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年净利暴增近300倍,33 岁创始人 IPO 敲钟:泡泡玛特千亿市值惊艳市场!

百家 作者:营销狂人 2020-12-13 20:33:33 阅读:137


编辑  狂人 | 营销狂人(HLW3600)


近日,潮玩文化第一股正式诞生。

 

国内潮流玩具公司泡泡玛特登陆港交所成功挂牌上市。此次发行价38.5港元,开盘77.1港元,按此计算泡泡玛特市值1065.2亿港元。


这是近年来创投圈一个备受瞩目的成长案例。10年前,王宁和他大学时期的同伴一起创办了泡泡玛特,初期经历了几年的阵痛,直至2016年推出了首款Molly十二星座盲盒,一炮而红。招股书显示,2019年泡泡玛特营收16.83亿,净利润达4.51亿元。

 

泡泡玛特初期曾有一段融资艰难的时期。“这几乎是一个所有人都看过,但很多人都把它pass掉了的项目。”由于早期商业模式未明朗和难以理解00后疯狂购买盲盒的喜好,不少投资人错过了泡泡玛特。

 

招股书显示,33岁的王宁持有泡泡玛特近55%的股权,对应市值超500亿港元。


1

卖盲盒,一年赚4.5亿!


值得一提的是,泡泡玛特还是一家夫妻店。


出生于1987年的创始人王宁及妻子杨涛持有泡泡玛特近49.8%的股权,上市后这对夫妇身价将接近500亿港元。华兴资本、红杉资本亦成为赢家。


而且有意思的是,这家瞄准年轻人的公司,其管理层也非常年轻,公司的一位副总裁刘冉仅32岁,首席运营官司德也只有31岁。



这个85后和他创办的泡泡玛特,能迎来今天的“华丽转身”,缔造出一个庞大的盲盒帝国,让千万年轻人心甘情愿为之买单,不可谓不让人惊叹。


时间回到2017年,当时泡泡玛特的全年净利润为156万元。而到2019年,泡泡玛特营收已达16.8亿,净利润是4.51亿元。


3年时间,泡泡玛特净利润暴涨近300倍!


仅用三年时间,就华丽转身成港股上市公司。


可以说,这一切,都源于他们2016年推出的爆红产品——盲盒。


什么是盲盒?


盲盒,物如其名,就是看不见内容的盒子,里面通常装的是动漫影视作品的周边,或者设计师单独设计出来的玩偶。


所以叫盲盒,是因为盒子上没有标注,只有买来后打开才知道里面具体是什么。


下面图里这样的塑料或者树脂小娃娃就是盲盒里的产品,只有几厘米高,是一种袖珍摆设。



别小看盲盒这个小玩意,它已经形成了一个千亿市场经济


2019年8月,天猫发布的《95后玩家剁手力榜单》显示,95后最烧钱的爱好中,潮玩手办排名第一。


每年有20万硬核玩家,一年在盲盒上花费超过2万块。


有些疯狂的消费者,一年甚至要花上百万。


2020年儿童节,拼多多数据统计显示,十大热销商品榜上,盲盒排第二。



一个巴掌大的小玩具,成本只有几块钱,为何能成为当代硬核烧钱方式的大哥大?


卖什么不重要,怎么卖才是关键。


只要够神秘,万物皆可盲。


2

「盲盒不是核心竞争力」


从招股书里就能发现,泡泡玛特不仅赚钱多,而且赚钱快。


2017 年,泡泡玛特的净利润是 160 万元,2019 年则是 4.51 亿元,两年翻了 288 倍。即便是疫情严重的 2020 年,它在上半年也赚了 1.41 亿。


促使这家公司业绩腾飞的当然是盲盒,这种用不透明密封盒包装销售的系列玩具。Molly 是泡泡玛特推出的最成功的盲盒 IP。这个嘟着嘴巴的小玩偶,仅 2019 年就给泡泡玛特贡献了 4.56 亿的收入。


因为 Molly 系列盲盒过于成功,加之泡泡玛特在一二线城市开设了多家线下门店,不少人逛一圈下来,就自然觉得这是一家专门做盲盒的玩具公司。


王宁在媒体采访时表示,盲盒本身不是泡泡玛特的核心竞争力,公司的业务板块也不只是大家看见的潮玩零售。



最初,公司命名为泡泡玛特(POP MART),是想做日本 LOFT 这种杂货零售商,也就是流行产品的超市。团队发现潮玩销量增长很快,就开始做减法,最后只做潮玩这个品类。


