培训机构破产了,“我还要还贷到2028年”

百家 作者:TechWeb 2021-08-29 16:05:28 阅读:311

来源 | 深燃(shenrancaijing)
作者 | 唐亚华
编辑 | 黎明

披着分期付款外衣的教育贷,将一批又一批求学者带到了坑里。
 
近日,华尔街英语的破产传闻甚嚣尘上,不少报了课的学员突然发现,自己还有几万块钱的课没上却退不了款,更有人因为办了教育贷,课不能上了,但还得分期还款直到大后年。
 
教育行业上一次发生这样的群体性事件,是在线教育企业学霸君资金链断裂,无数家长投诉无门;再往前是优胜教育暴雷,维权家长堵了公司总部的门。和华尔街英语事件最像的,是2019年的老牌成人英语机构韦博英语暴雷,二者均为成人英语培训机构,都有着数十年的发展历史。
 
两家学员的损失也颇为相像,均有大额学费,其中不少人办理了教育贷。当时就有报道显示,韦博英语暴雷后,涉及近万名学员、涉事金额超亿元,学生中有一半以上背着贷款。
 
据业内人士透露,华尔街英语的课程销售每个月的合格业绩是15万,最便宜的课程价格在4、5万。这个数字足以吓退大多数有意向的客户,但销售们通常会把这个数字说成每月一两千,名为分期付款,实为教育贷。
 
教育贷的风险在于,合同一签,学员就和金融机构建立了借贷关系,与华尔街英语并无直接法律关系,即便华尔街英语不能正常提供授课服务,学员们仍需继续还款。
 
值得注意的是,过去一年多,金融行业经历了最强监管,P2P被清退,行业进入规范的轨道,而教育行业,早在2018年就提出了教培机构一次性收费不得超过三个月课程的规定,为什么还有机构在大力推广教育贷,而金融机构也仍在放贷?如今,“双减”的靴子已经落地,未来,教育贷还有生存之地吗?
 

“华尔街英语破产,
我还要还贷款到2028年”

在苏州工作的27岁女孩璐璐,背上华尔街英语的教育贷以后,被拖入了以贷养贷的深渊长达四年。她一度精神抑郁,想放弃生命。
 
2017年,璐璐大学毕业来到苏州,就在刚面试完第一份工作接到Offer时,她路过一家华尔街英语门店。被销售人员拉进去后,她想离开门店都难。工作人员先是给她测试了英语水平,随后以各种话术洗脑,劝说她报课。最后当销售说到学费3.2万的时候,璐璐立刻表示太贵了。
 
但销售又叫来了财务,说可以帮她解决这个问题,“她们说跟金融机构有合作,分期付款,两三个人围着我,我当时整个人是懵的,直接跟我要了银行卡,就这样不清不楚办了3.2万的贷款,分了32期,每个月还2000多元。”璐璐告诉深燃。
 
后来她总共去上了大约10次课,原本那份工作承诺的薪资是每月6000多元,璐璐觉得自己能承担每个月的贷款,后来工作出了状况,她又开始找工作,中间断档一个月,而且她找到的第二份工作一个月收入才3000多元。
 
承担不了贷款,璐璐不想上这个课了。报课后三个月,她去找机构协商退款。合同里写了报课后的退费规则,但工作人员给的答复是只能退几千块钱了。她觉得很不划算,就没有退。
 

换了月入3000多元的工作,除去房租生活费,她还不上贷款。借款平台一再催促还款,拿影响个人征信说事,璐璐只能拆了东墙补西墙,借别的平台的钱还款,从支付宝、微信开始,到其他各种网贷平台。
 
2018年是我最难的一年,压力大到我几乎缓不过来,饭都吃不上了,我每天早上一睁眼,就是想着去哪弄钱,每个月一发工资就开始还各个APP上的钱。”最多的时候,璐璐的贷款滚到了4万多元,每个月要还6000多元,几近崩溃的时候,她都想过轻生。
 
最后实在扛不住了,她找姐姐借了1万,从支付宝里借了2万多,一次性把所有的网贷都还了。在支付宝里又分了几十期来还,“最终,一直到2021年6月份,我才还清了所有贷款。这时,距离我第一次接触华尔街英语,已经过去了4年。”
 
事后回想,璐璐觉得还是教育贷害了她。要不是当初销售人员拿这种方式诱导她,她刚毕业手里没有钱,也没有地方可借钱,是不可能报几万块钱的课程的。她总结,销售人员太强势,而自己太没有经验。
 
