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想创投:开启CVC2.0时代,让大象也能起舞

百家 作者:创业邦 2020-11-19 12:16:16 阅读:138
“汇江成海,破浪乘风”2020联想创投CEO年会

作者丨巴里
编辑丨子钺

正值“三十而已”的联想,交出了一份亮眼的答卷。

尽管全球经济依然面临较为严峻的挑战,但联想集团在其公布的20/21财年第二季度财报显示,净利润实现53.4%的惊人增长。

联想集团董事长兼CEO杨元庆表示:“科技对于人类而言比以往任何时候都不可或缺。新常态催生了客户的新需求,我们将通过不懈努力予以满足。强劲业绩是我们不断努力的成果,未来,我们将深入执行服务导向的智能化转型战略,实现长期可持续的增长。”

在智能化转型的过程中,联想创投集团(下称联想创投)作为联想集团的“灯塔”,可谓发挥了不容忽视的作用。

第二季度,联想创投投资收益实现历史性突破,单季度为集团贡献投资收益首次突破1亿美元,约合6.92亿人民币,上半年累计投资收益达1.7亿美元

目前,联想创投已累计投资了135家初创企业,超过10家独角兽和上市公司,并孵化了10多家子公司和创新业务,管理着超过100亿的基金规模。

在刚刚举办的联想创投CEO年会上,联想创投130多家成员企业的创始人,连同联想集团各业务线高管,以及科技、金融领域顶级专家,和多地政府LP(有限合伙人)共同交流,发挥CVC(企业风险投资)优势,构建产业生态。

作为一家成立不到五年的CVC,联想创投在整个创投圈可谓成绩斐然。在这耀眼的成绩背后,联想创投所提出的CVC2.0概念则更具有其独特的意义。

开启CVC2.0时代

在我们讲CVC2.0之前,有必要先弄清楚CVC是怎样的。中国的创投圈已经有超过20年的历史,但CVC真正崛起还是最近五年的事情。在1.0时代,通常指的是企业的战略投资部门,主要服务于企业当期业务的投资和并购。

联想集团高级副总裁,联想创投集团总裁、管理合伙人贺志强

联想集团高级副总裁、联想创投集团总裁贺志强在创业邦2020秋季峰会上曾表示,大部分CVC的运作和决策流程比较复杂,同时存在被投公司站队问题,需要绑定CVC母公司的战略和业务,而联想创投的决策链路像VC(指纯财务投资机构)一样,更加开放包容,更多的是以联想集团的资源优势帮助被投企业。

清华五道口在其发布的报告中提到,CVC在做投资决策时会兼顾母公司战略目标和财务目标,通过投资配合母公司的发展需要,同时获取回报,增加母公司的营业利润。

结合母公司与被投公司经营契合度,CVC投资大致可分为四种方式:


  • 驱动型投资:被投公司与CVC母公司当前战略及业务有着紧密联系;
  • 补充式投资:被投公司与CVC母公司不存在紧密的业务联系,但被投企业能够帮助CVC母公司构建商业生态、刺激市场需求、巩固市场地位;
  • 期权式投资:期权投资难以迅速提供回报,但能够给CVC母公司提供战略期权。母公司利用被投企业尝试新商业模式,进入新商业领域,开放新备用技术;
  • 被动式投资:被投公司与CVC母公司在战略与业务上,均不存在联系,投资纯粹为追求财务回报。

我们不难发现,传统的CVC1.0尚属于驱动型投资,而贺志强所提倡的开放、赋能,正是体现出了CVC正在转向补充式投资、期权式投资的2.0时代。

联想创投通过近五年的实践,也逐步印证了这一点。

2010年成立的联想乐基金是联想创投的前身,在当时贺志强也是作为联想集团CTO来兼任,主要投资方向还是以智能手机、移动互联网为方向的早期天使轮项目为主。

虽然只是小试牛刀,经过几年的发展,乐基金取得了10倍以上的收益,当时投资的乐逗游戏三年就赴美上市,同时还有已经发展成为AI独角兽的旷视科技等。

2014年,联想同时做了两次大的并购:摩托罗拉手机和IBM X86服务器,在当时,联想也遭遇过“成长的烦恼”。杨元庆在2020年联想创投CEO年会上说到,联想发展36年,有很多所谓的“高光时刻”,但更多的是艰苦奋斗,真正一帆风顺、高歌猛进的时间总体不超过10年。

