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经很看不起那些网红景点,如今却非常想它

百家 作者:新周刊 2021-10-02 18:58:29 阅读:306
本文经授权转自公众号
Vista世界派
(ID:dailyvista)

读者诸君,节日快乐!


嗯……可能也没有那么快乐。


在以往,“十一”长假绝对是最适合出去浪的假期,时间长,却不用顾虑春节回家团圆的问题。


然而,作为新冠疫情爆发以来的第二个“十一”长假,很多人刚开始,就看到了它结束的样子——


图源:微博@小米大米75


据交通运输部的消息:10月1日,全国铁路、公路、水路、民航预计发送旅客总量6302万人次,比2019年同期下降30.0%。


和新冠疫情爆发以来的第一个“十一”长假相比,也下降了3.1%。


大部分人都宅在了家里,宅在学校,过上了床、饭桌、厕所,三点一线的生活。


图源:微博@苦瓜上排-



图源:微博@_巴旦木壳壳


我粗略统计了一下朋友圈的情况,晒旅行照的内容,至少减少了三分之一,同时,晒饭菜的比例急剧上升。


可以想见,节后减肥市场将迎来爆发式增长。


还看到新闻说,这个长假,人们无法体会“诗与远方”,短途旅行成为主流,“酒店躺”成为新玩法。


“酒店躺”,三个字,透露出蛋蛋的哀伤,以及,脂肪增长的声音。



偶尔,躺在床上,或者,坐在饭桌、马桶上发呆时,也难免会怀念起过往。


曾经去过的景点,不知何时才有机会再去;想去的景点,不知何时才能面基。甚至,曾经被我们吐槽过的、只有打卡价值的网红景点,想一想,都感觉——



曾经,一座大型城市在天上飞


对年轻人来说,旅游已经不再算是爱好。


我们的父辈,更多是在日常日食住行等问题解决后,才会考虑旅行,现在年轻人已经把旅行安排在其他问题前面。


疫情爆发前的201年,旅行短租平台爱彼迎(Airbnb)发布了《2019千禧一代旅行者洞察报告》,其中显示,和上几代人相比,千禧一代(1982-2000年出生)的人生目标优先次序发生了变化,例如环游世界(57%)已经高于购置房产(49%)成为他们最希望实现的愿望。


我们曾经采访一个网名叫“菜丫”的北京女孩,她自认不是一个热衷旅行的年轻人,但疫情前,还是会和老公一起储存“旅行基金”,每年找机会至少出游一次。


那一年的“十一”长假,出游人次达到了近8亿人次。而且,每天,光是乘坐飞机出席过的旅客就达到167万人次,按照中国的城市划分标准,这相当于一座大型城市的人口整天在天上飞。


想想,都觉得热闹。


对这些年轻人来说,旅行已经成了一种生活方式,而且不一定非去那些著名的5A景区,或者像长城、天安门一样的著名景点才叫旅行。旅行的意义,在这个时代变得愈加宽泛。


有位旅行者到海口去,就是为了体验当地一家传奇民宿,请房东带自己去吃当地隐秘的大排档。


有几位北京的天文爱好者,每年会到内蒙古多伦一个简陋的农家院小住,目的就是为了凌晨两三点可以拍到壮丽的星空。


杭州一位姓郭的女士,疫情前那一年,曾经带着全家去上海。他们并没着急去传统的地标东方明珠塔,而是先去了在朋友圈看到多次的网红景点,上海世茂深坑洲际酒店。


2018年,前面提到的“菜丫”和老公去了印尼的巴厘岛。接下来,她又发下宏愿,未来要未来去浪漫的土耳其——“以后我挣大钱了一定要请老公去土耳其”。


浪漫的土耳其。 / unsplash.com


然后,疫情就来了。


到现在,已经来了快两年了。


你想念这些网红景点吗?


之前,关于旅游,我们总是多有吐槽的。


一是吐槽人多。无论到什么景区,情况基本都是后脑勺、后脑勺、后脑勺、屁股、后脑勺……


另外是吐槽,网红景点“卖家秀”和“买家秀”的巨大差异。


比如,俄罗斯西伯利亚有一个网红湖,湖水湛蓝,犹如去了马尔代夫,年轻夫妻来这里拍婚纱照,单身男女在湖上泛舟,甚至有人把身体浸入水中。


这些照片,在国外的社交网站Instagram上获赞无数。事实上,这片湖水是附近发电厂废弃物的排放地,那一抹漂亮的蓝色,不过是重金属发生化学反应的结果。


在西班牙也有一个类似受污染的湖,吸引年轻男女打卡拍照,有一个姑娘,赤脚站在湖边拍照后,在Instagram获得了无数好评,脚背上多处溃烂花了很长时间才恢复好。


再比如,中国人曾经最喜欢去的印尼巴厘岛,有一个景点叫“天空之门”,两道高耸的门状建筑,好似是一座山被劈成两半,留出一块空间。大门在山上,远处是悠远的天空。


社交媒体的照片里,人们在两扇门之间或跳跃、或求婚、或拥抱,远处是蓝蓝的天空,脚下,仿佛是湖水映出的倒影。孤独的世界,仿佛只剩下画中人。


这些照片统统没有提镜头之外的景色——两侧是简陋的木制建筑、散落各处的游客,和很多热门景点一样,热闹得很。倒影,只是当地人用镜子制造出来的效果。


据在巴厘岛从事旅游业的华人林震介绍,很多人来这里,“开车起码要三四个小时,游客多的时候,你就拍个三分钟”。


疫情前,我们还曾吐槽这种打卡式的旅游,觉得这就是社交媒体时代的旅游“照骗”,目的不过是为了得到更多点赞而已。


甚至,我还引用了一些学者的话来论证这种旅游的无意义——


英国学者约翰·厄里在其著作《旅游凝视》一书中,将这种现象称为“假事件”。在他看来,大众游客和旅游地区当地人是分开的,他们组成团队,配有导游,在专门设计的、毫无真实性可言的旅游景点找乐子。