4年时间里,璐璐都是在华尔街英语带来的噩梦中度过的。在她还完款几个月后,璐璐突然听到华尔街英语倒闭的传闻,而她还有价值2.6万的课没有上。
 
江姗今年40岁了,在南京生活,2019年以来,她在华尔街英语报课累计投入了7万多元。最早,华尔街英语的销售在商场向她介绍课程,用的依然是销售擅长的制造焦虑法。“不学英语你很快就落后了,学了能换一份更好的工作,回家也能教孩子,”江姗被说动了。
 
但一听4万多块的学费,她打了退堂鼓。销售人员拿出分期付款的方案,每个月只需要1600多元,最后她分24期办理了贷款。不久之后,销售又以有一个特别大的优惠活动名额,可能帮她把课程升级到顶级为由,劝说她又续了3.3万元,办了一年的分期。
 
上了一段时间课,江姗觉得效果不明显,而且课程顾问在她续费后就变得判若两人,经常好多天后才回她消息,课程内容和服务她都不满意,于是找机构协商退费。
 
经过漫长的流程,虽然对方跟她沟通确定可以退5万元,但那之后便没有了动向,一直到2021年5月,江姗发现她一直对接的课程顾问也联系不上了。
 
“破产”的消息传来,江姗更加心灰意冷了,5万块钱退不了,她现在每个月还得继续还贷款,一直要还到2021年底
 
在黑猫投诉上,类似的投诉有611条。这些学员对自己头上少辄几万、多辄几十万的贷款欲哭无泪。一份网传的华尔街英语学员自发填写的维权统计表显示,仅广州就有60多名用户的合同金额超过10万元,最高的一笔金额61万元,合同最晚到期的时间是2028年5月
 

暴雷的教育贷,
为什么停不下来?

这个当时看似解了很多人燃眉之急的“分期付款”,如今让大多数人遭到了更大的损失。
 
令人疑惑的是,早在2018年,国务院办公厅就印发了《关于规范校外培训机构发展的意见》,规定校外培训机构“不得一次性收取时间跨度超过3个月的费用”,为什么这些机构还在收取时间跨度长达几年的学费?
 
多鲸资本合伙人姚玉飞告诉深燃,当时的政策规定的是有资质的学科类校外线下培训机构。还有很多超范围经营、证照不全的线下机构,以及在线教育、职业教育、成人英语等方面的机构没有被明确算在内
 
所以,像华尔街英语这样的成人教育领域的教育贷一直未受限制,学霸君这样的在线教育机构在暴雷前也在采用。也因为有教育贷,一年、两年甚至更长时间的课程包被销售们用话术包装,一如既往地畅销。
 
“教育机构推教育贷是为了提高客单价、增加现金流、提高销售人员的提成,同时绑定用户,而消费者的心态是,能不占用自己的资金就尽量用别人的,而且大多数人贪图大课包便宜。所以,选择教育贷是买卖双方博弈的结果。”姚玉飞说。
 
这中间还有一个被忽略的角色,那就是放贷机构。在教育机构暴雷事件中,金融机构起到了推波助澜的作用。因为大多数人的学费金额非常大,要不是教育贷,很多人很难一次性报这么长时间的课程。而且很多学员不知道的是,他们接触的是培训机构,实际上最后的债权关系是发生在个人和金融机构之间的。
 

金融机构为什么愿意提供大额贷款给教育机构的学员?实际上,金融机构眼里,教育贷是个优质资产。
 
大数据猎人创始人李可顺提到,金融机构有白名单,教育培训行业跟其他行业相比,是一个非常好的放款标的。金融机构认为,如果是家长给孩子报培训班,大多数家长对孩子教育投入的意愿非常强烈;而如果是成人教育,上培训班的人群相对更有上进心,增加了技能之后他们理论上更容易升职加薪,算是优质群体;第三,教育的课程内容间接划分了群体,比如学英语的群体大概率比技术工人群体优质。
 
不过,李可顺认为,金融机构在类似的爆雷事件中也不是完全没有责任,金融机构在办理贷款的过程中有用户真实的证件信息、手机号码,能够通过大数据去判断用户真实的还款能力,防范骗贷现象。
 
其实金融机构比普通人更能意识到某个行业是否存在风险,应该对他们合作的机构进行一定的防控,暴雷是行业动荡的原因,不应该由公众去承受损失,金融机构风控不作为的现象应该被注意到”。李可顺指出。
 
