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00亿美元的世纪豪赌:硅谷老兵戴尔如何带领公司闷声发大财?

百家 作者:腾讯科技 2021-08-06 16:36:47 阅读:283

来源|硅谷封面
作者|皎晗


亚马逊创始人杰夫·贝索斯(Jeff Bezos)从德州西部沙漠乘坐自家蓝色起源的火箭进入太空时,个人电脑行业资深人物迈克尔·戴尔(Michael Dell)正坐在自己位于德克萨斯州奥斯汀的慈善基金会总部办公室里。“我很高兴呆在地球上,”戴尔耸耸肩,笑着说。


在此之前,同样身价上亿的富翁理查德·布兰森(Richard Branson)也进入了太空。一些人看到了人类探索太空的雄心壮志和创新手段,一些人看到的是亿万富翁的自负傲慢。戴尔看到的是商业机遇。


“我们正在向许多新兴的太空公司出售产品,”戴尔实事求是地说道。“如果没有令人难以置信的计算能力、数据和人工智能,你就不可能完成所有这些工程壮举。”


在过去十年的大部分时间里,戴尔一直在公开场合保持沉默,要么是因为激烈的收购谈判过程需要保密,要么就是因为他个人对站在聚光灯下不感兴趣,或者两者兼而有之。九年前,硅谷和华尔街都把戴尔这个人和他所创办的公司撇在一边,认为个人电脑经销商戴尔公司将和Palm或黑莓一样逐渐淡出科技领域。然而,即便是在那些至暗时刻,戴尔也看到了商业机遇。为了避开公众质疑,他聘请来私募股权公司银湖及其联席首席执行官埃根•德班(Egon Durban),在2013年以249亿美元的价格将戴尔公司私有化,这一举措成为有史以来科技行业规模最大的杠杆收购。三年后,他和德班又承诺拿出670亿美元,一手策划收购信息技术基础设施企业EMC。总之,戴尔前后积累了总额达700亿美元的巨额杠杆,这在美国企业界堪称前无古人。


但戴尔的赌注成效卓著。汽车、电信、公用电网、医院和物流网络的数字化程度越来越高,需要管理和存储的数据也越来越多。戴尔科技现在是全球最大的信息技术基础设施提供商。戴尔说:“全世界正在产生的数据量令人震惊。”“每七八个月就会翻番。”


戴尔科技目前的市值约为750亿美元,是公司私有化前的四倍多。在杠杆作用的加持下,戴尔本人、德班所领导的银湖以及其他联合投资者所获得的收益要多得多,这些杠杆投资的总收益超过400亿美元。戴尔个人净资产已升至500亿美元。


他说:“我觉得一切并没有那么危险。”质疑者反而会错过大势。相反,戴尔获得大量现金,坐拥很多有价值的软件资产。杠杆收购引入的低成本资金也为企业内部改革提供了理想的融资条件。


“迈克尔在财务方面很老练。无论怎么看,他都算不上技术极客,”杠杆收购资深人士、私募股权巨头KKR联合创始人乔治•罗伯茨(George Roberts)说。他也对戴尔操刀的这些交易感到惊讶。“他在正确时间把公司买了回来。事后看来,时机堪称非常完美。”


现年56岁的戴尔是科技界最后一位仍未退居二线的硅谷老兵,也是个人计算机时代最后一位仍在深耕自留地的公司创始人。无论比尔•盖茨(Bill Gates)、拉里•埃里森(Larry Ellison),还是史蒂夫•鲍尔默(Steve Ballmer),戴尔的竞争对手们要么已经退休,要么已经离职。这些人纷纷转向慈善事业,或转而购买夏威夷群岛和NBA球队等炫耀性资产。


1992年在亚利桑那州举行的PC论坛上,比尔·盖茨(Bill Gates,左)与27岁的戴尔和太阳微系统公司联合创始人比尔·乔伊(Bill Joy)交谈。


不久之后,戴尔麾下将有两家独立的上市公司:一家是主营个人电脑和信息技术基础设施业务的戴尔科技,另外一家是分拆出来的云计算基础设施支柱企业VMware。


“每个人的眼睛都在盯着亚马逊、微软和谷歌,”戴尔老友、Salesforce联合创始人马克·贝尼奥夫(Marc Benioff)说。“他们没有意识到戴尔在默默积累企业技术领域的市场份额。”


