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接受批评,但我从不是一个‘挑事’的人” | 对话大鹏

百家 作者:刺猬公社 2020-11-22 08:01:15 阅读:178
谈话过程中,大鹏没有回避任何一个看似尖锐的问题。


作者 | 周矗
编辑 | 宋巧静


《演员请就位2》第二期节目中,大鹏对李诚儒说的一句“我站他(郭敬明)”,让他成为了众矢之的。
 
只要在网上搜他的名字,弹出来的大部分都是恶评。他说,过去大家骂的还是他的电影,现在骂的都是他的人,还有很难听的词叫“跪舔”。
 
录第九期的时候,第二期刚刚播出。站在台上,大鹏都说不出来话,只要一说话,似乎就有一万条弹幕在眼前飘过。
 
前一阵子李诚儒说自己“不去这个节目了”,又有很多网友跑来骂大鹏,说李诚儒是被他“逼”走的。
 
这段时间,大鹏一直把自己窝起来,没敢参加任何公开活动。他怕只要自己一出门,大家就会用异样的眼光看着他。他更不敢看节目,甚至没告诉母亲节目已经播了。
 
不过,他并不否认大家的批评,因为每一句话都是自己亲口说出来的。他只是觉得,自己没有那么完美的临场反应能力,确实不太适合做主持人。
 
比起主持,身为“发起人”的大鹏需要把更多的精力放在幕后。与三位演员合作的原创剧本《花木兰》,让他有了更多的成就感。以后,他依然还是想做回导演,用作品说话。
 
《演员请就位2》第七期播出之后,我在北京东五环的一间看片室里见到了大鹏。他看起来有点疲惫,手里紧紧握着一个茶杯,眼神有些躲闪,在屋子里不停地踱步。
 
这是大鹏经历舆论风波后,首次直面媒体。这个过去经常带给大家欢乐的人,似乎比想象中更脆弱。
 
以下,是与他对话的100分钟里,大鹏的自述。
 
“我没有必要去讨好谁”

实际录制的那天,李诚儒与郭敬明的“交锋”比播出时间长得多,郭敬明是明显弱势的。当时我站在台上,真实想法是希望能做一个平衡,让这场争论赶紧结束。
 
就在“明儒大战”之前,我刚与郭敬明因为一位演员的表演发生了分歧,他有他的观点,我有我的观点。

大家争议最大的那句“我站他”,其实前面还有一句,是“虽然郭敬明导演我们也会有不同的判断,但这次我站他”,结果“站他”这两个字却成了焦点。

图源:新浪微博@饭圈安利鹅
 
很多人说,我是为了讨好郭敬明,甚至用了一个特别难听的词,叫“跪舔”。

其实,我根本没有必要讨好郭敬明,我们的风格完全不一致,我也未必有机会成为他电影中的演员。如果要有目的性的去讨好谁,挤走谁,我肯定知道会面临什么样的下场,谁又会主动找骂呢?
 
李诚儒老师说“一把剑插在胸口像一块死肉”,当时我觉得这种描述,可能没有那么尊重人。

 图源:新浪微博@腾讯视频演员请就位

所以我说“别看我们小小年纪”,是在那个场合下迅速反应出的结果。但后来一看节目,李诚儒的重点其实是“不要打断”,而不是“小小年纪”。

那我就能理解大家为什么骂我,观众旁观者清,而我是当局者迷,只听到了“小小年纪”,没注意到整句话的含义,这是我能力的问题。
 
当这些气场很强大,很有影响力的人在高密度言语碰撞时,我其实是在夹缝中生存的,只能找他们没说过的观点去调和,话语空间非常小。我即时反应、脱口而出的话,并没有那么准确。

大家在家里看节目的时候,状态是很放松的,但我在舞台上是很紧张的,大脑运算速度没那么快,所以会出现词不达意的情况。

 图源:新浪微博@腾讯视频演员请就位
 
如果再来一次,我可能还是会说实话。郭敬明是导演,他手中有S卡,有权力选择发给谁,这是节目的规则。但我会更好地组织一下语言,让争论尽快平息。
 
我私下里和几位导演都有交流,而且都很友善,大家会保持合适的沟通尺度,也分得清台上台下。舞台上的事就在舞台上解决,没有谁和谁是真正有矛盾的。

“我可以说我不在乎,
但是我挺在乎的”

我在这个节目中的身份不是主持人,而是发起人。我需要花很大的精力与演员们交流,给予他们一些想法和建议。

第一轮没有导演介入时,基本都是我和演员一起排练的,每次录制都要在宁波待几天,两天排练,一天录制。

 图源:新浪微博@腾讯视频演员请就位
 
但是节目播出时长有限,幕后部分没有被充分地呈现,我可以理解。但这带来了一种观感,就是我的工作变成了一个主持人,台上的发挥也成了大家讨论的一部分。
 
介绍曹骏的时候,我说我不认识他,所以跟他加一个微信,大家就会说《宝莲灯》播出的时候,你还不知道在哪,你怎么可能不认识他?其实我的意思是,我在现实生活当中和他没接触过,知道和认识是两码事。
 
