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届年轻人,花钱去买一段人生

百家 作者:36氪 2021-02-22 22:53:36 阅读:50

剧本杀魔力何在?

 | 齐敏倩
来源 | 市界(ID:ishijie2018)
封面来源 | 视觉中国

遥远的M星球,遵循着最严格的等级制度。这里的人刚出生就要做智力检测,智商超过120分的成为“上等人”,不到120分的成为“下等人”。

“上等人”可以拥有最好的衣服、食物,“下等人”永远得不到这些。M星人吴理头,因为智商测试得了119分,被归为“下等人”。

一个偶然的机会,吴理头来到地球上的西土瓦部落,这是一个女尊男卑的母系社会。受够了M星球永无出头之日的“下等人”生活,吴理头决定不顾一切留在西土瓦部落,成为这里的王。

西土瓦部落原来的首领被凶杀,吴理头和其他几个人成为嫌疑人。侦探要和嫌疑人一起,找到真凶……

这是前不久上线的《明星大侦探》06案的剧情。自2016年上线以来,《明星大侦探》已经播到第六季,在豆瓣上一直维持较高评分。

这档明星角色扮演推理类综艺节目的火爆,让不少年轻人迷上这种角色扮演推理类游戏——剧本杀。据央视报道,2019年,我国剧本杀行业规模已经突破100亿元。

年轻人的娱乐社交无疑是个大市场,剧本杀正是这个市场冉冉升起的新星。和圈外人看到的热闹不同,剧本杀圈内人还在期待更大的破圈。


社交新宠


剧本杀是一种集角色扮演、推理为一体的社交类游戏。这种游戏的雏形,大概可以追溯到上世纪二三十年代美国流行的派对游戏陪审团,和二战时英国一位音乐家申请专利的游戏——谋杀之谜。

游戏的大致玩法是一群玩家分别扮演剧本里的人物,其中一人为凶手,其他玩家需要通过推理找出真凶。

剧本杀在我国的风靡,离不开《明星大侦探》这档综艺节目的推动。2016年第一季《明星大侦探》上线,许多年轻人正是看了这档综艺,才开始成为剧本杀玩家。

庞瑜记得,第一次玩剧本杀是在2017年夏天。她和同事一起吃完晚饭后,都觉得意犹未尽,于是抱着猎奇体验的心态,去玩了一次剧本杀。

没想到,一次体验后,她就成了剧本杀忠实玩家。

通过游戏,庞瑜体验了不同的角色,尤其是实景换装类的剧本,很容易让她沉浸其中。她觉得自己一下从苦闷无趣的日常中抽离了,犹如穿越了一般。另外玩剧本杀,还能增进与朋友们的感情。

‍‍‍‍庞瑜印象最深的一次体验是和12个同事玩《风声》,那是她第一次玩需要换装的剧本杀。NPC(非玩家角色)演技好、剧本逻辑缜密,整个过程体验极好。玩完那次剧本杀之后的两星期,她和同事们一直在讨论、复盘整场游戏。

赵萌也是一个剧本杀爱好者。她喜欢的原因,是可以认识很多新朋友。

一场剧本杀游戏通常需要的玩家数量较多,人数不够的玩家通常通过游戏群或者店主帮忙凑人,这种凑人数的行为被玩家称为“拼车”。

赵萌很喜欢和陌生人“拼车”,她觉得这样可以跳出自己的交友舒适圈,让自己更能包容、理解不同的人。

有一次,剧本复杂,赵萌和其他玩家一直玩到后半夜。玩的过程中,赵萌低血糖晕倒了,一起玩游戏的男生二话不说就把她公主抱到另一个房间。后来,这个男生成了她的男朋友。

李可也是在经常玩剧本杀的店里遇见了现在的男朋友。那天晚上,李可要玩的剧本正好缺一个人,她看到在店里玩的一个男生长得挺帅,就问了句:“要不一起玩?”男生答应下来,这是他们第一次一起玩剧本杀。

一个月后,李可和这个男生又被店主叫来“拼车”,男生逻辑推理清楚,一场游戏下来,她成了对方的“迷妹”。第三次一起玩剧本杀时,李可鼓起勇气要了对方的联系方式。之后,两个人就在一起了。

