然是高中生的天籁纸鸢闲来无事写下的,那时她16岁。

 

《魔女游戏规则》故事有些稚嫩青涩,也没有在网络上掀起多大波澜,却让她爱上了写作。“写东西上瘾”,她这么形容自己。

 

处女作之后,她受到网络耽美作品的影响,瞬间变成了热衷于“男男恋”的腐女。

 

17岁时,她前往英国读大学,迎来了孤独而又叛逆的异国生活。耽美恋情中的禁忌和刺激,在一定程度上纾解了青春期孩子对被爱的诉求。

 

过了很多年,君子以泽回过头再度分析自己“入腐”的原因,她意识到父母之间激烈的冲突极大影响了她的创作内容和风格。大女子主义的母亲,大男子主义的父亲,对子女的教育方式也截然相反。青春期的疯狂和叛逆之下,是她强烈的自我厌弃感和分裂的价值观,而这些心理活动却在她无所束缚的网文创作中完整地表现了出来。

 

在英国的那两年,在异乡孤独的君子以泽却迎来了创作生涯上最高产的两年。富裕优渥的家庭环境,让她对金钱没有太强烈的渴望,纯粹为了自己而创作。她曾几近痴狂地在一年时间里写下百万字。

 

她的大部分代表作也在这段时间诞生。女主文有如第一部畅销书《奥汀的祝福》,第一部影视改编作《夏梦狂诗曲》,热播剧《月上重火》的原著。耽美文有《天神右翼》、《十里红莲艳酒》等。

 

这其中,《天神右翼》初版只写了两个月,却将“天籁纸鸢”这个名字推向原耽圈的王座,女频网文圈的C位。作品借用了北欧希伯来神话的框架、以路西法叛变堕天为主线,描写了大天使长米迦勒与魔王路西法的爱恋。

 

作品以无穷的想象力,细腻的描绘,没有倾向性的价值观吸粉无数。“当时耽美圈几乎所有人都在等这部小说更新,在没有水军没有营销的网文年代,《天神右翼》更一章就有几千长评,晋江服务器甚至瘫痪了好几次。”网友AAWagner想起当时的情景,至今记忆犹新。

 

回忆起当时创作耽美作品的心境,君子以泽说:“十七岁的我写耽美,并不只是写男男之间的爱情,我想表达的是跨性别的爱情。就像是《花容天下》里的重莲,只要爱一个人,无论它是男是女,甚至是妖怪,它也会爱,这对那时的我来说意义重大。对于主角而言,‘全世界都恨我,但那么好的人会与我互相救赎,他什么都不顾,连性别都不在乎,又怎么会在意这么糟糕的我呢?’一定程度反映了当时中二时期的我所向往的纯粹之爱。"

 

“不过等到我长大以后,开始学会肩负责任,我的想法就转变成了:‘只有足够好的自己,才有资格保护别人、被别人所爱。’因此女性意识更加强烈,会更想变成一个值得被人依靠的姑娘,也就更加热爱注重刻画女主心理成长的小说了。”君子以泽说。


从耽美到女主文

 

天籁纸鸢就如同她的作品一样,不完美,但却肆意昂扬。一位作者和自己的代表作,一起成为了粉丝们心中独一无二的精神符号,永不褪色的“白月光”。

 

但另一方面,在很长一段时间里,天籁纸鸢却不愿告诉身边人自己的笔名。

 

事实上,她曾有过很长时间的低迷期。

 

第一次是在英国读大学期间,当《天神右翼》这部作品在晋江正式登顶之后,社会的残酷毒打,成为她年少成名的某一种代价。

 

从小养尊处优的天籁纸鸢,根本没有收敛锋芒的概念,以自我为中心,不懂得关心他人感受。君子以泽把那时的自己形容为“自恋”、“没责任心”、“公主癌”。这些性格,对一个当红女频作者来说,是致命的伤害。

 

于是她成了晋江平台遭受网络暴力最严重的作者之一。有多少粉,就有多少黑。有多红,就有多少口水和骂声。

 

许多她过去不以为意的行为或言论,被瞬间放大成足以打出网文圈的污点。一些完全不知从哪里流出的谣言,被口口相传“做实”。黑料、人肉、骚扰……在互联网相关法律还不够健全的时代,年仅18岁的她经历了从未有过的黑暗时期。

 

在那段最招黑的异国生活里,在孤独和绝望之中,天籁纸鸢曾产生深深的自我怀疑:我被黑被骂,是不是一件很正常的事?