过往兴衰


在个人电脑兴起的年代,很少有企业家像迈克尔•戴尔那样光芒四射。1983年,戴尔在德克萨斯大学的一间宿舍里创立了同名公司,数百万美国人的第一台个人电脑都来自这家宣称产品“更快、更好、更便宜”的公司。


得益于年轻时磨练出来的本领,戴尔借助高效灵活的财务策略在个人电脑市场杀出一条属于自己的道路,使公司能够以超低成本组装分销定制电脑。早在13岁时戴尔就开始做生意,他通过打广告绕开拍卖会销售邮票,用这种方式赚到了2000美元,这让他的父母感到非常惊讶。十几岁的时候他又开始推销订报纸;戴尔梳理了所在地的档案,从中寻找那些可能会订阅报纸的家庭地址。16岁时,他攒钱买了一台苹果电脑Apple II,然后拆开研究内部结构。


1983年,戴尔以医学院预科生的身份进入德克萨斯大学奥斯汀分校,同时也开始涉足个人电脑业务。起初他主要向个人电脑发烧友兜售磁盘和内存。1984年1月,戴尔得知当地的IBM电脑分销商有太多库存电脑销不出去,于是以10%到15%的折扣买下多余的电脑,并转手获利。到那年4月份,戴尔每月收入已经达到8万美元,于是他辍学了,这种做法让他的父母很失望。


1989年4月,24岁的戴尔站在位于德克萨斯州奥斯汀的个人电脑制造工厂。五年前,戴尔在德克萨斯大学的宿舍里开始了他的个人电脑事业


戴尔发现,借助精细化库存管理手段和直销模式,他可以将IBM生产的个人电脑零部件进行重新组装,这样一来每台电脑的成本能降低40%。他通过邮件和电话接受客户订单,然后在一到三周内组装电脑并发货,公司可以根据客户订单量开展业务。1986年,戴尔21岁的时候已经赚到了3400万美元。1988年6月,戴尔23岁时让创办的公司上市,他自己也成为千万富翁,套现了价值3000万美元的公司股票。


戴尔由此被誉为科技界神童,和史蒂夫•乔布斯(Steve Jobs)以及比尔•盖茨(Bill Gates)等人并驾齐驱,共同引领了计算机行业的潮流。1991年,26岁的戴尔跻身福布斯美国富豪400强,净资产达3亿美元。消费者喜欢戴尔公司服务完善、价格低廉的定制化电脑。2000年,经过十年的飞速发展,戴尔公司成为世界上最大的个人电脑经销商,戴尔本人所持有的股份价值达到160亿美元。


2001年10月份举行的Windows XP发布会上,盖茨与戴尔在一起


后来,这位个人电脑行业的巨人开始瓦解,部分原因在于戴尔公司自己发起了一场不断压缩个人电脑利润率的恶性竞争。2004年退休后,戴尔被迫在金融危机之前重新执掌公司,这时的戴尔公司不仅深陷会计丑闻,还错过了笔记本电脑发展的大势。iPhone、iPad和Chromebook等新产品的出现进一步侵蚀掉戴尔公司的发展空间,市场开始认为戴尔服务器和存储业务已经过时。在此期间戴尔公司一败涂地,还因为收购企业浪费了140亿美元。


到2012年,个人电脑销量开始下滑,而云计算业务销量开始上升。业内开始习惯于把戴尔公司与诺基亚等老牌没落企业相提并论。戴尔需要改变现状,他开始策划用新业务重组公司,就像早期戴尔的个人电脑业务一样让公司价值再次回升。“那是一个机会,”戴尔回忆道。“我们可以从柠檬中榨出汁水。”


私有化


十多年来,戴尔为自己的家族性投资机构MSD Capital注入了几十亿美元,让其在竞争激烈的私募股权领域大举投资。MSD Capital最早投资之一是银湖旗下的一只基金。到2012年,MSD Capital与银湖的合作正处于转型期,后者雄心勃勃的交易撮合者德班渴望能进行大笔投资。德班当年在科罗拉多州阿斯彭举行的一次会议上主动找到戴尔,要求到戴尔位于夏威夷的家中面谈。


