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在不良清收中进行创新和坚持?

百家 作者:信贷风险管理 2020-12-14 17:36:45 阅读:373

信贷风险管理
信贷人专属交流、学习的平台
中企清大最新课程:
12月(南京) :《民法典》时代信贷机构常用合同文本修改完善重点、合同范本解读及相关法律问题分析—研修班!
12月(北京) :基于信贷调查下的财务报表分析及风险识别——研修班!

出品 | 信贷风险管理
作者 | 寇乃天

纯保证的债权,在经历千辛万苦后保全到借款人的房地产,却被借款企业宣布破产,导致保全的房地产丧失优先执行受偿权,沦为一般债权而平均受偿。在此背景下,“橙子”银行却成功收回了全部贷款本金及所有诉讼费用***多万元,唯有创新的清收方法和坚持不懈的追债精神才能做到如此。

项目简介


“稻草人”公司为“橙子”银行辖属“铁锤”支行授信客户,成立于2011年5月,公司经营范围:生产销售各类旅行箱包、文教用品及相关材料。公司股权结构为L某、W某和Z某三名自然人股东出资,企业实际控制人为H某。“铁锤”支行于2018年底向“稻草人”公司发放出口保理***万美元,由于此时“稻草人”公司名下6200平方米房产及项下30亩土地使用权已为其关联企业“仙境”市HX公司在“仙境”市交通银行的贷款进行了抵押,故其在“铁锤”支行授信担保方式为保证担保,保证人为“仙境”市HX公司、借款人三名股东夫妇及企业实际控制人H某夫妇,保证人共一户法人企业和七名自然人。


“稻草人”公司系代加工贴标企业,规模较小,公司经营受外围经济环境影响较大。2019年中美贸易摩擦加剧,海外代加工订单骤降,企业生产经营出现困难。与此同时,该公司在与美国XXL公司签订商务合同时,因职业经理人对合同相关条款审查不严,公司陷入“合同陷阱”,损失惨重。“铁锤”支行授信***万美元到期后无法偿还形成垫款。



清收过程


2019年5月,“稻草人”公司不良贷款移交至“橙子”银行风险管理部集中清收,同月“橙子”银行将“稻草人”公司起诉至“仙境”市中级人民法院。


1、“仙境”市保证人名下资产全无,意外查封了借款人土地房产。


上述八个保证人,其中有七位均位于“仙境”市,仅Z某独居“幻境”市。2019年6月,清收人员协同法院到“仙境”市房地产管理局、土地管理局和车辆管理所及工商登记部门对保证人资产进行查询,竟一无所获。在清收人员协同法院人员在“仙境”市交通银行查询保证人“仙境”市HX公司在交通银行的存款时,发现“仙境”市HX公司在该行贷款已结清。清收人员推断,“稻草人”公司土地、房厂曾作为“仙境”市HX公司在交通银行贷款的抵押资产。既然“仙境”市HX公司贷款已结清,那么“稻草人”公司的房地产抵押也应撤押。清收人员迅速做出决定,火速协同法院人员赴“仙境”市房管处保全了借款人名下房产、土地使用权(借款人名下6200平方米房产及座下30亩土地使用权)。由于行动迅速,“橙子”银行为借款人资产保全第一顺位,拥有处置的优先受偿权。


2、借款人申请破产,“橙子”银行意外丧失优先处置权。


2019年8月,“稻草人”公司突然向“仙境”市法院递交了破产申请,导致“橙子”银行之前采取的借款人房地产保全优先权沦为一般债权,同所有破产债权申报人共同按比例受偿。经测算借款人房产土地使用权按市价最多拍卖约***万元,而据破产管理人初步统计,借款人所欠债务高达约***万元,剔除工人工资、税金及破产费用等,“橙子”银行债权受偿金额寥寥无几。面如突如其来的变故,清收人员一筹莫展。