 

“有一件事我印象特别深。晚上洗澡,我觉得好像有很多东西在抓我,我不想洗完,因为洗完之后我又要一个人,我又要一个人抵抗,看着网络上我的粉和黑们在撕在吵。”

 

第二段低迷期在她2008年“脱腐”后。许多人粉转黑,曾经爱她的读者变成了抨击她最厉害的人。

 

那时,她开始创作《黑色高跟鞋》、《贵族》、《月上重火》,开始显露出专注女主文的趋势。

 

她的确在变。这种转变跟她在英国读书期间的所见所闻密切相关。

 

“在英国的大街上,看到一个男人抓一下另一个男人的屁股并不难。社会上并不默认所有人都是异性恋,人们甚至会为了表示尊重率先向对方说明性取向,当男男之间的暧昧行为不再是禁忌,那种由于叛逆而带来的对耽美的痴迷,渐渐消失了。”君子以泽说。

 

对耽美不再痴迷的她想要回归女主文写作,并开始频繁创作言情作品,不过这个转型却并没有她想的那么容易。

 

这种转型被部分唯耽美粉视为一种背叛,他们曾经有多追捧与热爱,此刻就有多愤怒与失望。直至2020年的今日,这样的唯粉依然存在。

 

事实上,到了今天,耽美的热度依然很高。晋江平台大部分作品都是耽美,长佩文学更是专门的耽美小说平台,近几年火爆的耽改剧一个接着一个。作为“原耽第一人的天籁纸鸢如继续呆在“耽美圈”,各种机会多的是,但她仍然“坚持离开”。她说:“把时间线拉长来看,耽美题材与我的创作理想是不同的道路。”

 

她认为,耽美小说热是有社会原因的。

 

这个属性自带粉丝。和当初的她自己一样,相较于“这部作品”,有很大一部分读者可能更关注的是耽美这个“属性”,换言之,“男男爱”或“跨越性别的爱”。

 

耽美本身又是一个二次元题材,小说之外的衍生很多,同人文、网络配音、COSPLAY、同人漫画、角色歌等等。这些所有小圈子分开看都不大,但合在一起,能形成很壮观的人气扩大效应,这些都是耽美的“红利”。 

 

君子以泽明白,写耽美和言情可以持续维持热度,但你的标签永远是耽美;可完全放弃耽美,意味着放弃所有耽美带来的红利,一切从零开始。为选择放弃“天籁纸鸢”,她足足考虑了三年时间。

 

“我一直觉得,如果有一天中国同性恋合法化,耽美爱好者们对待耽美的态度,就会像我在英国时的感受一样——他们只是普通人,并不神秘,并不刺激,并不禁忌。到那时候,耽美小说热就会褪去,成为一种普通的小说类型。那时候,我就得问问自己的内心了:你真的愿意用一生的时间去刻画大量男性吗?答案是否定的。”君子以泽对刺猬公社说。

 

“我想写一辈子小说,就得离开耽美这个舒适圈,专注自己对创作的追求,重新上路。而我对文学的追求就是,写出优秀的女主导向的幻想和古风类小说,重新被认可。”

 

这成了君子以泽未来的目标。


全新的“君子以泽”

 

2011年1月,22岁的天籁纸鸢正式宣布以后将专注写女主文。

 

当时,她被许多读者骂,也疯狂掉粉。她没有听编辑的劝告,而是鼓起勇气更换笔名重新开始。

 

“笔名和代表作是挂钩的,继续用‘天籁纸鸢’这个笔名,就算我女主文写得再好,读者提起我,第一时间也只会想起《天神右翼》这些作品。所以,我决定把天籁纸鸢留给《天神右翼》,留给《花容天下》,留给17岁的所有记忆。”

 

她不破不立,决定以“君子以泽”的身份重新出道。然而,转型过程并不如她想象的那样顺利。

 

大陆耽美网文的历史比较短,最厉害的这批作者写得早,很容易成为“鼻祖”。但男女向的作品要求则高很多,历史久、基数大、内容风格都非常广泛,任何一个作者从耽美转向一般向作品,都像从一面湖进入了大海,会迷失自己。

 

同时,耽美小说自带冲突元素。两个男人怎么冲破世俗眼光,付出没有后代的代价,坦然承认喜欢这个人,其中任何一点都可以写出10万字的容量。但一般向创作没有这根“拐杖”,需要作者认真安排矛盾和戏剧化元素。

 

君子以泽感慨道:“想写好女主文,特别难。”所幸的是,这些压力对不愿服输的君子以泽来说,都变成了她的动力。

 

