客服QQ:872490018 服务时间:9:00-21:00

钉钉不再是个“漂泊的孩子”

导语:从差生到留学生,从高调做人到低调做事,从“ To C 的失败者”到钉钉的创造者,陈航的身上被打上过无数个标签,夸赞也好辱骂也罢,陈航要做的是“向死而生”。

 

钉钉不再是个“漂泊的孩子”-爱尖刀

钉钉创始人 无招(陈航)

 

01 不爱许三多,要做“钉三多”

 

陈航一开始是不喜欢许三多的,尽管《士兵突击》热播了很多年,许三多收获了一批又一批的热爱者,陈航还是觉着这个人胆小、懦弱还冒着傻气。

 

但是在经历来往的失败后,陈航突然对许三多产生了共鸣:要死死抓住救命稻草,把每一次机会都当成最后一次机会来对待。哪有什么胆小懦弱,只不过是全力以赴罢了。在钉钉初获成就之后,陈航给自己的吉祥物取名“钉三多”,大概也是希望钉钉在 SaaS 行业的突击中,大获全胜吧。

 

每一位阿里的员工,都有属于自己的花名。"无招"是陈航的花名。这个“无招”却胜“有招”,而且“招招毙命”。2019年6月18日,阿里进行组织架构调整,将钉钉纳入业务事业部,陈航向集团 CTO 兼阿里云总裁张建锋(花名“行癫”)汇报。钉钉终于不再是在外漂泊的孩子,陈航也终于摆脱“一个 To C 失败者”的名头,靠着自己的“无招”让钉钉回归阿里的大家庭。

 

02 与阿里的“不解之缘”

 

其实早些年,陈航一直是幸运的。这还要从他与阿里的缘分讲起。

 

1999年,陈航在一所杭州的大学就读。计算机专业的他成绩处在中游,但好在动手能力比较强。于是当年就被选入阿里巴巴开始他的实习生涯。那个时候的阿里,还处在创业初期,一个150多平米的房子里摆满了电脑。如果一直做到现在,陈航可能就成为阿里元老级的人物了吧。

 

可年少的他壮志凌云、不满现状,被国外充满诱惑的 Offer 吸引,于是选择东渡日本,在异国他乡过了十一年。在这十一年里,明明不爱学习的他学了很多东西,也在很多公司任过职:富士通、日立制作所,还在惠普担任过首席架构师。

 

直到2010年,陈航荣归“故里”,阿里早已经成大型的上市公司,也不再蜷缩在湖畔花园。

 

陈航一回来就开始大刀阔斧地构建淘宝搜索业务。由于淘宝本身的用户量巨大,流量也在持续上涨,搜索量居高不下。初尝甜头的陈航被人捧得太高,没想到也会有摔下来的一天。于是,当他被派去研发一淘,他才第一次尝到全军溃败的滋味。

 

除了一淘,来往也是给陈航“当头一棒”的警醒。阿里一直有个社交梦,于是初次失败的陈航被选中举大旗主导来往项目,替马云来完成这个梦想。

 

当年,阿里计划拨款10亿打造来往,用来对标微信。

 

为了“打赢”微信,阿里巴巴无所不用其极:用了所有能用的广告位,调动了所有员工的资源,甚至马云亲自邀请自己在娱乐圈、财经圈的好友来站台宣传。但是那一战还是败了,并且败得一塌糊涂。陈航彻底沦为“一个 To C 的失败者”。

 

03 打赢“翻身之战”

 

骄傲的陈航在接受了这次失败的洗礼后,只好另辟蹊径,变得更加“疯狂”。所以当他决定去做钉钉时,便一往无前地带着仅有的6名来往“余党”,踏入企业社交的领地。

 

陈航和他的团队都没有绝对性地做过一个用户型的社交产品,极度缺乏经验。但是这次他明确了三个目标:

 

  1. 用户第一,要搞清楚用户需要什么;

 

  1. 保持低调,来往就是很好的前车之鉴;

 

  1. 最小化产品,要将产品的每一次迭代都放置在最小的一个闭环场景中去做,直到把这个闭环做透。

 

于是2014年5月26日,在阿里当初的湖畔花园里,陈航和他的“疯人院”开始了一场卧薪尝胆的企业级社交工具创新。

 

尽管陈航的这次钉钉之旅非常低调,可他仍旧是付出全部的心血,把它当成“最后一根稻草”。湖畔花园有一个露天游泳池,陈航在疲惫或是疑惑的时候,就会一头扎进游泳池,试图用冰水让自己清醒。他在办公室张贴“向死而生”的标语来激励大家。