7个年轻人正在玩“剧本杀”游戏


剧本杀既满足推理、演戏的需求,又有极强的互动性和社交性。就这样,越来越多的年轻人,尤其是白领,将剧本杀视为社交、放松娱乐的新选择。这两年,剧本杀行业也就变得越来越火热。

张叶在芜湖市经营一家剧本杀门店,她第一次玩剧本杀是在2018年,当时整个芜湖市经营剧本杀的门店不超过5家。

2019年,她和朋友共同创业投资了一家剧本杀门店,当时芜湖市大约有二三十家剧本杀门店。到了今年,她在跟自己对接的美团工作人员口中得知,芜湖市剧本杀门店的数量已经超过100家。

全国范围内同样如此。央视财经在报道中提到,截至2019年12月,全国的剧本杀店已经由当年1月的2400家,飙升到12000家。

看到这些数字,圈外人大概只会觉得剧本杀非常火热,但圈内人感受到的除了行业的火爆,还有原始、粗糙。


野蛮生长


以北京地区为例,一场线下剧本杀游戏的价格从每人几十块钱到几百块钱不等。价格差异大的原因在于每家店的装修、道具、提供的体验参差不齐。

与剧本杀直接相关的工作,大致包括剧本写手、剧本发行和剧本杀店面经营。一般流程是,剧本写手写好剧本,剧本发行印刷、包装好通过参加展会、线上平台或线下推销等方式,把剧本卖给相关店家。

无论是做写手、做发行,还是开一家剧本杀门店,进入门槛都不高。所以,剧本杀和其他很多传统行业一样,有的参与者原始、粗放,有的精致、高级,他们都在行业里野蛮生长着。

图片由受访者提供


李杰的本职工作是游戏开发,剧本写手只是他的兼职。工作之余,他每天有一两个小时时间创作剧本。按照发行范围不同,剧本分为套盒发售、城市限定和独家授权三种。

盒装发售剧本,购买对象不受限制;城市限定剧本,每个城市一定数量的店可以买;独家发售剧本,每个城市只有一家店可以买。

李杰创作一个盒装发售的剧本大概需要1~2个月;独家剧本的创作周期约2~3个月,在此之后还要测试1~2个月。

套装剧本发行单价约为300~500元,独家授权单价大约是套装剧本的10倍。剧本最终收益为单价乘以发售数量。2019年,李杰用7个月时间创作了3本剧本,总收益约12万元。

剧本杀行业的发展,吸引了文学爱好者、网文写手、编剧等越来越多的人来做剧本写手。

李杰根据每周剧本杀展会推出的新本推算,2018年全年,剧本数量为200本左右;2019年,每个月都有200个新剧本推出;到了2020年,每个月推出的新剧本数量甚至达到1000本。

进入较早、有代表作品的李杰已经算是业内生存状况较好的作者。他告诉市界,做线下剧本的写手,单部剧本收入过万的不足五分之一。给线上平台提供剧本的写手收入更低,一部剧本的收入也就是几千元。

大部分写手收入低,再加上目前没有法规、行规保护原创剧本,现阶段,剧本创作者大都是兼职写手,剧本质量也得不到保障。

张叶同样能感受到这个行业的原始和粗放

她和朋友们的第一家店开在写字楼里一间不足60平米的办公室内,前期投入10万元左右。之后,她们搬到了新店,面积比原来大了40平米,但由于场地、投资限制,她们的店依旧做不到沉浸式体验,只能做推理本。

这样的店相当于只给玩家提供一个场地、剧本外加一个主持人,不需要实景、道具,所需空间不大,对装修的要求也不高。

经营这样一家店,耗资并不大,日常支出主要包括租金、购买剧本、店员工资等。张叶告诉市界,她们的店虽然小,但还不是条件最“差”的。有的小店,只要租间房子,随便买一些桌椅板凳就开始营业了。

通过线下展会或者发行公司、作者本人等受到业内认可的渠道,购买剧本的价格从几百到几千元不等;但店家自己找电子版打印剧本的价格则很低。市界发现,网购平台上一本盗版电子版剧本价格甚至不到10元。