3、坚持不懈,“橙子”银行继续查找财产线索。


2019年10月,“橙子”银行清收人员协同法院执行局因另案到“幻境”市、“魔境”市证券公司保全基金股票账户。清收人员想到该案尚有一保证人Z某也在“幻境”市。经与法院执行局反复沟通,恳请其顺捎帮查询Z某名下有无财产线索。结果大出意外,保证人Z某在深交所持有股票份额市场价值近***万元,及其在“幻境”市有一套房产。回“仙境”市后,“橙子”银行即申请中院民二庭对“幻境”市保证人Z某资产再次进行查询冻结。本次经对Z某资产进行一番地毯式详细查询后,又有意外发现保证人还持有上交所股票及基金,总市值约***万元和另一套房产。随即“橙子”银行将Z某名下所有股票基金账户和两套房产进行了保全,“橙子”银行清收工作取得了阶段性成果。


4、创新清收方式,叠加清收成果。


至此,“橙子”银行已保全的资产有保证人Z某股票基金市值约**万元及两套房产,市值约***万元。从表面上“橙子”银行债权风险似乎得到了全面覆盖,但清收人员仔细考虑,若要执行位于遥远的“幻境”市房产,谈何容易!没个三年五载的,恐怕难以执行到位,清收成本就是一笔不小的负担了。想到这,清收人员一点也不轻松,还有更好的清收方案吗?


2019年10月10日,破产管理人及“仙境”市法院对借款人破产案件召开债权人会议,通报借款人破产债权确权情况及债权分配比例,破产债权确权为***万元,债权分配比例为23%,“橙子”银行受偿款为***万元,贷款本金还差***万元的缺口。清收人员在仔细研究借款人破产债权申报表时,发现有四户债权申报人与借款企业有关联关系,其中“仙境”市HD公司和“仙境”市LS公司为借款人关联企业,“仙境”市HX公司和Z某为“橙子”银行保证人,该四户破产债权分配金额合计高达***万元。若该四户关联人的破产债权分配款可以转让给“橙子”银行,“橙子”银行则可以现金方式受偿,比起远赴“幻境”市执行保证人Z某的房产要容易的多。


思路决定出路,清收方案商定后,清收人员找到企业实际控制人H某,向其提出以“仙境”市HD公司、“仙境”市LS公司、“仙境”市HX公司和Z某的破产债权转让给“橙子”银行,以其破产债权分配款偿还“橙子”银行债权,一揽子解决“稻草人”公司欠“橙子”银行的债权的方案。由于前期在“橙子”银行保全Z某名下财产后,已逼迫Z某多次向H某施加压力,要求其尽快还清“橙子”银行贷款,否则“橙子”银行将执行Z某名下所有资产。H某迫于Z某和“橙子”银行的双重压力,最终同意以该四户破产债权分配款共***万元,另H某再付***万元现金,合计***万元一揽子解决“橙子”银行的债权,“橙子”银行加上自身破产债权分配款***万元,合计***万元,可全额覆盖“橙子”银行债权本息及全部诉讼费用。随后“橙子”银行与四户破产债权转让人签订了《债权转让协议书》,并向破产管理人及“仙境”市法院予以送达。


5、多方沟通协商,创新方案终结硕果。


然而思路是好的,可执行起来却很难。“橙子”银行于2019年10月12日与四户破产债权申报人签署债权转让协议,并通知了破产管理人及“仙境”市法院。2019年10月20日“仙境”市逍遥区法院一纸协助执行通知书寄到了“仙境”市法院,要求“仙境”市法院予以协助扣留、提取“仙境”市HD公司、“仙境”市LS公司及“仙境”市HX公司及其他两个公司在“稻草人”公司破产案件中应得的债权***万元。因此,“仙境”市法院对“橙子”银行签署的破产债权转让协议的执行予以搁置,要求先审结逍遥区法院的协助执行通知事项,再执行“橙子”银行的债权转让协议。“橙子”银行立即于2019年11月向逍遥区法院提起执行异议申请,但逍遥区法院一直拖延未予回复。“橙子”银行又多次与“仙境”市法院协商,申请执行债权转让协议,并主张“橙子”银行债权转让协议签署在前,逍遥区法院协助执行通知在后,“橙子”银行债权转让协议有效,应予以执行。经“橙子”银行多次协商,2019年11月15日,“仙境”市法院基于对其中债权转让人“仙境”市HX公司和Z某两户均为“橙子”银行债权保证人情况下,对该两户的债权分配款予以支付给“橙子”银行,但对剩余的“仙境”市HD公司和“仙境”市LS公司的合计债权***万元,则要求必须由“仙境”市逍遥区法院出具书面撤销裁定后,才能将剩余债权支付“橙子”银行。


