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前的春晚,那么猛的吗?

百家 作者:创业财经汇 2021-02-12 21:40:29 阅读:486

茫茫人海中,为防大家走失,请大家

点上方 “创业财经汇 ”  → 点右上角“...” → 点选“设为星标  ”

为创业财经汇加上星标,就再也不会迷路啦!


    文 / 巴九灵
   来源:吴晓波频道(ID:wuxiaobopd )

今天是大年初一,小巴给大家拜年啦。

 

昨晚小巴和家人一起看了央视春晚,大家也看了吗?有没有你喜欢的节目呢?还是说跟小巴一样,看春晚的目的,除了陪伴家人,就是为了热火朝天地跟网友们一起吐槽。

 

如今的春晚确实没有太多新意,但是你可能想不到,春晚刚诞生那两年,生猛得很,各种不按套路出牌,比如今的综艺节目还刺激。

 

今天小巴就跟大家分享第一届和第二届春晚的一些精彩故事,包括插播禁曲,上台前吃掉道具,出租车司机推荐第一位上春晚的香港歌星等等。

 

以下内容来自高晓松口述,选自890新商学课程《晓年鉴》。在这门课里,你会听到高晓松娓娓道来1969年至2019年中国和世界的精彩故事,分享街头巷里的私人记忆。过年了,听些过去的故事,回味下生活的闪光记忆,多点对未来的期待。


直播的春晚,插播的禁曲


‍‍第一次央视春晚是1983年,那一届春晚,我到现在记忆犹新,应该说经过那个年代的人,都记得那届春晚上那些著名的节目。比如《吃鸡》,到现在已经过去30多年,大家看到王景愚还是会说,‍‍你表演一个吃鸡。


‍‍那一届春晚是由当时非常年轻的姜昆以及他的师父马季,还有刘晓庆和王景愚,‍‍他们4个主持。



刘晓庆当时已经‍‍很有名,因为之前拍了《小花》,家喻户晓;马季当然也是家喻户晓。相声界辈分很重要,侯宝林那一辈教出马季,马季这一辈又教出姜昆,那年春晚相当于是师徒同台。

 

但当时这安排有很大争议。那时候很严肃,‍‍怎么能让相声演员去主持这么重大的晚会呢?但是那个时候改革开放的动力非常强,整个中国上下都觉得,应该突破各种各样的规矩去进取,应该勇敢向前尝试。所以最后由台长拍板说,就马季和姜昆来。

 

‍‍第一次的春晚是直播。后来有好多文章说,直播显示了当时什么样的情怀,什么样的勇气。但是后来台长出来说话,当时台长叫王枫,他‍‍说,直播其实只有一个原因,不是什么思想解放等等,就是因为没钱录像。

 

‍‍因为当时录像技术刚起步,电视台主要都是直播,因为录像太贵了,不像现在拿手机就可以录像,那时候一个录像机的磁头就要3万美元,用不起。

 

这一届春晚‍‍出现了几件重要的有意思的事。

 

第一件事,在这之前,‍‍李谷一的《乡恋》是被禁的。《乡恋》采用了流行唱法,就是会喘气。因为之前都是很严肃的歌曲演唱方法,而李谷一是喘着气唱的《乡恋》,很多老同志受不了,说这个不行,是靡靡之音,就给禁了。

 

但是春晚直播的过程中可以打电话,很有意思,‍‍无数的人往里打电话,其实当时中国有电话的家庭并不多,很多人就去公用电话亭打电话。

 

‍‍结果这边正在直播,电话打进来,负责接电话的小姑娘就记纸条,大量的人说想听李谷一唱《乡恋》,她就把一盘子纸条递给了总导演黄一鹤。

 

‍‍黄一鹤一看,这他哪能决定得了,就冲小女孩使眼色,大领导在那儿坐着,找他去。

 

‍‍当时的广电部长是著名的吴冷西,小女孩就把那一盘子纸条递给吴冷西,吴冷西看了一眼就摇头。过一会儿,小女孩又端来一盘子,《乡恋》的观众呼声极高,黄一鹤又指吴冷西,那姑娘又把第二盘放到吴冷西桌上,吴冷西看了一会,犹豫了一下又摇头。

 

‍‍结果后来一发不可收拾,观众的电话潮水一般打来,雪片一般的小纸条,到了第五盘的时候,吴冷西坐不住了。

 

‍‍最后吴部长走进导演室,对黄一鹤说:“播。”黄一鹤马上通知主持人姜昆直接插播,姜昆上台,说:“下一首歌,李谷一准备,《乡恋》。”

 

李谷一听到都傻了,‍‍因为那首歌被禁了,她本来不能登台唱,突然间能唱了,她都不敢相信。

 


《乡恋》终于登上了春晚的舞台,从此靡靡之音的事就没有了,大家可以喘着气儿唱流行歌了。

另一件有趣的事,是王景愚‍‍本来表演的《吃鸡》这个节目,是真的有一只烧鸡。结果在表演之前,这只烧鸡被姜昆给吃了。马季还问他,姜昆你怎么把道具给吃了?姜昆说我饿了,然后把烧鸡掰了一块给马季,说师父你也来一块,于是马季也吃了。


于是王景愚只好上台进行无实物表演,结果这段无实物表演‍‍彻底征服了全国观众。到现在我都记得,我们小时候人人都模仿无实物吃鸡,怎么样使劲,怎么模仿这里是筋拉不开等等。

 

‍‍获得了空前的成功的第一届春晚,一共花了500块钱,连演员带工作人员一共才60多人,观众才200人。




第一位登台的香港歌星,是司机介绍的


第二届春晚舞台,首次出现了‍‍港台的明星。

 

很有意思的是,‍‍我们后来才知道,第一个出现的香港歌星张明敏,其实在香港并不是歌星。但是幸亏他不是一个真的歌星,他才能来。为什么?

