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子轻信来电显示号码被骗48万起诉运营商

热点 作者:邮箱投递 2014-06-12 02:57:24 阅读:122
昨天上午11时许,1小时40分钟的庭审结束了,74岁的杨叔走出广州天河区法院民事法庭,却没有松一口气。杨叔的背包里,有几张医院开具的药物清单。单据空白处,密密麻麻地写上了不同的时间、电话号码以及工号、人名等。   上了诈骗电话的当损失48万元的杨叔将某运营商告上法庭—— 作为一名高级工程师,杨叔大半辈子都在跟图纸、数字打交道,单据上的清秀字迹,记录了他被骗的经过。 去年10月底,杨叔被一群自称是上海市黄浦区公检机构人员骗去48万元——骗子的来电显示号码与查号台提供的信息相一致,让他的心理防线被攻破。 被骗后,杨叔消沉了近半年——怕丢人,怕成为别人的谈资。今年3月新快报关于全国人大代表陈伟才的一篇报道,促使他下决心举起法律武器,为自己维权。 他将维权的对象指向某运营商,理由是他与该运营商已签订服务协议,后者有义务为其提供准确、真实的来电显示号码。 昨日开庭,涉事运营商的广州分公司负责人到场应诉。全国人大代表、珠海格力电器副总裁陈伟才也前来旁听。“据我所掌握的资料,这是全国第一起用户因虚假来电显示被骗、诉讼运营商承担民事赔偿责任的案件。”陈伟才说,他希望能有更多的受害者能够像杨叔一样,站出来维权。 法院征求双方是否同意调解,被告当场接受,杨叔并未表态。 受骗经过 根据庭审材料和杨叔的讲述等,新快报记者还原了杨叔的被骗经过。 ●未领取的挂号信 2013年10月20日上午,一名自称是天河邮政局的女子打电话告知杨叔,有一封未领的挂号信。不想去排队领信的杨叔,让女子代为拆信,并随手拈来一张医药单准备记录。 “您有一张在上海违章的罚单,违章时间是2013年9月2日,车牌号是……罚单号……认定书编号……”女子说。 杨叔纳闷:“我当时都没去上海,在上海也没有车,怎么可能有罚单呢?” 女子征得杨叔同意后,为他转接罚单上预留的“上海市黄浦区公安分局”的电话进行核对。 ●经过核实的号码 电话很快接通了——“您好,我是上海市公安局黄浦分局的警官刘进成,我的工号是518937。” 一番沟通后,“刘警官”为杨叔查询了违章记录,并表示是一场误会。杨叔正要松口气,“刘警官”却严肃起来:“我查到你跟王国兴贪腐贩毒集团一案有关,这人贪了268万元,他供述有68万元转进了你的账户。” 杨叔紧张而又警觉:“我不相信。” “我们局的电话是021-63280123,你可致电查号台进行查询。”说完,“刘警官”就挂了电话。 杨叔立马拨打了查号台进行查询,发现号码属实。两三分钟后,“刘警官”又打来电话,来电显示号码与查号台提供的信息完全一致。 “我从这时候起开始相信他了。”杨叔说。 ●连环攻破的防线 “刘警官”告诉杨叔,这起案件事关重大,并把“经侦队长”也请了过来。随后,两名“警官”建议杨叔做进一步核实,把电话转接到了“上海市黄浦区检察院”。一名叫薛天一的“检察官”接了电话,并告知杨叔他的名字、手机号以及座机号。 回过神来的杨叔一一记下,连忙挂了电话,又打去查号台查询号码,发现号码并无出入。 过了一会儿,“检察院”的电话又响起,来电显示号码与杨叔查询得来的号码相同,“我的心理防线就这样被攻破了。”杨叔说。 在接来下来的一周里,杨叔朝九晚九均接到来自“上海市黄浦区检察院”打来的电话,督促其报备“每日行踪”,而他的48万元存款,也在这一周被他分多次转入“检察官”指定的账户中。 庭审交锋 来电信息怎样判断才准确? 