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岁高中生沙漠探险身亡!谁该对悲剧负责

百家 作者:楚天都市报 2021-08-11 15:33:10 阅读:292


极目新闻首席记者 曾凌轲
极目新闻评论员 吴双建
 
这是一个由中国探险协会组织,
名为青少年腾格里沙漠探险的项目。
6天时间,
参与者要背上超过20公斤的物品,
完成80公里的挑战里程。
 
16岁少年郑晓(化名),
与7名同学从北京远赴银川,
接受这场考验体力耐力的挑战,
目的是想对以后的升学有帮助。
 
没人想到,
进入沙漠的第三天中午,
郑晓身体出现异常。
车辆载着他疾驶53公里,
试图挽回一条生命,
然而等到救护车到来时,
人已经没了。



出事前的空白4分钟
 

这场悲剧,始于中探协在学校组织的一次宣讲。

 

出事前,郑晓是北京一所外国语学校出国部的高一学生。同学说,因为听了宣讲,学生们才参与此次活动。

 

为什么要参加?一同参与沙漠探险的一名学生告诉极目新闻记者,是想对以后的升学有帮助,包括郑晓在内,学校共有8名学生参与这次沙漠探险。


 

7月27日,队伍正式进入沙漠,队伍共配有2名领队、2名随队还有一名司机。每天白天,除了中午最热的时段,其余时间大家都在徒步,晚上就搭帐篷休息。

 

对于活动强度,一名学生说,“第一天还好,第二天觉得强度有些大了。但不知道是不是所有人都这么想。”

 

7月29日出事这天,与前面两天并无两样。

 

早上8点半,队伍从营地出发。中途,一名领队鞋子坏了暂时离开了队伍。其他人则继续正常行进。

 

到中午,郑晓的身体突然出现异常。大漠茫茫,等到下午2点救护车抵达时,他已没有了生命体征。

 

中探协工作人员说,全队8个同学分为两组,4人一组。事发前,有一组学生已经到达营地。因为郑晓再次不愿意往前走,和郑晓同组的同学也离开他先行前往营地。

 

一个教练一直在原地劝郑晓,期间通过跟他的交流,并测腋温判断他的身体状况没有问题。教练给郑晓喂了藿香正气丸,他并没吃。给他喂水,他也偏头不喝。

 

当时,第二个教练已经在来的路上,陪他的教练就离开他去了前面的营地。离开的时候,郑晓还靠着大背包坐着。

 

从第一个教练离开,到第二个教练看到郑晓时,中间只隔了4分钟。第二个教练从沙丘上下来的时候,看到郑晓扶额趴在沙上,将其翻过身来时,发现仍有呼吸,但郑晓已脸色发白,教练呼叫他姓名无应答。

 

该工作人员说,发现郑晓身体不适后,教练立即将其抬上车由司机开车送出沙漠。快开出沙漠时,用手机拨通了医院电话。最后,队伍车辆开出53公里后在高速路上和救护车会合。

 

然而这一切,为时已晚。

 
谁该对悲剧负责
 

中国探险协会官网显示,中探协成立于1993年3月,曾发起过“驼峰航线遗址考察”“云南滇池二战军机打捞”“塔克拉玛干大沙漠N39汽车越野”等活动。

 

2021年6月,中探协官网发布的一篇名为《唤醒孩子的探险精神,来这里开启一场探索之旅》的文章显示,6月9日晚,中国探险协会联合某国际学校在协会总部召开青少年探险科考训练营家长说明会,受邀嘉宾和不同学龄的学生家长齐聚一堂,共同探讨关于探险活动和留学申请的问题。

 

该青少年探险科考训练营,包含海洋、沙漠、高原、古迹四个不同领域的项目。其中,探秘腾格里青少年探险科考训练营的内容包括,组建学生探险科考队,探究腾格里的独特秘密,深入沙漠绿洲,研究沙漠里的生命奇迹。探险牛人带队探险,课题研究员指导科研。

 

一场以科考为旨的探险活动,最后竟闹出人命。这场悲剧,到底是如何发生?谁又该对此负责?

