甘肃女子因20万彩礼,一家三口惨遭杀害:农村的天价彩礼,究竟有多恐怖?

百家 作者:商界智慧 2020-12-01 18:34:03 阅读:224

致读者:点击上方 “商界智慧 ” → 点击右上角“ ... ”→ 点选“设为星标 ★ ” 加上星标,就不会找不到我啦!

来源:钱某某  (ID:qianmoumou2018)

只有以爱情为基础的婚姻才是合乎道德的。

——恩格斯

婚姻是一道门槛。
 
这句话,看似绝对,却适用于绝大多数人,尤其是农村人。
 
在农村,彩礼是一个巨兽。
 
它可以吸干一个家庭数十年的积蓄,甚至让它负债累累。
 
正因为结个婚要倾家荡产,它成了许多农村青年生命中的无法承受之重。
 
微电影《人市》,就讲到了甘肃农村高彩礼现象。看后深感无力。
            
什么是人市?
旧时买卖人口的集市。
如今多是青年男女捉对相亲的地方。
            
这里有农村婚姻众生相。
底层青年的爱、愁、挣扎、向往,都在其中。
 
纪录片一开始,一个人站在街头说:
 
“有个小伙子自杀了。”
            
自杀的原因,就是彩礼。
            
因为彩礼太高,
生活无望,
他在结婚前一个月时,选择离开人世。
            
但这样的悲剧,在农村太过常见。
 
《人市》里还有一个农村剩男,他叫光远。

23岁。
高大健硕。
年轻气盛。
              
但他身处农村,没有对象,就是loser。
 
父母也觉得脸上无光。
 
他没有办法,跑到“人市”,找人牵线, 想找个老婆。
 
在人市,他找到中间人。
 
“张叔,最近有女娃吗?”
            
中间人推荐了一个。
             
 
但因为比较漂亮,在相亲市场太受欢迎。
              
对方狮子大开口,要20多万彩礼。
             
20万彩礼,这几近于天价。
             
但女孩其实并不贪婪。
在这场婚姻“买卖”中,她也是个受害者。
 
父母打算把她多“卖”点钱,好给身有残疾的哥哥娶媳妇。
              
这之于光远家,注定是场豪赌。
 
但他们义无反顾。
 
光远父亲说,“我拼死拼活半辈子,不就是为了给娃娶个媳妇,抱个孙子。”

       

                  
说着说着,他感慨起来:“这现在谁家有女娃,还真成摇钱树了。”
             
讽刺的是,他们第一胎本是女孩。
 
但被无情打掉。
              
现在,随着女孩“身价”水涨船高,就可惜起来。
 
如此看来,孩子不管是男是女,都不过“工具人”。
 
孩子结婚,也不过是为满足家族的“圆满”。
 

 
这注定是个悲剧。
 
双方没有任何感情基础。
 
维系在一起的,仅仅是彩礼。
 
女方因为彩礼,答应嫁人。
男方因为彩礼,各种借钱。
 
但光远不知道,女孩有个男朋友。谈了2年,已经谈婚论嫁。
             
当光远一家给完彩礼,她就不见了踪影。
 
这笔“巨款”也就被女孩父母吞下。
不肯再归还。
 
更过分的是,他们还用这笔钱,给身有残疾的儿子娶老婆。
               
这加深了光远心中的怨恨。
 
无意间,他成了村人的笑柄。
 
一出门,全是看热闹不嫌事大的眼光。
 
他被公然鄙视说,“蠢货,给人家做了慈善。”
              
回到家,光远又经受一轮羞辱。
 
作为“始作俑者”的父亲,不仅没安慰他,还轻蔑地骂道:

 

“你能想什么办法?
你看你这么大的人了,
一点出息都没有。
你能做什么?
你给我滚、滚。”

      
几重压力下来,光远失去了理智。
 
当他看到桌上的水果刀时,不由自主地抓住,攥紧,走出家门……
             
女方一家被他残忍杀害,除了离家出走的女孩。
                        
由喜事开始,由丧事结束。
 
这到底是谁的错?!
 


