货架上的避孕套,已经拯救了五千万条生命

百家 作者:丁香医生 2020-11-30 14:25:16 阅读:365

明天是 12 月 1 日,世界艾滋病日



我们在后台曾收到过很多灵魂提问,其中常见问题之一是:


「既然戴套也有一定的意外怀孕概率,那为什么还提倡戴?」


长期以来,由于总是被当成计生用品推广,又与体验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避孕套受到了很大误解。太多人为了「爽」、显示忠诚,或者对其避孕效果不信任而不戴。


这么想就错了。


为什么要戴套?因为避孕套值得推荐的功能,从来不只是避孕。


不然,它早就已经在短效、长期、皮埋、结扎、宫内节育器种种更「靠谱」的避孕药具夹攻之下,接近退出历史舞台,不可能还在每个便利店的货架上占据一席之地。


我们可以叫它的另一个名字:安全套。


给每一只小套套背书的,是被它拯救过的五千万条人命。




DEPTH 

套套是怎样登上历史舞台的?



避孕套之所以中文叫「避孕」套,因为一开始发明它确实是为了避孕。


用「套」的操作来避孕在世界各民族中都有,早在古埃及就可能诞生了。千百年来人类都是直接取材,例如鱼鳔、羊肠等天然的「套状物」。直到 1839 年,人类发明出硫化橡胶,十多年后的 1855 年,我们就有了第一只男用橡胶避孕套。


那是跟自行车内胎差不多厚的玩意儿,非一次性,涂满滑石粉,用完把液体倒倒,洗洗接着用;有些还需要系带(用法请自行脑补)。


1813年,动物材质避孕套和它的说明书

图片来源:Wikimedia Commons


没人打心眼儿里爱戴套。但总有些时候,必须戴。


20 世纪前期的经济大萧条是避孕套的第一波推手,因为生孩子更赔钱。


到了二战期间,各国军队性病泛滥,就算想尽办法消灭性交易也没用。仅 1943 年一年,欧洲战区美军就新增性病患者 17043 名。


这时,避孕套的优势就突显出来了。套套绝非最有效或体验最好的避孕手段,但它是唯一能显著降低几乎所有性传播疾病风险的避孕措施。


戴套的习惯在战后广为普及,就算 1960 年代有了避孕药,套套也长期稳居最常用的避孕手段第二名。但现代避孕套真正走上便利店的货柜,在西方也不过四五十年的事情。


它之所以能够进超市,很大程度上是因为艾滋病,以及随之而来的政府和国际组织推广。




DEPTH 

一只小套套,一个大救星



避孕套对性病(STI)普遍能够提供基本的防护作用。


在 2 型单纯疱疹高发的地区,在四分之一的性行为中用套,就可以降低女性 92% 的风险;对性工作者的群体研究显示,用套频率提高 20% ,淋病的感染率会下降 62% ,生殖道衣原体感染下降 26% ;


当用套率接近百分之百,总的性病感染率会减少超过一半。另外,避孕套也展示了良好的对 HPV 的预防效果。


但套套最大的用武之地还不是这些一般性病,而是艾滋病。1981 年,艾滋病作为一种新型传染病首次被报道。没过多久,人们就发现它能性传播,而且安全套对其非常有效。


其实,HIV 通过性传播的能力远远低于通过血液。性传播中,最危险的肛交被插入方,感染风险也只有万分之 138,阴道性交导致感染的风险更是低于万分之十。


图片来源:丁香园论坛

数据来源:参考文献 [3]


这个暴露风险可能低得有些反直觉。为什么?


因为它不是通过实验,而是根据患者自行报告的统计分析得出来的。而且,这是单次的概率,如果跟感染者多次进行无保护性爱,风险也会显著上升。


社会生活中,性行为的发生频次可比输血高太多了,因此 HIV 通过性传播的范围很广,基本传染数(R0)在非洲有些国家可以大到 4.5 ——一个感染者平均传染四个半健康人。所以,性传播在全球造成了 HIV 感染者中的大多数(约占总数的 80%)。


「单次接触」有很多变量,如性爱时长、基础疾病、感染者的病毒载量、粘膜破损等。比如说,双方一旦出现皮肤或黏膜破损,风险会立刻升高。


而避孕套既能隔绝体液中的病毒,又能防止蹭破,对于防艾来说简直不要更理想了。




DEPTH 

使用避孕套

就是在让世界变得更好



除开禁欲(难以实现),没有能百分之百地事前预防艾滋病性传播的手段。但现有的很多手段都能显著降低风险,有重大公共卫生意义。


要降低 HIV 在人群中的性传播风险,主要有四个方法:


——割包皮

——戴套

——HIV 感染者及时进行抗病毒治疗

(根据 U=U 原则,感染者若通过抗病毒治疗,体内持续检测不到病毒,也可以认为没有性传播病毒的能力。这一原理经过了科学性检验,并获得联合国艾滋病规划署的认可)

——暴露前预防(PrEP 药物)


暴露前预防是在高危性行为发生之前,使用 PrEP 药物进行预防,成功率超过 90% 。割包皮,根据乌干达的试验、南非和肯尼亚的流调数据,也能降低近 60% 的异性性交暴露风险。


而避孕套,对于性行为总体而言,防止 HIV 感染的成功率超过 80% ,正确使用更能达到 98%~99% 。


这四种方法中,最便宜简便的真就是成本几毛钱的小套套。不大力推广它还能咋办?