“在广告和传媒(现在自然要加上社交网络)的渲染下,各类旅游凝视所产生的形象构成了一个封闭的、永远存续的幻觉系统,游客可以据此来选择和评判那些潜在的旅游地。”


这类旅游当然是被制造出来的,是在游客所熟悉的酒店、景点形成的环境幻影中被制造出来的。


结果现在,忽然感觉,能有照片缅怀,也挺好的。


图源:微博@再不见旧时光   


不得不说,“再不见旧时光  ”这个ID,可真是应景。


中国游客,强烈被需要


不止我们在怀念“旧时光”,那些依靠中国游客的外国景点们,也同样在怀念那一张张东方面孔。


柬埔寨:我们做好准备,张开双臂欢迎中国游客。/phnompenhpost


欧洲国家同样翘首以盼——


图源:asiaone


在2020年受新冠肺炎疫情的影响后,全球旅游业都进入了“寒冬”。尤其是那些旅游业大国,中国游客不出门旅游后,这些国家的旅游业就受到了重创。


以泰国为例,泰国虽然被称为新型的工业国,但泰国产品在国际上的竞争力不大。相比起来,旅游品牌的建立是推动当地经济的重要关键,缺少了外国游客在本地的消费,尤其是缺少中国游客的消费力,也就丧失了一定的经济增长点。


中国是泰国最大的单一游客来源国。/bloomberg


根据今年5月中旬的报道,泰国中部的华富里府,原本有着“猴城”的美誉。境内以公元前10世纪留下的高棉风格的古建筑和众多的猴子著称。每年11月的最后一个周末,这个城市还会举办猴子节,让当地居民大摆宴席。准备丰富的水果和食物来宴请数百上千只猴子,这幅独特的景象,让这里的旅游业发展迅速。很多游客都会来这里和猴子进行亲密接触。


但在今年,缺少游客喂养猴子,华富里府的猴子开始大量闯入街头,甚至是为了一根香蕉。数百只猴子围在一块打群架,迫使当地不得不派出警察进行劝架,不过就是被劝架后,华富里府的猴子也没有消停多少。它们在饥饿的驱使下,闯入民宅偷窃蔬菜水果的事件屡见不鲜,让当地民众叫苦连天。


日本也是同样的情况,日本的酒店行业遭受了前所未有的打击,疫情出现后大致有40万中国游客取消了前往日本的出行计划。


2019年春节期间日本大阪的酒店至少有30%的中国人入住,2020年大阪的酒店订单量下滑了三分之一。


不仅是中国游客,日本本土国民也谨慎选择出行旅游,很多酒店不得不采取调整酒店客房单晚价格或以推出套餐的形式来刺激本国游客的出行意愿。


餐饮业同样受到了影响,日本著名的拉面店“一兰拉面”是中国游客到日本旅游的必打卡点,往年慕名前来品尝的游客排队能排到一个街区之外,但今年春节假期开始后,门口排队的仅有几个人。


以前,到了旅游旺季,新西兰渔民都会打捞一大波龙虾,因为中国游客们喜欢。现在,渔民将已经打捞的180吨龙虾放生。



新加坡更是迫不及待了。最近,新加坡旅游局官方在微博发布声明称,解除中国大陆游客入境限制,可以凭借航空通行证向该国申请,得到批准后即可入境。新加坡方面要求中国游客只要在进入新加坡前,保证自己14天内都在中国,并且抵达新加坡后接受核酸检测,在得到结果是阴性后,就可以直接在新加坡自由活动了。


躺在床上,或者坐在马桶上,看到这里,你那无处安放的“浪子野心”,是否已经平稳了很多?


是否顿时觉得自己重要了起来?


虽然这个假期,你可能哪儿都去不了;或者出去,也只能是周边转转;更多时候,只能对着照片怀念过去。


但是,有那么多国家,那么多政府,那么多外国人,也在怀念你啊。



-END-
我们从《Vista看天下》杂志出发,致力于挖掘
国际热门事件、人物背后的深度报道和新闻故事

推 荐 视 频
关注新周刊视频号,关注有态度的生活

必 读 好 文

点 击 图 片 即 可 阅 读 全 文








关注公众号:拾黑(shiheibook)了解更多

[广告]赞助链接:

四季很好,只要有你,文娱排行榜:http://www.yaopaiming.com/
让资讯触达的更精准有趣:https://www.0xu.cn/

图库
关注网络尖刀微信公众号
随时掌握互联网精彩
赞助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