2015年底,杨元庆和柳传志找到贺志强商量,“联想走到今天,必须要解决持续创新的问题,所以我们决定做一支基金,通过风险投资+内部孵化,探索IT的未来到底在哪里。”

随着移动互联网红利的消失,贺志强在当时就曾喊出整个产业将会进入到智能互联网时代。如果“物联网、边缘计算、云、大数据、人工智能”这五大核心技术,能够与智慧能源、智慧交通、智慧医疗、智慧教育、智慧城市等各行各业深度融合,这将会带来10倍于前者的机会。

智能互联网的巨大机遇再加之联想对未来的思考,这支新生的基金得到了杨元庆的大力支持,起始主基金就给了5亿美元。2016年,联想创投集团正式成立,与智能设备业务集团、数据中心业务集团、数据智能业务集团并列为联想的四大集团,其战略地位可见一斑。

不同于传统VC,联想创投作为联想集团CVC,肩负着“以投资布局IT未来,以孵化带动联想业务创新”的重任。贺志强谈到,成立伊始,联想创投就致力于解决两个问题:

第一,按照CVC2.0的顶层设计进行了全面梳理,以VC的管理方式运作,并且拥有较为独立的投资决策权,更加开放的心态投资未来,而不是仅仅布局PC、服务器等主营业务的上下游,这样才能达到为集团探路的“灯塔”作用。

第二,联想要解决新业务在内部成长的问题。经历了36年的发展,联想已有着4千亿营收的业务规模,在全球有6-7万名员工,如此庞大的体量下,就需要设计内部激励机制,孵化新业务,再次激发内部的创新创业精神。

做联想前行的灯塔

对于IT未来的探索,联想做出了清晰的战略部署。“不同于联想事业部做近期1至2年的产品,联想研究院做中期3至5年的研发,联想创投不只以短期为目标,而是能够为联想集团在未来5至10年的创新进行前瞻性布局,起到新业务增长点的前头兵和雷达的作用”,联想集团高级副总裁,联想创投集团总裁贺志强对创业邦说。

以蔚来汽车为例,联想创投早在2016年就进行了投资,并且连投两轮,而当时蔚来甚至还没有车量产。以IT为主业的联想投资汽车行业,在当时并不为人所理解。但实际上,按照联想创投的逻辑,未来智能汽车将会成为最大也是业务额最高的智能硬件。

到了现在,创始人李斌所带领的蔚来市值已经超过600亿美金,几乎是福特汽车的两倍,这种前瞻性的布局在CVC1.0时代是基本不会发生的。

蔚来汽车创始人、董事长、CEO李斌在联想创投CEO年会演讲

如果说用两个圆来比喻联想业务和IT未来的话,在联想创投出手的时间节点上,这两个圆的交集可能还很小,但随着时间的拉长,这两个圆产生交集的部分会越来越多。

在2011年,人工智能还是一个无人问津的赛道,联想集团在当时还并没有提出人工智能战略,但联想创投也同样预判到人工智能的发展趋势。到了2018年,人工智能大潮到来以后,联想创投已经为联想集团积累了30多家行业顶尖的公司。

目前,在全球最顶尖华人科学家所创办的人工智能创业公司中,联想创投投资的公司数量占据了一半之多,包括了旷视科技创始人、CEO印奇,第四范式创始人、CEO戴文渊,Aibee创始人、CEO林元庆,Landing.AI创始人吴恩达,暗物智能创始人朱松纯,思谋科技创始人、董事长贾佳亚等等。