从 80 年代起,欧美各国不但鼓励厂家打防病口径的广告、往全民级商超铺货,还将巨量避孕套作为国际援助品送到世界各地,让全球套套销量连续十年飞速增长。


不过谣言总是伴随着科学而至。就算在「避孕套防艾」这种研究了三十年、结论确凿的领域,也长期徘徊着几个老谣:



DEPTH 

谣言 1   避孕套上有杀精剂,能破坏女性阴道的自我保护屏障,反而升高 HIV 感染风险


真相是,大部分避孕套都不含杀精剂,含这个成分的必须在包装上标出。


不过确有研究显示,杀精剂壬苯醇醚-9(Nonoxynol-9)可能影响女性阴道的自我保护。而往避孕套上使用非常规的润滑剂(如凡士林)、催情剂、杀精剂等,可能会使乳胶变脆弱,增加破套风险。


购买和使用时,大家可以注意一下。





DEPTH 

谣言 2   避孕套非常容易破 / 脱落,因而没有什么效果


很多文章会引用一个数据:即便用了避孕套,女子意外怀孕的概率也高达 2% 。这个数字没错,但它不是「一次」的概率,而是「一年」的概率。研究者找了很多有规律性生活并且自称每次都使用避孕套的女性,持续跟踪一年,发现她们意外怀孕的频率是 2% 。


这种统计方式已经把所有的可能性——包括破套、掉套、不正确使用,乃至摘套和高估戴套次数都考虑进去了。


也就是说,现实中,一百个戴套的女生稳定「啪啪」一年,也只有两个可能意外怀孕。做个除法来看,戴套的单次意外风险不超过万分之几。


套套避孕和防 HIV 原理相同,都靠「挡」。合格的避孕套在没有过期、型号合适、正确使用的前提下,破裂与掉落的概率极低。





DEPTH 

谣言 3  乳胶材质的孔洞大于 HIV 病毒的尺寸,病毒能透过来


很多人做过实验,发现即便是 HIV 、乙肝等比乳胶孔洞更小的病毒,也透不过避孕套。


乳胶的孔虽然比病毒大,但比水分子团小。病毒自己不长腿,是随液体跨越屏障的,液体过不去,病毒自然也过不去。


如果乳胶过敏,丁腈、聚氨酯和聚异戊二烯的套套效果也差不多。只有动物纤维避孕套(比较少见)可能挡不住 HIV 。


另外,所谓「液体避孕套」其实是一种用于女性阴道的杀精凝胶,虽然有一定除菌效果,但无法提供常规套套的物理防护,也无证据证明它能挡住艾滋病和性病。


一些文章会说「避孕套」与「安全套」是不同的,前者只能避孕,「安全套」才能防病。这是彻头彻尾的胡说八道,国家标准上两者完全是一回事。



在聊起避孕话题的文章中,我们总会收到过各种跟「戴不戴」有关的问题——吃了短效 / 长效 / 做了皮埋、安全期、已经结扎 / 上环、肛 / 口 / 皮肤、两人都是第一次……


现在统一回复:只要对方是人,那就戴;除非夫妻或固定性伴之间,经过传染病排查,知根知底。仅自己使用的性物品可自便。


因为套套的主要优势点本来就不是避孕,而是安全。即便都是第一次,也可能有非性病通过性行为传播,如乙肝。


当谣言被科学各个击破,还有什么理由不戴套吗?


但世界比我们想象得复杂。




DEPTH 

未来:

一个对避孕套感到疲劳的世界?



中国人认识避孕套的步伐,比西方社会慢了半拍。


在我国,整个 20 世纪,避孕套都被当成计生用品由国家发放,几乎不能合法零售,产量也不大。这种国家经营直到 1999 年才正式取消,避孕套由市场推着,慢慢走进千家万户。


就在十多年前,中国顶尖高校的大学生们还在抵制安全套进校园。


图片来源:新闻截图


直到 2015 年,中国适龄人口的避孕套使用率仍然只有 4.9% ,但套套市场规模在逐年上升,被越来越多的国人认识、接纳。


与此同时,西方很多国家面临的问题是:大家对避孕套腻了。


HIV 感染的全球增速从 1995 年左右开始放缓,避孕套也就像疫情过后的口罩一样,开始被人嫌弃。厂商也不再继续打「防病」牌,转而开始主打新潮和有趣的品牌形象。


这种趋势在与男性发生关系的男性中尤为突出,并且可能跟这个群体 HIV 感染率的逆势上升存在相关性。轻视什么,都别轻视套套的作用。


套套拯救过多少条性命?


