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架可以,薅头发不行!

百家 作者:青年文摘 2021-01-04 22:19:21 阅读:349

点击上方蓝字“青年文摘”

右上角“...”点选“设为星标”

添加标 不再错过推送

每天 8点 12点 20点 不见不散~

本文授权转载自【ONE文艺生活】微信公众号(ID:one_hanhan),未经许可,请勿转载。


几个月前公司团建,有个游戏battle需要十根头发。
 
没等我反应过来,前面的小姑娘“噌”地拽下一把。
 
不知道是胜负心蒙蔽了她双眼,还是发量多就为所欲为。
 
反正我们编辑部几个脱发老姐妹,都掉下羡慕的眼泪。

同事小奇说:到底年轻啊,我现在和男朋友打架的底线,就是不薅头发。

我们看着她的发量疑惑发问:你还好吧,不秃啊。

小奇叹了口气:有一种秃,叫全世界都觉得你秃。

 

秃不是天生的好吗

在2020年5月1号,有一个同事跟我讲了一声“你发缝有点宽”。因为这一句话,我会一直记住这个女人。
 
如果记忆是一个头的话,我希望这个头不会秃;

如果一定要加一个日子的话,我希望是“一万年”。
 
我和同事最接近的时候,我跟她之间的距离只有0.01公分,她说完那句话之后,我恨上了这个女人。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所有人看人第一眼,喜欢看人发缝
 
不管用了神仙闪片一滴泪,还是做了价值300块的日系美甲。
 
只要你的发缝特别细,在别人眼里就是大!美!女!
 
去理发店洗头,Tony的最高赞赏是,你头发挺多,洗头掉挺少。
 
做了个新发型,朋友见面的最美赞扬是,这个发型烫得好,显发量多发缝小。
 
发缝shame力压body shame,成为我的新生压力。
               
我想逃离实体社交圈,钻入虚拟网络疗伤。

尽管我的输入法,没打过任何关键词,但是:
 
微博就给我猛推生发医生;
小红书安利不脱发技巧;
淘宝首页推荐是防脱洗发水;
连打开抖音萌宠区,入目都是“猫秃了,咋办?”……

针对!太针对了!
 
仿佛是什么不约而同的计划,给我造成一种幻觉——
 
全世界,从2020开始集体脱发。
 
渐渐地,就算原本不的我,也未老先了。
 
瞅着镜中发缝,越瞅越宽。
看着额头发际,越看越高。
瞧着地上发丝,越瞧越多。
 
尽管我不断洗脑自己,做人要且志坚。

但还是在深夜,陷入如其来的自卑。
 
而且,我日常就爱熬夜,感觉自己上加
 
总有一天,我会穷末路,对吗?
              
我知道,人长大想法会变。
 
我不再羡慕莴苣姑娘有王子追,而是羡慕她粗壮的头发能把王子拽上来。
 
我不再唱“将头发梳成大人模样”,因为我发现,大人没有头发。

 