2020年1月,距“橙子”银行向“仙境”市逍遥区法院提起执行异议已经过一年时间,逍遥区法院仍未予回复开庭审理。此时,逍遥区法院该强制执行案件的对方当事人已丧失一年的除斥期间请求权。“橙子”银行再次向与“仙境”市法院申请,请求其执行债权转让协议,同时向“仙境”市中院提起对保证人的强制执行申请。经“橙子”银行多次与“仙境”市法院及“仙境”市中院协商,“仙境”市法院于2020年2月向逍遥区法院发出书面函告,要求逍遥区法院尽快审理“橙子”银行的执行异议案件,否则将予以分配剩余破产债权款项。


2020年3月,逍遥区法院通知“橙子”银行赴“仙境”市逍遥区法院开庭审理,庭审中“橙子”银行清收人员与对方展开激烈辩护,主张“橙子”银行债权转让协议签署有效,积极维护“橙子”银行权益。庭审过后,经过“橙子”银行与“仙境”市法院、“仙境”市中院、逍遥区法院及对方当事人多轮谈判协商,2020年8月,“仙境”市法院向“橙子”银行以现金方式划付剩余破产债权转让款***万元。


“橙子”银行在收回了破产债权转让协议履行款项后,即开始对前期保全的Z某名下股票基金进行强制执行,2020年9月,“橙子”银行清收保全人员协同“仙境”市中院人员赴“幻境”市、“玄幻”市对Z某名下股票基金进行了变卖执行,收回变卖款项***万元。2020年11月,“橙子”银行对“稻草人”公司名下所有贷款本金及诉讼费用予以全部收回,该案执行予以完美收官。



清收感悟


 1、警惕债务人突然破产


在“橙子”银行保全到借款人名下房产土地后,随着后续对该房地产的强制拍卖执行,该户的清收应较为顺畅。但借款人向“仙境”市法院递交的一纸破产申请书,则改变了清收人员可以预期的一切。若非清收人员远赴“幻境”市对保证人名下资产进行地毯式查询,保全到了Z某名下的两处房产及全部股票基金账户。通过“橙子”银行敲山震虎,逼迫Z某向企业实际控制人H某施加压力,共同想办法清偿了“橙子”银行的债务。“橙子”银行仅仅凭破产案中的一般债权则是难有受偿可能,不良最终将全部形成损失。


2、创新清收方式,节约处置成本


本案中借款人申请破产,似乎想甩掉“橙子”银行债权的包袱,“橙子”银行虽然保全了保证人“幻境”市房产,通过法院执行处置,也能收回债权,但评估下处置成本,也许会得不偿失。若想快速实现以现金方式清收,突破口唯有从企业实际控制人处想办法。


本案中“橙子”银行与四户破产债权人“仙境”市HD公司、“仙境”市LS公司、“仙境”市HX公司和Z某签署的破产债权转让协议,虽然引起了“仙境”市法院和逍遥区法院的执行争议,但最终通过“橙子”银行的多方协调,收回了大部分债权。实现了由通过异地处置房产变为通过现金方式快速实现了债权清收,大大节约了清收处置成本。



学习文章推荐


互动


看完了这篇文章感觉怎么样?
觉得不错可以转发到朋友圈哟!
一个专注信贷风险管理的公众号
ID:xdfxgl01
点个在看,写出你的想法

关注公众号:拾黑(shiheibook)了解更多

[广告]赞助链接:

四季很好,只要有你,文娱排行榜:http://www.yaopaiming.com/
让资讯触达的更精准有趣:https://www.0xu.cn/

图库
关注网络尖刀微信公众号
随时掌握互联网精彩
赞助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