 
这场悲剧的复杂性在于,没有人是无辜的。
 
催婚的父母不考虑儿子的感受。
 
一边花光家底。
一边把儿子贬低得什么都不是。
 
这不是爱,这是自私。
 
女方父母更不用说了,仗着女儿在婚姻市场的绝对主动权,一口把人吃定。
 
丝毫不给人留退路。
 
在纪录片《光棍儿:中国结不了婚的男人》中,可以看到一个很奇特的现象。
 
在农村,女孩是婚恋市场上的“香饽饽”。
 
一到适婚年龄,不愁没有追求者。
 
甚至,上门提亲的人多到可以挤一屋子。
              


 
光棍们未经允许,没有进门和女方谈话的资格。
 
他们像是一众商品。
站在那里,被赤裸裸地评定价值。
 
从家庭经济条件,到住房情况。
 
甚至无需深入了解,就可以落下定论:不合适。
           
条件差的,要多狼狈有多狼狈。
 
有的在门外干等一个小时,也没个回应。
              
有的从400公里外长途跋涉,却连面都没见着。
              
有人悲观地叹息,“说让我们等消息,看这情形得等半辈子了。”
              
提亲最多的时候,门外停着4辆车。
             
每个剩男都得接受被待价而沽的结局。
 
而眼见这家没盼头了,他们就马上打电话给另一个女孩。
 
饥不择食,慌不择路,似乎只要是性别女,就已足够。
 
反正,捡到篮子就是菜。
 
但如果对方不理睬,他们火速转移目标。
             
一听到哪家还有闺女没有出嫁,又火急火燎地赶过去。
 
“是你家闺女吗?
好啊!我们马上就来。
过个十分钟就到,你们收拾一下等着。”

       

             
活脱脱一出滑稽喜剧。
 
远看是喜。
近看是悲。
 
据统计,现今中国的适婚男性,要比适婚女性多出3000万。
 
男女比例的失调,更是集中在农村。
 
这意味着,一场婚事能不能成,决定权在女方。
 
女方可以随意挑拣,抬高彩礼,直到满意为止。
 
其中,满满都是金钱交易的味道,看不到半点爱情的影子。
 
于是,有些农村习惯称婚嫁为做“买卖”。
              
提亲时的诚意不够,一定是钱拿得太少。
 
当彩礼“透明化”后,另一个问题就露出来了。
 
谁家女孩彩礼拿的低了,就会被人指指点点。
 
“是不是身体有毛病?”
“是不是脑子有问题?”
 
在这样的环境之下,彩礼的高低,决定了女孩的“身价”。
 
看别人家彩礼拿了19万,其他女孩也“不甘示弱”,怎么样也不能低于这个数。

       

       
在这种情形下,荒诞点说,只要是女性,在婚恋市场都可以有恃无恐。
 
她们不怕离婚。
 
离婚后她们没什么损失,依然吃香。
 
可男方就完全不同了,注定要落得人财两空的下场。
              
甚至,在某些农村人的谈论中,60岁的寡妇都“卖”到十几万。
             
哑巴女孩还要求有文化的。
             
有人调侃,农村女孩的嫁人规则与时俱进:
 
“要找弟兄一个的,婆婆四十二三的,家里还有存折的,老家房子盖在街上的,市里房子是全款付清的。”
 
我并不是谴责农村女性就要清心寡欲,对理想的另一半没有任何要求。
 
我只是感叹,当对婚姻的要求一一量化后,还剩下些什么?
 
