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会骂人的年轻人,催生了「代骂」产业链

百家 作者:36氪 2021-07-26 12:31:15 阅读:204

如何优雅地骂人,是一门学问。


 | 薛亚萍
编辑 | 谭宵寒 
来源 | 字母榜 (ID:wujicaijing)
封面来源 | IC photo

“是不是很生气?是不是有口难开,没关系交给我,我来帮你。请叫我陪骂侠。”

因拒绝了出轨前男友的求复合申请,昭昭被对方骂了一通。昭昭是越想越憋屈,却偏偏骂不出口。经朋友推荐,昭昭在网上找到了陪骂服务。商家自称陪骂侠,给不愿或不擅长骂人的客户提供骂人服务,十分钟收费五元。

这恰好符合昭昭需求,价格倒也合适。和对方互加微信后,昭昭把自己和前男友的情况介绍给这位陪骂侠,并将前男友的联系方式发给对方。半个小时后,陪骂侠发来了一份和昭昭前男友的聊天记录:

“如果你不是天天吃伟哥的话,怎么会有那么多精力勾搭小三小四呢,不知道现在是不是永垂不举了?”

“把你的照片贴墙上,白天避邪,晚上避孕。”

……

在十分钟内,陪骂侠发了七条信息。看到前男友被骂到说不出来话,昭昭解气不少,“终于报仇了”。

陪骂这项服务最早出现在2013年。据北京青年报当年12月报道,有淘宝商家开始提供一项新型服务:按照客户需要骂客户。用文字骂人,2元一次,一次5分钟,用电话和语音,则价格更高。一些店家为照顾老顾客,还推出100元包月的骂人服务。


当然,骂人服务也有风险。针对网络代骂服务,2016年淘宝就曾揭露过包括代骂服务在内的多种突破法律红线或违法社会伦理道德的奇葩行为,并删除此类违法违禁、扰乱平台秩序的商品234万余条。

电视剧《三十而已》去年热播期间,林有有的扮演者曾遭网友攻击,有交易平台就出现过“代骂/陪骂林有有”服务。据《法制日报》报道,有律师表示,当陪骂服务是个人私聊时,归属于心理咨询范围,并不违法,但商家替顾客前往公共平台,发表辱骂信息等,可能涉嫌侵犯演员的名誉权。

直到今天,代骂服务依然屡禁不止。在一些社交平台和交易平台上,陪骂服务需求依然旺盛,不仅有出售这种服务的商家,还有重金求购这项服务的年轻人。

一位陪骂侠表示,一般找到他的是有情感纠纷的人,或是在职场中受到到委屈的年轻人,他们们不习惯于表达,或碍于面子不好直接开口,就会想找人代为出头。

时下,年轻人生活节奏快,在工作和生活中,难免会遇到一些摩擦,少不了和其他人进行一场交流,一不留神,交流和沟通就会演变成一场骂战。他们渴望自己是那个口土芬芳、舌灿莲花的包龙星,对对手进行全方位压制,然而现实却是那个只会说“我不理你”的李公公。


在豆瓣,就有网友组建了“吵架没发挥好组”,简称“吵组”,现在已有36万组员,他们自嘲为“事后诸葛亮”,“吵架没发挥好,很气,那就来这里继续骂啊”。小组设有“记没发挥好”板块,用来事后找补,也有优秀组员发出“记发挥好了”的学习帖,另外还有“技巧”板块供大家交流骂人技术。

知乎上,同样有一批年轻人渴望提升骂战水平,有不少人提出这样的问题,“被别人骂,但是自己不会骂人,怎么办?”、“怎么礼貌的阴阳怪气地骂人?”、“如何高技巧地骂人?”、“不会骂人,给个口诀?”

如果说陪聊的背后是情感需求,那么陪骂的背后就是情感宣泄。生活压力面前,年轻人需要找到发泄的出口。



字母榜发现,在一些如闲鱼、淘宝的交易平台,以及小红书、微博等社交平台,都存在“骂人服务”,这些服务的宗旨是“帮你骂人,骂到对方退缩!”