十年来,流行的潮玩种类一直在变,但王宁说,「这么多年不变的就是我自己最感兴趣的(方向),一个关于设计,一个关于商业。」


关于设计,涉及到 IP 形象的挖掘,这是泡泡玛特的产品核心。截至 2020 年 6 月 30 日,泡泡玛特总共运营了 93 个 IP,包括 12 个自有 IP、25 个独家 IP,56 个非独家 IP。


将一个 IP 转化成爆款商品是一件复杂的事情。首先,你得找到最头部的艺术家,打动这些艺术家接受自己的作品被批量化生产。


以 Molly 这个 IP 为例,在其创作艺术家 Kenny Wong 还未走近大众视野时,泡泡玛特就与他签约。


IP 签约后,要找到合适的生产供应链,要去做运营管理,做营销,构建自有渠道,这里就涉及到泡泡玛特的商业化。


参与泡泡玛特投资的华兴资本董事长包凡提到,「泡泡玛特成功的核心绝对不是因为盲盒,而是将设计、供应链,再到最后的零售终端,整合成平台化能力。」


除了盲盒,泡泡玛特的产品线还包括手办、BJD、衍生品等。除了潮玩零售,它还开展了艺术家经纪、互动娱乐、潮玩展览等业务。


潮玩并不是新的行业,盲盒是十几年前就有的老玩法,IP 也有自己的生命周期。在王宁看来,泡泡玛特的创新在于围绕潮玩打造了一个平台。


这个平台将上游设计端,中游销售渠道等供应链,以及下游潮玩文化社区这些业务整合在一起,形成了一个生态闭环。这也是促使泡泡玛特持续发展的驱动力。


泡泡玛特创始人王宁|泡泡玛特


3

一个隐秘的潮玩市场崛起

消费投资人感慨,要学会拥抱00后


如今回看泡泡玛特的崛起,依然充满了惊叹。在一个原本并不起眼的市场里,泡泡玛特抓住了时代机遇。


红杉资本全球执行合伙人沈南鹏表示:“过去10年,中国新经济蓬勃发展,如泡泡玛特等一批中国消费企业抓住时代机遇快速成长,成为新的行业龙头,从中国走向世界。今天,我们很高兴看到泡泡玛特这家旨在传递快乐与美好的公司,获得了更多来自市场的积极反馈,‘快乐版图’不断扩大。”


中国潮玩背后是一个庞大的市场,预计2020年将达到229亿元,并在2024年达到763亿元。消费人群也在改变,当95后和00后开始站上消费的主舞台。正如每一个年龄段都有自己的精神需求,而在精神文化消费里有一个核心诉求就是情感陪伴需求,盲盒做到了。不过投资方也有一致的共识,“泡泡玛特成功的核心绝对不是因为盲盒,而是将设计、供应链,再到最后的零售终端形成了的平台化能力。”


放在创投圈,这几乎是一个所有人都看过,但很多人都把它pass掉了的项目。从2013年起,泡泡玛特就开始对外找融资,但不少投资人看过项目后都直呼“看不懂”。“大家觉得这个公司好像一直没什么变化,为数不多的变化就是盲盒。”有投资人感慨,他们对于泡泡玛特一直是固有印象,更是难以理解95后、00后疯狂收集盲盒的喜好。


“在今天这个时代,想要做好消费投资,必须要拥抱00后。”这是一位消费赛道投资人的反思。


“消费这个赛道很有意思,你会发现最终大家投的都是人。”包凡说,“未来10-20年Z世代会是新消费的主力军,回报周期是最长的,我们想知道打动他们购买一件产品的本质逻辑是什么?这个问题摸清楚了,就能挖出来更多个泡泡玛特”。


创业十年,王宁把泡泡玛特送到了IPO舞台。回看创业历程,王宁感慨良多,“我们现在经常开玩笑说,当初创业本来想做A,做着做着做成了B,突然有一天莫名其妙在C成功了,也许有一天我们会在D变得伟大。”



他对于泡泡玛特的未来有着更大的设想:“也许再给我们五年时间,大家回过头看泡泡玛特,会觉得我们是国内最像迪士尼的一家企业。我们不一定像迪士尼一样拍那么多电影,但是我们也许会像迪士尼一样,拥有很多非常有价值的超级IP,我们会用各自不一样的方式去孵化IP,去挖掘并把IP进行商业化。”


接下来,一个中国版的迪士尼能否真正诞生,仍然充满着许多不确定性。但能够肯定的是,不同的时代下,一定会产生不同的伟大公司。


来源:极客公园(ID:geekpark)、投资界(ID:pedaily2012)

关注公众号:拾黑(shiheibook)了解更多

[广告]赞助链接:

四季很好,只要有你,文娱排行榜:http://www.yaopaiming.com/
让资讯触达的更精准有趣:https://www.0xu.cn/

图库
关注网络尖刀微信公众号
随时掌握互联网精彩
赞助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