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天攻下8省城,塔利班在阿富汗如何节节胜利?

百家 作者:澎湃新闻 2021-08-11 16:57:33 阅读:391

澎湃新闻记者 喻晓璇


“普勒胡姆里落入塔利班之手,他们无处不在。”


当地时间8月10日晚些时候,两名当地政府官员告诉《卫报》,在一场激烈交战之后,阿富汗巴格兰省首府普勒胡姆里被塔利班占领,官员和安全部队已经开始撤退。电话采访中,仍然可以听到猛烈的交火声。这是塔利班在不到一周时间内攻占的第八个阿富汗省会城市。


图中红色代表塔利班控制地区,蓝色代表阿富汗政府军控制地区,橙色代表交战地区。澎湃新闻记者龚唯 制图


目前,美国从阿富汗的撤军计划已基本完成,阿富汗不稳定局势进一步加剧。阿富汗政府军与塔利班武装之间的冲突持续,塔利班已占领阿富汗农村地区大片领土,并正对城市发动进攻。


美军一名指挥官曾于7月表示,随着塔利班攻占更多地盘,美军空袭数量已经增加。3位塔利班指挥官表示,塔利班已将军事重心转向阿富汗主要城市,以回应美军近日的空袭。


10日早些时候,塔利班发言人扎比乌拉·穆贾希德在社交媒体上宣布,塔利班已占领法拉省省会法拉市。9日,穆贾希德称,塔利班已攻占北部萨曼甘省首府艾巴克市。8日,阿富汗北部昆都士省省会昆都士、萨尔普勒省省会萨尔普勒、塔哈尔省省会塔卢坎三座城市更是在几小时内相继陷入塔利班之手。在此之前的两日,塔利班已经宣布攻占阿富汗西南部尼姆鲁兹省首府扎兰季和北部朱兹詹省首府希比尔甘。


五日攻下八座省城,塔利班是如何在阿富汗实现节节胜利的?塔利班拥有怎样的组织形态?塔利班与阿富汗政府军的军力对比究竟如何?澎湃新闻对此进行了梳理和解读。


当地时间2021年8月10日,阿富汗法拉省,塔利班武装分子在法拉城内。人民视觉  图


塔利班VS阿富汗政府军:军力对比



联合国安理会去年的监测报告显示,塔利班拥有5.5万至8.5万名战斗人员。但半岛电视台报道称,有关塔利班的确切军力并不准确。


与之相比,阿富汗政府军拥有相当大的人数优势。美国阿富汗重建特别监察长(SIGAR)近日在一份报告中表示,截至今年4月底,阿富汗国家安全部队的总兵力超过30.7万人,其中包括陆军、空军、特种部队、警察和情报部门的人员。根据美国军事智库海军分析中心(CNA)的估计,任何一天阿富汗政府军可用的战斗力都可能达到18万人。


美国国会研究局称,阿富汗政府军每年需要50亿至60亿美元的资助,美国通常会提供其中的75%,并在撤军后继续提供支持。但外界对塔利班的财务状况知之甚少。联合国监测机构称,该组织的年收入估计在3亿至15亿美元之间。他们主要通过在控制区征税、采矿、毒品走私等方式筹集资金。美国指责巴基斯坦、伊朗和俄罗斯向塔利班提供资金支持,但三国政府均否认。


半岛电视台认为,阿富汗政府军比塔利班拥有技术优势,他们使用包括现代突击步枪、夜视护目镜、装甲车、火炮和小型侦查无人机等各种西方制造的武器。他们还手握一支塔利班无法拥有的空军。根据SIGAR的报告,阿富汗政府军拥有167架飞机,其中还包括攻击直升机。


“塔利班的武器,我们了解的渠道基本上有两个。”在驻阿富汗某国际组织从事安全相关工作的中国人小冉(化名)对澎湃新闻透露,塔利班一方面会从中亚走私武器,甚至与俄罗斯的黑手党有勾结,通过毒品换武器;另一方面,由于巴基斯坦联邦直辖部落地区(FATA)和白沙瓦等地活跃着大量手工枪支制造者,他们很多来到阿富汗,所生产的枪支也流入了塔利班武装手中。


很多阿富汗战场上的视频显示,塔利班也配备有西方武器。据《外交家》杂志2018年的一篇报道,阿富汗政府军和美军士兵遗弃的激光和夜视镜流入了黑市,被塔利班采购,这使得塔利班夜间袭击的数量在2014年至2017年三年内翻了一番。《长期战争杂志》编辑比尔·罗则表示,“塔利班通过突袭获得了大量装备,特别是车辆,但也有相当多的报道称阿富汗政府军出售武器。”


