诬告这事,我们得好好聊聊

百家 作者:侠客岛 2019-11-18 13:50:53 阅读:481

各位岛友:


今年1月,十九届中央纪委三次全会上的工作报告谈及2019年主要任务时,明确提到:

制定纪律检查机关处理检举控告工作规则,保障党员权利,严肃查处诬告陷害行为。


临近年底,各地对严肃查处诬告陷害行为的要求落实得怎样呢?隔壁的“学习小组”查阅最近的纪检监察通报发现,各地确实查处了一些诬告行为。


近日,黑龙江省一名干部因恶意举报被曝光。据黑龙江省纪委监委通报,沾河林业局湿地管理局科研科科员赵鹏程捏造他人犯罪事实并张贴在街道路灯杆上。


按照相关规定,赵鹏程被给予行政拘留九日,罚款五百元,并被开除党籍。


今年9月份以来,黑龙江省已有8名党员干部因恶意举报被省纪委监委公开通报处分。


《四川日报》也于8月报道了一例恶意举报事件:在日常监督检查工作中,相关纪检监察室收到四川某房地产开发公司法人代表刘某某反映某区领导干预司法的信访件。


经查,刘某某因司法诉讼,在其开发的房产将被法院强制执行的情况下,以递交检举信的形式,捏造事实向省纪委监委诬告陷害该区领导干预司法,意图向党委及司法机关施压,达到阻止强制执行的个人目的。


经公安机关调查,刘某某对其诬告行为供认不讳。公安机关依法对其行政拘留三日。


“因叶建军故意不实举报,对交警部门执法工作带来严重负面影响,叶建军受到党内警告处分”


“因杨新建意图通过不实举报打击报复他人,实现个人目的,杨新建受到党内严重警告处分”……今年年初,新疆维吾尔自治区纪委监委也通报了5起恶意举报典型案例。



恶意举报一直存在,但随着这几年信息技术的发达,举报成本日渐降低,在正常举报之外,恶意举报也多了起来,给基层干部和监察机关都带来了困扰,已经成为了基层治理中的一大害。


恶意举报中,比较常见的是“谣言类举报”。有的举报者只是口头举报,并没有什么材料证明,往往是抱着怀疑的态度,反映的情况也不是太确定。


有的举报者捕风捉影式地搜集资料,整理出很多“黑”材料,但是这样的材料往往经不起推敲。比如整理一些人的只言片语、某时某刻的行为举止,甚至组织很多群众写联名信等。


这类举报者对自己的举报材料言之凿凿,已然把被举报人先视为坏人,声称不查不足以平民愤。


恶意举报行为对被诬告者造成的伤害最直接。被诬告者在得到澄清前难免被人指指点点,纵使身正不怕影子斜,也难免不自在、堵得慌。


如果放任恶意举报、乱告诬告不管,更会对政治生态造成重度污染,使清者难以自清且心灰意冷,令浊者浑水摸鱼并暗中得意。


另一方面,监察机关依照程序必须要受理任何举报,而且还要给举报者一定的反馈,要是举报者对监察机关的反馈不满意,他们还可以给一个差评,甚至可以向上级监察机关反映其不作为。


所以,对于监察机关而言,乱举报不仅增加了他们的工作负担,还影响了他们与基层干部的关系。


这一问题处理不好,也会给基层工作带来困扰。合理的举报能够为监察机关提供线索,但有的举报只能添乱。


如果告状的人越来越多,那么干活的人就会越来越少了。尤其是现在,告状几乎是零成本。告状者不论是否了解情况,甚至是基于谣传,都可以告状。



针对此类现象,中纪委机关报明确表态:

告状信满天飞,“花上八毛钱,折腾你一年”,必然会对有担当、敢作为的干部造成影响和干扰——


除了工作之外还要拿出大量精力防备“暗箭”“冷枪”,久而久之,冲劲十足的干部就会变得畏首畏尾,凡事都不敢得罪人,甚至转为“不求有功,但求无过”“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若干部有了这样的心态,何谈深化改革?何谈敢于斗争?何谈追梦圆梦?因此,对恶意举报、乱告诬告必须下大力气解决,否则后患无穷。


侠客岛联合学习小组推出讨论话题

你身边有恶意举报现象吗?

最后是怎么处理的?

你怎么看这事?

欢迎各位岛友扫描下图二维码

进入小程序参与讨论


侠客岛岛委会

2019年11月18日




关注公众号:拾黑(shiheibook)了解更多

[广告]赞助链接:

四季很好,只要有你,文娱排行榜:http://www.yaopaiming.com/
让资讯触达的更精准有趣:https://www.0xu.cn/

关注网络尖刀微信公众号
随时掌握互联网精彩
赞助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