戴尔同意在夏威夷科纳的家中边散步边谈,这也是他与人们交流的首选方式之一。德班原本计划打听戴尔规模较小的资产,但在走了三分钟后,他把所有筹码都押了进去。“你应该私有化,”德班说。“事实是,你甚至不需要我们的钱,因为你公司的价值被低估了。”他还补充道:“你和比尔·盖茨的不同之处在于,你把自己的名字写在了产品包装盒上。”


这种谈话起效了。戴尔给他在KKR工作的朋友乔治·罗伯茨(George Roberts)打了电话,然后决定就这么干。戴尔提醒公司董事会,他打算策划科技行业首次大规模杠杆收购。要知道,科技行业总习惯于持有大量现金,或者是不计后果地烧钱,商业运作和杠杆收购完全不沾边。


2013年进行的戴尔私有化交易堪称当年华尔街最激烈的斗争之一。以卡尔•伊坎(Carl Icahn)为首的股东们强烈反对。事实是,除了戴尔和德班之外,没有人想收购戴尔,赌的是个人电脑业务还没有消亡。他们都认为,戴尔公司价值被低估了。


德班说:“戴尔的特别之处在于他愿意承担风险,但他是正确的,并且会以一种成功的方式去做。”“而不是不顾一切地烧钱。”


当时所有条件对戴尔公司私有化来说也很完美。戴尔表示:“如果你储蓄过剩,资本不贵,负债表上有大量现金,就很难让你的股票变得更有价值。”“如果你颠倒一下等式,就会发现,’嘿,让我们拥有一家负债累累的科技公司吧’这种说法虽然并不符合传统智慧……但在现金流可预测的情况下,这是一个成功的策略。”


收购EMC


德班在戴尔位于德克萨斯州奥斯汀的豪宅中参加完一场商讨高风险交易的会议,然后乘坐私人飞机回家。戴尔的豪宅因周边戒备森严而被当地人称为“城堡”。那次会议的时间是2015年。戴尔和德班这对交易伙伴引来了EMC公司高管们的注意,后者希望有金主能对公司开展大规模收购。


EMC拥有价值不菲的软件资产和云计算子公司,还有全球领先的数据存储业务。竞争对手惠普有意收购EMC,多年来戴尔也一直觊觎EMC。2008年金融危机期间,戴尔曾试图收购EMC公司但未能成功。他希望将EMC在信息技术市场的优势以及宝贵软件和云计算资产纳入自家商业帝国。EMC当时的低迷股价为其提供了一个绝好机会。


几个月来,他和德班与EMC遍布全球各地的高管们会面,但远未达成协议。因此,戴尔决定邀请EMC首席执行官乔•图奇(Joe Tucci)、董事会董事比尔•格林(Bill Green)和公司高管哈里•尤(Harry You)举行闭门会议。由于图奇即将退休,而激进投资者埃利奥特(Elliott Management)也将插手,使得这次会议显得更加紧迫。埃利奥特曾大量买入EMC股票。戴尔溢价收购是明显不过的解决方案,但难题是德班和戴尔需要筹集650亿美元的巨额现金。


德班和EMC的哈里•尤一起飞回硅谷谈论交易细节。哈里•尤拿出一张餐巾纸开始写写画画。EMC公司最有价值的资产是其所拥有云计算基础设施VMware 81%的股份,其余19%的VMware 股份在纽约证券交易所上市交易,使EMC公司市值达到350亿美元。传统观点认为,戴尔需要用现金收购整个EMC公司,但哈里•尤透露,EMC已经研究过使用能公开交易的“追踪股票”将所持有的VMware股份上市。为了完全理解这个概念,哈里•尤甚至拜访了亿万富翁、金融天才约翰·马龙(John Malone)。哈里•尤用餐巾纸向德班揭示了如何利用这一策略来降低戴尔的收购成本。一切敲定后,德班给戴尔打电话,说他们找到了突破口。


戴尔的交易合作伙伴银湖联合首席执行官、亿万富翁埃贡•德班(Egon Durban)


