泉州与京都,平行世界里的孪生姐妹

百家 作者:新周刊 2020-08-13 11:40:03 阅读:496


泉州老城区保存完好。/ 图虫创意

满城的庙宇宗社、对牛肉的情有独钟、不靠历史遗产吃饭、水乳交融的仙气与人间烟火,泉州与京都像是从未谋面的老友,一见如故。
7月,本该是泉州这座低调的城市大放异彩之时。
 
如果没有这次疫情,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第44届世界遗产大会7月在福州进行。作为今年中国唯一申报的项目,“泉州:宋元中国世界海洋商贸中心”应该会不出意外地成为中国第56项世界遗产。
 
常年淹没在名声在外的邻居福州和厦门之间,这座”一生至少要去一次”的城市又进入到人们的视野。
 
人们往往都将西安或者洛阳和日本京都联系起来。
 
但骨子里,泉州和京都,这两座平常人无论如何不会联系起来的城市,才最为相似。 

如果让一个京都人生活在泉州,他大概会惊讶于泉州和京都的相似,以至于恍惚间萌生上辈子在此度过的错觉。
 
它们都有一个光辉的过往。
 
一个曾是“世界第一大港”,古代海上丝绸之路的起点,马可•波罗笔下的“光明之城”。


阳光洒在泉州老城区上。/ 图虫创意


一个是“千年古都”,自平安王朝到明治维新这千年间来一直担任日本的首都。


京都历史遗迹是京都过去辉煌的见证。/ pexels

 
岁月流转,兴衰荣辱,在与时间顽抗之后,留下最自然、古朴、鲜活、明亮的历史碎片,散落在城市的各个角落,散落在万家灯火中。
 
满城的庙宇宗社、对牛肉的情有独钟、不靠历史遗产吃饭、水乳交融的仙气与人间烟火,泉州与京都像是从未谋面的老友,一见如故。

三步一古迹,五步一庙宇
 
无论泉州还是京都,从来都不缺历史留下的痕迹。
 
1994年,京都17座庙宇,神社以及城堡以“古都京都的文化财产”的名义被整体列入世界文化遗产。
 
今年,包含22处遗产点的“泉州:宋元中国的世界海洋商贸中心”成为中国唯一一项申遗项目。


泉州22处遗产点分布地图以及名录 / 泉州申遗官网

 
以京都、泉州之名整体申遗的背后是殷实的家底,丰厚的沉淀,更是对自身文化历史底蕴的自信。
 
与京都遍布城市每个角落的寺庙、神社、花园、古堡、街巷、馆子相似,泉州城的地图上,寺庙、造像、窑址、古塔、石刻、古桥梁和码头纷纷点点散落其间,像是地质的断层,错落有致,层叠分明地诉说着城市的古今流变。
 
生于京都的著名哲学家鹫田清一在《京都人生》当中谈到“有三样东西存在于京都老城,一个是古树,一个是宗教设施,一个是寥落街区”。这些都是世界敞着开口的缝隙,使我们想象另一个世界。
 
泉州也同样如此。
 
合抱粗古树,千百年的榕树、菩提树、樟树静静伫立在泉州城的各个角落。在穿越时空的绿意中,将我们短暂的一生包含在它的时间之内,在一个更广的时间尺度中庇荫着不同信仰的泉州人以及海外商贾。


片来源图虫创意


寺庙萦绕在参天古树的绿意中。/ 微博


绿意的庇荫下,恐怕没有哪座城市像泉州或者京都一样拥有如此众多幽静的古刹与宗庙。
 
据统计,京都的寺庙数量为1681座,神社数量为812座。
 
无论是外表好似披着金箔、倒影里虚实相虚、意犹未尽的金阁寺;春天樱花盛开、秋天红叶似火、四季朝拜者不断的清水寺;有着日本最大大门、最大巨钟的知恩院;还是网红“千本鸟居”的伏见稻荷大社,这些走过历史年轮的寺庙,深藏在静谧与绿意中,将京都的过往娓娓道来。


