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蛀牙很得意,其实让我口臭、牙龈出血的病更可怕

百家 作者:果壳 2020-10-27 20:14:20 阅读:81

初中时,爸妈直言不讳向我指出:“你有口臭。”当我兴高采烈地跟父母说起一些趣事,他们会打断我,别过头去,说:“你的嘴巴好臭。”对于一个敏感的青春期少女来说,这是很伤自尊的。

 

父母嫌弃我口臭,却不认为是疾病,只是做出“你可能是胃不好”的判断。的确,消化不好、幽门螺杆菌感染等肠胃问题也可能引起口腔异味。虽然那时我还不懂这些,但也从没想过去医院,我心想:口臭嘛,好好刷牙,多喝水,吃清淡些,总能解决的。从此我养成了一种跟别人近距离交谈时用手捂住嘴巴的习惯。

 

年纪不大,病史挺长

 

同期,我发现牙龈开始出血。刷牙时吐出的泡沫不再是洁白的一团——从带一点点血丝,逐渐全被染成粉红色、绛红色,严重时洗手池中甚至仿佛血案现场。又有一天,我正抱着一个大苹果啃,突然发现留在苹果上的不再仅仅是门牙印子,还有血迹!看着那血糊糊的果肉,我感到一阵恶心,从此吃水果便一定要削成小片一口一口放进嘴里。大家因此都以为我是个讲究人。到后来,轻轻吮吸牙龈时也会出血,有时还会自发性流血,甚至漱口后都不能立即止血。

 

年少无知的我从没想过把口臭和牙龈出血联系起来,也没想过自己的口腔有着很严重的问题。因为从小到大,我几乎没有牙疼过。有时候无意间看到有同学的后槽牙横截面黑乎乎的,觉得难看,又暗自窃喜:“一定是他们不讲卫生导致的,我就没有蛀牙,牙齿干干净净。”父母也没有口腔保健意识,“牙疼不是病”,他们只会在牙齿疼得厉害时才会不情不愿地去口腔科就诊——这大概是中国人群的通病,更别说在我们这种十八线小县城了。因此我小时候从未看过牙医。

 

我没想到,“没有蛀牙”也是一个伏笔。

 

不想看牙医,走了太多弯路

 

日子一天天过去,我考上了一所医学院,学习了一点临床医学知识,但我依然对口腔医学一无所知。在我的知识框架里,长期牙龈出血可以考虑凝血异常,但我完全没有其他系统表现,因此果断排除;口臭一定是幽门螺杆菌感染了,没啥别的症状,也就先别治了吧。

 

直到那天,我当时那养尊处优的男朋友说他该“洗牙”了,我感到很新奇。原来,“洗牙”又叫“洁牙”,顾名思义就是清洁牙齿,学名叫做“龈上洁治术”,可以去除牙齿表面的牙菌斑、牙结石,是一种需要定期进行的口腔保健治疗,可以防治牙周炎。牙周炎常见的表现正是:牙龈红肿和出血,此外还可能有口臭等。

 

我心中一动,这“洗牙”说不定可以改善我的口腔问题呢,便也要去试试。我爸却尝试阻拦我说:“我的朋友是老家这边很优秀的牙医,他说,洁牙不是什么好事,会伤害牙齿,不要闲着没事去洁牙!”我无视了这位“牙医朋友”的建议,并依据我刚学到的仅有的口腔保健知识对我爸进行了健康教育,最后坚定地去某知名连锁牙科诊所体验了人生第一次洁牙。

 

在那里,我问洁牙师:“为什么我牙龈总是出血呢?”他说:“你是不是熬夜、太辛苦,还喜欢吃辣的?”我主观地选择相信他并顺势安慰自己:全部被戳中了诶,那看来我的牙龈出血不是病,而是生活方式的问题,应该也不需要再看口腔科了吧。而且洁牙师也说,我的牙结石并不严重。洁牙后几天,牙龈出血和口臭仿佛有所好转,但没过多久又恢复原样了。

 

后来,我的好朋友说,她患有“牙周炎”,症状与我类似,但似乎比我还轻些,做了“龈下刮治”,很痛苦。她很苦恼:“我总觉得做了刮治之后也没什么用,没过几个月,又开始出血。”她的话引导了我,也误导了我。我开始想,我有可能需要尝试龈下刮治,但又觉得反正“治不好”,这些症状我都习惯了,对生活影响也不大;而且我真的不想看牙医,又痛苦又麻烦!便又将此事搁置了。但这期间,在她的推荐下,我尝试了电动牙刷、牙线、水牙线、漱口水,均无明显效果。

 

不要等到失去了牙槽骨才懂得珍惜

 

