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问我要不要藏起崩溃,我不配

百家 作者:新周刊 2021-01-15 13:56:48 阅读:260

昨天晚上更新的《奇葩说》,给当下的社会人带来了一个直击灵魂的拷问:


成年人的崩溃,到底要不要藏起来?

成年人崩溃是瞬间的事儿,就看你藏不藏了。

                    

在这个不太能点燃热情的冬天,这个问题不是一般的应景。毕竟,打工人还在努力加班,头发还是一根根往下掉,内卷的焦虑已经从成年人蔓延到小孩子。


单调的快乐千篇一律,成年人的崩溃却是参差多态。学业、事业、家庭、子女、养老……你永远也不会想到,一个成年人可能因为什么,突然就山雨欲来风满楼:

辛苦忙碌一年之后,你可能会因为抢不到过年回家的车票,突然间就止不住的崩溃;连续加班大半个月之后,在生日当天还要被叫回去加班,同样让人彷徨无助。

你我心知肚明,生活中的每一段路,都有可能成为压垮成年人的最后一根稻草。

但,有意思的是,在昨晚的《奇葩说》当中,大部分观众都将票投给了正方——多数人都觉得,既然大家都是成年人,终归还是应该将自己的崩溃藏起来。
 
一个“不成立”的辩题

也许,这是个从一开始就很难厘清的问题。

在《现代汉语词典》中,“崩溃”的意思是“完全破坏”和“垮掉”。而在当晚的辩论中,正反双方对崩溃的认知,基本上都站在了和这个意思相一致的立场上。反方一辩刘旸给出的定义是“失去控制”,正方一辩严文凯则认为,情绪崩溃和洪水决堤都是一回事。

这意味着,崩溃应该是一种不以意志为转移的失控。而这样的失控,理所当然如洪水决堤一般,瞬间便能冲垮一个人的心理防线。

在韩剧《请回答1988》第二集中,女主角德善的奶奶过世。原本,德善最初赶回去时,看到的是姑姑们在互相比着谁的戒指好看,爸爸和大人们在开心的应酬着。

心里装着多少事儿,都得强撑着谈笑风生。/《请回答1988》


可当德善的大伯从美国赶回来时,原本谈笑风生的大人抱着自己大哥,在自己的子女面前嚎啕大哭,心理防线终于被最后一根稻草压垮。

然而成年人一旦藏不住了,泪腺就直接溃堤。/《请回答1988》


成年人是要面子的,所以他们故作镇定;成年人也是要妈妈的,所以他们也会有绷不住的一瞬间,不能自已。

当一个人处在这样的失控状态下,还有什么“藏起来”的余地可言?

因此,当飞行嘉宾宋丹丹在节目开始时说“我认为这个辩题不成立,因为能藏起来的都不叫崩溃”时,站在反方立场上的导师李诞便直言道:“我感觉丹丹姐已经结辩了”。

丹丹姐用表情告诉你,都崩溃了你还往哪儿藏啊?


这话既是调侃,也是某种程度上的事实。

但在辩论结束之后,作为唯一一个仍然站在反方立场上的导师,主张成年人不应该将任何崩溃藏起来的李诞,却在比赛结果还未公布之前,便率先“投降”。

面对那些藏不起来的崩溃,李诞表现出了温柔的一面。在他看来,崩溃在今天的职场是一种非常高效的沟通方式,可以让其他人迅速理解你当时的感受与无奈。

但,即便情商高如李诞,也明确地建议:毫无保留的崩溃,一生只用一次就够了。在那之后,你也就该成年了,是时候藏起那些让你崩溃的情绪。

身处社会这个巨大机器中,这是一颗螺丝钉应有的自觉。

你不是学会了“藏”
只是变得更加坚强

两个月前,一个女孩在网约车上崩溃痛哭的视频,曾在网上引起轩然大波。那一天是她的生日,难得地可以早点下班,却在坐上车后又被叫回公司加班。而在她终于无法抑制地崩溃之前,已经连续无休加班了半个月。

不得不说,这其实是一个能干的、坚强的、无法被苛责的女孩,她只是终于控制不住而已。

反方认为,藏起来是不正常的,小孩子被允许随意哭闹,长大了却要喜怒不形于色。人应该允许自己崩溃,才能理解他人的崩溃,以及待之以温柔,这个世界才会变得更好。

这似乎并没有错。在那一晚,好心的司机给女孩免了单,说了第一个生日快乐;在那个视频下面,网友们纷纷送上生日祝福,构筑起了这个社会应有的温柔。

但正如李诞所言,即便我们还是小孩子,其实从懂事的第一天起,就一直被要求藏起自己的情绪。

小时候只要放声大哭,听到的第一句话就是“哭什么哭”。


相比起来,正方认为人更应该对自己的行为负责,每一次的崩溃都会带来不可估量的损失,忍一忍找个没人的角落,或对一个知心的朋友倾诉,更好。

公正地说,正方傅首尔、臧鸿飞和严文凯三人,在辩论战术上其实回避了“崩溃到底是否能够藏得住”这一点,但在道理上,确实站在了更为现实的层面上。

长大以后,我们都学会了泪往肚子里流,让糟心事儿慢慢过去。


要知道,那个女孩的崩溃,并不能换来更加轻松的工作节奏。在收拾心情之后,她依然还是要回到公司,坐在格子间,为自己的工作继续坚持。

值得一提的是,反方二辩王磊也在辩论中提到了自己的故事。去年初,王磊的父亲突然病重,王磊只能强忍着悲伤冷静地处理一切事务。但除夕夜当晚无法赶回老家陪伴在父亲身边,那一刻,他才无法控制地崩溃,在沈阳最大的广场上嚎啕大哭……


