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城千县万村调研行|洛阳三合村脱贫:一年几万人来旅游写生

百家 作者:澎湃新闻 2020-10-25 13:36:30 阅读:665

2020年7月,河南省洛阳市嵩县黄庄乡三合村溅水店组、小黑沟组、秋盘组的所有农户,就支持三合村建设发展签名、摁指印。大家纷纷表态,除去院里的东西,院外的东西如果因建设发展需要拆毁,无条件支持。

这种态度,缘自三合村这四年来的巨变——

2016年,三合村还是闭塞偏远的深度贫困村,现在,却是远近闻名的“手绘小镇”。由返乡创业青年冯亚珂带动,当地政府支持培育的写生基地产业,使三合村山清水秀、恬淡宁静、古朴自然的原生态古村落景观,得到充分利用。曾经的“瓶颈”变成“杠杆”,撬动了三合村的蓬勃发展。

绿水青山中的三合村。

10月23日,已是三合村党支部副书记、洛阳市人大代表的冯亚珂告诉澎湃新闻,截至目前,今年有6万人来旅游和写生。但受疫情影响,其中写生学生只有1万。好的趋势是,最近,陆续有画室、培训班来村投资,这对提升此前只依靠村委会和农户投资的写生基地食宿配套规模、品质问题,是个利好。

“有的艺术学校一个团就2000人,你只有600张床怎么接?”冯亚珂说。

如今,利用“手绘小镇”的人气,三合村规划了文创写生核心区、社会实践互动区、康养民宿度假区、农业观光体验区等。一副新的蓝图,正在绘就。

老汉当模特,打造“写生小课堂”增强竞争力

从嵩县县城驱车到三合村,行程31公里,要经过一段沿汝河而建的208国道。途中,许多村庄和三合村一样,夹河而居。当车驶进三合村,用圆木茅草建成的“手绘小镇”牌楼、用砖瓦石设计的别致文化墙、经过改造的有徽派风格的民居和宾馆,在绿水青山的映衬下,让人眼前一亮。

三合村国道旁经过改造的民居。

在三合村豆腐店组,澎湃新闻看到,许多民居外立面装修别致,还有用老土坯房改造的民宿。“不敢想象俺村能发展成这样。”10月23日,六旬老汉张星立在自家“写生小课堂”里,对澎湃新闻感叹说。

别致的文化墙和农家宾馆。

“写生小课堂”约10平方米,屋里摆着一张旧木椅和十多张小木凳,墙上挂着一圈写生学生的作品。张星立介绍,因为穷,他一直未能成家。“手绘小镇”发展起来后,以前连“写生”什么意思都不知道的他,成了“模特”。

“坐30分钟,就能赚50元。”2019年学生最多时,老汉一个月赚了七八百。

今年7月,张星立腾出2017年村里危房改造给自己盖的两间平房中的一间,专门设置成“写生小课堂”——村里农户做“模特”,多是随便找个地搬张椅一坐。村民戏言,张星立设置“写生小课堂”,是为拉客“增加竞争力”。

当上模特的老汉张星立,还在准备申请入党。新闻记者 段彦超 图

张星立告诉澎湃新闻,以前,每天要为生活奔忙,精神状态很差。精准扶贫实施后,他享受了很多政策,加上当“模特”,感觉生活有了动力。

学生们正在古民居写生。

四年前,三合村还是另一番景象。

嵩县是河南省4个深度贫困县之一,三合村辖16个村民组,共415户1408人,“一沟十八岔、岔岔有人家”。全村建档立卡贫困户133户383人,贫困发生率27.2%。脱贫攻坚战打响后,三合村依托乡土风貌,盘活绿水青山,用一支小画笔“画出”了脱贫路。2018年整村脱贫,贫困发生率下降到1.19%。

依托写生基地的萌芽和发展,三合村先后成立乡村旅游服务合作社等5个合作社,流转土地240亩,集中旧土房等资源,修缮古村落,复建豆腐坊、织布坊、石磨坊等传统手工作坊,新建改造25户农家宾馆,与30余所大专院校和50多家美术培训机构签约。2019年写生基地接待学生达3万人。