大家还说,你为什么总让李诚儒老师先讲,是不是想要制造一些冲突?其实这是节目流程规定的,希望他先讲,然后导演们再发言,形成一个讨论氛围。但就会被理解成是我在挑事儿。
 
前一段时间,他说他不去《演员请就位2》了,被解读成他退出了这个节目。于是,我又遭到了很多人的攻击,说我把人家逼退出了。但事实上,他参与了两轮的录制,第三轮的鉴影人是11位制片人,是他的工作结束了,而并不是他退出了,这是本质的区别。

 李诚儒
图源:新浪微博@腾讯视频演员请就位
  
录制到第九期时,节目才开播。第一期的时候,我收到的大部分还是正面的评价,到了第二期出现“站队”事件后,评论开始以负面为主。从那以后,基本上我说什么话都挺招人烦的,因为大家已经接受了这个设定。
 
现在,只要是节目里的冲突,都变成是我挑起来的,很难描述我现在的心情是多么的复杂。我想那好吧,就别主动和大家解释了,那些解释也会变成新的论点。
 
我自己的心情经历了一个曲线。一开始还会去看那些评论,也会反省哪做的不对,但负面的评价一直没断。这一个月以来,我都不敢让我爸妈上网,甚至自己都不敢看节目,因为连我自己都会觉得自己不好。
 
我可以说我不在乎,但很诚实地说,我就是挺在意的。其实没有人会不在意,为什么自己要被别人骂成那样?
 
这是我遭遇的最大规模的负面评价。过去大家可能针对的是我的作品,大不了说你拍了一个烂片,但是现在是说你是个烂人,否定了整个人。虽然事出有因,但当观众看到了节目里的呈现,就会认为那些侧面是全部。

 图源:新浪微博@腾讯视频演员请就位
 
我最近都没敢参加公开活动。有时候会邀请一些人开电影策划会,当我走进会议室,我都害怕别人看我的眼神,也许人家没传递什么内容,但那天刚好节目播出,我就特别担心,担心他们因为这些评价认为我是个不好的人。
  
接下来,我还是要继续把电影拍好,做自己能控制的事情。哪怕一部电影可能需要两三年,但再有几部电影拍出来,如果内容一直保持进步的话,相信观众还是会接纳我的。

“大鹏只会拍喜剧?
那我偏要拍个打戏”

关于“天使剧本”,我一开始加入节目时,就知道我要在这个环节拍东西,但是我没办法提前准备剧本,因为不知道能和哪位演员合作。

但万万没想到,倪虹洁会被淘汰,所以我一定要选她,因为她很突出。
 
选了倪虹洁之后,问题就来了,我要拍什么?节目组特别希望我拍喜剧,但我有一种逆反心理,你们认为我只会拍喜剧,那我偏不拍喜剧,我就要拍个打戏。当时只有两天时间,其实我都不知道要拍什么,但是先把 flag立在那了。

 图源:新浪微博@腾讯视频演员请就位
 
那几天,正好《花木兰》在上映,我去了宁波的一家电影院看,听到旁边一个十三四岁的小男孩问他妈妈,“为什么那些坏人要杀皇帝?”我就在想,为什么小男孩会认为那些人是坏人?
 
“坏人”是一个很绝对的词汇。我们看很多战争电影,两个年轻人代表各自的国家,遇到了就要互相残杀。

但如果没有战争,也许他们年龄差不多,爱好差不多,还可以成为朋友,为什么就要刀剑相向?是因为有一方是坏人吗?或许有,但那些士兵一定是无辜的。
 
所以,从北魏的角度来讲,柔然人是敌人。但从柔然人的角度来讲,北魏人也很邪恶。我希望去表达“坏”这个词的相对面,战争是残酷的,历史只是由胜利的人编写的。
 
由此,我想到如果战争双方都有一个花木兰替父从军,两人恰好碰上,会发生一段什么样的故事?

依照这个思路,我选择了我认为演技不错的黄梦莹。当时张逸杰就站在她旁边,我看两个人身高相貌比较有CP感,就选了张逸杰。

图源:新浪微博@腾讯视频演员请就位
  
剧本一开始创作的时候,经历了很多讨论。最初的版本,是男生在外面把女生供出去了,结果军人冲进来把女孩杀掉,花木兰就愣住了,最后男生说我想活下去。这个版本表现的是人性的复杂。
 
最后播出的这个版本,表现的是战争的残酷。三个人都是正面人物,没有人是绝对意义上的坏人。
 
开拍前一天,我还在两个版本之间犹豫,演员们也拿了两个剧本。最后我考虑到,这毕竟是一个帮演员展现演技的机会,不是“导演请就位”,非要逞英雄把片子拍的天花乱坠。

所以,我还是放弃了人性复杂的版本,毕竟事关投票,不能把张逸杰的角色写得那么灰暗。

 图源:新浪微博@腾讯视频演员请就位
 
我对这部作品还是有信心的,但我对自己没信心。虽然不能跟筹备了一两年的电影比,但在非常短的时间呈现出这种水准,我自己是满意的。

如果这个作品能被大家认可,演员们的表演能被大家喜欢,那就胜过于对我自己的评价。

“年轻演员,不要那么着急”

