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桌上的阿里巴巴

百家 作者:腾讯科技 2021-08-08 16:09:32 阅读:601

撰文 | 吴先之

编辑 | 王 潘
8月7日,网传阿里一女员工被要求出差山东济南,在陪酒被灌醉后遭到猥亵。随后,直属领导为之开好房间,不过期间四进四出,当女员工醒来之后发现自己可能遭遇了强奸。
她在报警并看完监控后,在阿里内部向多位领导反映情况无果,遂前往食堂发传单,却被保安抢走,但消息不胫而走。

事件过去了10天,终于在网上发酵之后,阿里连夜对媒体回应称:决不容忍,全力配合警方,涉嫌员工已停职接受警方调查。
今天凌晨,阿里巴巴董事长兼CEO逍遥子也发表声明称“震惊、气愤、羞愧”,其中透露的一个重要信息是,他也是昨晚才知道此事,并不比公众早。也就是说,这件事过了10天,根本就没到核心管理层那里,而是在中途就被拦下了。
事件发生后,大量阿里员工和前员工在社交媒体对此事表达了自己的不满,内部更是有数千人组建钉钉群支持受害女同事。
事实上,阿里与“低俗”、“性骚扰”这些词汇并非第一次产生联系,此前多次出现过类似指责。比如2018年5月,阿里就被指员工入职时被要求玩低俗的破冰游戏,回答涉及性方面的各种私密问题,这些问题尺度之大,包括“第一次是什么时候、自己喜欢什么体位”等,阿里巴巴官方很快对此进行了辟谣与否认。
另一方面,这家公司的创始人马云在2017年5月10日的阿里集体婚礼上说,爱是做出来的。
后马云时代,阿里在管理上面临的挑战变得更加艰巨,尤其是在月饼门事件和蒋凡事件发生后,公司价值观也开始受到越来越多的质疑。
值得一提的是,去年与今年曝出负面事件都处于业务转型节点上。
去年是天猫信息流大改版关键时间,内容视频化以应对拼多多和字节猛攻。作为淘宝直播的主要策划者蒋凡,因随后的负面新闻直接退居幕后。此外,悉心培育出的头部主播张大奕也随之走下神坛。
今年是阿里同城零售的破局之年,过去一年内控股高鑫零售(旗下有大润发与欧尚两大品牌)、苏宁,线下布局几近完成时,突然曝出淘鲜达女员工的负面新闻,实在流年不利。
参照旧案,如不小心应对,该次事件很可能会影响阿里本地零售业务。更重要的是,它可能会加速阿里价值观的崩塌。
刚打通的同城零售又堵了
网上流传一份受害人自述的文档,详细介绍了事件经过。
综合阿里内部员工爆料可知,涉事人主要为淘鲜达与相关商家。需要指出,这次负面事件与淘鲜达的业务类型、开展方式密切相关。
去年2月,张勇在2020财年电话会议中表示,本地生活服务“不是一个业务,更多的是支持消费的基础”,为此后不断调整业务线埋下了伏笔。
6月组织架构大调整后,围绕同城零售形成了天猫超市+淘鲜达+盒马鲜生的业务组合,其中“淘鲜达”品牌承担了一大重任:盘活规模数十万的商超生态,形成一小时达,其重要性自不待言。
“建新城”与“拆旧城”是阿里新零售战略的两条主线,而淘鲜达属于“拆旧城”部分,即用数字化改造线下商超传统零售模式。因而,与阿里商超生态伙伴互动是该部门的常务之一。
刚刚过去的七月,阿里刚刚完成组织架构升级,重点在于调整本地生活业务,而淘鲜达即属于该业务线下。李永和(老鼎)担任本地生活公司CEO,原CEO王磊卸任另有任用。这次调整多被外界解读为应对美团的同城零售,不幸的是一个月后业务掌舵人老鼎受到此次负面事件波及。
根据以上时间线,不难发现,阿里本地服务刚刚完成新一轮整合,此时曝出负面新闻将严重打乱其同城零售布局节奏。
据受害人介绍,她曾层层向上反映情况,从而牵扯出诸多高层,具体包括:曲一的直属领导,淘鲜达LKA(地方性重点客户)负责人;淘鲜达BU负责人;同城BG负责人等,整个同城零售-淘鲜达业务线上的高管像蚂蚱一样被受害人串在了一起。
其中最受关注的是受害人的直属上级——“曲一”,这是王某花名。
光子星球了解到,曲一是淘鲜达华北区商家运营组负责人,在2014年8月到2016年5月,担任城市经理,负责饿了么南宁高校团队搭建和业务开展。结合履历与爆料信息,王某疑似拥有七年的商家与带队伍经验。
在2017年成立淘鲜达品牌后,阿里本地服务不断打通,随着业务开展,有知情人向光子星球表示,饿了么一度被美团压制,且带有外包色彩,一些员工看到集团成立淘鲜达,便转岗到新业务部去,王某可能便是其中一员。
8月的这起负面事件至少暴露了两个问题,一个是马云退休后,新六脉神剑之下,阿里的公司文化与治理受挫;另一个是事件波及的大多是To B业务骨干,在昔日中供铁军步入中年,离开阿里后,如何打造新生代“铁军”变得极为重要。
泡在酒里的2B
阿里巴巴的企业文化受马云影响颇深,而武侠与酒文化是两大重要元素,因之方才有如下对新阿里人的说法:一年香,三年醇,五年陈。
在特定历史时期,这套企业文化衍伸出的方法论一度让阿里迅速崛起。

