骂他的人,最无知。

百家 作者:广东共青团 2021-03-29 14:19:35 阅读:256

本文受权转载自“视觉志”,id:iiidaily;作者:不一



这是一个真实的数据。

根据联合国儿童基金会此前发布的一份报告:2019年,儿童和青少年中有约32万的新感染病例,11.3万儿童和青少年死于艾滋病相关原因。

大约每100秒就有一名20岁以下的孩子感染艾滋病病毒。

其中很多孩子,来自母婴垂直传播。


“他们的世界是非常狭小、封闭的。”

一个叫小武的艾滋病患儿,父母都因为艾滋病去世,当他被带去航天博物馆时,7、8岁的小男孩,却不知道何为地球。

—— 没有人带他走出去看看。

这群孩子本是最无辜的受害者,却不得不被外界的偏见歧视所束缚。

郭小平,想领着那群特殊的孩子,走进那个正常的、精彩的、广阔的世界。


01

2004年以前,郭小平怎么也不会想到他的人生,会因为一群孩子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

那时的他,在临汾市第三人民医院担任院长。

因为工作的原因接触了一批艾滋病患者。

他们大多来自农村,没多少钱,一直忍受着病痛的折磨。

由于艾滋病人发病时免疫力低下,医院的传染病房不大,为了避免出现交叉感染,2004年,郭小平所在的医院自筹了钱,建设了“艾滋病病区” —— 绿色港湾

一方面为艾滋病患者提供免费治疗。

另一方面,带领病人在病区外种植药材和其他经济作物,为病人和家属多多少少提供一点生活补足。

“我们是希望探索一种治疗艾滋病的新模式,不仅仅是活着,而且有尊严地活着。”


而在这群艾滋病患者中,有一群年纪尚小的儿童。

他们大多是通过母婴传播感染了艾滋病,因为发病进了医院,后来就住在了病区里。


这些孩子,绝大多数没了母亲。

在村子里被视为“异类”,避之而唯恐不及。

几乎没有朋友,也无法上学。

知道自己有这个病后

以前玩的小伙伴都不理自己了

只能自己跟自己玩


母亲早早去世

在福利院长大到12岁

不知道上学和读书是什么


去上学

却被放在特教部

认为他和正常人不一样


“他们是病人,不是罪人。”

郭小平想为他们做点什么。

02

那时还没有艾滋病儿童专用药。

谁也不知道这群孩子能活多久,但郭小平却觉得,至少在他们还活着的时候,享受和正常孩子一样的上学。

于是,2004年,一个“爱心小课堂”诞生了。


“爱心小课堂”由一个病房改造而成,最初只有几个孩子。

老师就是郭小平和医院的其他同事,大家利用空闲时间教这些孩子算数、认字。


孩子们尤其喜欢这个地方,经常在病房输液刚一结束,就立刻跑到小课堂,听老师讲课。


郭小平能从这些孩子的眼中看到对知识,对未来,对那个精彩世界的渴望。

对这个小课堂和这群孩子也越来越上心。

后来随着艾滋病儿童专用药的出现,孩子们的病情逐渐稳定,但绝大多数仍无法被普通学校接收,郭小平就想着不如把小课堂扩大一下,变成学校。

2006年,在社会各界的帮助和支持下,爱心小课堂变成了红丝带学校

郭小平兼任校长。

03


学校是建立了。

但老师怎么招,孩子怎么教,学校怎么运营都是问题。

关于学校运营的资金,一部分来源郭小平的医院,一部分来源于中国红丝带基金会,还有社会募捐,学校外进行蔬菜种植也能填补一点,

“就一直这么熬过来了。”

最大的问题还是老师。

即使知道艾滋病的传染途径是性接触、血液、母婴传播,也很少有人愿意来,即使有人来,每次上课都会带着口罩手套,像躲“病毒”一样站得远远的。


“你看到老师这样戴手套戴口罩,站得远远的,心里会不会觉得别扭难受?”

