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恋男子吞90片网购安眠药上山自杀 冻一夜后获救

热点 作者:有料 2017-02-06 06:43:19 阅读:1039
2月4日,大年初八,年味尚浓。但当日下午4点过的一个求助报警电话,却将青城后山笼罩在了深深的焦灼之中。“我朋友说他在青城山吞了100片安眠药,请你们救救他。”求助电话中的“他”,是年近不惑的四川人王锋(化名)。因失恋,王锋卖掉了房子,在网上买了安眠药,独自上了青城后山(非景区),准备一死了之。 接警后,青城山后山景区管理处和青城山景区派出所迅速启动二级应急处置,随即组织了搜救队从当晚9点过至次日凌晨5点实施了彻夜搜救……挨过了一个冬雨纷飞的不眠之夜,5日早晨8点40分,在山上冻了一夜,加之网购的安眠药有点歪,想回家的王锋下山了,这才让为他担惊受怕了一宿的人放下心来。 十万火急 朋友失恋了 吞了安眠药想上山自杀 景区收到王锋朋友赵先生的求助电话,是在4日下午4时许。 “我朋友失恋了,现在可能在青城后山,他说已经吞了100片安眠药,请你们救人。”赵先生在报警时介绍,当日下午3点过,王锋在微信上找他,说归还之前借他的2000元钱。转账后,王锋用语音告诉赵先生,因为感情不顺,已经把房子卖了,准备一死了之,也不用来找他。赵先生立马劝说他不要轻生,赶紧下山。王锋却答道“不用了,刚吃完100片药”,并发了张图片表明自己已经在山中了。 凭着这张图片和聊天记录,赵先生随即报警。这张像素并不高的山景图随即共享到了青城山后山景区管理处的工作群和后山农家乐业主群里。“各位快来辨认下,这个地方是什么方位?”两个群加起来有200号人,青城山后山景区管理处副处长刘宽发动所有人根据图片线索赶紧确定位置。而与此同时,王锋却不愿再接赵先生的电话,这自断联系的做法则让山下救援人员的心陡然绷紧…… 彻夜搜救 晚9点到凌晨1点半五龙沟方向 轻生者自发定位有误搜救无效 王锋到底在哪里?只凭一张王锋自拍的山景图,让“后山农家乐安全管理”微信群的村民也是一筹莫展。 直到晚上8点过才出现转机。此时,赵先生请王锋此前的女友给他打电话,王锋接了,并同意发来自己的定位,同时告知“手机快没电,身体也没劲了”。 “定位发来了,在泰安社区7组附近,搜救队立即出发,救护车在山下等候。”晚上9时许,在反复测算了路线和设计救援方案后,分为3组的12人搜救队出发了,都江堰市中医院的救护车也守候在了山脚下。搜救队员里,有熟悉当地地形的村民,有派出所干警,还有后山景区管理处的工作人员。刘宽介绍说,因为王锋自称吃了药,担心他有生命危险。搜救队带上了饮用水、攀登绳等设备,以备就地能实施救助。 搜救当晚下起小雨,山里的温度接近冰点。由于出发得匆忙,搜救队员们都没带上雨衣,只好打着手电冒雨上山。因为王锋的电话处于关机状态而无法联络,一路上只能靠呼喊以待回应。 3个半小时过去了,刘宽试着又给王锋打了一次电话,所幸打通了。电话里,王锋声音低沉,说话也有点迷迷糊糊。“王锋,你不要急,我们正在找你。你再仔细回忆下,你是怎么上山的?”刘宽安抚着他。“我没有经过泰安古镇,在售票口倒了右,经过了一个‘飞雨沟’。”王锋的回答,让刘宽意识到,他们搜救的方位相差太远了。虽然王锋坚称经过了“飞雨沟”,但大家判读应该是一个叫“飞泉沟”的地方。如果他没有经过泰安古镇,而是经过了飞泉沟,那么他并不在此前定位的泰安社区7组附近,而是在泰安社区2组附近。两个地方在不同方向的两条山沟里。这意味着,此前的搜救都是无效的。 凌晨1点半到5点通灵沟方向 发现轻生者上山痕迹搜救未果 “马上调整方向,往2组方向赶去。”刘宽召集了搜救队,又马不停蹄地重新赶路。此时,已是凌晨1点半钟了。 赶往2组通灵沟方向的同时,刘宽又一次和王锋通话。“我的手机快没电了,山里很冷。”王锋说。“这样办,兄弟,你身上带了打火机的话,就捡点柴火,点个火堆,注意不要引燃山火。然后你暂时把手机关了,我们拉起警报,如果你听见了,就赶紧来电话。”刘宽在电话中教王锋自救,王锋答应了。 搜救队一路急赶,经过了王锋描述的一座“木桥”,实际上是一座仿古桥,桥附近有一个还未修好的宾馆楼。“师傅,今天下午有没得一个男的往这边来?”守夜的师傅被搜救队叫了起来。“下午三四点钟,确实有人翻过去了。”守夜师傅告诉他们,翻过这个楼,后面有条小路通往山上。 正是在这条小路上,搜救队发现了王锋上山的痕迹。“本来原生的青苔,被踩坏了,都是新鲜的脚印。”在刘宽所示的当时视频中,记者看到,一条几乎无人通行的小道上,青苔被连续踩出了几个脚印。这些脚印,让搜救队加快了步子上山。 此时,微信群中仍在守候的人们也振奋了。有人提议用飞行器,看看山顶具体哪里有火堆方便救援;有人则回应,听到了搜救队沿途的警报声。 遗憾的是,上山之后,仍未搜寻到王锋,搜救队只好在凌晨4点50分撤退下山。