市界截图


“没良心的店,找盗版商买几十块钱的剧本,或者买个电子本自己打印,成本更低了。”张叶说道。

看似潜力巨大的市场前景,碰到很低的进入门槛,如今的剧本杀行业正在“野蛮生长”。不断涌现的剧本发行工作室、剧本杀门店都想进入这个行业捞钱。


造梦生意难造富


虽然剧本杀行业发展很快,但一个毋庸置疑的现实是,这个行业仍然相对小众,还没完全出圈。

不管是写手,还是剧本杀门店,品牌的形成主要依靠圈内人和玩家之间的口碑传播。从某种程度上讲,这个行业的从业者大多赚的还是回头客的钱。

图片由受访者提供


因此,品质和客户体验至关重要。但是,想写好一个剧本和做好一家剧本杀门店,都不是件容易的事。

写了3年剧本后,李杰的感受是,那些从网文作者、甚至职业编剧转行写剧本的写手,虽然文笔、故事构思不错,但很多缺乏玩家思维,还是写不出好剧本。

一个典型的例子是,网文作者和编剧写的剧本经常有很明显的主角、配角之分,但作为一个游戏类剧本,首先要保证的就是每个玩家都能参与进来。

“花的钱一样,凭什么他的戏比我的多?”李杰这样解释玩家的心态。

张叶把自己的店归为行业里最“底层”的一批。当初创业时,她觉得自己过够了循规蹈矩的生活,想要潇洒一回。可真正运营一家店,她才体会到其中的琐碎。

买剧本是她的第一道“考验”,剧本质量直接影响玩家体验。她们的店老顾客居多,一般一个剧本,一群玩家只会玩一次。因此,不停挑选、更新剧本是她的重要工作之一。

由于一次剧本杀游戏时间较长,通常情况下4~6小时不等,所以剧本杀门店的翻台率很低。张叶的店里面有四个房间,每个房间一天最多可以接待两场客人。按照她们的定价,一场客人消费约为250元,所以她们的店一天营业额不会超过2000元。

除了节假日,张叶的店很难做到满员。平均下来,门店的每月收入一万元左右。她们的投资,至今还没回本。

黄浅和朋友们在长沙开的店,是长沙市口碑最好的剧本杀门店之一,她们如今正在筹备开第四家门店。除了门店,黄浅的团队还做剧本发行业务,她向市界表示,跟经营门店相比,剧本发行更省心,赚钱也更容易一些。

某剧本杀负责人正在布置场景


黄浅开最大的那家店时,她们光是装修、买道具等前期投入就高达200万元。好的装修、环境、主持人水平,让她们的店在业内脱颖而出。她们团队也成为目前国内头部剧本杀团队之一。

由于最大的旗舰店营业不久,黄浅还没计算具体收益率,她跟市界打趣说:“具体不知道,但肯定比基金收益率高。”

张叶、黄浅,都认为剧本杀还有很大的发展空间,她们都在期待剧本杀能破圈,收获更多玩家。

一个明显的现状是,评分越高,口碑越好的店,上座率越高。黄浅新开的旗舰店平均上座率能到70%~80%,这是张叶不敢想象的。她对市界说道:“这个行业一定会发展,到时候,我们这样最底层,没有竞争力的门店一定会被淘汰。”

工作、生活的压力席卷而来,初入职场的年轻人需要偶尔从现实中抽离;孤独的年轻人也可以通过游戏,满足自己的社交需求。剧本杀这种游戏,给年轻人打造了一个认识、了解彼此的平台,一场类似真空状态下的梦境。

以白领为主力的消费者支撑起剧本杀行业的百亿规模,圈外人看着热闹美好,但只有圈内人才知道给年轻人“造梦”有多难。

(庞瑜、赵萌、李可、张叶、李杰、黄浅均为化名。)



来个“分享、点赞、在看”

关注公众号:拾黑(shiheibook)了解更多

[广告]赞助链接:

四季很好,只要有你,文娱排行榜:http://www.yaopaiming.com/
让资讯触达的更精准有趣:https://www.0xu.cn/

图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