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在学校进行黑客技术教学和开放教育

业界 作者:邮箱投递 2015-02-22 11:48:43 阅读:122
不论你听到有关于黑客的什么流言,真相只有一个:他们在做一件非常伟大的事情探索。黑客是有活力、足智多谋并且有创造力的。他们深入研究事情的本源,指出应该如何去控制它们、改变它们。这份能研究出事情到底是如何工作的本领也让他们能想出更好地主意。 黑客 更重要的是,他们不在乎为了研究一个科学疑问犯相同的错误,目的就是要看看同样的错误会不会导致同样的结果。这就是黑客们不怕失败,不觉得失败是在浪费时间的原因,他们觉得每次失败都意味着会学到一些新的知识。这是社会进步的重要因素,也是我们需要将黑客精神引入学校的原因。 现在学校的领导们和家长们一直在阻止这件事情,这是因为他们还不真正地了解黑客。很多被称作“黑客”的人,尤其是那些被媒体称作“黑客”的人,或者是那些做了“黑客”的麻烦事的人,都不是真正的“黑客”。大多数只能算作是盗贼和骗子。 当你读到一条新闻:女学生攻击了脸书去骚扰一个同学,要相信你只是看到了一条哗众取宠的标题而已。黑客们知道真相只是一个女学生看到了她的同学输入了脸书的账号密码然后自己以他的账号密码登录了脸书。这意味着人们利用社交媒体不是因为害怕它带来的影响,学校的教育也会给这种事情带来实质性的改变。 黑客是一种研究事物的方法。你有过尝试一遍又一遍不同的方法去得到你想要的结果吗?你有过拆开一台机器或是一个设备去研究它是如何工作,由哪些部分组成,然后对一些部件进行改变去看看它是否还能进行别的工作吗?这才是黑客。你去探索你深入研究的事情,事物工作的原理,为的就是能真正掌握它,了解它,创造出更好的事物。 黑客是一个有经验的科学家,虽然有时候称作他们“疯狂的科学家”会更合适,因为他们不像真正的科学家一样根据假设去研究事物,而是跟从他们的直觉去做探究。不过这并不算一件坏事。许多有趣的事物被发现,被发明出来,不正是因为有人不按照现有的思想来做研究么? 举例说明下…… 一个数学家康托( Georg Cantor ),做出了一个关于无穷极限的假设,这个假设在业界引起了许多同行们的愤慨,他们说这个假设是数学界的“灾难”。 特斯拉( Nikola Tesla )是另一个整天想着“疯狂科学”的人,但是他比其他人对电的了解更多。他设计出了第一台用在交流电中的无刷电动机,并且以特斯拉效应和特斯拉线圈闻名于世。 伊格纳兹.塞麦尔维斯( Ignaz Philipp Semmelweis )指出了医生在治疗不同的病人时必须洗手以防交叉感染。他怀疑病人之间互相传染疾病是不是他的错,所以他决定在见过病人后认真洗手,确保病毒不会再传播。但是当时很有名气的研究病毒的科学组织和觉得洗手这件事太麻烦的医生们都极力地反对他。 直到网络时代的到来,它制造了太多的应用,系统,设备和程序。在网络中也是最容易就能发现黑客的存在。你完全可以说这是一个信息可以完全自由传播的地方,因为黑客们将它打造成了开放和自由的平台,这个平台也就能更适合黑客们。但是网络并不是唯一的平台。你可以在几乎生活中的每一个领域都找到黑客的身影,他们有一个共同点:他们花时间去学习事物是如何工作的,所以他们也就有能力去尝试新方法。这些黑客们不会像普通的设计者一样去看待事物,而是尽力去发现它的潜力,去把它变成新的东西。 也许你眼中的黑客就是入侵别人的电脑盗取账户的人。他们可以偷偷地读你的邮件,偷偷地打开你的电脑摄像头看你在家里做些什么。这些通通都不是事实。 有些黑客把网络安全看做是一种挑战,所以他们选择用“调戏”系统这种方式,实际上他们比网络的管理员和设计者想的还要更多。他们尽自己的全力去探索网络,到底哪里应该使用指令,用什么规则,和操作系统,外设,用户,管理员之间的操作关联。然后他们用不同的方式来获得他们想了解的。这样的一种黑客方式对让网络世界变得更安全,让科技变得更强大都十分有利。 不幸的是,有时候犯罪分子也会利用黑客技术去做一些违法的,破坏性的工作。这些人也就是你从新闻上知道的黑客们。一个黑客不会把其他人的账户信息放到大众媒体的页面上,或者获取别人的密码然后登陆他们的账户。这些都不算做黑客行为。黑客当然也不是下载脚本工具去攻击别人邮箱的人。他们都不算做黑客,只能是盗贼和骗子。 