“如果白天还是找不到人,就要请求专业救援队和消防部门的支援了。”4点55分,刘宽在朋友圈更新了一组图文:“兄弟,我们尽力在拯救你了。”刘宽说,队员们下山途中,心情格外紧张,不晓得王锋到底什么情况了。也许王锋不知道,此时山上山下尚有几百号人在为他担心。 虚惊一场 “冻了一夜后也想通了不想死了” 让人意外的是,5日早晨8点40分左右,在青城后山售票口附近,背着背包的王锋被村民发现。此前,搜救队把他的照片发到微信群,让大家留意救援。 理着整齐平头,背着双肩包,王锋表示自己身体无大碍,大概是因为“网购的安眠药”有点歪的关系。“在山上冻了一晚上,也想通了,不想死了,唉。”在青城后山景区管理处,王锋这样回答,他同时从背包里取出充电线,在管理处给手机充了会儿电。之后,他被送往青城山景区派出所做了笔录,自行离开。忙碌了一晚的村民们,各自回家开始了第二天的活计。刘宽和同事们则继续上班,其中一个同事因为在山上摔了跤,准了假回去休息。搜寻队的队员们几乎都因为淋了雨感冒了。 对话·轻生者 从山上下来10个小时后,王锋的电话开了机,并通过微信与记者进行了简短的交流。 你现在身体如何呢? 王锋:没事,谢谢关心,就是嗓子不舒服。 是因为吃了安眠药? 王锋:可能是因为山上烤火烤的。 当时真的吃了100颗药? 王锋:吃了90颗。 房子卖了? 王锋:还没卖掉,开发商没签字。 现在想通了吗? 王锋:嗯,其实每个人的爱不同,只是我爱的太深沉。其实按我的性格,死在女人身上是迟早的事,除非我不再爱。 接下来什么打算呢? 王锋:现在还不知道,我在外地上班,我先考虑两天吧。 对话·救援者 这是2017年刘宽参加的第一起山区寻人行动。在以往,平均一年的旺季,搜救队员寻找走掉的小孩或老人,要进山四到七次,寻找探险(不走游山道,擅自进入非游览区或原始森林)走失的人员,要进山三到五次。 这次救援的难度属于哪个等级? 刘宽:我觉得是中等吧。比较难的是上次搜救独自进山、腿又摔断的伤者。这次的难点在于,他的定位与实际所在的位置相差太远,耗费了很大的精力。同时,他在前面阶段又拒绝救援,不愿意接电话,还有就是在晚上。 如果游客迷路了,你们在搜寻中最需要游客如何配合? 刘宽:最理想的情况就是,保持手机畅通,能沟通所处环境和位置。前年我参与搜救了两个女生,在非游览道迷路了。所幸她们的手机是有电的,但是欠费了。我给她们充了50元话费,保持了通讯联络。 这次救援后,有何提醒? 刘宽:这次发动了后山全体的农家乐业主,大家都非常辛苦,幸好人(王锋)平安下来了。想说的是,希望广大游客要走游山道,带好小孩。不要进入非游山道,也不要擅自闯入非游览区域。 搜救·第二战场 后山农家乐微信群 上百人守候着这次生死救援 “后山农家乐安全管理”微信群,汇聚了青城后山所有农家乐业主,约130人全程守候此次救援,并随时准备着支援。 4日下午4点多,微信群召集人刘宽发布了一条群公告:“刚刚接到报警,有个小伙子在后山服了药。这是他发给朋友的他自杀地方的照片,请大家留意一下。他现在还活着,在求助。”随即,他将一张像素不高的山景图甩到了群里,并@了所有人。这一声“吼”,将大家聚拢来。 “如果他站得高,拍的会不会是陆某某的那排房子呢?”群友杨小姐抛出想法。“树的旁边有可能是索道桩子哦?他会不会走的是邓家停车场旁边小路上去的?”群友“温柔不是我的范儿”也发出猜测。杨小姐说,其实图片放大了后非常模糊,大家几乎是眯起眼睛在辨认,但因为多是土生土长的本地人,大家都凭经验在判断。 5日凌晨1点半,夜已经深了,当得知搜救队根据此前的手机定位图,白白耗费了近4个小时时,守候者中有人发出了质疑的声音:“感觉像是在耍人的,定位在7组,现在又说是2组。”不过,很快有群友出来安慰大家。群友何先生发言说:“这个人可能也真的遇到了迈不出去的坎吧,哪个人又没有几道坎要迈呢?” 凌晨2点过,搜救队为了让王锋节省手机电量,打开了警报器。群里还在坚守的人们,立即回应:“我听到警车的声音了,他(王锋)应该听得到。”刘宽说,当时搜救队的队员们,连水都没喝上一口。看见那么晚,群里还有人在陪他们守着,真的很暖。 5日上午10点,当王锋平安下山的消息传到群里,大家都松了一口气。群友“八月飘香”说:“由此看出我们后山的人是很有爱的。”一下子,此前群里的紧张气氛消散了,大家又恢复到了平日里邻居们的谈笑风生。

关注公众号:拾黑(shiheibook)了解更多

[广告]赞助链接:

选择AiDeep,让人工智能为你工作:http://www.aideep.com/
四季很好,只要有你,文娱排行榜:http://www.yaopaiming.com/
让资讯触达的更精准有趣:https://www.0xu.cn/

图库
关注网络尖刀微信公众号
随时掌握互联网精彩
赞助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