到那年9月初,这笔价值超过600亿美元的交易正在逐步成形。戴尔和德班飞往纽约,在世达律师事务所的走廊里等候EMC董事会开会讨论这一交易。陪同他们的还有摩根大通首席执行官杰米·戴蒙(Jamie Dimo)。戴尔必须让心存疑虑的EMC董事会相信,他有足够的精力来运营合并后的公司,而且也有足够的现金。


EMC董事会会议开始后,戴尔受邀发言,德班和戴蒙紧随其后。戴尔以德州人的风度发誓要保留EMC公司文化,而不是毁掉公司。EMC董事会的一小部分人仍然反对这笔交易。一位原本就持怀疑态度的董事直接质疑戴尔的承诺。他问道,在拥有了亿万财富之后,戴尔会退休去海边度假吗?戴尔笑着回答,“我膝下的一对双胞胎都去上大学了,所以家务事会少很多,”这引来了一片笑声,“我将会非常敬业。”


然后是钱的问题。戴尔有这么多钱吗?现在轮到戴蒙出场。“他们有钱,”戴蒙说,“我们会做好整件事。”


一个月后,双方达成总额670亿美元的收购协议,其中包括戴尔筹集500亿美元高额债务,这让EMC从一家投资级公司变成了垃圾级公司。他们为EMC所持有的53%VMware 股份发行追踪股票,节省了120多亿美元现金。


戴蒙表示:“任何头脑正常的人都不应质疑他的承诺和取胜能力。”“我有时也会取笑那些看起来很有信用的人。实际上,这也与你搭档的性格有关。戴尔和德班都是非常出色的人。”


戴尔通过麾下Denali Holdings斥资670亿美元收购EMC公司的这笔交易堪称神来之笔。EMC持有VMware 81%的股份,戴尔为其中53%的VMware股份发行了“追踪股票”,吸引到卡尔•伊坎(Carl Icahn)和保罗•辛格(Paul Singer)所领导公司埃利奥特的投资。戴尔和德班领导的银湖公司持有剩余28%的VMware 股份。在摩根大通的资金支持下,戴尔为收购EMC筹集到500亿美元,而VMware则充当了抵押品。


这场在餐巾纸上敲定的交易所带来的效果不仅仅是省钱。在摩根大通和全球100多家银行组成银团提供的贷款中,VMware成为最有价值的抵押品。其价值随后飞速飙升,在戴尔收购后的几年中上涨了500亿美元,成为戴尔和德班的提款机。


2018年,戴尔和VMware又宣布了一项90亿美元的交易。根据该交易,戴尔将以每股109美元的价格收购股东持有的VMware追踪股票,这将使戴尔在不经过传统IPO的情况下上市。由于报价仅相当于VMware追踪股票原价的60%,此举引发维权投资者埃利奥特和领导者卡尔·伊坎(Carl Icahn)的强烈抗议。经过重新谈判,最终此次交易以140亿美元的价格成交,每股报价相当于原价的80%,而戴尔公司将以戴尔科技的新名字重新上市。


戴尔科技上市初期并不怎么受欢迎。股价表明,债务缠身的戴尔公司在计入VMware权益后价值仍为负数。戴尔认为,最简单的方法是完全剥离VMware业务,这能够迎合股东,也会让他本人更富有。这项交易将于今年秋季完成,随着市场消化这一信息,戴尔科技股价飙升,市值翻番达到200亿美元。作为交易的一部分,上市后戴尔将从VMware提出90亿美元偿还收购债务,并将公司的抵押品系数解压。


“值得称赞的是,他做了正确的事,”戴尔股东埃利奥特合伙人杰西•科恩(Jesse Cohn)表示,“他打了一手好牌。”


现在戴尔是自己命运的主人。在杠杆收购之前,他持有戴尔公司15.6%的股份,价值不到40亿美元。在一番神来之笔的运作下,戴尔将拥有戴尔科技52%的股份以及VMware 42%的股份,持有的股票总价值达到400亿美元。


Salesforce联合创始人贝尼奥夫这样说:“戴尔现在拥有的股份多得令人难以置信。”“我想都想不出这么大一个创业成功的故事。”