黑客行为本身是不违法的。至多不会超过扔一块石头的严重性。它完全取决于你的意图。如果你朝一个人扔了一块石头意图是伤害他,那么这就是犯罪。但如果你的意图不是伤害别人,但是确实有人因此受伤了,这未必是犯罪,不过你还是得为你的行为负责任并且赔偿损失。安全和开放科技协会组织( ISECOM )宣称黑客分析项目发现最多的黑客破坏行为源自于青少年,那些不是很有经验的黑客们意外毁掉别人的财产。这些道理他们的老师和家长们都告诉过他们,但是在网络中他们并没有这种意识。如果我们有在教他们黑客技术,我们也可以把责任心教给他们,把应该在探索别人的东西时怎么做。这样才会鼓励学生去用黑客技术探索研究他们自己拥有的东西。 禁止这种事情的办法就是给他们举例子说明哪些情况是违法的。有些黑客们甚至因为折腾他们自己的设备和电脑而受到了惩罚。尽管他们已经为这些东西付过钱拥有它们,但是毕竟它们还是不允许被拷贝或修改的。也有一些黑客们去折腾程序,音乐和电脑,他们已经为这些东西付过钱了,但是还是想在别的他们自己拥有的设备上使用他们,于是他们被检举了。特别是当他们还公开地和别人说自己这样子的想法。黑客们会发现任何一种他们买的非开源的软件如果被用来折腾都可能是违法行为,即使他们只是自己研究它们,只在自己的电脑上使用它们。这是因为你买来的东西还有版权,并且eula协议也说明了你不可以这么做。默认你在安装和使用这个产品时已经同意了这些条款,即使你根本没有找到这些条款,没有阅读条款。是的,这的确是一件卑鄙而不公平的事情。 但是有更多的理由去鼓励年轻人去研究探索。我们的教育是开放的。我们可以教导他们合法地进行探索,鼓励他们想得更多,更有灵感,更有好奇心,通过这些去做一个黑客。黑客的行为真正上是当你不知道一件东西是如何工作的时候去弄明白它的原理,去控制他们。 你为什么要这么做呢?去凭你所愿拥有一件东西,去做你真正想做的,去阻止别人破坏你拥有的东西,盗取你的想法绘画,文章,图片并传到别人的云端,还要被扣上“这是你的爱好”这种帽子。 作为一个黑客,你要发掘出你最感兴趣的东西。有时你买了产品,但是卖给你产品的那个公司会想方设法地要你不能修改它。你不能在别的地方使用它,不能用别的方法使用它。还会让你知晓这样一个事实-如果你把它破坏了,可没有人会帮你修理或者更换。这意味着探索你自己拥有的东西有时候甚至比让你自己做一个东西还要难,这样它们的产品就不让你折腾了。 也不像有些人想的那么可怕,这种方式还是有优点的,尤其是当你想要远离一些人,例如生产它们的公司,或者拥有你个人资料的市场调查公司。 总之,知道如何去做黑客做的事情会让你更加安全。对于许多人来说,安全就是把东西放在一个上了锁的地方,或者放在一个有报警器防火墙的地方。但是有时候这些保护措施也没有正常工作,这也就增加了你被攻击的风险,这些情况都是一个保护功能的措施不应该出现的。 像那些智能手机和有摄像头的平板里面的 Skype 程序,你就不知道它在后台做些什么。这就需要我们去从它这里抢回控制权。 读到这篇文章的教育工作者们也许开始想要交他们的学生们黑客知识了,当然有些东西还是要先明确的:做黑客并不容易。首先就有来自那些保守思想的阻力。学校的领导者们也必须和一些现实情况做斗争,比如说黑客行为在他们的州就是违法的,这样他们就必须寻找到开源的硬件和软件来把这件事变成合法的。当我们去教育学生什么去黑客,怎样去做黑客的事情时,语言是很难描述的。不断地练习和实践它们才是取得进步的好方法。 免费开放的组织,像黑客教育,这些地方可以在支持学生们的实践中,帮助学生们提高他们的技能,感觉和直觉。所以学生们也不容易做错事。不过做错事的可能性也只是这个实践过程的一部分,也不应该成为老师和学校传授黑客知识的阻碍。他们需要提前准备开放的资源和思想来支持学生们的努力。

关注公众号:拾黑(shiheibook)了解更多

[广告]赞助链接:

选择AiDeep,让人工智能为你工作:http://www.aideep.com/
四季很好,只要有你,文娱排行榜:http://www.yaopaiming.com/
让资讯触达的更精准有趣:https://www.0xu.cn/

关注网络尖刀微信公众号
随时掌握互联网精彩
赞助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