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孩跳车身亡前,货拉拉刚融资了15亿美元 却不愿装300元的摄像头

百家 作者:腾讯科技 2021-03-01 14:01:59 阅读:79


 作者:何锐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货拉拉原本打算2021年底在美国纳斯达克上市的,还得到了红杉、高瓴两大巨头少见的同时支持。如果成功的话, 货拉拉将成为中国同城货运第一股。


“23岁女孩跳窗事件”所引发的风波是奔向这一目标过程中的偶然,也是行业野蛮生长的必然。


这家成立于2013年的公司,在2020年之前累计融资额不到5亿美元,比起在线教育和出行,这样的融资额并不多。


然而在2020年12月和2021年1月,在短短的2个月时间,货拉拉密集宣布了两轮融资。2020年12月,货拉拉宣布完成E轮融资,融资额为5.15亿美元。仅隔了一个月不到,2021年1月,货拉拉又宣布了F轮融资,融资额为15亿美元,据报道估值达到100亿美元,红杉资本中国基金和高瓴资本领投。据投中数据统计,这是今年1月份国内融资额最高的创业项目。市场人士认为这是在为货拉拉的年底上市做准备。


最新的消息是,城际整车物流与车货匹配信息平台满帮集团也提交了IPO申请,准备赴美上市。在2020年11月满帮集团完成了新一轮融资,由软银愿景基金、红杉、璞米和富达等投资机构领投。


在2020年下半年,互联网同城货运市场因为滴滴货运和满帮集团的加入,让整个市场又受到了资本的青睐。


作为国内互联网同城货运的市场老大,货拉拉自然也受到了资本热捧,风光无限。


但这一切在2月6日晚,湖南长沙23岁的车莎莎从货拉拉副驾驶跳窗身亡后,一切都变得扑朔迷离了。


正如贯铄资本CEO 、快递物流专家赵小敏称,“如果企业没有安全高于一切的意识,那么那些所谓的估值也可能在一夜之间翻转。”


当一个行业的反省需要以一个年轻生命倒下作为代价时,这个代价未免太过沉重。


来源:投中数据


不会抄作业还是不愿抄作业?

车莎莎的去世让人想起了3年前的滴滴顺风车事件。在顺风车事件发生后,2018年9月滴滴出行启动安全整改工作,沉默了一年多,以完善安全体系。


很多网友感到气愤和不解,比滴滴出行晚出现的货拉拉,怎么连抄作业都不会呢?


其实不是不会,而是不愿意。


网络同城货运市场是一个从2013年兴起的市场,在2015年经过了激烈的补贴大战后,目前市场中的主要玩家包括货拉拉、快狗打车、蓝犀牛、滴滴货运、满帮集团等。


同城货运市场是一个1.3万亿的市场,而网络同城货运平台目前仅占不到5%的市场份额。“就目前竞争格局而言,其实并没有一个垄断性的玩家,货拉拉规模是行业里面最大的,但滴滴和快狗其实差的也不是很远。”一位关注物流行业的投资人表示。


对于一个绝对分散,尚没有龙头出现的万亿市场,在资本的眼中,这意味着有着很大的发展空间,但这对于从业者来说也意味着激烈的竞争。


网络同城货运跟滴滴出行类似,都是平台型公司,连接着司机和用户。在行业发展早期,每家同城货运平台都会尽可能地吸引司机和用户入驻,而有时这种规模扩张是以降低门槛和牺牲用户体验为代价的。


2018年福州日报发了一篇关于《福州“货拉拉”被指“乱多多”》的报道,内容是关于货拉拉允许客车拉货的市场乱象。在当时福州地区,货拉拉平台有运输资质的车只有一半,这意味着另一半是改装车。


在被约谈时,当时货拉拉福州地区负责人李文涛的回应称,货拉拉”处于起步阶段,急于扩大业务和市场占有率,邀请更多司机入伙,所以没有严格进行资质审批,但他们会要求注册司机在半年之内去办理营运证,争取“合规化”。


这一回应放到货拉拉的不同类型的投诉中,答案就自然浮现了。


一切问题的源头是货拉拉“唯规模化”的价值观。


这次车莎莎事件主要涉及到的是货拉拉的搬家业务。


或许有人会认为这次事情是货运司机群体的整体素质不高造成的,当然,这的确是一部分原因,但是这并不能作为平台管理缺位的借口。


在筛选司机上,只要有车、有身份证、驾驶证,你就可以成为货拉拉平台上的司机,甚至声称的培训也只是走个过场,同时为了让尽可能多的司机愿意入驻,网络同城货运平台都会采取非常宽松的考核标准。


而且同样是搬家服务,为什么自如搬家在这块的出事率会少很多呢?