根据经济观察报报道,2014年5月,在阿里巴巴宣布提交赴美上市招股书的三天后,马云从上海回到杭州,参加完集体婚礼和支付宝年会,他和公司几个高管就在自己家里喝茅台酒回忆往事。
马云当时回忆,自己一直念念不忘的是创业之初在一次与煤老板的饭局上,对方说如果马云能够一口气喝掉9杯白酒,他就会承诺投资马云50万元。马云很犹豫:“可是我根本不会喝白酒啊!”这时候他的秘书拿过酒杯,决定替老板挡下喝酒的要求,最后她喝了27杯。
阿里从最初发展业务不得不喝酒,到后面开始逐渐开始形成自己的酒文化,尤其在销售层面普遍存在。
陈放曾是中供铁军的一位骨干,他告诉光子星球,阿里的确有非常丰富的酒文化,例如众人皆知的PK文化,“每次开启动会就绑着红头绳,现场杀个鸡,喝血酒。”如今陈放即便人过中年,白酒还是按斤来喝的。
饮酒能放大人的情绪,陈放回忆说,自己曾经一度很不习惯绑红绳、喝红酒那套做法,几次PK时自己还忍不住笑场。可当自己带队伍时,他发现酒的确是个好东西,人的情绪会变得很柔软,又很亢奋,“我们去年9月团建的时候,晚上喝了场大酒,大家释放了情绪,团队迅速拧成了一股绳”。
不过他也坦诚,除了酒文化之外,当年中供铁军招人的指向性也是后来成功的一大因素。
“我是农村出来的,当时铁军特别喜欢招我们这种苦大仇深,又有上进心的年轻人。”这一点在公开信息中颇为常见。
早期骨干干嘉伟在乌镇做过搬运工,利用双轨制倒腾过钢材。1988年,他赚得盆满钵满,加之年少轻狂,喜欢与狐朋狗友到舞厅消遣,如果打烊还玩儿得不尽兴,阿干会从屁股兜里掏出一沓钱,拿出200元延长两个小时表演时间。
直到一年后一切归零,浪子方才回头。
“中供铁军团队其实既狼性,又比较土”,鲁斯曾是中供铁军的一位区域经理,他告诉光子星球,从外面看是铁军,很狼性,可自己进去之后第一个感觉是怎么这么土。随后他总结说:“阿里不是大家想当然的那么高大上,其实有非常草根的一面。”
到底是什么让这些渴望财富的年轻人变得有战斗力?外界大多认为是六脉神剑,其实直接原因来自于绩效制度与团队氛围。
阿里曾有一套设计精巧的制度,这套名为“金银铜牌制”的业绩算法,被许多老中供人称道。简言之,就是上个月你的业绩对应的提成决定了你下个月的佣金系数,从而避免了故意累积单子的瑕疵,还能不断激励他们连创新高。
现在阿里的To B销售人员能力上不输过去中供,陈放认为唯一差异是少了点“侠客精神”。比如看到同伴三个月开不出单子,会把自己的客户介绍给他。他总结道:过去中供铁军会一起住、一起吃饭,彼此间的情感与默契度很高。
一位中供铁军骨干俞朝翎的经历颇能印证这一说法,“白天跑客户大家分开,晚上其实很孤独。我们吃在一起,住在一起。你的短裤什么颜色,平时有哪些丑陋的习惯,我们都知道。”他也认为“好的说辞、灵感都是在吃饭、喝酒、睡觉的过程当中才会迸发出来”。
时至今日,阿里中供铁军已经淡出历史舞台,但是这个群体所留下的酒文化却在阿里扎根,并开始散布到很多其他公司。
比如出身于阿里销售体系的滴滴出行创始人程维,一直都很喜欢喝酒,在滴滴与快的合并之后,他经常约原快的打车CEO吕传伟在北京上地附近喝啤酒撸串。
程维和团队一起喝酒,就是释放压力、嬉笑怒骂。滴滴出行高级副总裁朱景士曾对《中国企业家》如此评价程维喝酒:“有些人喝酒是为了应酬,有些人喝酒那一刻是享受,他属于后者,我属于前者。”
阿里价值观面临崩塌
销售之于阿里如一把刀,无论如何嬗变,To B依旧是阿里的基石。在新旧六脉神剑之下,销售这把“刀”悄然变质。
在旧六脉神剑中,充满“利他”色彩,即便是996、狼性,终归还是有一套侠客精神兜底。而新六脉神剑显然更具现代性,但整体上开始往“利己”转向,譬如“此时此刻,非我莫属”。带来更高效的同时,我们也能看到阿里的企业文化已经不复往日。