《外交家》报道称,阿富汗政府的系统性腐败,使得塔利班武装分子能够“从理论上的军事对手那里购买美国提供的设备”,这一现象至少自2009年以来就存在了。


随着美军的撤离,塔利班武装分子在阿富汗各地进行了“阅兵”,他们“炫耀”着满载从政府军缴获武器的集装箱。英国天空新闻电视台的记者获得批准进入了塔利班位于喀布尔附近的瓦尔达克省的苏丹基尔军事基地,其中藏有缴获来的900门火炮、30辆轻型战术车和20辆军用皮卡车。


“政府军的武器总体来说与塔利班的不大一样,塔利班主要还是使用苏制武器,比如AK系列、RPG,政府军更多使用重武器,比如车辆载具等,这些不可能光靠缴获,支撑不了大规模作战。”小冉指出。


政府军为何“拉垮”?



20年来,美国和北约国家一直在武装并训练阿富汗政府军,耗资数百亿美元,试图建立一支强大的队伍。然而,尽管有30万登记在册的士兵,但近几年的事态却证明了这支队伍是如何不堪一击。


负责监督美国政府在阿富汗支出的美官员约翰·索普科在今年3月的国会听证会上表示,阿富汗安全部队30万士兵的数字是一个猜测,因为有很多所谓的“幽灵士兵”,指挥官只是列出不存在的人员来领取工资。


多方分析均指出,阿富汗政府军在近十年来的军事能力确实有了显著提高,但这种进步却因队伍中的腐败和治理不善毁于一旦。


美国布鲁金斯学会的一篇报告指出,在一些最好的“坎达克”(kandak,阿富汗国民军的基本单位,类似于“营”),优秀的士兵并未得到晋升,因为他们缺少“有影响力的”朋友。相反,一些本不必要的职位却层出不穷——这是指挥官用来回报忠实支持者的方式。那些来自边远群体、没有强大赞助人,或是无力支付贿赂的士兵,一再被派往艰苦环境中。


这种现象也造成政府军中种族分裂严重,派系网络复杂,指挥官往往寻求建立一个同族裔的“朋友圈”。据报道,2009年,大约有70%的政府军指挥官为塔吉克人,在国际安全援助部队的干预下,到2012年,这个数字下降到了40%。布鲁金斯学会分析指出,若这一趋势加剧,政府军内部发生内战的可能性会大大提高。


另一方面,在谋杀、抢劫和勒索频发的阿富汗,政府军严重缺乏打击犯罪的能力。阿富汗政府军配备有一支类似特警的反恐部队,却无力应对此类犯罪,政府军的反恐部门也因严重的腐败和犯下的许多罪行而在一些基层民众中臭名昭著,这也让塔利班得以在一些权力真空地区建立起自己的秩序和“正义”。


对于一些阿富汗司机而言,在塔利班的控制下,一些道路反倒变得安全起来。“我们现在很放心,警察不会因为要收取贿赂而骚扰我们。塔利班甚至会为过路费开具收据,这样司机就不必重复付款。”往来喀布尔与坎大哈高速公路的巴士司机穆罕默德告诉美国全国公共广播电台(NPR),“高速公路上的抢劫案也少了,劫匪在路上停不了五分钟,因为塔利班一听到动静就会骑上摩托车(赶来)。”


阿富汗政府缺乏提供安保的能力,塔利班也趁机获得了一笔不菲的收入,而他们“勒索”的主要目标则是美国军方,更确切地说,是当地承包商。


据法国《世界报》报道,在美军撤出阿富汗之前,每个月都会有6000至8000个车队向美国在阿富汗的大约200个军事基地运送物资。车队的安全由私营公司通过2009年3月的“东道国卡车”合同提供,价值21.6亿美元。但国际安全援助部队的一名美国官员透露,“我们对承包商的网络一无所知,我们不知道他们是否为安全通行向塔利班支付费用。我们投入了数十亿美元,其中数百万可能最终落入了塔利班之手。”


与此同时,政府军战士的日子却过得捉襟见肘。《华尔街日报》近日报道称,阿富汗士兵已经几个月没有得到报酬,他们不得不接受不合标准的医疗护理,有时甚至在战后都无法得到治疗。印度观察家研究基金会(ORF)的一篇报告则指出,阿富汗士兵长期无法休假,引发广泛不满,训练质量低下,在战斗和伏击中造成大量伤亡,这些因素也导致了逃兵率高、入伍率低。


政府军的士气随着美军的离开而日益低落,打击敌人的能力也严重受挫。失去了美国的后勤和空中支援,阿富汗政府根本无法在远离喀布尔的地区补充并部署兵力。SIGAR今年4月警告称,如果没有美国和国际承包商,阿富汗空军可能会在几个月内“事实上停飞”。


“塔利班并不强大,但共和国一方的政治和军事领导力正在衰落。”喀布尔智库战争与和平研究所的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埃纳亚特·纳贾菲扎达表示。


当地时间2021年8月10日,阿富汗法拉省,塔利班武装分子在法拉城内。人民视觉  图


塔利班如何运作?