京都-外表好似披着金箔,倒影里虚实相虚,意犹未尽的金阁寺。/ pexels


京都-春天樱花,秋天红叶似火,四季朝拜者不断的清水寺。/ pexels


京都-有着日本最大大门、最大巨钟的知恩院。


京都-网红“千本鸟居”的伏见稻荷大社。/ pexels

 
三步一庙宇,五步一佛堂。泉州号称“宗教博物馆”,上千座散落的庙宇佛堂香火不断,护佑着泉州人的精神世界以及泉州城的灵魂。 

始建于唐代的开元寺,中国现存最古老的伊斯兰教寺清净寺,世界现存唯一摩尼教寺庙遗址,祭祀真武大帝的道教庙宇,儒家祭祀建筑文庙组群,祭祀海神妈祖的天后宫,百余年历史的基督教泉南堂,它们见证着文明的和谐共处,述说着厚重的历史。


朱熹的“此地古城佛国,满街都是圣人”仍然悬挂在开元寺的天王殿上。/ 航拍中国截图


承天寺规模仅次于开元寺,为闽南三大丛林之一。/ 微博@遗产君


始建于宋代的道教庙宇-关岳庙 /微博@遗产君


清净寺是阿拉伯穆斯林在中国创建的现存最古老的伊斯兰教寺。

 
伊斯兰教、佛教、摩尼教(明教)、景教、基督教、天主教、道教、儒家还有妈祖的民间信仰,它们的气息氤氲交融在泉州城的上空,熏陶哺育着世世代代的泉州人,在超脱的价值观和世界“外部”中审视自己的心灵。


多种不同宗教文明在泉州共融。


更不要说邻里街巷的氏族闽南宗祠。青石红砖、白壁黛瓦、斗拱举天、重檐如画间,礼节繁缛、三纲五常、家训族规,从未变过。
 
一砖一瓦,一宗祠,一家谱,默默维系着泉州人的家常里短,也守护着家族的灵魂。与海洋打交道千百年的泉州人,再远行,根仍在。
 
半城烟火半城仙
 
一墙之隔,墙内通往世界的“外部”,墙外则是日常的喧嚣与市井气息。在泉州与京都这里,仙气和烟火从来都是交融的。 

墙内,在穿越时空的绿意中合掌祈愿,眺望枯山水庭院。墙外,穿梭在神社寺庙四周的小巷弄里,点一份铁板煎饼,吃一碗庶民拉面,在书店里与文字的美丽邂逅,逛一逛手作市集和零碎小物的店铺,逛累了又到茶屋、形色各异的咖啡馆里坐坐。

京都巷道的日常。


夜幕之时,在鸭川边上小憩。在沿岸店铺门前灯笼的点缀下,沉醉在日落的余晖,回味一天的人与事,这便是京都的日常。


鸭川的静谧。 


泉州也是如此,庙宇古物之间,俯拾即是生活。在泉州,人间烟火与历史之间从来都是一体的,丝毫没有距离感,完美糅合在一起。


泉州开元寺旁热闹的街市。/ 图虫创意


泉州籍作家蔡崇达说:“感动我的是,会是走在泉州石头巷子突然听到随便哪户人家里飘出的悲戚的南音,会是十五佛生日的时候,整个城市家家户户在门口摆上供品烧上香齐声祈祷平安。”
 
清晨,伴着开元寺的梵音缭绕与香火气息,在一墙之隔的西街上,用一碗拌着醋肉、卤味、海味的面线糊开始新的一天。


面线糊可以选择的配料玲琅满目。

 
午后,市井小吃,花街闹市隔着庙宇门前的小路林立。沿着红色砖石和青石板路,穿梭在西街、花巷、金鱼巷、胭脂巷、水门巷这些老巷道。熙熙攘攘,电动车、小摩托不时从身旁擦肩而过。

