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下沉市场卖奶茶:投入八九十万,却难以翻身

百家 作者:创业最前线 2021-09-04 16:36:45 阅读:188

茶饮行业从不缺新的入局者。



出品 | 创业最前线

作者 | 李小反

编辑 | 蛋总


在下沉市场,茶饮品牌正经历着一场鏖战。


贵州省凯里市商业街中博附近的一条街上,两三百米的路两边,开了6家茶饮店;河北省保定市裕华路上,不到300米的距离,紧挨着5家茶饮店。


这样的开店密度,导致下沉市场的茶饮店也陷入内卷。那么,这些茶饮店的生存周期有多长?


“大概半年左右。”一位茶饮店老板向「创业最前线」表示。


在下沉市场开茶饮店的老板们,有人做得风生水起,也有人在压力之下打算退出。不过,茶饮行业从不缺新的入局者。


广州省汕尾市海丰县一位茶饮店老板称,疫情期间他看到一些茶饮门店倒闭,但只隔了一两个月,新的门店就又开了出来。


“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


 1

  理想与现实


很幸运地,24岁的郑煜杰抓住了茶饮行业的一个风口。


今年,一片血海的茶饮行业涌现出一个难得的新机会——手打柠檬茶,在商家的宣传和年轻人的追捧之下,多款柠檬茶饮品在社交平台走红。


郑煜杰敏锐地嗅到了商机,在他的提议下,一位朋友辞去月入过万的外卖骑手工作,和他一起创业做起了手打柠檬茶。


今年5月下旬,一家名为“简味”的手打柠檬茶茶饮店,在广东省汕尾市海丰县开业。店铺的营业额从最初的每天200多元,一路上涨到高峰期的2000多元,开店仅两个月,他们就已经回本。


郑煜杰对这个成绩很是满意,按他的话说,至少没辜负朋友辞掉的高薪工作。


图 / 郑煜杰供图


在很多茶饮从业者口中,茶饮实在是一门不错的生意,利润高,操作简单,容易规模化。因为这些优点,无数从业者闻风而来。


杨雪(化名)开茶饮店,是抱着一种情怀,她在大学期间就有创业开奶茶店的想法。毕业后,她和合伙人开始筹备,交了2万多元去跟一个加盟品牌学习奶茶制作技术,然后在北京创办了自己的茶饮品牌,为此,她还贷款十几万元。


不过,很多外行人看到的都是茶饮行业的光鲜一面,掀开亮丽的袍子,里面很可能爬满了“虱子”,个中滋味,只有亲自经历过的人才能体会。


赵磊(化名)于去年进入茶饮行业。“没什么太大的目标,就是想找一门能赚钱的生意。”他说。


在做奶茶生意之前,赵磊认为茶饮是一门再简单不过的生意。“加盟一个品牌,招聘几个员工就能做。”


但事实并非如此。“开店后才发现,原材料、人工等成本很贵,而且人工数量恐怕也要增加。”


后厨需要员工煮茶、切水果、准备原料等,一个员工也不可能从早干到晚,所以后厨就得有两三个员工轮班,前店也得需要一个店长和几位服务员。


门店刚营业时,赵磊请了10位员工,后来业务熟练了,加上疫情期间生意不好,他只留下了5位员工。


和赵磊一样,杨雪一开始也将开茶饮店想象得很简单。“从没想过这是一个体力活。”她苦笑着说。


做一杯奶茶只需要几分钟时间,但是后期准备工作却要三个小时。门店刚开起来的时候,杨雪和合伙人有时候会通宵忙碌,忙的时候一天只能休息三四个小时。她从未招聘过女员工,“一是担心她们体力不够,二是怕她们受不了这个苦。”


除了运营过程中的繁琐工作外,实际开店的成本也超出了老板们的预算。


最初,怀揣着对茶饮店的情怀,杨雪不会过多考虑成本,也不会一味追求性价比,只想用最好的原料。但是后来门店持续亏损的现实,以及每月两三万元要还的贷款,让她逐渐变得清醒。


创业第一年,门店基本都是亏损状态。杨雪没有算过具体的亏损数字,但估计在30万元以上。然而,即便是亏损,店还是要继续开下去。“如果靠上班来填这个洞,可能两三年也填不满,我只能继续开店赚钱。”