 

但他也不排斥员工在办公区域内进行休闲娱乐,反而倡导“快乐工作”,带头鼓励员工用玩游戏来放松自己疲惫的身心,甚至爱嗑瓜子的陈航还设置了"顶天瓜子奖",每周都会奖励一个做出重要贡献的团队,奖品就是成箱的瓜子。

 

孤注一掷的陈航,说服了很多行业的翘楚和业务专员加入钉钉的团队,用看起来相当笨拙的工作方式深入用户内部,体察用户工作,深知用户需求。

 

每一个钉钉的员工,都会像陈航一样,到了上班的时间就拎着自己的小板凳和早饭来到一家企业,开始了“跟拍”一样的工作日常。他们跟着企业员工一起上下班打卡;跟着销售去跑业务;跟着行政去做审批;跟着老板去签合同......就这样一点一滴地摸清企业的运作和痛点,然后整合起来, 逐项突破。

 

在与微信的“战争”中,陈航悟到差异化价值的重要性。在社交领域微信一家独大的前提下,寻找与微信的差异,并与之进行差异化竞争,是钉钉重新定义移动办公时代的当务之急。

 

于是,钉钉开始了从1.0版的沟通,到2.0版的协同,再到3.0版的平台的漫长进化之行。事实证明,陈航是正确的,差异化价值确实让他打了一个漂亮的“翻身仗”。

 

即使是这样,陈航也没有忘记第一次在钉钉发布会上所讲的,“钉钉是为中国4300万中小企业而生”。去年钉钉提出的数字化工作方式,同时强调“人、财、事、物”,也是为中小企业数字化转型提供相对整体的解决方案,为企业数字化提供有力的支撑。

 

钉钉打造了“五个在线”:组织在线、沟通在线、协同在线、业务在线,生态在线,便是从一开始就在打造一个生态,因为他深知以一己之力不可能满足企业多样的需求。

 

不忘初心,牢记使命”,陈航多年来依旧怀着初心,才能洒脱的在一次发布会上讲出“来往的尽头连接着钉钉的涅槃”。之前从来不提来往的无招在发布会上感性地说出这句话,我想他的内心是在向来往做一次正式的告别,因为他欣慰地看到了钉钉的涅槃重生。

 

如今的钉钉,已经搬进一座现代化办公楼里,与阿里楼宇隔空相望,办公区域宽敞明亮,还有很多工位。从初始用户定位在传统中小企业,到现在迅速获得大量企业用户的信任,涵盖各大行业。尽管还有很多人在“嘲笑”陈航是阿里“最著名的失败者“,但是钉钉回归阿里大家庭却是所有人有目共睹的结果。

 

不仅如此,陈航在打了一场漂亮的“翻身仗”的同时,何尝不是满足了马老师的社交梦呢?    “此情已自成追忆,零落鸳鸯。雨歇微凉,十一年前梦一场。”马老师的社交梦没有在清冷的雨季成为追忆,马老师和陈航也没能散落成苦命的鸳鸯。这一仗,陈航赢得硬气,赢得光荣。

 

04 正式回归大家庭,不再做“漂泊的孩子”

 

那么,对于阿里的组织架构调整,钉钉为何会被并入阿里业务事业部呢?其实之前早有预兆:集团 CTO 兼阿里云总裁张建锋曾在一次大会中发声“云智能升级之后,所有的技术输出、产品输出、对 B 端的服务都必须通过阿里云智能平台,包括像钉钉这样的协同办公系统,新零售的核心技术和新产品。“所以从这里看,实际上就已经对钉钉进行了划分。

 

并且,“合并钉钉,也是阿里云向 B 端寻求突破的需要”。《钉钉为什么被并入阿里云?》一针见血指出了问题所在。《蔡崇信半退之时,阿里又宣布了一轮组织升级》中指出:从商业意义上来,虽然免费的钉钉并不能通过软件给阿里带来什么实质上的利益,但却是其推崇的中台战略中不可或缺的部分。

 

据钉钉给出的数据,截止至2018年底,钉钉的企业组织数量突破700万家,其中包括了超过1亿的用户数,这庞大的数量足以成为阿里巴巴 To B 业务中的一个重要输出目标。

 

在钉钉并入阿里后,它作为阿里系统的其中端,阿里云是系统的稳定底座,因此钉钉和阿里云会是面向广大合作伙伴生态和企业市场的一个最佳组合,未来融合也是必由之路。这样看来在钉钉并入阿里云后,再想要独立运作在短期内是不可能了,但是陈航向来不谙世事,接下来是否会有所动作,那就不得而知了。