抬头望去,闽南厝、洋楼、骑楼、朴素的民居这些风格、样式混搭的建筑竟这样和谐共处,房子里的小食店、手工店、茶馆、民居守护着泉州人的市井生活。
 
无论异域,闽南还是时尚,在泉州人的思想中并不矛盾。一代代的的泉州人,身体力行,以对立统一的态度,实践他们理解中的美好生活。这种生活,表达了一种对于延续传统与接纳异域文明的双重期盼。 

黄昏时分,夕阳洒在红瓦燕尾脊还有缓步的行人上,伴着街上初亮的灯笼,人们尽情地舒展着慵懒与惬意,老人在自家门前的矮凳上乘凉攀谈。到茶馆小憩,品一壶茗茶,看一出提线木偶戏,听听南音,泉州人的一天就这么过去了。
 
城,景,生活,在泉州和京都从来都是一体的。
 
一口肉里的大世界 

令很多人意想不到,京都和泉州都对牛肉情有独钟。 



要说日本哪里最爱吃牛肉?那一定是京都。京都人说吃肉就是默认吃牛肉。 

明治政府解禁之后,开放的京都人很快接受了来自欧美的“洋食”,并迅速将其本土化,找到最日本的料理方式。


京都牛肉铁板烧。

 
京都的地理位置对于京都牛肉料理的发展也功不可没。京都位于日本三大和牛(松阪牛、近江牛、神户牛)产地的正中心,在保鲜技术匮乏,交通运输不便的古时候,京都占尽地利。
 
没有吃上一顿京都牛肉不算来过京都。
 
牛肉同样可以涵盖泉州人的一日三餐。牛排、牛肉羹、牛杂、牛肚、牛百叶、牛鞭、牛尾、牛舌、牛控块,品类之丰富,大快朵颐。


一碗牛肉羹汤稠味浓,香而不腻。

 
泉州吃牛肉之盛行,随便一条巷道,转身之处便能见到牛肉档。
 
其中一个原因是,如今大多数泉州人的祖先并非土著闽南越人,而是来自中原地区,根在河洛。因此喜食面食,喜食牛肉。
 
更重要的是,泉州人爱吃牛肉受外来文化的影响。来到泉州从事贸易的阿拉伯人、蒙古人、波斯人、回族人带来了这一全新的饮食习惯,撒上一把来自东南亚的咖喱,配上本土料理方法,又是泉州兼容并包的海洋文化在生活中嵌入的鲜活印记,伴随着世世代代泉州人的一日三餐。



州牛排汇聚多种饮食文化。/ 美味泉州截图


一口牛肉,在味蕾的享受中,多种文明在舌尖碰撞,是开放、互通与多元的世界观在日常生活的最好投射。 
 
不以旅游自居的旅游城市
 
京都学者梅棹忠夫曾说:“京都并不是旅游城市,这么多人光靠旅游吃不上饭。”
 
尽管坐拥丰富的文化旅游资源,泉州和京都却不靠历史遗产吃饭。


京都塔的夜色展现出京都的摩登和现代。/ Pixabay


也许另很多人感到意外的是,京都旅游收入仅占经济生产总值的一小部分,根据《京都未来旅游振兴计划2020》,京都如今旅游收入依然仅占10%左右。


从图中可以看出,京都制造业在经济结构中占比最大,也高于制造业在日本全国经济结构中的占比。/ 京都政府官网
 
京都一直是典型的工业城市,是日本重要的工业都市,纺织,陶瓷、酿酒、漆器等传统产业与电机、运输机械、出版印刷、精密机械等新兴产业并驾齐驱。
 
与此同时,京都的电子产业在日本也占据重要一席之地,岛津制作所、堀场制作所、京瓷、欧姆龙、日本电产、村田制作所、罗姆电子、任天堂等知名企业的总部都设在京都。


任天堂是京都电子产业的代表。/ Pixabay
 
同样令许多人意想不到的是,福建省经济体量最大的不是福州,不是厦门,而是低调的泉州。
 
作为福建省连续22年的经济“第一城”,泉州GDP总量一直领先资源更具优势的省会城市福州,也几乎是另一知名度更高的“网红”城市厦门的两倍。


泉州的GDP规模一直位于全国前列,甚至高于东莞,离“万亿俱乐部”一步之遥。/ 中指研究院

尽管泉州旅游资源丰富,但泉州的工业基础雄厚,制造业仍然是主角。以2018年为例,泉州第一、二、三产业之比为2.4:57.7:39.9.,第二产业仍然占据了绝对优势。
 