跟随大势


戴尔复出的成功可以归结为一个关键事实:他正确解读了科技行业在关键时刻的走向。


疫情期间,由于更多公司选择居家办公,个人电脑订单激增,这一市场远未消亡。上个季度个人电脑销售额同比增长20%,达到133亿美元。此外,像亚马逊AWS和微软Azure这样的公共云服务虽然大获成功,但并没有接管整个信息技术行业。企业正在采取多样化的方式,除了使用公共云和私有云服务外,还通过大量本地化信息技术基础设施存储有价值的旧数据。收购EMC也使戴尔成为数据中心基础设施服务领域的行业巨头,EMC占据主导地位的数据中心市场正是科技行业增长最快的领域之一。


戴尔一直乐于向企业推销设备,并利用这种关系来拓展服务业务。目前,戴尔科技在数据存储、服务器和“超融合”基础设施方面是世界上最大的公司。戴尔科技出品的台式电脑和显示器仍是北美市场最畅销的个人电脑产品。现在,戴尔想利用自家公司的优势地位,将企业的信息技术需求都捆绑在一起。


“你已经从我们这里购买了所需要20种东西中的8种,”戴尔在谈到向大中型企业推销业务时说。“你为什么不从我们这里全部买下所有东西呢?顺便说一句,我们会让你觉得物有所值。”


更吸引人的是戴尔公司最近推出的Apex产品,其根据客户使用情况销售数据和云管理订阅服务。这使得曾经不稳定的销售业务成为经常性服务,客户使用量越多,产生的营收就越多。截至2021年1月的财年中,戴尔公司营收为940亿美元,经营性现金流为130亿美元,预计未来几年公司增幅将是全美GDP增幅的两倍。戴尔说,自己公司最大的机遇来自“边缘”领域,他所说的这一概念是在更接近数据产生的地方管理数据。随着能源、交通、医疗和通信基础设施领域的数字化程度日益提升,戴尔预计这些“边缘”需求将以每年17%的速度增长。


他说:“市场研究公司Gartner估计,五年内75%的数据都将来自边缘设备。”“你不会把所有这些数据都传输到云端。”戴尔提到,其他潜在的增长市场包括5G基础设施和虚拟桌面等电信设备,因为企业在疫情后纷纷采取了混合办公模式。


戴尔公司计划今年偿还160亿美元债务,寻求获得更高的投资评级。有了相应评级之后,戴尔公司就能够重返商业票据市场,并扩大其贷款业务,从而为更多客户提供资金,并从惠普企业等竞争对手那里赢得更多市场份额。然后就是将VMware分拆上市。这笔交易一旦完成后,VMware会规划自己的路线并策划收购。


“对于即将到来的这笔大交易,你应该屏住呼吸吗?可能不会,”戴尔这样说。但他没有排除这种可能性。


无数起重机点缀着奥斯汀的天际线,戴尔正从这里重新登上科技行业的顶峰。他的妻子苏珊正为成群结队涌入的硅谷高管们准备欢迎晚宴。这些人逃到奥斯汀是为了寻求更低税收和更高的生活质量。很多科技行业高管利用科技市场的火爆纷纷让公司上市。而凭借规模18亿美元的基金和价值190亿美元的家族性投资机构,戴尔已经成为这些新晋亿万富翁们的顾问。


戴尔是否考虑过退休,或者去佛罗里达州的度假胜地?“那样我会感到无聊,可能还会有点沮丧,”他说。与贝索斯、盖茨、埃里森或其他追求利他主义、享乐主义或太空旅行的同行们不同,戴尔计划坚持下去:“我还有很长很长的路要走。”(皎晗)




欢迎添加Q妹微信:qqtech2021
加入我们的腾讯科技新闻达人群,参与文章评论,赢取丰富奖品哦!

欢迎分享、点赞、在看,一键三连

关注公众号:拾黑(shiheibook)了解更多

[广告]赞助链接:

四季很好,只要有你,文娱排行榜:http://www.yaopaiming.com/
让资讯触达的更精准有趣:https://www.0xu.cn/

图库
关注网络尖刀微信公众号
随时掌握互联网精彩
赞助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