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和府宣布斩获8亿元融资!创始人为开面馆全球调研,婉拒160亿天价估值

百家 作者:创业邦 2021-07-08 15:17:23 阅读:361



作者丨房煜

编辑丨及轶嵘

图源丨和府餐饮



一天卖出15万碗面,一年服务5000万人次。这样的一家企业,在餐饮投资持续高涨的今天,自然会在资本的雷达之内。7月8日,国内餐饮头部品牌和府餐饮宣布完成近8亿元(人民币,下同)E轮融资,本轮融资由CMC资本领投,新股东众为、老股东腾讯、LFC跟投。

 

去年11月,和府餐饮拿到腾讯投资领投的4.5亿元融资。不到一年,和府两次连续融资近13亿元,加速布局的动向引人注目。和府表示,本轮融资将主要用于深入布局全产业链体系、新品牌打造、渠道建设及数字化能力构建等方面。

 

创业邦了解到,这一轮融资中,有些资本对于和府餐饮给出的估值远高于本轮实际估值。有人给出了140亿元的估值,还有的报价估值甚至高达160亿元。

 

和府餐饮在这一轮选择投资方时,并没有价高者得。首次涉猎中餐连锁品牌、本轮领投方CMC资本合伙人兼首席投资官陈弦表示:“和府餐饮作为中式连锁快餐的头部企业,在创始人及核心团队的带领下,形成全产业链路的体系布局,打磨出了极强的研发及供应链能力、高效的门店运营体系、并组建了一个年轻、高效的团队。和府始终以消费者为中心,不断优化和升级产品,在餐饮零售化、连锁化的大趋势下,未来大有可为。”

 


而对于此次投资方的选择,和府餐饮创始人李学林对创业邦表示,“我们希望资本真正看懂我们。”他还表示,自己一直推崇,要做一个“实力大于名气”的人,做餐饮品牌也是如此。

 

截至2021年6月底,和府捞面全国门店总数突破340家。和府餐饮表示,2021年全国约2天新开一家店,全年新增门店数较2020年将实现翻番,预计达到450家。和府餐饮这碗面,究竟怎样才算看懂?


最近,我们和李学林聊了聊他的创业心路历程,以及对中国餐饮行业的理解。

 


 卖一碗面也需要顶层设计


在上海外滩SOHO地下一层,和府餐饮总部楼下有一家和府捞面。虽然面积比购物中心店小一些,不过,这里的国风元素一点不少。除了这些场景元素,午饭过后,前台的灶台一直冒着热气,三点左右,开始有年轻人过来坐着吃小食聊天。

 

这个场景或许正是李学林所希望看到的,他从来不认为和府的定位是一家“面馆”,而是一种新的都市生活方式,所以才会有“书房里的中国味道”。在2021年,这个味道还包括酒香,和府正在开出更多的“和府小面小酒”,作为自己的第二增长曲线。

 

如果你是今天才关注到和府,你会觉得它似乎是为了风口而准备的。品类上选择面食,这已经是一个被资本疯抢的赛道;整个就餐场景主打中国风,这也符合今天的国潮热;从开店选择看,有三分之一开在上海的购物中心里,这也是容易被年轻人发现的地方。

 

但是以上认知和这个创业故事的真实版本出入不小。首先,李学林开始准备这个创业项目是在2012年,2013年在江苏开出第一家门店。那时候最火热的赛道还是科技互联网项目,甚至是O2O也比一碗面条更受资本青睐;而国潮风真正形成势能也是2018年以后的事情;至于客群,李学林表示:“我们希望18-50岁的人,都是和府的消费者。”

 

李学林本人并非餐饮行业科班出身,此前在3C行业。他为什么会来到如此传统的行业创业?

