鱿鱼游戏成“新晋带货王”,30多万个面罩销往国外

百家 作者:创业邦 2021-10-05 21:59:38 阅读:255


邦哥推荐:《鱿鱼游戏》的周边商品卖得好,本质上还是IP变现的生意,销量能否持续,取决于IP的生命周期。换句话说,要看Netflix如何开发和运营“鱿鱼游戏”这个IP。



来源|电商在线(ID:dianshangmj)

作者|王亚琪

编辑|斯问



和我玩游戏,赢了就给你456亿,输了就得付出生命。


如果给你一个选择,你会选哪个?这个国庆,电影院生意复苏,截至今天上午12点,国庆档总票房已突破15亿元,看电影之外,在家追剧也成为假期备选。


避开人山人海家里宅的年轻人们,都被Netflix的新剧《鱿鱼游戏》一把拽入了坑。巧妙的无限流大逃杀背景设定,把456个欠了巨额债务的社会底层人士拉入六轮游戏中,每当一人被淘汰就追加一亿奖金,直到分出胜负。


“要么活着赢得一切,要么死去一无所有”的赌徒心理,激发了人性和欲望交织的猎杀场,也引爆了该剧的超高热度。9月21日,《鱿鱼游戏》成为首部登上美国Netflix排行榜榜首的韩国电视剧。Netflix联合CEO泰德·萨兰多斯公开表示,“《鱿鱼游戏》会成为我们在全球最成功的非英语内容,且很有可能成为我们有史以来最成功的影视作品。”



鱿鱼游戏的高热度,带火椪糖


而在剧外,《鱿鱼游戏》里的123木头人、扣椪糖、打弹珠等民间小游戏也带火了一大波游戏周边和道具。#假如鱿鱼游戏里椪糖在中国#冲上热搜,小红书还卷起了一波自制椪糖的风潮,有900多篇笔记。自称鱿鱼游戏后遗症资深患者的玲玲,给「电商在线」展示了自己扣椪糖第九次失败的照片,自嘲“456亿注定和我无关。”


除了椪糖以外,人偶娃娃、管理员面罩、游戏玩家的服装,也被敏锐的商家和工厂复刻到现实。一家广东工厂的负责人告诉「电商在线」,从9月17日剧集上线开始,不断有客户找上门来想定制剧中的服装,“大概有30多个老顾客(B端客户)都来问鱿鱼游戏,销量确实比普通款高很多,日均销量大概能有10000多单。”


从奥运冠军杨倩带火小黄鸭发卡,到奈飞新剧让小游戏道具再度红火,追热点已然成了商家们的流量密码。但如何发现这个密码?背后也有一套可总结的公式。



中国商家把“鱿鱼游戏”卖回韩国


在淘宝、京东等电商平台上搜索鱿鱼游戏,你会看到很多衍生的联想词:鱿鱼游戏同款糖果、名片、服装、道具、面罩、公仔、盲盒.....被搜索多次就能产生联想词,这也是消费需求的一个侧影。这种火热甚至蔓延到线下、国外——上海的街边小吃店挂上了“鱿鱼游戏挑战赛”的牌匾,在韩国最大电商网站Coupang上,鱿鱼游戏周边商品也多达四五十件。


「电商在线」查询这些售卖周边商品的店铺,很多是把“追热点”当成了副业,主要可以被分成两种:


1、本身售卖的品类和剧中道具高度重合,比如卖卫衣的不洗脚先生旗舰店,推出了剧中的玩家服装,仔细看可以发现和此前上架的一款“吴京中国风”外套高度相似,换个图案就能直接售卖;


2、本身售卖日用百货商品的店铺,比如卖椪糖的店铺中,除了卖糖果和追剧小零食的商家以外,还有卖椪糖模具的百货店铺,也能及时地“蹭上一波流量”。


(在韩国电商网站Coupang上,售卖的鱿鱼游戏周边商品)


事实上,这种流量驱动的爆款选品逻辑,以前更常见于跨境电商行业。


记者通过企查查数据查询发现,在Coupang上售卖《鱿鱼游戏》周边商品的店铺,背后有不少都是中国商家。比如剧中角色所穿的连体衣,同时有山东、南京、广州的三家公司在售卖类似服装。区别在于,这些商家售卖的商品更随心所欲,售卖的商品品类从钟表到玩具应有尽有,本身和鱿鱼游戏里的周边商品,并没有太大的品类重合关系。


换句话说,同样是蹭流量,但目的各不相同。同样是卖玩家服装的,国内店铺卖的价格最低30多元,而Coupang上的服装基本都在15000-40000韩元不等,换算下来要200元人民币左右。这主要是因为,国内商家会将这些周边商品当做爆款引流,压低利润空间,靠动销的商品来赚钱,国外的商家更看重单品的销量,所以选品跨度才会很跳跃。


“关键是要看你为了什么。如果是为了单纯引流,那就不用做特别复杂的。”一位卖椪糖的商家这样形容。举个例子,《鱿鱼游戏》带火的商品中最出圈的还是椪糖和服装,原因是它们客单价低,生产门槛也不高。但像剧中123木头人游戏里的道具——比人还高的玩偶,设计和生产成本就高了。目前也有商家在卖,售价98元,但销量只有9件。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