与腐败、纪律不严明又士气低落的政府军相比,塔利班似乎更具备一支胜利之师的要素。尽管近年来有报道称塔利班内部存在分裂,但该组织近日在阿富汗的势如破竹表明,其人员仍然有着强大的凝聚力。


有分析指出,对物质收益的渴望是促成塔利班士气提振的重要因素,但更重要的可能是塔利班战士的宗教热情。


“不管承认与否,塔利班士兵也是勇敢的。通常,塔利班成员也会损失惨重,这与他们受金钱驱使的说法相矛盾。”卡内基国际和平研究院的报告认为,强烈的意识形态信念,在塔利班战士当中十分常见。


自2001年以来,塔利班已经从一个由民兵指挥官组成的松散组织演变为一个更有组织的政治和军事运动,为了回应塔利班创始人穆罕默德·奥马尔2013年去世引发的组织内敌对派系争端,塔利班及时调整,作出了关键领导层的人员变动。


8月6日,塔利班发言人扎比乌拉·穆贾希德在回应“自由欧洲电台”的问询中描述了该组织的领导结构。据穆贾希德所述,塔利班领导结构中的一个单独部门——军事事务委员会负责监督该组织的整条军事指挥链,直达省和地区一级。


穆贾希德表示,最高领导人哈巴图拉·阿洪扎达是塔利班在宗教、政治和军事问题上的“终极权威”。阿洪扎达有三名副手:阿卜杜勒·加尼·巴拉达尔负责政治事务委员会,并在多哈领导塔利班谈判小组;已故塔利班创始人穆罕默德·奥马尔之子穆罕默德·亚库布是负责南部省份的副领导人,同时领导塔利班的军事行动;西拉朱丁·哈卡尼是负责南部省份的副领导人,同时也领导着所谓的“哈卡尼网络”。


塔利班的军事指挥系统从属于军事事务委员会,该委员会由亚库布和哈卡尼控制。每个塔利班指挥官都会听命于省级指挥部,从而通过地区一级被纳入到整个指挥系统。据穆贾希德所说,塔利班有七个“地区圈”,每个“地区圈”至少负责三个省级指挥部。军事事务委员会的两名副领导人负责监督这些“地区圈”,该委员会还负责任命和监督塔利班“影子政府”中所有省的“省长”。


“影子政府”是塔利班建立的另一种地方政治结构,用来解决地方群众的不满。对一些人来说,相比阿富汗政府司法系统,诉诸塔利班司法系统是一个更好的选择。


“实地观察和可靠证据表明,塔利班拥有高效的领导层,并且善于从错误中吸取教训,能够迅速利用对手的弱点,他们正在建立一个平行政府,拥有着全国性的后勤系统,还管理着一个强大的情报网络。”卡内基国际和平研究院的一篇报告分析指出。


此外,塔利班在阿富汗创建了一个复杂的媒体宣传系统,利用广播、视频和夜间电报来达到对政府军的“毁灭性打击”。卡内基报告称,总部位于巴基斯坦奎达的塔利班媒体中心al-Sahab制作的视频随时可以取用,塔利班还在互联网上记录战争进展,虽然明显有夸大其词的成分。


同时,塔利班还定期监控阿富汗媒体和外国媒体,也乐于接受外国记者的采访。塔利班的重要指挥官达杜拉毛拉曾多次在不同场合邀请半岛电视台前往拍摄,从而让塔利班成功地从采访的剪辑中塑造出一个“英雄般的形象”。


《纽约时报》报道称,最近几天,塔利班在社交网站上分享着欢呼的人群迎接他们接管省份的视频,虽然有报道指出,阿富汗人这样做只是为了避免未来受到塔利班伤害。塔利班发言人也频频发声,他们将平民伤亡和基础设施破坏归咎于阿富汗政府,呼吁政府军士兵投降,并承诺他们将获得人道待遇,还会附上一张政府军投降和缴获武器的照片。


多方报道显示,自塔利班对阿富汗政府军发动“闪电战”以来,政府军确实发生了各种低级别叛逃事件。但土耳其国际广播电视台(TRT)报道称,最近,一些高层人士,如阿富汗北部塔吉克军官阿西夫·阿齐米也转而支持塔利班。




本期资深编辑 邢潭


推荐阅读

关注公众号:拾黑(shiheibook)了解更多

[广告]赞助链接:

四季很好,只要有你,文娱排行榜:http://www.yaopaiming.com/
让资讯触达的更精准有趣:https://www.0xu.cn/

图库
关注网络尖刀微信公众号
随时掌握互联网精彩
赞助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