 

李学林表示,餐饮赛道是今天的价值洼地。“中国的很多传统产业应该都有机会重做一遍,可以重新格式化,而餐饮行业随着产业支撑系统的加速成熟,有可能出现市场集中度比较高的头部企业机会。”

 

这种头部的机会,不光是规模,还包括品牌。现在市场上其实已经有门店数量过万家的餐饮连锁品牌。但是李学林认为,有一万家门店代表着上万个区域消费人群需求,“这是品类的成功,但是不一定是品牌的成功”。

 

李学林希望打造一个头部的餐饮品牌,一碗面是它的载体。不过,李学林开始做和府捞面时的举动,也吓了身边人一跳。

 

没有开一家店时,李学林先是满世界到处飞到处看,考察美国、日本等地的餐饮市场,包括聘请咨询公司,光是市场考察费用就花了上千万。不仅如此,李学林还花费巨资建设后台中央厨房体系,这也是让不少餐饮企业闻之变色的东西。

 

单单一个“如何让外卖面条不坨”的问题,和府就投入重金,经过数千次研发测试。先是磨合面条内在配方,调配各种原辅料的品牌、品质、配比,控制精准配方结构,解决了保持面条劲道的难题;然后还要针对每一条面条的外部质地,测评糊化粘连关键数据,形成保护,不厌其烦,最后终于解决行业长期痛点。

 


对于开店前的慢功夫,李学林自有逻辑。他认为,创业如同打井,关键是你是否确定这下面有水,而且水源充足。如果确定,那么剩下的只是如何做的事情,这些投入都是必须的。“我认为花小钱干大事的时代过去了。那是机会主义,和府干的是确定主义。”对于干餐饮这件事,李学林非常笃定,“这件事做成是周期问题。做不成则是个人能力问题。”

 

和传统餐饮行业的发展路径不同,早在2015年,李学林就接受了第一笔融资。李学林认为,资本可以助力企业快速发展。除了资金,还能提高自身抗风险能力、带来资源的整合,以及更开阔的视野。

 

不开店先花钱做市场调研,做供应链建设,资本护航,为什么李学林的打法,似乎和传统餐饮行业不太一样?

 

传统餐饮行业,一个餐饮品牌的成长之路往往是先开单店,找找感觉,试试市场反应,然后再开一些店,确定产品和单店模型成立,有了一定的收入和口碑基础,再去打造品牌,建设系统能力。

 

关键在于,李学林是带着对和府的“顶层设计”开始创业之路的。开店、搭建供应链体系品牌建设、实际上是个三位一体的工程。李学林认为,传统餐饮企业往往是打游击战,日子好过了才开始建设根据地,而和府从一开始就是“系统作战”。

 

这里说的系统,既是指李学林“三位一体”的认知,也是指今天的和府实实在在正在应用和打磨的管理运营系统。

 

一般来说,标准化是整个中国餐饮行业进化的方向,面食快餐领域也是目前比较容易标准化的,甚至可以说比较容易复制和模仿的。

 

如果李学林创业时只停留在这个阶段,那就不会有现在的和府,事实是,和府捞面在此基础上,更近了一步。“我们的系统核心竞争力有两个,一个是标准化,一个是基于信息系统的自动化。”

 

这里说的自动化,并非机器人餐厅之类新潮玩意,而是是实实在在能够提升门店的效率的工具,包括自动订货、自动排班、自动监控等一系列管理工具。这些“自动化”工具的出现,使得和府培养一个员工上岗,只需要一天时间,培养一个合格的店长,需要30天。

 


这不仅大大提高了门店的效率,也降低了用工的难度。实际发生的例子是,其他餐饮企业的一个门店干部,来到和府依旧可以当店长。

 

更重要的是,和府店长不需要为业绩发愁,不用为门店业绩负责,更多是执行系统的指令。换句话说,业绩如果不好,总部和系统来背这个锅。这是一个更加“中央集权”的管理体系,“和府不是一个服务型的体系,更多是一个智慧零售型的系统。”李学林解释说。

 

这种前台高度简化,后台高度集中的管理体系,实际上才是一家餐饮企业能够真正标准化、可复制化的基础。因为,它通过数字化的管理方式,把人的变量影响降到了最低。

 

现在,和府捞面全国布局300多家的情况下,依然保持店铺平均营业额55万元/月,坪效4800元/月,人效5.5万/月,客单价45元,为行业头部水平。

 

这样一家企业,自然会让资本觉得眼前一亮。

 

 

实力要大于名气


面对今天资本对于餐饮的狂热,李学林对创业邦感叹,今天的餐饮创业者比他创业时更“幸运”。

 

这种幸运,不光是指资本的青睐,还包括整个产业支撑体系的进阶,由于近年来餐饮业的冷链技术,食品工业技术以及中央厨房自动化能力的进步,包括大量餐饮供应链公司的崛起,使得整个餐饮行业的配套基础设施早已不可同日而语。