服务一样,价位却不同。在闲鱼上,就有“9.9骂到解气”、“十分钟五元”、“20分钟40元”、“一分钟六块”等标价不尽相同的服务。

一位要价9.99元的陪骂侠表示,自己是闲鱼上这个行业里做得最好的,已经接了很多陪骂的单子,“一天轻轻松松也能挣七八十元”。

但这份工作看起来简单,其实需耗费不少时间精力,“需要构思词汇,戳中那个人的肺管子。如果按照一些基本操作骂一骂,对方没什么反应,还要编些更狠的。”上述陪骂侠表示。

另外有一位要价“十元骂到爽”的陪骂侠表示,“我们是专业的”,他提供的服务范围更广,既可以让客户骂他,也可以帮骂别人,收费十元。

这位陪骂侠称,他还可以传授骂人这门手艺,随后便发来了一份价值十元的“陪骂技巧”,这份秘籍里总结了十余条骂人技巧,并附有详细解释。

例如,骂人共分两种方式:直接式和间接式。间接式就是“常说的不带脏字,拐弯抹角的骂人,骂语的主要特点是曲折迂回,或旁敲侧击、或指桑骂槐。骂人高手能快速抓住对方弱点、缺陷,以杀人不见血的骂功直击痛点。”“陪骂技巧”中还提到了超级毒舌的骂法:孔子骂宰予:“朽木不可雕也,粪土之墙不可圬也”。按照今天的说法,意思就是:你这个烂木头、屎脑袋,说你啥好。

最后,该陪骂侠甚至还附赠了一份发财指南,“你也可以在闲鱼、拼多多、淘宝这些平台挂上服务接单赚钱,‘陪骂技巧’可重复使用。”


除了在交易平台和社交平台接单,陪骂侠们还组建了QQ群。在QQ输入关键词“骂”,搜索结果中不乏众多帮骂群,比如“随时出气骂人群”、“帮骂群”、“帮帮骂”、“专业骂人群”,部分群聊群成员人数达到了四五百人。

一个名为“互骂技术速称班”QQ群,显示群内共有55名成员,群简介就是“互骂技术传承,非遗文化,包学包会,进组织我们帮你骂人。”




有出售这种服务的商家存在,自然是背后有需求支撑。在一些社交平台上,许多人在线蹲一个陪骂,替自己出气。

此前微博用户@养鸡大王欧阳铁柱就表示,要开发一个APP,名字就定为“滴滴代骂”、一位网友在此微博下留言,“我真的很需要这个APP,关键时刻不谁知道要骂啥很尴尬”、“我绝对冲全年会员”。


在“吵架没发挥好”小组,组员们不时会发出一些求助帖:“总是被同时调侃25岁没对象怎么回怼”、“救命帮我怼一下男朋友”,自然也会有一些优秀组员传授吵架技能,在精华分区,就有“对于‘我不生育’各类逼问的礼尚往来”、“怼了不熟的嘴贱亲戚”这类精品好帖。

侠者,锄强扶弱。在陪骂侠看来,他们是在帮助弱势群体。一位兼职的陪骂侠表示,她平常接的最多的单子就是“手撕渣男”类型,接到客户需求后,她往往会带着情绪去处理订单。订单完成,她还会主动安慰客户,鼓励客户走出伤痛。

也有陪骂侠表示,“接单从来都是维护正义,骂渣男小三,不会有负罪感的。”

然而,这种骂人服务是有风险的。时隔仅一天,上述要价9.99元的陪骂侠就表示,不再接骂人的单子了,其店铺的商品界面,仅显示游戏陪玩和叫醒起床服务,陪骂服务已经下架。

这位陪骂侠给出的解释是,“昨天有人报警了”。他发来的截图显示,一位被他骂的网友表明,接下来会去报警。该陪骂侠表示,他已经去咨询律师,虽不用承担法律责任,但提供这项服务不正规,会承担风险。


据广西新闻网报道,《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网络安全法》等一系列法规都明确要求保护公民的人格尊严、名誉权、隐私权。向他人出售或者提供公民个人信息,可视情节处以罚款、拘役乃至有期徒刑。使用暴力或者以其他方法,公然贬损他人人格,破坏他人名誉,情节严重的行为,则触犯了“侮辱罪”。

而陪骂服务离网络暴力,仅有一步之遥。



陪骂侠的存在,是因为背后有一群不会骂人的年轻人。

骂人实际是一门高深学问,如何能让对方还不上嘴,如何有技巧地直戳人心,如何不带脏字地侮辱,并不是熟练运用几个侮辱性词汇就可以的。就连陪骂侠都需要做功课,寻求“骂人宝典”。