 

05 阿里的“被集成”

 

在2019年3 月举办的阿里云峰会·北京站上,张建锋就立下了生态边界,提出“被集成”概念,并明确表示:“阿里云自己不会做 SaaS,坚持“被集成”,对外输出能力让大家更好地做 SaaS,让客户和合作伙伴可以自己去发掘各个行业的知识和价值。”也就是说,阿里内部对钉钉的定位不是一家 SaaS 厂商,而是平台。要通过钉钉这个平台来连接客户和合作伙伴,做产业协同。

 

其实,阿里做中小企业市场,有这么一段渊源:2006年,马云率管理团队拜访用友,找王文京谈合作,欲与用友联手打造面向小企业的应用软件,阿里负责前端流量,用友负责后端技术架构、产品和品牌,但到最后他们没有达成合作。而是双方各自开启了这方面的业务。

 

《军师蔡崇信半退,阿里重新布阵》一文首先就对钉钉并入阿里进行了分析:现如今阿里将钉钉收入麾下,两方的分工则更加明确——应用层的业务顺势交由钉钉与 ISV 体系去做,阿里云则专注在底层计算资源与中层数据和算法模型。这与张建峰之前所说的观点不谋而合。

 

2019年初,主打企业协作应用的 Teambition 被阿里巴巴全资收购。据了解,主导此次收购的正是阿里云,这相当于阿里云之后不再做 SaaS ,但可以将这类应用级业务通过孵化、收购等方式交由钉钉完成。这样看来,阿里的确说话算话,不做 SaaS。

 

阿里云提出被集成多年,这究竟是对边界的态度还是噱头?从以下这段话就可以感受到。

 

“原来我们觉得是无边界的,都可以做,实际上在进入更广泛的领域之后,我们觉得取舍也是一种战略,经过反复认真的讨论,我们认为要做基础设施的云化、核心技术的互联网化、数据的智能化,其他的东西都不碰,全部开放给合作伙伴让他们去做。”阿里云智能全球生态事业部总经理沈涛在面对中国经营报记者李正豪的采访时提到的。

 

而在行业里,真正提出“被集成”概念的应该是华为了。从阿里宣布这一战略来看,他们不仅会从技术的纵深层面“被集成”,还会在产品和生态方面横向“被集成”。

 

06 “内忧外患”的现实场景

 

前段时间,Slack 宣布上市,它的业务范畴和钉钉相似,因而在国内企业服务领域掀起不小的波澜。

 

虽然目前来看,Slack 无意进军中国市场,但“外患”局势依然不可掉以轻心。而国内除了钉钉,还有企业微信、今日头条等等。

 

因此,钉钉想要在企业服务这条路上走得顺畅走得长久,除了不断寻找差异性价值之外,还要不断升级产品内核技术,扩大市场占有率。

 

愿陈航和他的“疯人院”“向死而生”,向阳而生;愿马老师的这场“社交梦”丰容旖旎,回味悠长。


[广告]赞助链接:


选择AiDeep,让人工智能为你工作:http://www.aideep.com/

四季很好,只要有你,文娱排行榜:http://www.yaopaiming.com/

让资讯触达的更精准有趣:https://www.0xu.cn/

*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 爱尖刀 立场
本文由 牛透社 授权 爱尖刀 发表,并经 爱尖刀 编辑。转载此文章须经作者同意,并请附上出处( 爱尖刀 )及本页链接。原文链接 http://www.ijiandao.com/news/focus/298355.html
软文发布
相关文章
突然发现,这才是 SaaS 的正解
突然发现,这才是 SaaS 的正解
19年,这家 SaaS 独角兽在中国经历了什么?
19年,这家 SaaS 独角兽在中国经历了什…
微盟配股筹资11.57亿港元,中国版 Salesforce 驶入发展快车道
微盟配股筹资11.57亿港元,中国版 Sales…
SaaS 增长路上,需要适时踩油门
SaaS 增长路上,需要适时踩油门
崔牛闭门会 | 建立规则意识,对 To B 创业有多重要?
崔牛闭门会 | 建立规则意识,对 To B 创…
90后00后能成为中国企业软件崛起的希望吗?
90后00后能成为中国企业软件崛起的希望…
牛透社
牛透社 作者
崔牛会官网平台,提供企业级市场最新动态,最前沿的行业资讯、大咖观点行业分析。
  • 文章

    987

  • 评论

    0

关注网络尖刀微信公众号
随时掌握互联网精彩

广告赞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