 

李学林回忆说,在和府只有几十家门店时,他每天晚上睡觉前都要刷手机看一遍门店的客户反馈。现在不用了,一个是门店多了不可能一家一家看,另外同事也会通过爬虫技术反馈一个数据包给他看。

 

资本是餐饮赛道火热推波助澜者。不过,李学林坦诚这里面存在泡沫,所以才有本文开头提到,拒绝140亿元以上估值的故事。

 

“没有人不喜欢钱,”李学林说,“但是目前这个估值,我没有什么压力,资本也不会有过高期待。”李学林表示,要做“实力大于名气”的人,品牌也是如此。

 

李学林认为,今天的和府捞面,虽然标准化、自动化有了一定基础,但是还处于继续打磨模型、继续培养巩固用户心智的阶段。给和府开出160亿元估值的资本,多少受了当下餐饮市场投资过热的影响。李学林很清醒,不想成为餐饮投资泡沫中的一朵云。

 

李学林的清醒,可以从和府如何度过2020年看出来。2020年对于餐饮企业,其实是比较难熬的一年,疫情还是给行业带来了很大影响。不同的企业选择了不同的应对方法。但是在这一年,和府选择做了三件事:

 

第一件事,强化企业内部的运营机制,提高运营效率;第二件事,孵化和府的第二曲线(小面小酒)和第三曲线,“正因为2020年我们花时间聚焦迭代了新模型,今年我们才能快速开出更多门店。”第三件事,在全产业招聘人才。

 


做完这三件事,当疫情开始好转时,和府门店的业绩恢复很快。关注点转向餐饮的资本,很快发现了这匹黑马的存在。最终,和府在年底接受了腾讯投资领投上一轮融资,融资金额为4.5亿元。

 

虽然先后拿到了近13亿元,但是李学林坚持认为,这个行业是个需要耐心打磨的行业,不是烧钱可以烧出来的。

 

表面上,李学林创业早期花钱是“大手大脚”的,但是这种“高举高打”,是要改变餐饮行业的作战方式。要把餐饮这样一个传统劳动密集型的行业,真正引导成为现代化的产业;要提高整个行业的认知水平,比如不要上了外卖就以为做了数字化;要把餐饮这样一个过去“高素质人才不肯来,来了留不住”的行业,变成一个和科技互联网行业一样有吸引力的行业。

 

李学林说:“比如老板自己的生意只做到了几个亿的规模,但是招来一个操盘过几十亿生意的人来辅佐你,那么两个人肯定聊不到一起去。”他认为,做新消费形势下的餐饮企业,必须要有新的思维和视野。

 

不可否认的是,过去的3C市场经历给了李学林很深的启发。他在美国时,曾经听过芒格的课。芒格教育学生,心里要想着明天的市场,而诺基亚输给苹果的故事,足以让人刻骨铭心。

 

正因此,在和府门店达到300家门槛之后,李学林的做法并不是借助资本的力量快速冲击更大规模,而是开辟了小面小酒这个第二战场。李学林认为,多品牌战略一方面可以共享后台资源,降低成本;另一方面,这也是为了复杂而激烈的市场竞争环境做更多的准备。“我们喜欢吃着碗里,看着锅里想着田里。”李学林说。

 

资本是否看懂了这一点?李学林说他一直希望资本和创业公司要彼此能够“门当户对”,这样“婚姻”才会幸福。这里说的门当户对,除了实力对等,还应该包括,对于中国餐饮市场共同的认知。

 

“如果你给我更多的钱,但是要求我一定要开多少店,那么就拜拜吧。”李学林直截了当的说。和府餐饮的愿景是,未来世界上有麦当劳、肯德基的地方,旁边都应该有中国的面馆。他指出,和府今天所面对的和试图解决的问题,其实还是行业共性问题,还是不能急,“餐饮行业的底层路径,始终没有变,需要继续灌溉。”




关注公众号:拾黑(shiheibook)了解更多

[广告]赞助链接:

四季很好,只要有你,文娱排行榜:http://www.yaopaiming.com/
让资讯触达的更精准有趣:https://www.0xu.cn/

图库
关注网络尖刀微信公众号
随时掌握互联网精彩
赞助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