与福州重大型企业、厦门重第三产业不同的是,泉州经济由无数中小型企业“百川汇海”而成。泉州民营企业撑起了不止半边天,而是“十分天下有其九”。民营经济已经成了泉州的代名词。
 
在海洋文化的熏陶下,“爱拼才会赢”早已流淌在泉州人的血液里,加上亲帮亲、邻带邻、抱团发展的民间凝聚力,泉州在纺织服装、鞋业、建材家居、卫浴等产业迅速发展,形成一县为主、多县分布、成龙配套的产业集群,发展出强大的县域经济实力。
 
匹克、安踏、361度、特步、富贵鸟、利郎、七匹狼、九牧洁具、达利食品这些耳熟能详的品牌无一不是出自泉州。

中国知名运动休闲服装十有八九出自泉州。

 
只有经济多元发展,不过分依赖单一产业,才能在向前的道路中走得从容。
 
下一个“网红”城市?
 
也许是曾经都有着光辉的过往,又经历了失焦后的失落感,起伏之间,两座城市在向前发展的过程中多了从容与淡定。在发展过程中,京都和泉州都最大程度地保护了老城区的肌理。
 
在这两座城市世世代代生活的人在书写历史,历史也在滋养着他们的灵魂,对历史与传统的敬畏已经融入到他们的血液当中。
 
作为早期接触外部世界的窗口,京都与泉州长久以来对异域文化秉持开放与包容,这使两座城市在时代的波涛面前乘风破浪。
 
这也许就是泉州与京都“惊人相似”的原因。
 
随着申遗的进行,越来越多镁光灯聚焦在泉州身上,一向低调的泉州也来到一个新的十字路口。
 
许多人不免担忧,未来的泉州是否会变成下一个“网红城市”,是否会在“网红化”中迷失自我?
 
其实“网红”与否并不重要,京都从成功申遗到现在已经过去26年。数十年来,京都这座全球最具知名度的“网红”城市,常年游人络绎不绝,却本色依旧,魅力不减。
 
最重要的还是如何把握好历史遗迹与生活之间的尺度。

城市的发展,步履不停,散落在城中的历史遗迹,不应被当作博物馆里的宝贝、远远端详,它们和城中人一样,渴望被身处的古城激活、点亮。
 
“城市的崩坏首先是生活者活动的解体,继而是生活者内在层面的解体。”
 
只有城市的生活与历史遗迹水乳交融,真正以人的生活为最大尺度,才能永葆千年古城的真诚、多元与生命力。
 
 穷游•最世界丨《京都漫步》
 鹫田清一丨《京都人生》
 地道风物丨为什么我们不懂泉州?
 那一座城丨泉州:这颜值,这气质,简直是800年来最闷骚的城市
 《茶街庙—泉州城乡人文区位考察与探讨》


✎作者 |  致杭
欢迎分享到朋友圈
未经许可禁止转载
广告合作请联系微信号:xzk96818

微信更改推送规则,点击【在看】【星标】
在每一篇推送里,与新周刊及时相遇
推 荐 阅 读
点 击 图 片 即 可 阅 读 全 文


你一辈子都不愿进的工厂,

是村小孩子的人生理想


北上广没有眼泪,但深圳没有烧烤摊


撞脸各式豪车的众泰,快把自己撞没了


别天真了,没有一个小散能在股市乘风破浪

关注公众号:拾黑(shiheibook)了解更多

[广告]赞助链接:

四季很好,只要有你,文娱排行榜:http://www.yaopaiming.com/
让资讯触达的更精准有趣:https://www.0xu.cn/

图库
关注网络尖刀微信公众号
随时掌握互联网精彩
赞助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