再如,“隐私计算”几乎90%的投资人都没有接触过,但联想创投已经在这个领域完成了华控清交等多家头部公司的系统性布局。

宋春雨将集团比作一艘航母,“不可能等到航母到来了,再准备弹药,联想创投的任务就是为联想集团在下一个5年准备出更多的弹药”。

例如,联想创投在半导体领域就围绕核心部件布局了十余家公司,且都是细分领域的龙头。未来,联想集团如果要进行垂直一体化设计和核心部件的整合,那么这些企业也会成为最好的合作伙伴。

联想创投投资的半导体公司/创业邦制表

在联想创投提到先头兵,可能没有人比梁颖更有发言权。她作为联想创投集团董事总经理、联想加速器总经理,帮助联想创投在早期科技投资形成了独特的竞争力,使得联想创投加速器成为了将联想集团资源、联想创投、高校以及创业者连接起来的平台和枢纽。

之所以说独特,是因为联想创投加速器在成立的过程中,也评估过与知名机构合作形成落地的孵化器,但最终还是决定打造一个非传统意义上的孵化器。“我们不会做实体空间,也不贩卖心灵鸡汤,我们更多的还是依托联想创投CVC的优势,真正地解决早期创业团队从0到1过程中所面临的挑战,包括资金、人才、资源对接等等”,梁颖对创业邦说。

她发现,国内外高校在产学研方面还存在较大差距。国外往往市场化理念较高,教授的研究项目会受到来自于大公司的资助,其成果也更加贴合市场,而国内高校项目的最大挑战在于产品的商业落地,这就需要创始人思想上的转变。创始人在做研究、技术上可能特别领先,但在实际落地中,需要的是最合适、最具性价比的方案。

孵化于香港中文大学的深慧视,如今在工业视觉3D技术已经达到国际领先。但其实在早期,团队始终解决不了从样机到最终产品的研发,并且市场销售偏弱。加速器通过引入专业的技术和销售人才,帮助团队攻克研发问题,并将其智能化检测方案落地在联想深圳福田的ThinkCenter服务器工厂。

目前,联想创投加速器已经孵化了迈步机器人、深慧视、梨享、筑橙等近20个优秀的创业项目。

不设边界,协同发展

联想创投把投资分为三个级别:第一级是必须要有良好的财务回报,第二级是服务于联想集团当期和未来的生态布局,第三级也就是要投这个时代最伟大的公司。

在联想创投CVC2.0的理念下,投资方向上并未明确设限,这与传统CVC有很大不同,大约有80%聚焦在核心科技,永远有20%会投入到未来最有想象力的领域当中。

投出一家现象级的公司也是每家投资机构的理想,联想创投参与投资的宁德时代如今市值已高达6000亿元人民币,美团则更是达到了1.8万亿港元。

联想创投投资的大消费公司/创业邦制表

宋春雨说,“大家永远都不知道联想会转型成为什么样的公司,小米也在做生活方式,诺基亚原本也是一家传统行业的公司。新品牌、新消费习惯的产生是产业必然的趋势,而我们要投的就是产业的未来,既可以和当期有交集,也可以没交集。”

除了对外的投资业务,由联想创投集团董事总经理王光熙所主导的内部孵化创新也是另一大板块。

他对创业邦说,新业务的孵化与主营业务的发展密切相关,在2010年联想发布乐Phone的时候,联想创投发现一个趋势,除了做主营业务相关的硬件和终端,需要更多地围绕内容、云端、用户体验等与软件和运营等相关的领域进行延伸和整合,像SHAREit茄子快传、安想智慧医疗、联想云、联想懂的通信等业务就逐渐从内部生长出来。

这些业务随着主营业务链条的发展延伸而来,但是与主营业务的相关度并不高,因此,为了让新业务有更好的灵活度和生长能力,快速直面市场竞争,实现业务和社会价值,联想集团就进行了进一步的孵化拆分。