因此到后来,杨雪开店也不再只是为了情怀,更多的目的是为了赚钱。


巅峰时期,杨雪在北京一度开出了十几家门店。但疫情期间,茶饮生意受到很大影响,加上北京的茶饮市场竞争非常激烈,奈雪的茶、喜茶等茶饮店占据了半壁江山。于是,杨雪和合伙人将北京的门店转手,回到合伙人老家山东省济宁市,重操旧业。


怀揣着理想,一大批人进入茶饮行业,但是在残酷的现实面前,他们又受到重击——过度饱和的茶饮行业早已不能让人轻松“躺赚”了。


 2

  虚假的繁荣


虽然茶饮生意远不如前几年好做,但在这个时候,还有人依然选择进入。


在黑龙江省齐齐哈尔市讷河市,90后于昕已经开出了7家“鱿鱼小铺”小吃店,另外还有20多家加盟店。


在做小吃的几年时间里,于昕也顺便了解了茶饮行业。于是,他计划成立一个茶饮品牌,和小吃店相互引流。


对于很多外行人来说,做茶饮生意最便捷的办法就是加盟一个品牌。


图 / 摄图网,基于VRF协议


“了解茶饮行业的人,基本都不会选择加盟,因为投入高,回本周期长,风险也大。”于昕表示。


相比于大多数人选择加盟,于昕更愿意成立一个自己的品牌。“自创品牌虽然没有知名度,但是优势在于成本没那么高。”他说。


一般加盟一个茶饮品牌,加盟费、培训费等加起来需要几十万元,但是自创的品牌却可以省下这笔费用。


“像我们城市,一年房租3万多元,人工工资每月每人2000多元。”他称。较低的成本也使得茶饮的价格有调整的空间。“其他家卖10元的茶饮,即便我只卖5元,都不会亏。”


郑煜杰也否定了加盟茶饮店的想法。


“如果加盟一个品牌,至少要拿出20万,夏天就这么短的时间,需要用最快速度回本,如果无法回本,很大可能就死掉了,投进去的钱肯定白白打了水漂。”他称。


而且加盟还有一个弊端,即不能增加其他产品线。“像我们做柠檬茶,天气变冷后还可以增加热饮、蛋糕等品类,但是加盟一个品牌,就不能自由增加其他产品。”郑煜杰表示。


他发现,他们本地加盟的茶饮门店,生意并不好。“附近一家柠檬茶的加盟门店,刚开业时人不少,后来客流就变少了,他们现在还在做打折活动。”


据郑煜杰分析,一个原因是这家门店的茶饮卖得太贵了,定价普遍在18元以上,而本地人均月收入不过是两三千元,消费者很难接受这个价位;另一个原因就是在口味上并没有太大的差异化。


于昕向「创业最前线」透露,对于茶饮品牌的加盟商来说,一年能回本就不错了。这一年之中,如果门店的收入无法覆盖支出,老板还需要持续投入资金。也就是说,加盟商除了前期的加盟费等投入外,还要准备部分资金,用于回本期间的投入。


因为很多加盟店老板都是外行人,他们在短时间内看到茶饮店无法盈利,很多人会失去信心,从而选择及时止损。


赵磊的加盟店便验证了这一点。他的门店开在当地的商圈,七八十平米的门店,一年的租金就20万元,每月的人工成本2万多元,再加上前期的加盟费,总投入高达八九十万。


而且在实际运营中,也并不是像加盟商所说的那样——每天营业额能做到上万元。“目前每天的营收只能勉强维持生存,但是前期投入的成本没有收回,也还是相当于亏损。”赵磊称。


除了堂食,很多门店都会做外卖业务。“但是一单外卖赚的钱很少,大头被平台抽走,再加上平台经常搞特价活动,刨去平台抽成、实际成本,一单外卖撑死了才赚一两块钱,一天得卖多少杯才能挣钱?” 赵磊叹气说道。


大多数品牌方也会给加盟商提供一些运营思路,比如做特价活动。但是特价活动虽然给门店带来了客流,但整体仍然不赚钱。


“这就相当于自己掏钱打广告,但打了广告得能熬下去才行。每年的租金,再加上人工等成本,算下来就是赔本赚吆喝。而且像夏天的话,中央空调从早开到晚,可能营业额连电费都不够。”赵磊表示。