久秃成医,不归路罢了

久秃自成医,慢慢地,我踏上研究生发这条不归不归不归……路
 
刚入门的小白,基本都从霸王下手。
 
绿色的瓶身,预示头发会像植物一样茂盛生长;老板的目光,像老干妈一样安慰我未老先秃的心。
 
管不管用不知道,心道百年老字号,用了总没错。(算了,没用,别试了。

霸王只是外用,内补同样不可少。
 
米饭只吃黑米,豆浆只喝黑豆制作的。
 
连去超市都忍不住在黑芝麻摊前转悠,瞅瞅新上的芝麻成分、黑度。
 
到了走火入魔的地步,我甚至考虑用啤酒洗头,用枸杞洗头,或者用土豆皮洗头。
              
再后来,我听说了生发界的扛把子——中日友好医院(听起来像广告但真没收钱
 
生发科有多火?这么跟你说吧,黄牛都盯上了这块业务。
 
每次定闹钟守着点预约挂号,不仅拼网速还拼手速。
 
我专门换了iPhone12pro的5G,一秒钟后稀疏的发丝在空中凌乱地惆怅。
 
难抢程度不亚于大学抢课。
 


课没了还可以换别的,挂号位没了只能等下一轮。
 
安慰自己迟早会排到,但我等得起,头发等不起
   
预约只是第一步,剩下就要往里砸钱。
 
挂号费300,专家特需500。
 
验个头皮抽个血,测个毛囊开些药,一轮下来得砸个千八百块。
 
医院是大型钞票粉碎机,名副其实。



上述办法都试过都不顶用,我终于走上了死路——植发
 
就俩字:死贵。

以毛囊为单位计算费用,一个毛囊价格7-20元,植一次基本1000~5000个毛囊。
 
这么说有点抽象,给你举个例子哈。
 
平均来说,一厘米的发际线有1700+个毛囊。
 
想让发际线低点,最少得砸个近万块。

 
社保还不报销,尽管脱发一半是工伤。
 
去找老板讨公道,老板摘下自己的渔夫帽,露出光明顶,心酸又好笑。
  
保险朋友小李,致力于将脱发纳入医保。
 
我双手双脚表示赞成,毕竟连猝死都有百万理赔,何况脱发这种群体事件。
 
钱包空了,头发回来了,这笔买卖划不划算,我掂量不了。
 
满地都是头发丝,我却抬头看见了商家口袋里赚了好多六便士。 



脱发面前,人人平等

月亮不睡我不睡,笑嘻嘻自嘲秃头小宝贝。
 
等拿到掉发的号码牌落泪,我痛骂熬夜时脑子进的水。
 
秃,是会传染的。
 
有一天我发现,我周围的人,也都秃了。
 
同事小奇,掉发最严重那段时期,不管逛商场还是坐地铁,都下意识捋一下头发。
 
按她的话说:我的发丝遍布半个北京。
 
她和男友吵架有一条底线,那就是绝对不薅头发
 
打是亲,骂是爱,扯到头发绝对掰。
 
每根头发,都是日复一日用育发液滋养出来的;每根头发,都是早睡早起喝糙米薏仁粥虐出来的。
 
爱情死了可以再找,毛囊萎了哪那么容易再生?


    
另一个秃头姐妹小青,感冒不会按时吃药,但每天两次生发液从未忘记。
 
有一次加班太晚,她直接睡过去。
 
半夜三点从梦中惊醒,第一件事是涂生发液。
 
别人觉得不至于,只有我能理解:她害怕毛囊在昨夜处于复苏临界点。
 
别的女孩化妆台是化妆品,她的全是生发产品。
 
备忘录里记着掉发数量,护发流程一小时起步。
 
最夸张的是,她每天都要对着镜子念念有词。
 
这不是啥东方镜中邪术,而是小青在自问自答:
 
好像真的长出来碎发了!
为啥用了三天都没效果!
昨天有碎发,今天怎么没了!
 
在秃头星人眼里,有一种头发,叫薛定谔的头发。
               
脱发面前,男女也实现了真正的大平等。
 
朋友小李年方二五,个高腿长脸贼帅,走在三里屯被街拍的那种。
 
帅哥身边不缺女友,但小李极其克制
 
原因令人侧目,因为他从网上看到脱发和肾有关系。
 
有人维持美貌靠吃唐僧肉;
有人维持美貌靠打肉毒杆菌;
还有人维持美貌靠控制欲望。

保温杯里泡枸杞,冷着一张脸生女勿进,又佛又禁欲。
                
2019年有2.5亿脱发人群,意味着每五个人就有一个脱发。
 
脱发群体年龄整整提前20岁,植发最小的18岁。
 
当一个00后说自己老了,他可能不是凡尔赛,而是开始脱发了;

当一个大叔说自己还小,他可能不是嘴硬,而是真的95后。
 
反正在秃头这个世纪难题面前,没有幸存者。
 



我突然不那么焦虑了。
 
因为不管是帅哥还是美女,单身还是有对象,在脱发面前,都是平等的。
 
换个角度想,脱发像5G一样,改变了我的生活。
 
我脾气好了。
 
猫砸碎海蓝之谜,男朋友又把袜子内裤一同扔进洗衣机。
我都能面不改色笑嘻嘻。
 
我禁欲了。
 
下班不再蹦迪,酒也戒了。
 
我按时作息了。
 
十点就睡,六点就醒。
一大早去菜市场买菜,发现隔壁帅哥也在。
 
我下定决心辞去007工作了。
 
钱虽然少了,但双休追剧看书睡大觉真的快乐。
 
我想通了——
 
连明星都免不了掉发的命运,普通人更不用焦虑。
 
秃不秃的也就那么回事。
 
照我妈说的,发际线高,那是有福气啊!
              注:图片来源于日剧《凪的新生活》


作者 /                      无尽

编辑 /                   影嘤嘤

视觉 /                      野美

 


本文转载【ONE文艺生活】微信公众号,韩寒主编的ONE·一个 文艺阅读应用官方公众号,复杂的世界里,一个就够了。关注可搜索微信号:one_hanhan 。



▽ 更多推荐阅读 ▽


没钱买热搜的他们,值得10000次曝光


比李子柒还硬核!萌妹子在零下30度钓鱼,冰川遛狗,野外烹饪。网友:看她钓鱼我能看一整天!

关注公众号:拾黑(shiheibook)了解更多

[广告]赞助链接:

四季很好,只要有你,文娱排行榜:http://www.yaopaiming.com/
让资讯触达的更精准有趣:https://www.0xu.cn/

关注网络尖刀微信公众号
随时掌握互联网精彩
赞助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