是更多地倾向财务投资,还是从战略角度考量始终是萦绕CVC的传统问题。

王光熙指出,不论是外部投资还是内部孵化,财务回报是基本的及格线。但联想创投和联想的整个高层都以非常开放的心态做这些事情,内部孵化的项目中,在有些项目发展良好,甚至是拆分出去引进外部投资者的时候,又能够反哺联想的主营业务,带入到我们原来没有涉足的领域中去,从而在正向和反向循环中建立生态、达到双赢。

这个过程中,也直接拉动了联想集团快速向智能互联网时代转型,“3S战略”也因此应运而生。

杨元庆在2019年提出的“3S战略”,涵盖了智能物联网(Smart IoT)、智能基础架构(Smart Infrastructure)和行业智能(Smart Verticals)三大领域的转型。

2020年联想创投周在联想总部举办

在联想创投CMO陈蜀杰的推动下,通过发布“成员企业白皮书”、举办“联想创投周”、联想创投CEO年会、联想科技产业行走进大型企业等活动,被投企业与集团深入携手,共同推进了智能互联网前沿技术与产业的深度融合落地。

而这也取得了不错的效果。目前,联想创投已有半数以上成员企业与联想在智能制造、智慧城市等领域产生多层面的合作,打造创新产品,构建智能生态。

例如,第四范式与联想DCG共同构建AI一体机,销售额已达数亿人民币;作为供应链核心企业,珠海冠宇为联想供应20%笔记本电芯产品。此外,中奥科技、浙江中控、深交通等被投企业,与联想在智慧城市、智慧工业、智能制造、智慧交通等领域共同合作提供智能化的解决方案。

在科技产业行走进鞍钢的活动中,联想创投被投企业天泽智云凭借雄厚的技术+解决方案的实力,现场就受到了客户的认可,与联想、鞍钢的合作正在进一步落地中。

经过这些年的沉淀,联想创投的被投企业、被孵化企业和联想集团三者之间逐渐产生协同联动,慢慢织成一张紧密的关系网络。

正如联想集团高级副总裁、联想企业科技集团CEO总裁童夫尧在联想创投CEO年会上所表示的,目前联想企业科技集团已经探索出两种方式构建合作生态:第一种是双方联合研制产品,双方整合出来的产品或解决方案,会在不同行业进行复制。另一个就是双方联合销售,帮助客户现场解决场景落地这一最大的用户痛点。

除了搭建联想内外的生态,联想创投也正与企业创投联盟一同,构建更为广泛的CVC合作生态圈。在过去两年,双方共同举办“走进联想”等多次交流活动,组织人工智能、大数据、智慧工业、智慧城市等企业与腾讯投资、高通创投、小米集团、北汽产投、诺基亚成长基金、三星风投、博世创投、美团龙珠资本、58产业基金、讯飞创投、SAP等CVC深度交流,探索深度合作。

在很多人印象中,传统CVC往往对被投企业有着更强的控制欲、更多的话语权诉求。而联想创投CVC2.0的另一个特点就是在生态上不站队,对于被投企业做到“只帮忙不添乱”。

贺志强表示,推动产业发展,需要依靠生态的力量,而这个生态不仅仅是联想一家,需要更多CVC共同携手,以开放的心态来合作共赢。联想集团和联想创投非常愿意与CVC联手支持中国核心科技的崛起。

在半导体领域,联想创投已经投资了十余家公司,包括寒武纪、比亚迪半导体、思特威、芯驰科技等等,其中也不乏和竞争对手合投的案例。

例如,国内射频芯片公司昂瑞微电子在联想创投和长江小米产业基金的投资之后,华为旗下的哈勃投资又领投了新一轮融资。目前,昂瑞微联合联想和摩托罗拉品牌的智能手机,合作开发本地化5G解决方案。

联想创投&企业创投联盟共同举办“走进联想”