不得不说,这个故事的前后两部分,其实分别验证了正反双方的观点——王磊最后的崩溃,当然是因为紧绷的神经终于失控,每个成年人都能感同身受,只是不一定会崩出来。

但,他在能够控制的情况下,都选择了“藏”。那些肩负起责任、忙前忙后、寻医问药的时刻,才是所有人在相同遭遇下,都必须强撑着做出的选择。

套用薛兆丰教授的话,机会更偏向那些自律和懂得控制自己的人,这叫成本。

在成年人的世界里,没人关心你是否崩溃,只关心你还能不能抗住。


假如,你在不适当的时候崩溃,在职场上丢失的不过是工作机会和声誉,在生老病死中丢失的便可能是生命不能承受之重。
 

当然,薛教授说“陌生人的温暖很廉价”,这还真不一定。三年前,甘肃曾有一位19岁女孩轻生。如果,当时她能收到一些劝慰,事情的走向可能会不一样。


醒醒吧
从来就没有什么选择题

所以,“要不要”把心中的崩溃藏起来,真的不是一个公平的选择题,洪水滔天的时候你崩不住,理智尚存的时候你不敢崩。
 
孙子兵法说,胸有激雷而面如平湖者可拜上将军。诚然,这是人作为一种高级动物,这一生所应该追求的卓越。

如果你变得越来越能经受磨砺,变得越来越能喜怒不形于色,那只是因为,你内心的堤坝正在愈发坚固,那条绷紧的神经的韧性正在变得越来越强,那原本滔天的洪水已经不足以让你瞬间崩溃。

归根到底,你只是长大了,成熟了,忍耐力更加高了,但神经崩断的临界点依然存在,坚固的堤坝总会有极限。

情绪稳定当然是一种极其优秀的品质,但我仍然觉得可怕。

当你像机器人一样冷静时,似乎也变得没那么可爱了。


在《三体》中,刘慈欣创造了一个被毁灭了两百多轮的三体文明,在极其险恶的生存环境中求生,演化出远超人类的科技水平。

而在艰难求生的过程中,三体社会逐渐开始抛弃那些“无用”的情绪。三体人认为,多余的情感会让文明变得脆弱,无法在乱纪元中生存下去。

 

不得不说,从“下班后的消息该不该回”到“成年人的崩溃要不要藏”,奇葩说本季的辩题站在了更现实的层面上。而今天这个辩题,最现实的思考价值便在于,人当然不能太脆弱,但同样需要避免陷入如三体人般过于冷酷的生存法则。

 

就像傅首尔所说,你要为自己的选择负责,既然做出了选择,就不应该像小孩子一样撒娇。

 

这未免有些矫枉过正,到底多大的崩溃会被看做“撒娇”?

 

有人说,因为程序员拿着远超一般打工人的薪水,那就不应该抱怨一个月300小时的上班时间,即便你应该是个脑力劳动者;

 

有人说,每个人都在拼命加班,你不干自然会有更年轻的人顶上,所以35岁之后被替换,你也没什么好抱怨;

 

有人说,每家的孩子都在学奥数、钢琴、画画、编程,你不想从起跑线就落在别人的后面,就给老子/老娘拼了命去学。

 

你看,从小到大都是这样的,这是社会对我们的规训。

 

但其实,每一个努力让自己变得更好的成年人,都配得上压力下的几句吐槽,有资格在任何绷不住的时刻显露自己的脆弱。

 

否则,你终究无法理解那些撑不下去的灵魂,崩溃终有一天会变成一种原罪,吐槽也会被看做撒娇。

 

“一颗会哭的螺丝钉,会生锈呀各位。”


要努力,要加班,要996,他怎么会允许你哭呢?”

小互动

明晚9:30
扫码进入新周刊小程序
参与最新一期《奇葩说》辩论
即有机会获得视频会员季卡



✎作者 | DR
欢迎分享到朋友圈
未经许可禁止转载
广告合作请联系微信号:xzk96818

关注公众号:拾黑(shiheibook)了解更多

[广告]赞助链接:

四季很好,只要有你,文娱排行榜:http://www.yaopaiming.com/
让资讯触达的更精准有趣:https://www.0xu.cn/

关注网络尖刀微信公众号
随时掌握互联网精彩
赞助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