 

‍‍因为当时第一年春晚获得巨大成功。第二年春晚的时候,还是让黄一鹤做导演。黄一鹤想,中英签署了联合声明,香港要回归了,我们是不是要请香港的演员来参加春晚。

 

‍‍可是那时候大家完全不了解香港,也不知道谁是明星,应该怎么去请,什么都不知道。台里说,黄一鹤到广东去找找。


于是‍‍黄一鹤就去了广东,结果是在一辆车上,听一个司机放《我的中国心》。黄一鹤导演一听,这歌好听,又爱国,问司机这是谁唱的。司机给他写了一小纸条,张明敏的《我的中国心》,说可以去中英街买。

 

中英街是当时香港和深圳两地边界的一条街,这边是香港,那边是深圳。‍‍‍‍黄一鹤到了那儿,还过不去,他是偷偷地跑去了对面,赶快买了一盘磁带。

 

‍‍‍‍接下去就要开始思考从哪儿找张明敏。最后台里想到,咱们通过新华社香港分社找。新华社找了半天,终于找到了。

 

那个时候上春晚都要政审,审查这人有没有历史问题。但是香港台湾的人要怎么政审?‍‍大家又研究半天。

 

我觉得这个特别有意思,改革开放往前走的时候,每一步都是新的,谁都没遇见过。

 

‍‍后来定了个什么标准呢?只要他没有慰劳过国民党军队,就算是一个好艺人。因为邓丽君慰劳过国民党军队,她就不能来。

 

‍‍于是按照这个标准去查张明敏,查了半天,发现张其实不是一个职业歌星,他是在九龙做电子表的工人,没有参加过什么专业的慰问演出,这样政审就通过了。

 

‍‍政审通过以后,这事报上去,广电部里一直都不同意。咱们之前也讲过,当时广电部长是吴冷西,在1983年的时候他已经破格允许李谷一唱《乡恋》,但是这次又往前走一大步,他说这不行,风险太大。

 

都谈好了,一直没批,怎么办?有一天台里接到一个‍‍部里打来的电话,说,如果你们坚持要港台演员来演,总导演就别干了。

 

电话是吴冷西部长的秘书打来的。‍‍总导演黄一鹤听完这番话,直接把电话摔了。他心里想,我费了这么大心血,做这么一台晚会,一切的主题都是为了两岸三地,血浓于水,但是最后不行,那就别干了。

 

‍‍但是这之后,台里继续努力到什么程度呢?一直到腊月二十七,那时春晚还是直播的,这事还没批下来。最后台领导实在没办法,就在腊月二十七当天,当时的副台长洪民生从早上8点开始,给广电部的副部长打电话,一直打到11:30,所有人在旁边紧张地等着。

 

‍‍打完最后一次电话,洪民生终于对黄一鹤说了一句——他是南方人,有口音——“‍‍黄一饿(鹤),可以播了。”全台欢欣鼓舞。


今天改革开放的成果,大家觉得好像是很顺利地来的,其实不是,‍‍方方面面,每一个小小的进步,都是经过了无数人努力地争取。

 


那一年张明敏唱了《我的中国心》《垄上行》,还唱了《外婆的澎湖湾》‍‍和《乡间小路》,这都是我特别喜欢的歌。尤其是《垄上行》。

 

‍‍我记得有一年,大概是10年前,我有很低落的一段时间,有次跟我最好的朋友在卡拉OK里点了一首《垄上行》。唱到“‍‍若是有你同行,你会陪伴我,重温往日的欢乐”,我们俩抱头痛哭。

 

‍‍这么多年过去,还是这句话,“若是有你同行,你会陪伴我,重温往日的欢乐”。

 

‍‍那一年的春晚,不光是港台演员的出现震动了中国,还有马季说了一个不算相声的单口,叫《宇宙牌香烟》,特别有意思,是讽刺那时候的假货;陈佩斯和朱时茂也第一次登上春晚,演了《吃面条》,从此以后他俩就成了春晚的常客,直到后来出现版权纠纷。

 

‍‍因为春晚是整个环境的风向标,所以大家看到了香港台湾的演员,看到了小品相声敢于向前,更加娱乐,甚至有讽刺在里面,整个感觉,就是国家又开放了一大步。




过去50年的中国和我们的个人生活,用高晓松的话说,几乎是迅速完成了从农耕时代向工业时代的跨越,抵达科技时代信息时代,这称得上是人类历史上最波澜壮阔的半个世纪。

知道来路,方知去向,这样精彩的故事,值得我们一再回顾。


喜欢本文的亲们,

请在页尾留言,点在看,点分享哦

关注公众号:拾黑(shiheibook)了解更多

[广告]赞助链接:

四季很好,只要有你,文娱排行榜:http://www.yaopaiming.com/
让资讯触达的更精准有趣:https://www.0xu.cn/

关注网络尖刀微信公众号
随时掌握互联网精彩
赞助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