一位阿里巴巴员工告诉光子星球,此事传递出极为不好的价值观,女同事合法合规诉求得不到应有的重视和答复,再联想到月饼门事件,这背后是阿里价值观的双标。“普通员工做错了事,哪怕再小都要被严惩。但老板们做了明显越界甚至违法的事,却一次又一次被原谅和包庇。公司怎么做,大家都看在眼里,这样下去阿里的价值观还有谁会信呢?”
这件事真正可怕的地方在于,那些领导之所以一直袒护受害人的直属上级曲一,是因为这种事在他们眼中已经见怪不怪,或者说他们本身就是带来这种风气和职场环境的推动者。
一家创业公司前员工告诉光子星球,他所在公司的上级领导此前在阿里巴巴职级是P8,来到公司以后将以前的做法带到公新团队,经常对女下属动手动脚,催进度时站在女同事后面直接搭人家肩上,摸对方头发,当时看女同事没有很大反应就没想太多。
“部门聚餐,稍微喝多之后就众目睽睽之下把手放女同事大腿上。之前总觉得是个例,后来离职以后再回想起来,就越想越恶心,这就是环境问题,如果我一直呆在那里,不知道会不会也变成这样?”上述人士说。
对于阿里而言,酒文化是成长过程中逐渐形成的,它既是过去成功的因素之一,也是未来制约公司走上更高舞台的重要因素,阿里别无选择必须摒弃。
但另一方面,在转向To C多年后,如今阿里正深入线下重回To B,这种销售导向型业务,又很难真正不碰酒桌。
至少在回归线下以后,机械性地套用过去中供铁军的方法论已经不太适用了。更亟待解决的问题是,如今这套偏向工具理性的企业文化频频爆雷,似乎表明“新六脉神剑”不如过去那么切中时代,束缚人性了。
此外,阿里女员工事件曝发于互联网线下化的浪潮中,巨头们动辄“改变传统”、“颠覆过去”、“赋能行业”,却连酒局应酬也无法抵御,实在有些难以自圆其说。像阿里、美团、字节等销售型公司,在不断灌输“八股文”之时,恐怕还得补一补人间烟火之课。
( 文中陈放、鲁斯皆为化名 )


欢迎添加Q妹微信:qqtech2021
加入我们的腾讯科技新闻达人群,参与文章评论,赢取丰富奖品哦!

欢迎分享、点赞、在看,一键三连

关注公众号:拾黑(shiheibook)了解更多

[广告]赞助链接:

四季很好,只要有你,文娱排行榜:http://www.yaopaiming.com/
让资讯触达的更精准有趣:https://www.0xu.cn/

图库
关注网络尖刀微信公众号
随时掌握互联网精彩
赞助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