有记者曾经问在学校里上课的孩子,小女孩沉默了一下,然后有点无奈的笑了。

那样害怕歧视的目光,她们并不陌生。

老师换了好几批,最后留下的都是和郭小平一样真心希望这群孩子好的人。

有老师本身也是艾滋病患者,在这里他们拿的工资不高,有些甚至不要钱,心甘情愿在这里想要为孩子们的未来做点什么。


2011年,郭小平的红丝带学校经批准正式被纳入国家义务教育行列。

成为中国唯一一所艾滋病患儿学校。

2015年,郭小平甚至辞去了医院院长的职务,放弃优渥的待遇和光明的前途,将全部精力投入到红丝带学校,投入到那群艾滋病孩子身上。

“医院不缺一名院长,而红丝带学校缺一名校长、一个家长。”

郭小平这样说道。

04


作为红丝带学校的校长。

但郭小平从来不让孩子叫自己校长,而是郭伯伯。

“一叫我校长,就感觉把我拒之千里之外了。”

“我不是来当校长的,我是来当家长的。”

然而当很多失去父母的孩子,将郭小平视为父亲,想叫他“爸爸”时,郭小平却也总是拒绝,他得让孩子们知道,他们是有根的孩子


“我充其量就是个影子爸爸。”

“他的父母我不能代替。”

每年清明节,郭小平都会带着孩子们上坟,因为孩子们很多,没办法把每一个父母的墓地走一遍,他们通常就找一个地方祭奠一下。

他一定要让孩子们记得,他们不是无家可归的孩子,他们始终是有根的。


05

“刚开始办学校的时候,觉得自己承担了社会责任,甚至觉得自己挺伟大,现在对孩子们的感情越深,这种想法越淡了,他们就是我的孩子。现在,我和孩子们之间就是个‘情’字。”

他完全将学校里的孩子当作自己的孩子操心着,事无巨细。

早7点晚7点,他都要盯着孩子吃药,还耐心地告诉孩子怎么吃不难受。


十几年没回家过春节,因为舍不得那些孩子独自过年。

那些离开学校的孩子,很多过年也会回来,郭小平就会自掏腰包为孩子们准备一顿丰盛的过年大餐。


请老师教孩子们画画弹琴,还给女孩子买汉服,让她们可以拍好看的照片。


除了照顾孩子们的生活、学习,闲暇时间他总会一门心思投入到对艾滋病的研究里。

学校里有孩子因为服用药品,变得跛脚和肥胖,有些受到了不可逆的影响。

郭小平希望能够有办法让药品对孩子的副作用少一点,等到未来如果有根治的药问世,孩子们可以更好地去迎接没有疾病的生活。

“我想让他们好一点。”



06


在红丝带学校,入校的学生,都会有一节课,像外面学校其他学生一样,去书写自己的梦想,去触碰那个曾经觉得遥不可及,无法接近的未来。



“以前不敢想以后,觉得自己不会遇到好的事…”

“发病的时候生不如死,好几次觉得自己没有明天了。”

“现在觉得以后就可以很远,很远。”



红丝带学校创办15年。

最早进入学校的16名学校的学生已经参加高考,其中15名被录取。

如今这些人很多已经毕业,有了自己的工作,有了崭新的生活。

离开学校时,郭小平对每个孩子只叮嘱两件事:

1、好好吃药。
2、你们已经是受害者,不要再“制造”受害者。


后来那些考上大学或者已工作的孩子再回来,郭小平也不忘嘱咐他们:

“不伤害别人,不伤害社会,这是底线”。

“红丝带学校教育孩子们的目的就是,在他们走向社会的同时,让艾滋病传播止于自己。”



07


有人曾问郭小平这些年苦不苦。

郭小平摇摇头:

“不苦,你苦得多了你就不苦了。”

