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华教授隔离期开会,红色短裤“出圈”

百家 作者:澎湃新闻 2021-08-12 17:09:59 阅读:271

澎湃新闻记者 岳怀让 实习生 巫冰


8月11日,清华大学教授彭凯平发微博称,因与一名新冠确诊患者的活动轨迹部分重合而居家观察两周的生活结束,终于可以岀门了!这条微博的配图——彭教授隔离期间开会的照片引起了网友们的关注:“哈哈哈哈哈哈太真实了!”


彭凯平在微博中表示:“黄了两星期的健康码终于转绿了!阴差阳错地与一位北京新冠确诊患者7月26日在双清大厦附近轨迹交错不到一小时,就居家观察了二周,今天终于可以岀门了!隔离期间主持了一次41万人次参与的国际大会,写了近五万字的稿子,讲了三次网课,开了记不得次数的线上会议… 留下了一段难忘的经历。感谢我的同事们和社区工作人员的支持和照顾。体会了被隔离的难处,更加欣赏自由的快乐。”


彭凯平微博图。


12日上午,彭凯平接受澎湃新闻记者专访时谈起了上述微博照片:“那张照片和微博,我也是随便发了一个,因为变成绿码了,开心嘛,没想到出圈了。”


对于事情的起因,彭凯平介绍:“我是7月29日接到通知,应该是社区通知的,说大数据发现我和病例有个交集,查了一下我确实去那里开了一个会,也就不到一个小时。因为害怕,我立马就去校医院做了一个检查。”


暑期正是各类活动密集时间段,隔离对于工作生活的影响,在彭凯平来看是显而易见的。他对澎湃新闻记者表示:“第一个星期,把很多的工作都给耽误了,包括很多采访。我有一本新书《孩子的品格:写给父母的积极心理学》正好要做推广,刚和樊登一起做了一个录像,只好把其他的采访都改成线上了。本来计划第二个星期要去现场录节目,我们有一个设计得很漂亮的主播室,结果只好在家里(录制)了。”


谈到火出圈的照片,彭凯平向澎湃新闻记者解释:“主要是国际会议要穿西服,紫色是清华大学的代表颜色,我当时穿紫色衬衫是因为这是清华的一个会议。其实,红的裤子不是居家短裤,是西装短裤,也是很正式的。因为今年是我的本命年,所以我就穿了红色的西装短裤。被隔离时送菜的小哥(其实是我的学生)来送东西,正好发现,就给我照了几张相,发给我一看,挺好玩的,我就留着了。”


彭凯平回忆起拍照时的场景:“我当时在开会,觉得他就是在照我开会,也没有太在意。我自己也觉得很滑稽,上面西装革履,下面短裤,我估计大家觉得好玩,这样一个戏剧性的不对称,上面是为了国际礼节,下面是为了自己的快乐,这种冲突也是一个带有戏剧性的张力,所以给自己一个纪念。那张照片和微博,我也是随便发了一个,因为变成绿码了,开心嘛,没想到出圈了。”


谈到被隔离时的感受,彭凯平有颇多感想,他对澎湃新闻记者说道:“感谢这些被隔离人员的牺牲和贡献。因为没有他们的配合,我们这样的防疫、控疫是做不到的,所以我们真的要感谢那些被隔离的人。我们很多人往往就只是责备那些感染的人,好像给我们带来了病毒似的,他们也是无辜的。所以我觉得真的要感谢那些被隔离的人,我估计他们的难处比我还要大,我起码可以被送些东西,在家观察,只是说不外出、不聚餐,其他在家的生活还是相对而言好安排一些,那些集中隔离的肯定还要难。”


“(被隔离)不是好事,但既然来了,我们就得应对,要有积极乐观的心态。生活中总是有很多不如意,但是我们如何去应对,才决定我们生活的质量。所以‘应对’是最重要的,关键是我们如何自己从中保持一个积极的心态。其实我发这个文章、照片也是给自己的一个鼓励、提醒,就是这么尴尬的场景都出来过,以后出现什么场景其实也无所谓了。”彭凯平认为。


作为国内知名的心理学家,彭凯平从本学科出发,对人在隔离期间的心态调节提出了看法。


彭凯平对澎湃新闻记者总结:从心理学的角度来讲,有很重要的三个步骤。


第一个,接纳。任何事情发生了,再去否定、曲解、刻意地美化没有意义,我们要接受这样的一个很重要的生活现实,因为生活总是有阴晴圆缺、起伏跌宕,这都是很正常的。所以第一个态度就是,这就是生活的一个部分,无论是偶然还是必然,有意还是无意,无论公平还是不公平,它都发生了,我们要承认这样一个负面的生活体验的出现,有它自然的一个规律。


第二个要进行积极地认知、解读,要行动,做一些事情来调整自己。我们要从这中间找到一些积极的解决方法,不能躺着想,不能完全在那里思考,或者受害者心态、阴谋心态,这些都是没有意义的。一定要有个积极的认识,就是我得做点事,来转移、替代、升华,这就是我提倡的要有积极应对,包括认识、情绪调节、行动,我觉得这是很重要的。


所以说给自己找个事情做,是应对各种负面生活事件的特别重要的自然选择进化机制。我们人类其实应对各种风险、挑战、挫折、打击,其实是经常出现的,已经有了一个自然的机制“应激反应三轴心”,脑下垂体、肾上腺、下丘脑,它主要是释放一些压力激素,让我们对挫折、失落、负面事件的印记,我们叫做压力事件,有一个准备状态,这个准备状态怎么缓解,就是要行动、要做些事情。古人来讲是“斗或逃”,fight or flight,自己呢也是一样,要么去战胜它、要么去回避它,找件事情做是很重要的。


第三个就是社会关系。我能够熬过来离不开学生、社区、同事的帮助。人是一个社会动物,我们不是个体,不是靠自己的单打独斗、足够优秀就能做好的,所以这个时候要联系同事、联系家人、联系朋友。这就是我经常建议的简单的三部曲,一般来讲,做到了就没有太大问题。


清华大学社会科学学院官网显示,彭凯平教授于1983年毕业于北京大学心理学系后留校任教,1997年获得美国密歇根大学心理学博士学位,后任教于美国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心理学系。2008年5月起受聘清华大学心理学系教授和首任系主任。


彭凯平现任清华大学社会科学学院院长,清华大学心理学系系主任,兼任清华大学-伯克利心理学高级研究中心、清华大学社科学院积极心理学研究中心主任,以及清华大学幸福科技实验室(H+Lab)联合主席。




本期资深编辑 邢潭


推荐阅读

关注公众号:拾黑(shiheibook)了解更多

[广告]赞助链接:

四季很好,只要有你,文娱排行榜:http://www.yaopaiming.com/
让资讯触达的更精准有趣:https://www.0xu.cn/

图库
关注网络尖刀微信公众号
随时掌握互联网精彩
赞助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