有天早晨,我发现一侧门牙牙龈的内侧面长了一个小肿包!我的牙好酸好软!咬不动东西了!我慌了,这才急忙挂号,居然还挂上附近一家大医院口腔科主任的号。

 

主任很忙,全程几乎都是实习医生在招呼我。首先,实习医生带我去拍“根尖片”,他指着片子严肃地跟我说:“你看,你的这个牙槽骨已经吸收了一大半,那个部位也有一点侵蚀。”他告诉我,牙槽骨没了就没了,不会自己长回来,只能通过控制,让幸存牙槽骨消失的速度慢一些。我平生第一次学会看根尖片,心里拔凉拔凉的,仿佛从他口中听到自己得了无法挽回的绝症。

 

回到诊室,实习医生开始拿着牙齿模型教我巴氏刷牙法。我才发现,这么多年我刷牙的方法一直有问题!原来45°角还不够,还要将刷毛怼到牙龈和牙面之间(即龈沟)水平小幅度震动,然后再向下滑动,将脏东西带出来。男朋友曾经教我这样刷牙,却被我无视了,因为我莫名担心牙龈被戳坏。实习医生又给我做了探诊,主任百忙之中跑来,说“你看她的咬合也不是特别好”,又说了一些我不懂的数值,但从他们的语气中我可以听出我的牙周炎比较严重了。主任突然问我:“治疗还是吃药?吃药可能有一些副作用。”我不懂他的意思,问:“治疗是什么意思?”主任说:“那就是治疗了!”扭头跟实习医生说,“你跟她谈”,转身便忙别的去了。饶是我见过专家门诊繁忙的场面,也还是蒙了。

 

实习医生跟我慢慢解释,治疗就是要根据个体情况制定治疗方案,先洗牙,再刮治,可能还要正畸,甚至有可能要手术。我瑟瑟发抖,还是问出了最担心的问题:“要花多少钱呢?”他挠挠头,说他也不清楚,可能得大几千块吧。贫穷的女大学生听罢顿时感觉手头一紧,心头一酸。

 

最后,主任终于开始理我。因为我很年轻,而且主要是单侧侧切牙(门牙外侧的牙齿)局部出血严重,又没有明确的外伤史,因此他怀疑,我是吃硬物或者嗑瓜子嗑的。我半信半疑地点了点头。按照他们的诊疗计划,我应该先回去练习巴氏刷牙;学会刷牙,才有洁治和进一步治疗的意义。我便立即买了小头软毛牙刷,开始细细地对镜刷牙,最初极其不熟练,一次刷牙要花掉20分钟,现在2~3分钟也能刷干净了。回想起来,我十分感谢这位实习医生手把手教会了我巴氏刷牙法,这将使我获益终生。各类科普文中其实也经常提到,在此实名推荐大家一定要仔仔细细学会呀。

 

回头我便和我爸说起这次就诊经历(伸手要钱),他却说:“我牙龈经常长这种小肿包,没几天就消肿了,有必要这样大惊小怪吗?”我坚持说:“我的口腔问题已经搁置多年了,再不治疗就没救了!不想像你一样,总是塞牙(原来这是我的家族史)。这家医院是大医院,不会坑我钱的。我是医学生,我懂得这是怎么一回事。”他这才勉强答应我。

 

从此老老实实看牙医

 

后来,因为种种原因,我改到我们医学院附属医院口腔科做进一步治疗,挂了一个年轻大夫的号。她给我做了龈上洁治、龈下刮治、根面平整、上药等操作,简单来说就是把我的牙齿牙龈里里外外都清洗得干干净净。因为朋友曾跟我说刮治极其难受,我当时有些紧张,但是实际体验还好,个人感觉跟普通洗牙的酸爽程度也差不多。刮治之后牙龈出血的现象居然几乎消失了。

 

两周后复诊,又做了简单的牙齿清洁。大夫对我说:“回去之后这几天,可能还会有一点牙龈出血和牙敏感。之后半年复查一次即可。”我开心得不得了,居然半年复查一次即可!两次就诊一共只花了几百块!这个时候我意识到,朋友说的龈下刮治“治不好”,原来是说要长期随诊,类似慢病的控制——可并不能因为需要长期控制就放弃治疗呀!

