杀人魔头还是无知少女?劳荣枝案更多细节披露…

百家 作者:楚天都市报 2020-12-23 15:16:16 阅读:207

楚天都市报记者 曾凌轲

12月22日下午5时36分,劳荣枝涉嫌犯故意杀人、绑架、抢劫等罪一审庭审结束。法庭宣布休庭,将择期宣判。公诉方认为劳荣枝在多次案件中均实施了坐台、物色、引诱被绑架对象并取走财物等行为,在杀人事实上存在合谋,属于共犯。


另外,受害木匠的妻子朱大红及其代理律师认为,劳荣枝对于陆中明的死具有不可推卸的责任,要求民事赔偿,且拒绝调解。


被告人劳荣枝做最后陈述↓


刑事审判聚焦是否合谋杀人

22日的庭审中,劳荣枝承认参与了南昌、温州、常州和合肥四起绑架、抢劫案。劳荣枝自称,她每次都在法子英的指使下带着劫来的财物先行离开,未参与实施杀人,也未提前与法子英合谋杀人。辩护人称公诉方一直未能提供当年作案的凶器作为证物,而且相关证物上也未能提取指纹和DNA与劳荣枝比对。因此事实不清、证据不足,不能证明劳荣枝犯有故意杀人罪。



公诉方认为,四起案件中,劳荣枝与法子英已经形成固定的犯罪模式,即由劳荣枝坐台、两人共同物色对象、法子英暴力威胁、劳荣枝带着财物离开,最后由法子英善后。即法子英和劳荣枝是“事前合谋、事中分工”虽然她辩称自己没有主观杀人意愿,但客观上她一直参与其中。


控辩双方还就合肥案中,劳荣枝所扮演的角色和所起的作用展开辩论。目前合肥一案中已知的事实部分是,劳荣枝在坐台时认识了被害人殷建华,并将他约至出租屋内。他进屋后,就被法子英用刀胁迫进入早已准备好的钢制狗笼。因其不配合让人送钱,法子英为了恐吓他,以做木工活为由从路上叫来木匠陆中明。但陆中明进房后,法子英就将其杀害并割下头颅向殷建华展示,最后将陆的尸体藏于冰箱中。根据劳荣枝的供述,在陆中明遇害时,她与殷建华一起被关在主卧中,没有目击凶杀现场也没有参与杀人。


公诉方举证,有证据证明劳荣枝此前去买了冰箱,而且在买冰箱时就已经知道法子英可能会杀人。另外,劳荣枝在此前对公安机关的供述中称,曾对法子英说过“杀个人给他看”。而且当时劳荣枝身处的卧室与木匠陆中明被杀害的厨房只有3.1米。劳荣枝属于合谋杀人且故意放任杀人结果。


但劳荣枝当庭辩称,在合肥时,自己不记得买过冰箱,也从没说过“杀个人给他看”这句话。这句话是她在厦门刚落网时,面对公安机关审讯时说的气话。


此次庭审中,劳荣枝当庭称此前法子英判决书中只记录了南昌、温州和合肥三起绑架案,而自己在对公安机关的供述过程中主动提及常州绑架、抢劫一案。但公诉方指出,法子英1999年的供述中已经提及常州案,公安机关已经掌握了这一事实。所以劳荣枝不属于立功坦白。


受害方要求赔偿并拒绝调解

22日下午,木匠陆中明家属向劳荣枝要求民事赔偿的部分也进行控辩。受害者家属代理律师刘静洁在法庭上发言称,劳荣枝与法子英应当共同承担犯罪行为造成的后果。



刘静洁在庭上介绍陆家生活情况时说,1999年7月,陆中明为了给刚上小学的孩子筹集学费,才去合肥刘安路做木匠。谁知却一去不复返,陆家也就此失去了唯一的经济来源。因法子英没有任何财产,所以陆家也从未获得任何赔偿。木匠妻子朱大红只能通过打工、种地勉强维持3个孩子与陆母的生活。


20年来,陆中明家人一直陷于悲伤和贫困。因为经济贫困,陆家3个孩子仅完成了义务教育。至今陆家还欠着几十万元外债。


刘静洁称,劳荣枝在前一天庭审中所说的自己有3万多元积蓄,这笔钱对于陆家的现状来说只是杯水车薪。受害人家属希望被告人给出更多赔偿和补偿。刘静洁还认为劳荣枝并不是真的有悔罪意愿。


刘静洁说,虽然劳荣枝自称过去20年自己过得暗无天日,但当她养着两条宠物狗,在画画和弹琴时,朱大红和3个孩子却在贫困中挣扎。过去20年中,劳荣枝从未想过受害人家属的境况。


朱大红发言称,陆中明被残忍杀害后,自己一家的生活轨迹从此被改变。我们家3个孩子年幼就失去了父亲,这就是天塌了。”朱大红情绪激动地表示,希望劳荣枝能得到法律严惩


对于民事赔偿部分,劳荣枝仍称自己愿意尽其所有来补偿受害者。


劳荣枝自称过去每一天都像最后一天

22日庭审中,劳荣枝当庭抗议故意杀人罪。劳荣枝称自己承认犯了绑架罪和抢劫罪,但不认故意杀人罪。另外,劳荣枝讲述了潜逃20年中的生活细节。


劳荣枝称,在厦门被捕后,内心得到了救赎。“我毁了别人也毁了自己。我经常凌晨2、3点都不愿睡觉,因为觉得每天都是最后一天。”在最后陈述环节,她失声痛哭。


劳荣枝还说,离开法子英后她也想做个好人,凭借学识和能力她原本可以做很多工作,但没有正式身份让她无法工作。现在母亲近80岁,自己也没尽过赡养义务。或因与法子英在一起时堕胎4次有关,2009年,她还被查出罹患宫颈癌。与死神擦肩而过后,她更想融入社会,但却没有机会。


代理律师认为劳荣枝心态不正

庭审结束后,受害人代理律师刘静洁向楚天都市报记者表示,这次庭审与她的预期差不多。她认为这次法庭公开公正,对劳荣枝尤其宽容。虽然这两天劳荣枝说话的内容翻来覆去没什么变化,但审判员打断她的时候不多。如果劳荣枝真想忏悔、悔罪,就应摆正心态,“不要把别人当傻子”。


刘静洁说,劳荣枝在庭上多次讲到“请原谅我的自私,我怕死”。“死的7个人就不怕死吗?她说自己被胁迫了,但96年到99年她从来没逃跑。如果怕法子英危害她家人,南昌3条人命后,她报案法子英就是死刑。法子英死了还怎么为害她家人?她说自己逃亡20年从来没说过一句假话,但她从来没告诉身边人自己的真实身份。”刘静洁说。


刘静洁表示,这次之所以公诉人没有当庭给出量刑建议,而是择日宣判。是因为劳荣枝并没有认罪认罚。虽然劳荣枝口头上说自己认罪认罚,但一遇到具体事情她就不承认了。“劳荣枝说自己没有杀人,不知道杀了人。辩护人也讲劳荣枝不应该赔偿,因为木匠不是劳荣枝杀的。但我讲得很清楚,公诉人举证,多次论述和证据证明他们共同犯罪。那你们共同犯罪就要承担犯罪的后果,共同承担民事赔偿责任。


编辑:吴质


关注公众号:拾黑(shiheibook)了解更多

[广告]赞助链接:

四季很好,只要有你,文娱排行榜:http://www.yaopaiming.com/
让资讯触达的更精准有趣:https://www.0xu.cn/

图库
关注网络尖刀微信公众号
随时掌握互联网精彩
赞助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