村民的生产生活,也随之改变。过去外出打工没门路,现在家门口就有钱挣,昔日的“放羊倌”、“养蜂匠”纷纷变身“触网”,成了“贩羊商”和“新网红”,一些贫困群众当起了人体模特、半天收入50元。

57岁的李麦楼,2019年投资10多万元,将自家改造成宾馆,三间房共11张床位。2019年5月开业后,半年收入3万多元。她笑言,自己学会了“灵活应用”。“如果游客来吃饭,盛主食的碗,就用普通大小的碗,如果是路过的农民工,就用大碗,不够吃还可以加。”

10月23日中午,6名游客在她家吃了手工捞面条,每碗10元,收入60元。她没有菜谱,都是用时节菜,就地取材。许多时候,她问饭做得还行不,游客都说“中、中”。在她看来,“这都是游客担待、照顾”。

从“毁棵树都要赔钱”,到签字支持求发展

三合村写生基地的萌发,始自返乡创业青年冯亚珂。

今年33岁的冯亚珂,对三合村曾经的贫穷记忆尤深。他告诉澎湃新闻,小时候,许多村民冬天手被冻裂,却连1元钱的雪花膏都舍不得买。读大学后,他发现乡亲们的眼神,朴实,却像看不到希望的深渊。

读初中时,冯亚珂在一场美术比赛中获奖,与绘画结缘。2009年,从洛阳师范学院美术系毕业后,他入了伍。2011年转业后,到郑州创业,办起美术培训班。2016年初,他依然决心返乡创业——多年前外出写生时,他就觉得:老家是被青山绿水环绕的豫西古村落,肯定也能搞写生基地。

“当时,没想把它做成一个产业,就是想自己先做。”返乡后,冯亚珂举债100多万,建起100多张床位的写生客栈。2016年7月开业后,很快有培训机构先后安排数百名学生来写生。他意识到,这事成了。

当年暑假,从大巴上下来的一群群学生,惊到了来村考察的黄庄乡党委书记石胜军。冯亚珂汇报后,乡里提出,把写生基地做成产业、打造“手绘小镇”、助力脱贫攻坚。冯亚珂很惊喜,“我只能说很欣慰,自己赶上了这个时代”。

经过改造的豆腐店组民居外墙面。

2017年春,黄庄乡在三合村成立指挥部。建造牌楼、文化墙,将国道两旁民居改造成宾馆,装修豆腐店组民居、提升环境。

在最初,并非一番风顺。村民们习惯了“望天收,求温饱”,为说服村民参与投资,改建宾馆,村里组织开了十几次会,都没结果。最后,村里拉着村民代表到信阳郝堂、孟津卫坡等特色村参观,才使村民们动了心。

经过数月赶工,2017年暑假,“手绘小镇”顺利开业。当年,就接待写生学生3000人。4户农家宾馆,短短几个月,就赚到两万多元。看到别人尝到甜头,许多村民纷纷跟进。三合村的写生产业,开始蓬勃发展。

“2019年,来旅游和写生的有5万人,其中写生学生3万人。”冯亚珂说。

思路一变天地宽。2018年,三合村顺利脱贫。

2018、2019年,河南省委书记王国生、洛阳市委书记李亚,先后到三合村视察、点赞。今年6月30日,已任村党支部副书记,还被选为洛阳市人大代表的冯亚珂,作为基层党员代表,在省委理论学习中心组集体学习活动中发言。

如今,三合村的农家宾馆,已由4户发展到25户;村里投资建设的写生餐厅、民房改建的民宿,也越来越火;村民们的精神面貌,也更加自信……

围绕利用写生基地的人气,三合村还规划了文创写生区、社会实践互动区、康养民宿度假区、农业观光体验区等。一副新蓝图,正在绘就。

三合村党支部书记吴松生告诉澎湃新闻,该村朱家坡组思想灵活,早些年不少村民外出经商,已在外定居,当地有“朱家坡小伙不用相(亲)”的说法。今年4月,趁清明节回乡祭扫,朱家坡组农户纷纷签字、摁指印,承诺自愿为拓宽进组道路捐款、支持三合村建设发展。捐款多少,视经济情况和个人意愿。