更重要的是,他早已收获到比金钱、权力更珍贵的东西。

“你看着孩子笑着,吃着东西,你心里是觉得开心的。”


然而郭小平的付出和坚持,却被一些人误解。

一开始说“绿色港湾”,是对艾滋病人搞隔离。

后来又说他把感染艾滋病的孩子集中起来上学,是一种“圈养”,使得孩子和社会隔离了,根本不利于孩子的成长。

面对这些质疑甚至骂声,郭小平无奈地直言:要是不集中到一个学校,很多孩子根本就没有学上,甚至就没了。

在学校里,有个男孩,就曾被村子里的一些村民联名驱赶,后来到这里,才重新开始了正常的生活。


郭小平曾经和一群人聊天,很多人可以给艾滋病孩子捐钱,买点吃的,也可以和他们握手拥抱,但当郭小平提出:


“如果让你的孩子或孙子跟这个孩子在一个班,一起吃饭,一起休息,你同意吗?


所有人都沉默了。


郭小平希望,自己的那些孩子们可以自由去追梦,他更希望,自己这个学校早日关闭,所有孩子都可以在一起生活、学习…

他努力让孩子们先可以活下去,有学上,未来靠自己走进社会。

关于一部分成绩没那么优秀的孩子,他也帮他们想好了路,可以让他们学园艺或者上个专科学校学一门技术,以后也能养活自己。


08


2017年,在央视的《朗读者》节目上,郭小平将迪亚德·吉卜林的《如果》送给他的孩子们。

希望他们平安幸福,将来能有一个好的生活。

如果周围的人毫无理性地向你发难

你仍能镇定自若保持冷静

如果众人对你心存猜忌

你仍能自信如常并认为他们的猜忌情有可原

如果你肯耐心等待不急不躁

或遭人诽谤却不以牙还牙

或遭人憎恨却不以恶报恶

既不装腔作势亦不气盛趾高

如果你有梦想而又不为梦主宰

如果你有神思而又不走火入魔

如果你坦然面对胜利和灾难

如果你敢把取得的一切胜利为了更崇高的目标孤注一掷

面临失去决心从头再来,而绝口不提自己的损失

如果人们早已离你而去

你仍能坚守阵地奋力前驱

如果你能惜时如金



回顾这些年,郭小平直言,他和孩子之间,现在就是一个“情”字。

“人就怕有感情,一有感情以后就怕他出事。”


“他见我的时候,把他的生命寄托于我。”

“我见他的时候,已经注定,我要承担他生命的那种责任。”


16年的时间,他用爱和奉献,为一群特殊的儿童撑起了一把伞,为他们挡风遮雨。

即使那些孩子走入了社会,他也是他们永远的依靠和避风港。


这个世界,或许并不是十全十美。

悲伤有时,痛苦有时,不公有时。

但好在总有人,用平凡、温柔却强大的力量,推动这个世界变得更好。


谢谢你们。



资料参考:

联合国儿童基金会官网-《艾滋病和艾滋病毒》https://www.unicef.org/zh/%E8%89%BE%E6%BB%8B%E7%97%85

《朗读者》 20170304 选择

《朗读者》 20170225 陪伴

《面对面》20201129 郭小平:生命的责任

《新闻调查》 20170617 “孤岛”的孩子

当事人NO.82《校长郭小平:“圈养”艾滋儿童是没有办法的办法》


作者:不一

来源:视觉志(ID:iiidaily)用文字记录生活,用照片描绘人生,每晚听你倾诉喜怒哀乐,陪你走过春夏秋冬。转载请联系(ID:iiidaily)授权。

编辑:星

▲关注“广东共青团”B站、抖音、微博


关注公众号:拾黑(shiheibook)了解更多

[广告]赞助链接:

四季很好,只要有你,文娱排行榜:http://www.yaopaiming.com/
让资讯触达的更精准有趣:https://www.0xu.cn/

图库
关注网络尖刀微信公众号
随时掌握互联网精彩
赞助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