 

经过这次初步诊疗之后,我的牙龈真的不出血了,男朋友说我的口臭也缓解了(我很感激男朋友,这么多年忍受着我这个老牙周炎的口臭,多次试图帮助我解决口腔问题却被我无视)。由于我的牙槽骨已经侵蚀得比较严重,经过治疗,牙龈消肿、退缩后在门牙一侧留下了一个较大的缝隙,吹气漏风、喝水漏水。但我早有心理准备,加上困扰我多年的牙龈出血和口臭一起得到了解决,我可以坦然接受它。

 

不久就进入了疫情期间,这时我终于学到了《口腔医学》这门课。在课堂上我发现,即使是临床医学生,大部分人也都同我一样,缺少口腔保健意识和知识。老师说:绝大多数中国人都有或轻或重的牙周炎,但大部分人都对牙齿牙龈的轻微不适不理不睬。牙周炎会带来牙龈肿胀和出血、牙槽骨侵蚀、牙根敏感、口臭等问题,长期发展可能有牙龈退缩,留下牙缝,甚至牙齿松动、脱落。所以一定要及时治疗,一定要学会巴氏刷牙法!每天尽量使用牙线而不是牙线棒!定期口腔保健!

 

彼时,这些知识我都已经通过自身病例切实掌握了,边听课边盯着我的大牙缝,我甚至有一点悲凉的得意。老师还提到,牙周炎患者患龋齿的风险相对较低——果然我小时候没有蛀牙并不是因为我牙齿刷得好。同学们课后纷纷表示,回学校一定要去找老师看牙周病。我自己也暗暗决定去请教一下老师,为什么我年纪轻轻,牙周炎就这么严重呢?有没有深层次的原因,需不需要进一步的正畸和手术?争取找到根源,制定长期方案,尽量延缓进展。

 

转眼到了该复查的时候,我的牙龈又有轻微出血,同时牙敏感的症状加重了。由于疫情限制,我不能回学校医院复查。于是,我爸为我找到了他的那位牙医朋友。这位朋友看了看我的牙齿,无视了我已些许肿胀的牙龈,无视我的牙敏感和出血,说:“你的牙很好啊!不需要洁治!”我听了,又高兴,又伤感。高兴的是我这一口烂牙居然也能被夸,比起他诊室里那些捂着腮帮子喊牙疼的老人家来说,确实是好了不少;伤感的是,我只能等到回学校再去牙周科了。最后,他戳了戳我的牙齿,突然笑起来说:“哎呀,你是不是心因性的!”我也笑了。


尽管复查期限已过去2个月,但是在每日巴氏刷牙法和牙线的加持下,我仅有偶发的牙龈轻微出血和牙敏感。期待着疫情全面结束,一切恢复正常,我们就可以相约去看牙医啦。 

 

医生点评

王蕾 | 北京大学第三医院海淀院区口腔科主治医生,薄荷牙医签约医生

牙周炎是国人高发的口腔疾病,患病率可达80%左右。它的表现主要是牙龈和牙槽骨的炎症,初期我们往往只感觉到牙龈出血或是口腔异味,所以容易忽略,等到发展到牙齿松动或是肿胀溢脓时往往追悔莫及。


牙龈在菌斑、软垢以及牙石的长期刺激下发炎,牙龈组织变得水肿圆钝,颜色也变成为鲜红或暗红。牙龈炎一般定期洗牙就能控制或治愈了。牙龈炎是牙周病的早期,及时控制,症状还是可逆的。如果放任不管,等牙龈炎发展到牙周炎的时候,就不仅是牙龈出血的问题了,牙周组织会发生不可逆的破坏甚至导致牙齿松动。


关于清洁牙缝时是选择牙线还是牙线棒,其实二者都可以用。牙线棒两端是被拉紧绷直的,更容易进入牙缝,对于小孩子或新手使用的人来说比较适合,但清洁的范围相比柔软的长的可以包住牙侧面的牙线会小一些。选一个你用着顺手并能坚持使用的工具就好。牙线并不是直接把牙菌斑从牙齿上清洁掉,而是通过机械作用,就是我们来回蹭这个动作,让牙菌斑与牙齿分离,记得用完牙线后漱口冲走牙菌斑。


正如文章中的主人公,开始重视起来时已经有明显的牙槽骨吸收,这个变化我们自己看不到,但它一旦发生便不可逆转,这时积极的治疗也只能控制其发展而回不到从前了。


所以,这提醒我们必须从预防做起,学会正确的刷牙方式,养成定期洁牙的好习惯,并且选择正规的医疗机构和专业的医生,保护牙齿,更要爱护牙周。

个人经历分享不构成诊疗建议,不能取代医生对特定患者的个体化判断,如有就诊需要请前往正规医院。


作者:东单朱一龙

编辑:木易杨杨


本文来自果壳病人(ID:health_guokr),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如有需要请联系health@guokr.com

关注公众号:拾黑(shiheibook)了解更多

[广告]赞助链接:

选择AiDeep,让人工智能为你工作:http://www.aideep.com/
四季很好,只要有你,文娱排行榜:http://www.yaopaiming.com/
让资讯触达的更精准有趣:https://www.0xu.cn/

图库
关注网络尖刀微信公众号
随时掌握互联网精彩
赞助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