事实上决定服务的不仅仅是司机本身更是平台制定的制度和规则。


一位行业从业者表示,自如采取了相对严苛的惩罚制度,如果被用户投诉,那么这笔订单他们将一分钱也拿不到,因此司机师傅不敢乱收费。


已经有同行的实践在先,为什么网络同城货运平台不照搬全抄呢?


上述业内人士说出了实情。“如果都按照自如那种模式,估计同城货运平台的司机都会怨声载道。”他解释称,对还在抢市场份额,扩大规模的同城货运平台来说,他们不敢得罪司机,更不敢让司机流失到其他平台。


这就是行业的桎梏所在。


目前多数同城货运平台中,平台和货运司机仍然属于一个弱管控的关系。


以货拉拉为例。目前其主要收入来源为收取会员费和抽佣。货拉拉的会员分为初、中、高级三档,269元、609元和859元。269元每月的会员可以每天免前2单的佣金,之后收取每单15%的佣金。后两者没有接单上限,859元的至尊套餐可以抢更高价值的订单。


当你的金主爸爸同时又是你需要管理的司机的时候,就不可避免地以司机为导向,平台注册的司机越多,公司收入也越多,此时你的腰杆就没那么直了,遭殃的是平台另一端的用户。


上述业内人士介绍,之前网络同城货运平台一般会和司机签订一份平台入驻协议,司机多是兼职的。


在扣取相应的佣金后的所得就是司机的收入,司机收入仅和单笔订单价格挂钩。对本就是属于非标准服务的搬家业务来说,不可避免存在司机私下乱要价的行为。


因此才会出现不到2公里,搬家费要价5400元的奇葩事情发生。据悉整个网络同城货运行业,因乱收费的投诉率占比达到近八成。


同城货运平台纠纷不断,屡上头条背后其实是司机的短视。作为兼职的司机,能赚一笔是一笔,他们并不会太在乎用户评价和考核。


同样是服务行业,人员素质不一的房产中介平台链家,此前同样也面临类似问题。链家创始人左晖就曾提及,工作人员干几个月就离职,捞一笔就走导致早期公司服务水平不一。而最后解决的办法是依靠制度,让员工变成和公司捆绑的利益共同体。


“当司机只有真正的愿意在这个平台上一直干下去,他才不会去触碰红线,那么纠纷问题就不会再出现。”快狗打车相关工作人员称,公司接下来会将重点放在调整司机的归属上。


据悉目前快狗打车正在北京、深圳、广州等城市尝试类似于滴滴出行的管理方式。与第三方劳资管理公司合作,通过基本工资+绩效奖金的方式,工资与单笔订单的价格不直接相关,而是取决于好评率、完单率。据其称,该模式实行后,司机的完单率在70%~80%,远高于之前的单一考核模式下的完单率。此时平台和司机的关系就变成了合作关系。


擅长德扑的创始人有无下错赌注?



货拉拉的创始人兼CEO周胜馥一直以来是个成功人士。聪明、喜欢挑战、接地气是众多接触过他的投资人、媒体人对他的评价。


周胜馥出身在一个中国香港普通工人家庭,他是家中的长子。周胜馥的第一次出名是在会考(类似于内地的高考)时,他是香港新界首个十优会考状元,在此之前十优会考状元一般出在名校聚集的香港岛和九龙。


这成为了周胜馥命运的转折点。因为理科成绩优异,此后周胜馥赴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读书,主修物理专业,后来中途觉得物理学实在枯燥,转而考取了斯坦福大学的经济学专业。


像很多常春藤名校毕业的学生一样,周胜馥选择了一份多金又增长见识的工作——去贝恩咨询担任顾问。在休闲时无意接触到了线上德扑,顿时一发不可收拾,2002年,在工作了三年后,周胜馥不顾家人朋友反对,辞去百万年薪,决定做一个职业赌徒。


周胜馥在接受媒体采访时并不避讳“赌徒”这样一个称呼。他喜欢挑战,同时也精于计算。在经过了4年苦心专研后,周胜馥的牌技已经到了可以计算出每小时精确到能赢多少钱的程度。到了做职业赌徒的第7年,周胜馥觉得德扑已经完全没有挑战性了。拿着从赌场赚的3000万港币,在2009年金融危机之际,在香港购买了十几处房产,几年后将房产处置,获得了不错的收益。


此时的周胜馥已完全实现了财富自由,他用4年时间一直在思考接下来要给自己的挑战是什么。


2013年,国内O2O火热,滴滴、快的成为行业的明星。从来没有做过互联网行业和物流行业的周胜馥受到了启发,打算创办货运版的滴滴出行。而货拉拉最开始1000万元的启动资金就来源于他从赌场赢来的钱。