 

参与此次探险的学生说,郑晓身体出现不适时,领队错误判断他还有体力,可以坚持到中午的营地。他认为,中探协准备不充分,没有随队配医护人员,出事后无法及时送医才导致目前的结果。

 

该校家长委员会成员告诉极目新闻记者,此次活动开始前,中探协曾告诉大家此次活动中将有多名领队,且配有随行队医和卫星电话,活动开展有专业性保证。但出事当天,只有一名领队带队出发。未见随行队医,也没有卫星电话。

 

中探协工作人员回应称,此次探险活动全程共计10天,7月25日开始直至8月3日结束。沙漠探险队伍配备的两名随行教练均有野外急救资质,获得过相关证书。根据教练的描述,7月27日进入沙漠当天,郑晓就不愿意继续往前走,同行同学和教练一直对其进行鼓励,郑晓在鼓励下也完成了每天的里程。在此过程中,随队教练每天也评估了他的身体状况,确认可以继续进行活动。

 

“对于长期带队在沙漠徒步的教练来说,队伍中有人中途不愿意继续往前走的情况非常常见,尤其在青少年的项目里头,因为本身这个项目的核心内容,就是想提高孩子的逆商,希望一个是战胜眼前的困难,第二个是战胜自我的一些意识上面的东西。”该工作人员表示。

 

该工作人员还表示,队伍一直携带卫星电话。但因为卫星电话不能在移动的过程中搜星定位拨通,而当时司机已经开车在往沙漠外赶路,就未在赶路过程中使用卫星电话。

 

难以一致的说辞,已经无法挽回郑晓的生命。这到底只是一场意外,还是责任事故,还有待警方的调查。 


但是,进入沙漠的青少年探险活动,失去了绝对安全,它的意义又在哪里?

 

资料配图,来源:视觉中国




极目锐评


从“事后诸葛亮”的角度来看,这起悲剧在出发前,就已经开始上演。


出事的郑同学,比较怕热,并未参与过户外徒步等活动。参加本次沙漠探险,是因为活动结束后,能拿到相关证书,可以为出国留学加分。


关键点:怕热,没参加过户外徒步。


组织方中国探险协会宣传中说,可以给学生发升学和实习的“推荐信”,同时也开出了每人22500元活动费的价码。


怕热,没参加过户外徒步?组织方似乎没看到,只看到22500元的闪光钞票。


更严重的是,有参与者称,出发前没有体检,也未见随队医护和卫星电话,组织方更未重视郑同学出事前的危险征兆。


在高温的沙漠,种种因素碰撞在一起,悲剧就发生了。


所以说,出事看似偶然,实则必然。


不知道、也不想知道,中国探险协会是个什么组织,这样的组织能力,怎么能组织探险活动?探险首先要明白险在何处,要有相应的安全保障,防患于未然。


探险,不是荒野求生。即使是贝爷的“荒野求生”,那也是一场秀。除了他自己有特种兵的经历,镜头外的保护工作和救护能力,那都是一流的。否则,他怎能一集接一集地求生?


探险,不是在危险的边缘试探。任何探险的第一目标,都是保证参与人员的安全。现在出事了,推得了责吗?


也不难看出,这个所谓的探险,是一次功利的冒险。组织方疑似偷工减料,以获得利益最大化。或许,他们以往都是这样,但没有出事,再加上自以为有“风险告知和免责声明”护体,最终出了人命。


要知道,参与者那是以命相托啊,不就是看中了“中国探险协会”这个金字招牌?哪知道是金玉其外,败絮其中!这也不仅是警方调查的事,这个组织是否合法,是否以盈利为目的,其宗旨是什么,有关部门也要进行监管核实。


功利化的探险,变成了冒险,最终险上加险,已经失去了探索的宗旨。没有了探索的乐趣,只剩对金钱的追逐,对名利的追逐,前方只会是深渊。


这也不是第一次沙漠探险出事,说到底,沙漠探险对组织者和参与者,都是有门槛的。活动地点的地方政府,对这种活动,也应该要有相应的监管,督促其保障到位才能成行,避免悲剧发生。


编辑:黄琳


防疫相关信息查询
↓↓

点击下方卡片

关注“极目新闻”官方微信


核酸结果查询

在对话框回复【核酸】



点击进入

“核酸检测结果在线查询入口”

↓↓↓



自查是否为密接人员

点击极目新闻底栏【密接查询】
开始查询过去14天行程



③查询是否到过中高风险地区

在对话框回复【行程】

长按对话框弹出的图片
识别小程序进入主页面
登陆后进行查询


关注公众号:拾黑(shiheibook)了解更多

[广告]赞助链接:

四季很好,只要有你,文娱排行榜:http://www.yaopaiming.com/
让资讯触达的更精准有趣:https://www.0xu.cn/

图库
关注网络尖刀微信公众号
随时掌握互联网精彩
赞助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