我注意到,大家极度关注这个节目,也关注演员的表现。比起观众,我能够看到更多镜头背后的东西。
 
陈宥维是成长最快的。他现在在凯歌导演的剧组,但已经和《三生三世十里桃花》时完全不一样了,这是简直不像是几个月里能做到的事。

图源:新浪微博@腾讯视频演员请就位
 
我觉得,偶像转演员不但可行,而且还是一个优势,因为你的起跑线已经领先其他人了,接下来只是怎么做好而已。所有的问题没都有统一的答案,我们不能光看不好的例子,还是有人做得很好的。
 
第一轮表演的时候,费启鸣、马伯骞和邹元清演的《最好的我们》没有受到肯定。当时凯歌导演说,你们要回去好好复盘。

结果录制结束已经很晚了,三个人真的又回到排练厅去复盘、排练。这个时候已经没有镜头在拍摄了,他们单纯就是想去研究,自己到底哪里做错了。

 图源:新浪微博@腾讯视频演员请就位
 
马苏一开始特别没有安全感, 因为她的评价也是蔓延到作品之外的。我经常在走廊里看到她在焦虑,说我到底该怎么办?我告诉她没事,你靠作品说话。

结果一个月演下来,她也慢慢地找回了自己作为演员的自信。所以现在,我也劝我自己要用作品说话。

图源:新浪微博@腾讯视频演员请就位
   
在辣目洋子身上,我看到了年轻演员的可能性。有一次她告诉我,她开始拍短视频,就是因为看了我的《屌丝男士》。我当时很感动,觉得自己或多或少影响到了一个优秀的演员。
 
图源:新浪微博@腾讯视频演员请就位
 
我们这个行业是叫不得冤屈的,因为它是一个受万人瞩目,但又承担了很多压力的职业。这些压力我在节目之外看到都很心疼,因为我自己走过同样的路。
  
我在这个节目中和演员一起成长,也希望尽可能地减少大家对他们的误解。
 
同时,我的建议是,年轻演员甚至是所有年轻人都应该静下心来,找一个自己特别有动力的目标,一直往前走,不要那么着急。
 
现在社会加速发展,信息爆炸,大家习惯了碎片化的生活模式,很难坐下来好好地看一本书,一部电影都要分三次才能看完。虽然有些弯路可以不走,但走直线也需要一定的时间。
 
有时候我会去参与一些招聘,选择年轻的伙伴来合作。经常有刚毕业的年轻人问我,“我什么时候可以像你一样?”。我说我是2004年毕业的,如果你愿意一直等到16年之后,你就可以像我一样。

图源:新浪微博@腾讯视频演员请就位
  
我一开始就是一个网站编辑,但是我争取做最好的网站编辑。突然有一天,网上有了视频,我们就自己瞎演瞎拍,那时的目标是我要做这个领域里最好的。

拍了一些短片之后,我希望自己也能拍一些好的长片。在这个过程中,目标是不断被修正的。当我有了一定的年纪和阅历,职业目标逐渐清晰的时候,我大概知道自己最想做的就是导演。
 
有很多从国外学电影回来的研究生,比我小了十几岁,马上就想拍电影。我劝他们说你最好先在剧组实习三年,当了几部影片的场记副导演,然后再去拍。虽然你的能力可能非常强,但有些地方必须要一步一步走过去,不能飞过去。

后记

谈话过程中,大鹏没有回避任何一个看似尖锐的问题。即使在访谈之后,我依然惊讶于他敢于接受采访,回应话题的勇气。
 
几乎在每个观点的表述上,大鹏都会加上一个“程度限定”的副词,比如“相对”“可能”“比较”等等。他说,养成这种说话方式,就是害怕会被断章取义。
 
看片室里,依然摆放着《大鹏嘚吧嘚》的牌子,那是他主持生涯的开始。而在这块牌子旁边,堆满的却是大量的电影杂志和书籍。
 
文章落笔的时候,我在金鸡奖的提名名单上,再一次看到了大鹏的名字。这一次,他是因《受益人》中的吴海,被提名为最佳男主角。同时,他执导的新片《吉祥如意》也将参加金鸡奖的展映。
 
名字前的“导演”二字,或许才是他与观众见面更好的方式。



END

内容产业报道第一新媒体

刺猬公社是聚焦内容产业的垂直资讯平台,关注领域包括互联网资讯、社交、长视频、短视频、音频、影视文娱、内容创业、二次元等。


投稿、转载、媒介合作联系微信号 | ciweimeijiejun
商务合作联系微信号 | yunlugong
网站 | www.ciweigongshe.net

关注公众号:拾黑(shiheibook)了解更多

[广告]赞助链接:

四季很好,只要有你,文娱排行榜:http://www.yaopaiming.com/
让资讯触达的更精准有趣:https://www.0xu.cn/

图库
关注网络尖刀微信公众号
随时掌握互联网精彩
赞助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