2013年货拉拉创办于中国香港,一年后进入内地,当时58速运(现在的快狗打车)还是行业中的佼佼者,2015年同城货运市场在一番补贴战后幸存者所剩无几。


周胜馥很快学会了滴滴的补贴心法,并将其运用在了同城货运行业。到了2017年,货拉拉提前完成了全年拓展大陆100个城市的目标,在不到一年时间里,货拉拉开城数量从68个城市增长至114座。到2020年9月,货拉拉已覆盖352座城市,平台月活司机达48万,月活用户达到720万。已经超过快狗打车,成为行业的老大。不断扩大的规模也让货拉拉获得了资本的垂青。


货拉拉创始人周胜馥曾在公开场合表示,传统的物流公司用二十年的时间才能做到的事情,我们用六年时间就做到了。


周胜馥似乎又一次成功了。货拉拉成为了目前行业的领头羊,同时货拉拉还将自身的业务从原本的C端扩展到了B端,从同城货运领域扩展到了城际物流、租买货车等。规模不断扩大,业务不断扩展。


得到15亿美元融资却不愿装300元摄像头?


不过作为行业观察者,赵小敏对于网络同城货运的发展感到失望。同城货运行业的确在提供信息对接方面是存在价值的,但是从用户角度,从企业角度,从政府角度、投资机构角度都没有超出市场各方的预期。“目前没有一家公司完全跑出来。”


2月24日,货拉拉对媒体回应中强调,当前开展的车货匹配主体业务性质属于撮合业务,这意味着货拉拉无需承担承运人的责任。


但是作为信息撮合方的货拉拉到底带来了哪些价值呢?


除了信息差和流程外,网络同城货运并没有完全解决传统同城货运行业之前存在的问题。


上述投资人分析称,运货和运人还是很不一样的,人其实是相对比较标准化的,把人从A点送到B点。但运货不一样,涉及怎么样填装、搬运、上货、卸货,不仅仅是点对点,因此相对复杂。


“平台价格和实际价格相差很大,这个是行业经常存在的问题。”北京双壹管理咨询有限公司创始人龚福照直言,真正的交易价格可能还需要大家去撮合,平台会给出一些指导价。


实际上,网络同城货运平台并没有真正解决价格标准化的问题,很多司机跳单,绕过平台单独收费的情况并不罕见,这也导致了很多纠纷的发生。


此外由于目前各平台没有太大差异,同质化竞争严重。相比滴滴出行,搬家、同城货运服务属于低频服务,在同质化下,简单的补贴对于用户和司机留存并没有太大作用,无法形成司机、用户和平台的相互信任关系。


同时对于最有价值的To B端,目前网络同城货运平台没有真正为企业提供一条龙一体服务,没有把整个价值链条做大。


在一味地疯狂扩张的信仰下,货拉拉忽视了创造价值,也忘记了安全。


据悉,警方已针对车莎莎跳窗事件成立专案小组,但是由于当时没有摄像头和录音,导致取证艰难。


据前瞻网数据统计,目前网络同城货运中TO C搬家业务和TOB业务需求分别为48.2%和40%。在业务比例占比近四成的搬家业务,同城货运平台却没有在车内安装摄像头和录音,的确让人诧异。


业内一些人士称,搬家业务中跟车比例较小,因此只为货车司机和货物购买了保险,并没有为跟车人购买保险,跟车人得不到保障。


不安装摄像头同时也有企业成本方面的考虑。


上述业内人士坦承,如果安装摄像头,一个摄像头大概300元,这些资金都需要司机在前期缴纳押金,无形中会提高司机进入的门槛。“客运不安摄像头我就接不到单了,那司机肯定得安,但是货运的情况是,你们平台让我安装,别的平台不用,那我就去别人家接单了。”


“大家的融资的钱都是有限的,在没暴露出这个问题之前,企业会选择把有限的资金放在最紧急的方面。”资深行业人士表示。


整个网络同城货运行业就形成了一种类似“共谋”,在没有第三方有力监管的情况下,野蛮生长,直到一个年轻女孩的生命逝去,才开始让整个行业反思。


当企业将安全视为成本时,最后你发现你赌上的是整个公司的信誉和用户对你的信任。


在这场牌局中,或许周胜馥们在一开始就下错注了。


【版权声明】本文著作权独家授权深圳市腾讯计算机系统有限公司独家享有信息网络传播权,任何第三方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欢迎分享、点赞、在看,一键三连

关注公众号:拾黑(shiheibook)了解更多

[广告]赞助链接:

四季很好,只要有你,文娱排行榜:http://www.yaopaiming.com/
让资讯触达的更精准有趣:https://www.0xu.cn/

图库
关注网络尖刀微信公众号
随时掌握互联网精彩
赞助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