原告:来电号码与查号台查询一致 被告:没有义务保证号码真实 杨叔反复提到,正是因为来电显示的号码与查号台提供的号码相一致,他才上了骗子的当。因此,在庭审现场,如何判断来电信息的准确与否,成为原被告争议的焦点。 原告提出,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电信条例》第五条规定,原告从1995年开始使用该运营商提供的来电显示服务,每月按时交纳服务费,应当享受后者提供的迅速、准确、安全的服务。 被告辩称,运营商为杨叔提供的所有来电显示服务,均符合《网间主叫号码的传送规范》等标准,也符合双方合同的约定,“并没有义务也没有能力去保证其原始号码是真实的”。 原告认为,杨叔作为消费者,没有能力也没有必要去追究原始号码的真实性,电话屏幕显示的连串数字,是用户判断来电号码真实与否的决定性因素。 被告则表示,判断来电号码的真实与否,不仅可以拨打查号台,也可以致电当地公安机关,或者拨打运营商提供的服务热线。 原告强调,骗子已经通过境外改号软件,将来电号码进行更改,即便使用多个渠道核实,也不一定能得出真实信息。 心路历程 “看到新快报的报道,我鼓起勇气去维权” 去年10月被骗,杨叔今年3月才报案。而令他做出诉讼决定的,是新快报一篇关于陈伟才呼吁拦截境外改号电话的报道。 新快报:什么时候才意识到自己被骗了? 杨叔:应该是把48万元都转走后吧。那一周,我整个人都很紧张,总是想,我是70多岁的人了,我这一辈子没犯什么大错,不要给人生留下污点。 新快报:被骗之后有什么行动? 杨叔:报了警。活了70多年,现在才被骗,觉得很沮丧、很纠结、很丢脸。当时也不敢跟家里人说,只跟两个要好的同学和我姐姐说过,怕成为大家的谈资。 新快报:后来为什么会提起诉讼? 杨叔:今年全国“两会”上,人大代表陈伟才在会上呼吁,要求各大运营商拦截境外网络改号电话防范电信诈骗。我在新快报上看到了这篇报道,一字不落地读了。想了一个晚上,第二天我给陈伟才写了封信。他给我打来电话,支持我去诉讼。 新快报:对胜诉的把握大吗? 杨叔:不好说。拿不拿得到赔偿是一回事,我现在站出来,是想唤醒广大市民的维权意识,在接到类似电话的时候,要多思考,更希望运营商们能够承担起它们应有的社会责任。 全国人大代表陈伟才: 希望更多人站出来维权 促使运营商从源头拦截 新快报讯 昨日,广东省人大也组织了多名全国人大代表前来天河区法院旁听此案的审理,其中包括全国人大代表、珠海格力电器副总裁陈伟才。 2010年起,陈伟才在全国“两会”上持续提出电信诈骗问题。陈伟才统计过,2013年全国共发生30多万起电信诈骗案件,涉案金额高达100亿元,其中90%都是通过境外网络改号实施的。陈伟才认为,基于目前的技术,运营商已具备拦截境外网络改号电话的能力。 “杨叔被骗的经过,跟绝大部分电信诈骗案件的手法是一模一样的。”陈伟才说,“据我所掌握的资料,这是全国第一起用户因虚假来电显示被骗、诉讼运营商承担民事赔偿责任的案件。”陈伟才表示非常关注案件的审理。 最后,他希望能有越来越多的人站出来,维护自己的权益,“使运营商能够从源头上拦截境外改号电话,让老百姓不再上当受骗”。

关注公众号:拾黑(shiheibook)了解更多

[广告]赞助链接:

选择AiDeep,让人工智能为你工作:http://www.aideep.com/
四季很好,只要有你,文娱排行榜:http://www.yaopaiming.com/
让资讯触达的更精准有趣:https://www.0xu.cn/

图库
关注网络尖刀微信公众号
随时掌握互联网精彩
赞助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