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析】出售荣耀,华为战略大撤退的关键标志?(旧文重发)

百家 作者:OFweek 2020-11-17 22:51:19 阅读:392

按:11月17日,华为出售荣耀品牌业务的消息刷爆科技圈,这对华为来说意味着什么?背后可能有什么样的考量?早在1个月前,相关消息刚传出时,笔者就写了一篇分析文章,现在看来,很多分析并不过时,结合当前新情况,略作调整,少数几处调整部分加括号内容以标注,请读者品鉴。


10月14日,据路透社引述消息人士称,华为正在与神州数码(目前,已证实与神州数码无关,有趣的是,它的股价也因「无关」而大跌)及其他竞购方谈判,以求出售荣耀手机业务的一部分,据称交易价格可能高达37亿美元(约250亿元人民币)。消息称出售内容可能包括荣耀品牌、研发能力以及相关的供应链管理业务。除神州数码外,其他潜在买家还包括TCL和小米。


图片来自OFweek维科网



出售荣耀 或可带来多赢局面

这印证了天风证券知名分析师郭明錤在其最新报告中的分析——华为可能出于规避美国制裁及回收资金等理由,出售荣耀手机业务。


报道称,美国制裁让华为陷入困境,华为为此重新设置其优先事项,出售荣耀手机业务有助于华为专注于其高端的华为手机业务,荣耀品牌出于对性价比的偏重,给华为带来的利润显然更低。神州数码据信已成为竞购队伍中的领先者,它是荣耀手机的主要分销商。(如前,与神州数码无关)


郭明志表示,出售荣耀手机业务将是荣耀供应商和中国电子行业的多赢


据Canalys数据显示,荣耀手机二季度销量为1460万部,占华为同期5580万部手机销量中的26%。一位知情人士表示荣耀去年的净利润不到50亿元人民币,收入则约为700-800亿元人民币。


对于出售/竞购传闻,华为不予置评,神州数码和小米没有回应置评请求,TCL否认了。



华为官方与各路粉丝们的挣扎


荣耀手机业务若果真被出售,对于华为而言,必然将是一个非常标志性的事件。笔者把它理解为华为在制裁困局下战略大撤退的的关键标志之一


面对美国「极限施压」式的制裁,华为着实承受了难以承受之重。


尤记得2019年5月15日,华为甫被美国商务部列入「实体清单」,5月19日,任正非就表示「美国的限制对华为的影响很小」,海思总裁何庭波甚至发表了致全体员工的一封信,宣布了轰动一时的「备胎转正」计划


今天,命运的年轮转到这个极限而黑暗的时刻,超级大国毫不留情地中断全球合作的技术与产业体系,做出了最疯狂的决定在毫无依据的条件下,把华为公司放入了实体名单。


今天,是历史的选择,所有我们曾经打造的备胎,一夜之间全部转「正」……


确保了公司大部分产品的战略安全,大部分产品的连续供应。


「备胎转正」计划沸腾一时,但今日重新回头审视,似乎难见「备胎」们为华为撑起一片天,「去美化」策略重点功臣,似乎更多还是日韩台等非美系替代品们


「实体清单」制裁延宕至今年9月15日,终于达到了所谓的「极限施压」,这期间,虽然多次临时许可证6次延期,但Google的安卓正式授权、ARM的架构、台积电的代工、芯片设计软件……乃至第三方芯片的购买都一步步地被切断,剩下的只是英特尔和AMD的PC芯片等少数领域得以申请到许可证继续供应。


这期间,华为和各路粉丝们一次次不甘心地或尝试绕道避芒、或「传谣」为华为沸腾续命。在华为来说,为了企业生存和发展,尝试各种方式走出困局大体上无可厚非。而对于后者来说,不管是早期承自华为官方的「备胎转正」还是后来上位的「塔山计划」「南泥湾计划」传闻(对相关内容不了解的朋友,请翻到文末了解相关事件),其实都无助于华为真正走出供应链被切断的困境。



华为战略大撤退的关键标志?


回答这个问题,可以回顾一下过去。被「实体清单」这近一年半来,华为其实已数次「撤退」。


例如,2019年6月3日,媒体报道了亨通光电收购华为海洋网络(香港)有限公司51%股权的消息,当时业界就有分析表示,华为的「战略退却」或将从退出海缆市场开始


成立于2008年1月的华为海洋,本是华为和全球海事系统有限公司联合成立的合资公司,华为占股51%。资料显示,截止2018年,华为海洋建设的海缆长度超过五万公里,在全球的市场占有率超过15%,在行业内排名全球前四。


出售华为海洋股价,从海底光缆领域投身而退,对于华为来说,或是试图打消美国政府对于其支配基础通信网络担忧的一种回应


又比如,面对自身在澳大利亚市场的不再受欢迎,华为也选择了从澳大利亚市场撤退。2020年9月22日消息,华为澳大利亚子公司表示,将继续削减在澳大利亚的员工数量和投资。澳大利亚在2018年以国家安全风险为由宣布了禁止华为为其5G网络提供设备。


华为澳大利亚子公司人员发表的声明称:「……我们在澳大利亚裁减了1000个高科技和高收入工作岗位……我们的员工数量已经从1200人降至不到200人,明年还会更低」,据称,自从澳大利亚针对华为的5G禁令发布以来,华为已经终止了在澳大利亚的1亿澳元研发投资。


在此之前,8月31日消息,华为终止了对澳大利亚国家橄榄球联盟(NRL)球队——堪培拉奇袭队(Canberra Raiders)的赞助——这项赞助已持续近十年。


再如,2020年9月16日,华为心声社区发布了华为任正非接受英国《经济学人》采访的纪要采访中,任正非表示,华为愿意将5G技术和工艺向国外企业作许可,并且,这是以一次性买断的方式,而非每年缴纳年度许可费的作法。这亦可见,华为面对困境主动示好的姿态。


可以说,面对困境,如果美国的限制始终不松绑,华为总体上来说是难以脱困的——无论是「备胎计划」还是「塔山计划」「南泥湾计划」,都无法起到帮华为脱困的作用。华为最主要的三大业务「消费者业务」「运营商业务」「企业业务」都是高度技术依赖的,诚然华为本身积累了非常雄厚的技术实力,但脱离开美系先进半导体技术体系,这三项业务都难以发展壮大甚至是维持。华为有限的选项之一,就是战略大撤退,将已到无法控制风险地步且在经营方面无法带来足够利润的业务脱手,可以说是很理智的选择。


还是上面的总结,荣耀业务如果出售,或是华为战略大撤退的一个关键标志。问题在于,以后,华为还将会有哪些动作呢?


背景链接:


【追踪】华为启动塔山计划应对「无芯」困境?内部人士否认(点击前面标题即可跳转)


而关于「南泥湾」,烦请搜索标题为《华为的「南泥湾」计划靠谱吗?》的文章即可。


The end


关注公众号:拾黑(shiheibook)了解更多

[广告]赞助链接:

四季很好,只要有你,文娱排行榜:http://www.yaopaiming.com/
让资讯触达的更精准有趣:https://www.0xu.cn/

图库
关注网络尖刀微信公众号
随时掌握互联网精彩
赞助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