吴松生介绍,目前,两公里长的进组道路,已从3.5米宽,拓宽到5米,花费的20万元,全是捐款。下一步水泥路面铺设,还要争取政府资金。

今年7月,溅水店组、小黑沟组、秋盘组农户,效仿朱家坡组,签名、摁指印表态,除院里的东西,院外的东西如因发展建设需要拆毁,无条件支持。

“以前毁一棵树,可能都得赔钱。”吴松生笑言。

疫情下却有新趋势,蝴蝶效应已经显现

10月23日下午,冯亚珂接到通知,洛阳市推举其参加“出彩河南人”评选。

“荣誉越大,责任越重。”冯亚珂介绍,截至目前,今年到村旅游和写生的有6万人,但受疫情影响,其中写生学生只有1万人。而且,因外地疫情反复,近期,学校和培训班都不敢组织学生出来。相比游客,写生学生最短待7天,长的待20天,消费比游客高。来写生学生人数的减少,村民们的收入也受到影响。

不过,在冯亚珂看来,市场是很大的,疫情总会过去。如今的画画培训,已经程序化、市场化,选择写生基地,要考虑风景,接待、服务能力也非常重要。2017年、2018年,就出现过宣传后爆满,大巴到了却无法接待的情况。

现在,冯亚珂考虑更多的,是提升三合村的接待、服务能力。

“有的艺术学校一个团就2000人,你只有600张床怎么敢接?”冯亚珂说,而且,全村600张床位,其中一些还需改造提升。这意味着村民要继续投资。

冯亚珂认为,如果接待能力达到2000人,就可以组织专职营销团队。等疫情过去,三合村“会一下子爆火”。如果不能,只能慢慢引导,爆火可能需要三四年。其好处,是能避免快速发展带来的细节问题。

澎湃新闻看到,三合村豆腐店组,一套旧土房四合院正在装修,改造为民宿。负责人说,他们是洛阳市千与美学培训班的,旧土房是从村委会租的。计划改建好后,作为培训班的暑期写生基地,其余时间可以托管出去。

其介绍,培训班有七八十名学生(4~12岁),民宿改好后,能住10个孩子。

“7月份,我带学生来写生过,最后决定在这里投资。”该负责人说,城市孩子太缺乏自然体验和生存技能,有的连花生长在地下都不知道。“孩子们看到啥都觉得惊奇,连我烧灶做饭,都能围着看几十分钟。”

目前,已有多家外地画室、培训班到三合村投资。在冯亚珂买断经营权的附近一个废弃村庄,也有3家画室投资的民宿正在改建。冯亚珂计划将该村庄打造成“画家基地”,类似“中央艺术区”的概念:民宿建成后,画室可以邀请全国知名画家住在这里创作,免费食宿。走时,留下几幅画即可。

留下的画,可以在“画家基地”展览、拍卖。

“这些画室投资的民宿,要托管给我们经营,双方共享利润。”冯亚珂认为,“画家基地”也是资源对接、专业交流的平台,能推动“手绘小镇”发展。

冯亚珂还在招商,希望建设一定规模和档次的客栈,村民可以宅基地入股。

“方向肯定没错。”在冯亚珂看来,写生基地是基础,是文化发展主线,后期发展好了,利用人气将手绘小镇做成一个品牌,能干的事情就太多了。“比如食品厂。现在,我们正在研究豆腐汤,像方便面那种,一泡就能吃。”

事实上,写生基地的蝴蝶效应,早已显现。

前些年,1989年出生的高彪,在村里办起素质拓展基地,创办了汝河漂流项目,生意越来越好。今年4月,冯亚珂注册了“手绘小镇”商标。陆续设计、生产、上线柿子醋、辣椒酱、粉条、花生油、菜籽油等特色手工作坊农产品。截止目前,网上营业额已达100多万,“而且产品已不局限于三合村”。

关注公众号:拾黑(shiheibook)了解更多

[广告]赞助链接:

四季很好,只要有你,文娱排行榜:http://www.yaopaiming.com/
让资讯触达的更精准有趣:https://www.0xu.cn/

图库
关注网络尖刀微信公众号
随时掌握互联网精彩
赞助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