“大象起舞”背后的力量

联想创投作为CVC乃至整个创投圈的新晋优等生,这与联想集团这家IT巨头背后强大的技术力量人才储备密不可分,这也是联想这头巨象能够起舞的根本原因。

我们可以看到,贺志强从1986年就加入了联想集团,1999年开始担任联想集团CTO,多次荣获国家科技进步奖项;宋春雨则拥有10年的研发经验,曾担任联想集团信息安全研究室主任、可信计算研究室主任、虚拟化计算技术总监,是国家863计划信息安全专家和评委;王光熙是加州理工学院电子工程硕士和博士;梁颖在联想集团从事研究开发和管理工作二十多年,在混合架构PC、人机交互技术、计算机图像视觉、智能机器等领域颇有建树。

他们中在联想供职少则10年,多则20余年,能够保持如此稳定的团队,这在跳槽频繁的创投圈算得上难能可贵。同时,核心团队80%都是科技背景出身,而非金融背景,因此对于产业天然具备非常强的预判能力。可以说,联想创投是一家典型的研究型机构。

同时,联想集团不仅拥有遍布全球的研发中心、上万名工程师和科学家团队在做技术创新,也拥有强大的产业链,最全的计算设备品类和行业覆盖,包括了智能手机、智能硬件、服务器和存储设备,横跨消费级和企业级,而这是苹果、三星、小米、惠普、戴尔等公司所不具备的。

实际上,我们如果窥探硅谷VC的发展,其中不少投资人也都是半导体等硬科技出身,例如红杉资本美国合伙人Doug Leone等大牌投资机构的合伙人几乎都是清一色的工程师背景。

联想创投投的是核心科技,未来工程师创业的时代即将到来。

中国从低端制造业发展,到由互联网引领的商业模式创新,发展到现在,中国也迎来了当时硅谷所处的科技创新的黄金时代。随之而来的是,以硬科技投资为主的CVC2.0机构入场后,中国也将迎来创投的新时代。

值得一提的是,联想创投也在用实际行动践行新一代创投的理念。在投资比亚迪半导体后,联想创投帮助他们成立了自己的CVC,现在双方也在联手投资一些项目,这也是加速中国投资内循环协作创新的典型案例。

能够与被投企业长期陪跑,做时间的朋友,是联想创投作为CVC一直以来的追求。

去年10月2日,蔚来汽车股价跌至1.19美元最低点,而在IPO之前,李斌刚刚完成200亿人民币融资,其压力可想而知。但联想创投仍然坚持持有蔚来,杨元庆、贺志强以及整个团队都花费了大量时间出谋划策,一路继续陪跑。今年11月,蔚来股价曾最高突破50美元,短短一年间股价上涨了40余倍。

又如,联想创投从2017年A轮进入寒武纪,之后就不断加注,而在A轮之前几乎所有机构都不敢投资。而联想创投一直伴随着寒武纪团队,帮他们解决团队搭建问题、经营管理问题,包括其第一款产品——思元100云端智能芯片的发布也是与联想数据中心进行了合作。

贺志强和他所带领的投资团队与集团共同经历了科技产业化和国际化的全过程,有非常强的同理心陪伴企业一步步成长。随着在产业互联网领域投资的不断深入,他深刻地感受到,想要实现全行业、全价值链的效率提升,必须要依靠生态的力量。

“潮平两岸阔,风正一帆悬”,被投企业和投资机构也亦如水和舟,联想创投正在其开创的CVC2.0航道上乘风破浪,联手推动各产业升级转型。



MORE丨更多精彩

华为忍痛别荣耀:一个好策略!

109亿蒸发“前夜”,局内人的一场围炉谈话丨医线

天猫订单总量23.21亿单!快递员却辞职不干了,双11背后的快递暗战

“重仓中国,坚定下沉”,华住集团季琦:把中国当成世界来做

苹果放出"大杀器"!自研芯片Mac登场,讽刺英特尔,定义PC下个十年?

关注公众号:拾黑(shiheibook)了解更多

[广告]赞助链接:

选择AiDeep,让人工智能为你工作:http://www.aideep.com/
四季很好,只要有你,文娱排行榜:http://www.yaopaiming.com/
让资讯触达的更精准有趣:https://www.0xu.cn/

图库
关注网络尖刀微信公众号
随时掌握互联网精彩
赞助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