当然了,教育机构运转良好时,学员、金融机构、培训机构三者皆大欢喜,而教育贷的存在,让教育机构的经营风险加大,学员可能承担的风险也被放大了。
 
教育机构用教育贷增加自己的现金流,又把现金流用于投放和扩张,把预付费当作收入来使用,一旦新的获客跟不上,资金链马上就断了。
 
普通的消费贷,用户先享受某个产品或某项服务,后期还款,而教培行业一直以来都是预付费制,用户还没上课,先把钱全交了,一旦机构暴雷、跑路、倒闭,钱退不了,贷款却照样得还。
 

谁会是下一个华尔街英语?
 
政策没有对教育贷造成灭顶之灾,那此次史上最严的“双减”重锤落地,会对教育贷产生什么影响?已经办了教育贷的机构会不会暴雷,新的教育贷还有没有生存空间?
 
先来看双减细则。首先明确主体,文件标题是《关于进一步减轻义务教育阶段学生作业负担和校外培训负担的意见》,文件正文特意备注了包括线上培训和线下培训,也就是说,《意见》约束的是义务教育阶段的线上和线下培训机构,也就是提供一年级到九年级应试科目培训的所有机构
 
其中有关收费方面的规定是:通过第三方托管、风险储备金等方式,对校外培训机构预收费进行风险管控,加强对培训领域贷款的监管,有效预防“退费难”、“卷钱跑路”等问题发生。
 
双减后,现金流好、经营正常的企业受影响比较小,但经营状况差的企业,暴雷可能性非常大。阿卡索、鲸鱼外教等机构的部分家长已经在要求退费。”姚玉飞说。
 
所以,接下来,由“历史遗留问题”产生的学科类教育机构暴雷现象,可能还会出现。
 
姚玉飞提到,未来,对于针对成年人的校外培训来说,按照“双减”政策执行,基本上不会有贷款的需求了,这就等于变相断了教育贷在这个领域的市场
 
但双减政策并没有明确提到职业教育、成人教育以及素质教育。在他看来,很多人确实需要成人类课程来提高技能,在课时费较高时,教育贷是缓解经济压力的方式。
 
在姚玉飞看来,教育贷属于消费贷的一种,如果不涉及高利贷、骗贷等不合规操作,跟装修、买手机、买房买车贷款没什么区别。
 
教育贷是个市场行为,只要双方签署合同时明确告知,自愿签署,教育贷是正常的服务合同,但成年人做选择,应该对贷款风险有预估,对销售人员的话术引导要加强识别。教育贷是贷款,不是分期付款。贷款合同明确写着放贷机构名称,任何人无论何时签署任何合同,都要提高法律意识,看清楚主体、条款。
 
所以,在目前的规定下,除了义务教育阶段的校外培训机构,在成人教育领域,教育贷依然不会停。普通用户能做的是,了解风险、擦亮双眼、理智消费。
 

至于成人教育机构会不会暴雷,这取决于机构的经营状况。不过,此次华尔街英语暴雷也将成人英语市场面临的问题暴露了出来。
 
在姚玉飞看来:“最早中国有很多外企,很多人能通过提升语言技能去外企工作,而现在,很多外企在撤离;第二,随着英语在高等教育中的普及,大多数大学毕业生已经没有了基本的英语学习需求;第三,随着技术和硬件的发展,有道翻译、科大讯飞、搜狗翻译等产品已经能够满足翻译方面的需求。”
 
华尔街英语重线下,暴雷有疫情的影响,但更重要的是,近年来成人英语的市场需求在大大萎缩。
 
所以,因教育机构经营状况恶化或用户挤兑带来的暴雷现象并不会停止。下一个华尔街英语,随时有可能出现。

*题图来源于网络。应受访者要求,文中璐璐、江姗为化名。


【 THE END 】—


丨入群费一年7.5万!这就是“人类高质量男性”吗?

丨奥运奖牌掉皮,东京奥组委回应了

丨《扫黑风暴》被搬运?腾讯投诉抖音,抖音回应:已下架被投诉视频超8000个


关注公众号:拾黑(shiheibook)了解更多

[广告]赞助链接:

四季很好,只要有你,文娱排行榜:http://www.yaopaiming.com/
让资讯触达的更精准有趣:https://www.0xu.cn/

图库
关注网络尖刀微信公众号
随时掌握互联网精彩
赞助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