25岁的史昊阳,在村里开了一家修车店。
              
生意好的时候可以月入过万。
 
就是他这样的条件,依然找不到对象。
 
是他要求太高了吗?
当然不是。
 
和女方“货比三家”不同,他对女方没有任何要求。
 
年龄多大,长相怎样,他都不在乎。
 
但依然无人青睐。
             
无独有偶。
 
潘建龙相亲了三年,已经身心俱疲。
 
和女方不断抬高彩礼或要求不同,他的标准一再降低。他看开似地说:

 

“不管人家女的人怎么样,
只要头脑没啥问题。
就是只要人家能行,
我就能行。”



这话说得非常卑微,非常无奈。
 
在我看来已经是破罐子破摔。
 
但日子是残酷的,不会因为这样的认命而变好,只会越来越坏。
 
 
因为农村的高彩礼现象,催生出了一个词:“因婚致困”。
 
能一次性拿出几十万彩礼钱的,毕竟是少数。
 
更多的,还是得走贷款途径。
             
结一个婚,伤筋动骨。
 
一旦女方点了头,婚事马上就接踵而来。
 
“闪婚”成了一种常态。
 
快的,从相亲到结婚,也就十几天时间。
              
可能是害怕“迟则生变”,也可能是害怕女方再涨彩礼钱。
 
为了避免夜长梦多,也不管对女孩一无所知,就草草操办酒席。
 
婚结了,人可能还是懵的状态。
              
这和赶鸭子上架没什么区别。
 
往后,他将会用更漫长的时间反问自己:结婚究竟是为了什么?
 
从这个角度看,结婚并不是一种相互成全,相互成就。
反而是一种相互撕扯。
 
当高彩礼的现象日益严重,落下的“病根”将会越来越明显:
 
农村“剩男”必须拼尽几辈子人的努力,才能娶到一门媳妇。
 
而娶回家以后,为了配得上付出的高彩礼,他们会不把女人当人,拼命榨取她的价值。
 
比如要求女方生养和劳作。
像母猪一样繁殖。
像母牛一样干活。
 
一旦不顺从,男方就会家暴成习。
 
矛盾越拉越大,情感的磨合期越拉越长。
 
婚姻成为一潭死水。
只有空壳,没有内里。
 
如此看来,农村男性那么急于结束单身状态,非常可悲。
 
对象很难成为灵魂伴侣。
更接近于搭伙过日子。
 
这样的困境里,身处其中的底层青年,谁都无力改变。
 
他们在相似的命运里,在农村几百年不变的集体潜意识里,像父辈一样无知无觉地活下去。
 
又怂又凶。
又可怜又可恨。
 
唯一的希望是孩子。可孩子在这样的环境、文化与家庭中,同样很难成贵子。
 
他们会沿袭父辈的路,走在一样的轨迹中。
 
一如每天推巨石上山的西西弗斯一样,日日重复,代代轮回,无始无终。
 
斩断这个轮回,就从为自己作主开始。
 
可他们能么?
想么?
 
答案早已写就,在他们的命运之初。

参考资料:

1、微电影《人市》

2、纪录片《光棍儿:中国结不了婚的男人》

3、《甘肃一家农村彩礼惊呼全国》

https://v.qq.com/x/page/v0359b6ii9e.html

4、B站《揭秘农村地区真实婚嫁状况,天价彩礼的背后依然“一女难求”》

https://www.bilibili.com/video/BV1Pt411Q7jh?from=search&seid=5613566190680475546

作者:羽尘逸。文章经授权转载自公号钱某某,ID:qianmoumou2018,这是一个50万年轻人的认知成长地,不矫情,有见地,字字带劲,句句犀利,陪伴你迅猛成长。


别忘点个“在看”。

喜欢商界智慧的文章,不妨按照以下方式“置顶”!

版权声明:我们所推送文章,除非确实无法确认,我们都会注明作者和来源。部分文章推送时未能与原作者取得联系,若涉及版权问题敬请原作者联系我们,我们及时予以致歉/删除。

千山万水总是情,给个“在看”行不行↓↓

关注公众号:拾黑(shiheibook)了解更多

[广告]赞助链接:

四季很好,只要有你,文娱排行榜:http://www.yaopaiming.com/
让资讯触达的更精准有趣:https://www.0xu.cn/

图库
关注网络尖刀微信公众号
随时掌握互联网精彩
赞助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