“如今的茶饮行业只是表面看着风光,实际上是虚假的繁荣。”赵磊说道。


 3

  下沉市场茶饮店鏖战


「创业最前线」走访观察,在三四线及以下城市,奶茶店大多开在客流最集中的商圈、学校、步行街等位置,这就导致很多城市都出现了“奶茶一条街”。


图 / 贵州省凯里市中心的一条街上
开在一起的三家茶饮店


郑煜杰所在的海丰县,就有一条“奶茶街”。“每隔50米就有一家店,粗略统计这条街上有二三十家店。”他表示。


疫情期间,郑煜杰看到一些茶饮门店倒闭了,但只隔了一两个月,新的门店就又开出来了。在某种程度上,茶饮店像野草一样有坚韧的生命力,生生不息。


赵磊向「创业最前线」介绍,他家奶茶店所在的街上,也有七八家茶饮店。“哪怕一家门店开业时生意再好,过段时间也会被分流。”他表示。


这些茶饮店的生存周期有多长?


“大概半年左右。”于昕看到,讷河市茶饮店的更新速度也较快,“倒闭的基本都是加盟品牌。”


在进入茶饮行业时,赵磊预测一年到一年半左右应该可以回本,但是实际情况并不好。“一方面是受疫情影响,另一方面是小城市人口有限,他们不可能天天喝奶茶,就算经常喝也会出于新鲜感换换品牌。”


不过,从北京撤退到济宁开店的杨雪发现,跟其他三四线城市不同,济宁的奶茶店不算密集。“在济宁开店投入的金钱和精力同比降低,赚钱更轻松了。”杨雪称。


目前,她在济宁已经开了三家店,每家店月营业额在四五万元左右。单店模式已经得到了验证,以后杨雪还会考虑去其他城市开店。


虽然生意还不错,但茶饮店的利润也在下降。


“之前茶饮店的利润能达到60%至70%,但是现在只有40%左右。”一个主要的原因是年轻人对健康的要求越来越高,茶饮的部分原材料也替换成相对健康的,导致成本翻倍。但茶饮价格却不会提高很多,毕竟年轻人的接受能力有限。


在激烈的竞争面前,赵磊有了放弃的打算。“想翻盘很难,一是疫情紧张,二是三四线城市没有那么多年轻人,仅靠平常的流量基本没有翻身的机会。”


初尝甜头的郑煜杰,仍然信心满满。“竞争肯定有,但柠檬茶在海丰算是小品类,竞争不大,而且这里冬天时间短,影响较小。”接下来,他也计划拓展更多产品线,比如开发热饮和甜品。


而于昕凭借着一股干劲,选择了一条较为难走的道路——他不打算靠加盟赚钱。


一方面,新品牌没有知名度,很少有人愿意付费加盟。因此于昕计划用免加盟费的模式,先把体量做起来,之后再走供货的路线。另一方面,在于昕看来,“收加盟费的模式无异于是割韭菜,以后这种模式肯定会被淘汰。”


他选择免费教别人制作茶饮的技术,再通过给对方供货盈利。“现在网络这么发达,每个行业都会越来越透明,我既然做了茶饮,就会让行业变得更透明,当越来越多的人知道行业内幕的话,他们可能就不会拿这么多钱去加盟了。”


当然,这种模式也有弊端,即体量小很难盈利。“一两年之内应该都无法盈利,只是在做铺垫。”于昕说。


不过,在他计划为行业做出一些改变之时,他就已经做好了心理准备。


在当前经济的大环境下,任何一门生意都不再有“轻松躺赚”的模式。茶饮店在中国的大江南北火了数十年,原料、款式、包装、营销等等环节都历经了无数次迭代,竞争也日趋激烈。


前赴后继的年轻人闯进这个赛道,推动着行业革新,同时也被行业教育——开店正如同做一杯茶饮,前期要磨练好基本功,中途还要拿捏好盈亏之道,后面才可能有收获,这是一门“先苦后甜”的生意。


*文中题图来自摄图网,基于VRF协议。


END


 往期精彩回顾 


中国领先创投新媒体
100W创业者及投资人关注
合作交流  微信:cyzqx2013


在看点这里

关注公众号:拾黑(shiheibook)了解更多

[广告]赞助链接:

四季很好,只要有你,文娱排行榜:http://www.yaopaiming.com/
让资讯触达的更精准有趣:https://www.0xu.cn/

图库
关注网络尖刀微信公众号
随时掌握互联网精彩
赞助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