联合国艾滋病规划署(UNAIDS)会宣称,从 1980 年代起,安全套在全球避免了 5000 万例 HIV 感染——这个数字或许还是低估。


例如泰国政府从 1991 年起全国推广避孕套,打那以后,性病感染下降了 95% 以上。性病与艾滋病同为性传播疾病,可以推知,该国的艾滋病也应该跟着大大减少。


泰国前总理他信·西那瓦(Thaksin Shinawatra)在一次国际会议上称,从 1991 年到 2003 年,避孕套推广计划已在泰国预防了超过 500 万例艾滋病毒感染。


这还只是一个国家。


下次再在超市货架上见到这个功德无量的小东西,对它表示敬意最好的方式就是:


记得戴。


拓展阅读



合作专家 陈韵

流行病与卫生统计学硕士

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性艾中心前项目官员

科学审核 林逸骁

上海市公共卫生临床中心 医师



策划 徐子铭

监制 feidi

封面图来源 YouTube


参考文献

[1]Hatcher, Robert Anthony; M.D, Anita L. Nelson (2007). Contraceptive Technology. Ardent Media. pp. 297–311. ISBN 9781597080019. Archived from the original on 2017-09-18.

[2]Wilkinson, David, et al. "Nonoxynol-9 spermicide for prevention of vaginally acquired HIV and other sexually transmitted infections: systematic review and meta-analysis of randomised controlled trials including more than 5000 women." The Lancet infectious diseases 2.10 (2002): 613-617.

[3]Patel, Pragna, et al. "Estimating per-act HIV transmission risk: a systematic review." AIDS (London, England) 28.10 (2014): 1509.

[4]Holmes, King K., Ruth Levine, and Marcia Weaver. "Effectiveness of condoms in preventing sexually transmitted infections." Bulletin of the World Health Organization 82 (2004): 454-461.

[6]Winer, Rachel L., et al. "Condom use and the risk of genital human papillomavirus infection in young women." New England Journal of Medicine 354.25 (2006): 2645-2654.

[7]https://labblog.uofmhealth.org/rounds/how-scientists-quantify-intensity-of-an-outbreak-like-covid-19

[8]https://zh.wikipedia.org/wiki/%E5%9F%BA%E6%9C%AC%E4%BC%A0%E6%9F%93%E6%95%B0

[9]张北川, 李秀芳, 史同新, 等. 对中国男同/双性爱者人口数量与艾滋病病毒感染率的初步估测[J]. 中国性病艾滋病防治, 2002, 8(4): 197-199.

[10]http://bbs.tianya.cn/post-free-1058401-1.shtml

[11]Adam, Barry D., et al. "AIDS optimism, condom fatigue, or self‐esteem? Explaining unsafe sex among gay and bisexual men." Journal of sex research 42.3 (2005): 238-248.

[12]Macapagal, Kathryn, et al. "HIV prevention fatigue and HIV treatment optimism among young men who have sex with men." AIDS Education and Prevention 29.4 (2017): 289-301.

[13]https://www.who.int/mediacentre/multimedia/podcasts/2009/hiv_condoms_20090325/en/

[14]https://www.unaids.org/en/resources/presscentre/pressreleaseandstatementarchive/2016/february/20160212_condoms#:~:text=An%20estimated%2050%20million%20HIV,has%20slowed%20in%20recent%20years.

[15]Pinkerton, Steven D., and Paul R. Abramson. "Effectiveness of condoms in preventing HIV transmission." Social science & medicine 44.9 (1997): 1303-1312.

[16]Carey, Ronald F., et al. "Effectiveness of latex condoms as a barrier to human immunodeficiency virus-sized particles under conditions of simulated use." Sexually transmitted diseases 19.4 (1992): 230-234.

[17]Davis, Karen R., and Susan C. Weller. "The effectiveness of condoms in reducing heterosexual transmission of HIV." Family planning perspectives (1999): 272-279.

[18]Weller, Susan C. "A meta-analysis of condom effectiveness in reducing sexually transmitted HIV." Social science & medicine 36.12 (1993): 1635-1644.

[19]Van Damme, Lut, et al. "Effectiveness of COL-1492, a nonoxynol-9 vaginal gel, on HIV-1 transmission in female sex workers: a randomised controlled trial." The Lancet 360.9338 (2002): 971-977.

[20]Collier, Aine (2007). The Humble Little Condom: A History. Amherst, NY: Prometheus Books. ISBN 978-1-59102-556-6.

[21]Youssef, H (1 April 1993). "The history of the condom". Journal of the Royal Society of Medicine. 86 (4): 226–228. PMC 1293956. PMID 7802734.

[22]Markus J. Steiner, Ph.D., and Willard Cates, Jr., M.D., M.P.H. Condoms and Sexually-Transmitted Infections N Engl J Med 2006; 354:2642-2643

 

*若无特殊说明,本文中「避孕套」均指男用避孕套。女用避孕套在避孕、防病、防脱落方面的性能很可能优于男性避孕套,但需要一定放置技巧,本文不做详细讨论。



关注公众号:拾黑(shiheibook)了解更多

[广告]赞助链接:

四季很好,只要有你,文娱排行榜:http://www.yaopaiming.com/
让资讯触达的更精准有趣:https://www.0xu.cn/

图库
关注网络尖刀微信公众号
随时掌握互联网精彩
赞助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