在《骂人的艺术》中,梁实秋称,何者该骂,何者不该骂,这个抉择的标准,是极道德的。所以根本不骂人,大可不必,“骂人是一种高深的学问,不是人人都可以随便试的。”

骂人这门学问最早甚至追溯到诸葛亮骂死王朗的三国时期。在罗贯中的《三国演义》中,王朗本想用言语逼迫诸葛亮投降,却遭诸葛亮怒怼,“见识浅薄”、“什么蝇营走狗之辈都上朝为官”、“天地不容”、“天下人恨不得扒了你的皮生吃你的肉”......最终气得王朗从马上栽下来,气绝而亡。


鲁迅曾对骂人话做过系统性研究,还撰写了多篇名作,如《论“他妈的”》、《辱骂和恐吓决不是战斗》、《漫骂》、《赌咒》、《骂杀和捧杀》等。

在《论“他妈的”》一文中,鲁迅称,如果牡丹是中国的“国花”,那么“他妈的”就可以算是“国骂”了。而国骂之博大而精微:上溯祖宗,旁连姊妹,下递子孙,普及同性,真是“犹河汉而无极也”。

古今中外没有一个不骂人的人,文人骂起人来才更狠。写出“今晚月色真美”的日本作家夏目漱石写下:“那张脸,就像十九世纪没卖出去,二十世纪又砸在手里的赔钱货。”

莎士比亚也用最刻薄的笔触刻画人物:说人矮的时候,用“滚,你这三寸丁”;说人笨的时候,用“我的胳膊弯都比你有头脑,一头毛驴都足够教导你”;说人丑的时候,用“你这天生的丑怪,贪婪的猪猡,你生而低贱,死而凄惨,这在你出生时就已注定。你愧对你母怀你时的便便大腹,你父亲怎会有你这样的孽子,你这臭名远扬的人渣......”

钱钟书也深谙骂人之道:对于丑人,细看是一种残忍。例如,“猪能否快乐得像人,我们不知道;但是人容易满足得像猪,我们是常看见的。”

与前辈们相比,骂人这门学问,正在年轻人当中渐失,这背后是年轻人的语言表达能力日益下降。

中国青年报社社会调查中心在2019年进行的一项调查显示,76.5%的受访者认为自己的语言越来越贫乏。受访者认为年轻人语言贫乏的表现是,基本不会说诗句(61.9%)和不会用复杂的修辞手法(57.6%)。


至于年轻人出现语言贫乏的问题,70.9%的受访者认为是由于互联网时代要求更加直接和简洁的表达,65.4%的受访者归因于同质化表达、全民复制的网络氛围。

在微博热搜#语言匮乏到什么程度#的话题下,有网友形容这种匮乏,“就是如果把‘狠狠地’‘谁懂’‘笑得’‘笑死’‘永远滴神’等网络流行语剔除出我的词典,我将永远失去说话这项功能。”

24岁的小枝表示自己从来不会骂人,每到和人发生争执或者吵架的时候,小枝并不想说一些“国骂”之类的词,但是又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回怼,最后只有被怼的份儿。

网友也在网上发帖求助“被人骂说恶心,我竟然只说了一句‘请问我哪里恶心了’,又说了一句‘你才恶心......’我真的是太嘴笨了!羡慕那些不说脏字骂人的人,真的厉害!”

当下年轻人加班已成常态,疲惫的身心让他们不愿和同事、朋友进行吃饭、团建等社交活动,更喜欢没有社交的自我独处生活,这也使得他们缺乏人与人之间的交流和沟通,语言能力也随之退化。

日本知名戏剧导演蜷川幸雄在评价演员吵架的戏时称,“激烈大吵,或者激烈扭打,这些场景他们都糟糕得惊人。有强烈的沟通欲望,人才会有激烈的争吵,但是对于这些青年来说,他们对许多事的愿望都渐渐淡薄,一切都被简单地独白化了。”



来个“分享、点赞、在看”

关注公众号:拾黑(shiheibook)了解更多

[广告]赞助链接:

四季很好,只要有你,文娱排行榜:http://www.yaopaiming.com/
让资讯触达的更精准有趣:https://www.0xu.cn/

图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