经历过肆意任性的年少气盛,又遭遇了社会的毒打,她变得成熟许多,也终于找到了自己擅长的风格。她从一种无意识创作,走向了更深入的思考。

 

2012年,她出版言情小说《奈何》。2014年,她又出版了《月都花落,沧海花开》,这部作品成为她转型言情作家以来最受欢迎的代表作品。

 

在这部作品里,她描绘了“月都”溯昭氏小王姬洛薇和沧海之神胤泽神尊之间一段凄美的爱情故事,被读者评价“全篇读下竟能不舍,痛心又眷恋不忘”。

 

现在当读者们提起“君子以泽”,第一时间想到的代表作已有不少。《奈何》、《月都花落,沧海花开》、《夏梦狂诗曲》、《月上重火》……都是读者评价很高的作品。“我觉得当初那个选择很明智,很适合自己。”君子以泽说。

 

不过,直至今天,仍然也还是有许多原耽粉对君子以泽的转型表示愤怒和不解。一位曾经的忠实粉丝在贴吧写下:“我有多喜欢天籁纸鸢,就有多讨厌君子以泽。”

 

但君子以泽从来没后悔过。

 

“我会问自己,我的毕生目标是什么?是被别人喜欢吗?不是。”君子以泽说,“我是想写出具有开创性的通俗作品。当年纠结是否要换笔名的那个下午,我面前刚好有一面镜子。我看着里面的姑娘,那么年轻,才二十三岁。当下立刻做出了决定——怎么不能重新开始呢?我还年轻,还来得及。”

 

另外,当下也有不少小说读者认为,言情就是“小甜饼”,女频网文天天谈情说爱,没什么新意。君子以泽也会被人质疑,有读者给她留言:你铺设了这么大的背景,用来写爱情不浪费吗?

 

君子以泽不这么看。

 

“人类文明的推进,是从繁衍和争夺领地与资源开始的,过了几千万年,并没发生巨大的改变。前者衍生成了爱情,后者衍生成了战争。所以,爱情和战争,一直是文学经久不衰的主题。在这个基础上,再衍生出什么深刻的主题,都属于进阶操作。咱们可以回头看看那些经典著作,不说100%,95%都是围绕这两个主题转的。所以,我觉得写爱情没有错。”

 

同时,君子以泽坚持让自己的小说绕着女主转,写女生们爱看的作品。在她看来,男生喜欢的女生绝不等于女生会喜欢。社会中的男女关系一直在博弈,中国文学史长达两千多年,但在曹雪芹之前,从未有过一个小说家专注歌颂过女性。在过去由男性主导的文学世界里,女性的作用就是乖巧和柔顺,她们不需要有什么思想,只要当好工具人、服侍男性就好了。直到近现代,才出现了大量为女性发声的女作家,真正关注女性的心理世界。君子以泽希望成为她们的一员。她的目标是要歌颂女性,致力于推进女性文学的发展。

 

现在,已经经历过转型之痛的君子以泽正全身心地投入创作中。长期积累的物质基础、家庭给予的经济支持,让她没有生活上的负担,能够纯粹地为了自己的目标和热爱去倾其所有。

 

她会花半年时间为新书做准备,再用三个月时间写完初稿,在晋江连载。初稿完成后,花上半年时间反复修改,之后再出版。

 

最近正在创作的新书《她的4.3亿年》,只是前期的世界观准备就大约写了15万字。她没有社交需求,只喜欢宅在家,精心打磨每一本书,回归到写作本身带来的快乐。

 

当《月上重火》IP化的消息放出时,粉丝们都纷纷留言,让她去参与改编。

 

“我问她们,你们是想我去当编剧,还是继续更新小说呀?她们一听,都选继续更新。”君子以泽呵呵地笑:“你看,她们很懂我的。”


END

内容产业报道第一新媒体

刺猬公社是聚焦内容产业的垂直资讯平台,关注领域包括互联网资讯、社交、长视频、短视频、音频、影视文娱、内容创业、二次元等。


投稿、转载、媒介合作联系微信号 | ciweimeijiejun
商务合作联系微信号 | yunlugong
网站 | www.ciweigongshe.net

关注公众号:拾黑(shiheibook)了解更多

[广告]赞助链接:

选择AiDeep,让人工智能为你工作:http://www.aideep.com/
四季很好,只要有你,文娱排行榜:http://www.yaopaiming.com/
让资讯触达的更精准有趣:https://www.0xu.cn/

关注网络尖刀微信公众号
随时掌握互联网精彩
赞助链接
百度热搜榜
排名 热点 搜索指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