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爸爸活”风靡日本,几十万日本女性的地下交易!疫情下的日本女性,似乎已经没有出路了……

百家 作者:EMBA 2021-10-22 22:22:08 阅读:592
来源:日本设计小站(ID:japandesign)
作者:日站君


今天,是个沉重的话题,尤其对女性而言。


疫情已经持续两年了,在日本,女性,是受疫情影响波动最大的人群之一。在漫长的疫情期间,非正规员工遭到解雇,大批减少,其中七成是女性。



不少女性为了补贴家用进入风俗业,但是,风俗业也遭受着疫情的打击,每况愈下。



日本NHK电视台就专门做了一档纪录片,将视角对准了这些在疫情中陷入困境的女性们。其背后所反映出的社会问题,更是引人深思。



 无处可去的女性声音 

一位在风俗店工作的29岁女性,平时去其他地区的风俗店外出打工, “风俗业意味着能赚钱这个说法已经不存在了。“

在她的家里,租金催缴单和电热费催缴单在桌子上堆积。

“现在唯一能做的只有把家里的东西卖了。昨天是卖了衣架,五个衣架,卖了2000日元(100人民币)左右。“


另一位在风俗店和小钢珠店工作的25岁女性,在上大学期间妈妈去世,为了偿还助学贷款她选择进入风俗行业。她原本的梦想是当一个手语翻译,但如今,连课程费也没办法支付。

只能满心指望疫情能不能赶紧结束,想要过上普通的人生,普通地就职,普通地工作。想要变成理所当然的大人的模样。


处于在风俗业也赚不到钱的苦境中的女性,该怎么办呢?她们还有最后的一根稻草。
这是一家给夜间工作的女性介绍其他工作的转业支援公司。“有没有多少能赚一点钱的日间工作?”前来咨询的人数是去年同期的1.5倍。

但是,这家公司能够介绍的新职位却比去年减少了三成。转业支援会社社长遗憾地表示,“夜间工作范围也很窄。想要换白天的工作,也只有拥有一定技能和工作经验的人才能被录用。情况非常困难”。



 在阴暗的角落里 

在绝望之境,穷困女性之间暗中流行了另一种赚钱方式——”爸爸活“。她们通过社交媒体,专用的论坛、app等方式结识男性,和他们去吃饭从而获得酬金。


一位带有两个还未上学的主妇就因为经济拮据参与了”爸爸活”。

自由职业的丈夫因为疫情收入激减,因为生活压力丈夫经常对她口出暴言,也没有给出足够的生活费。

“明明是没有收入的家庭主妇,少说些漂亮话。”

“我在外面工作你什么都不做也太狡猾了。“


为了尽量不被骂,每天只能小心翼翼的生活。无奈之下, 她也加入了”爸爸活“这个群体。


孩子在幼儿园或者保育园的时候,至今已经和十几个男性去吃过饭了。逐渐的也有人谋求身体上的关系,虽然心有抵抗,但是每次可以获得几万日元(几千人民币)的援助,实在是很难拒绝。

过程中还会有一些没有保障的意外事件,比如性暴力,或者被拍下视频等。


虽然难堪,但却无法停止,当初因为结婚而离职,现在考虑到孩子和生活,实在是难以跨出那一步。

”我没有今后一个人养孩子,这样走下去的自信。现在不得不生存下去,除了这样的方法实在是想不出其他法子。“

“高级的名牌,海外旅游什么的,这些我都不要,我只想过上普通人的不需要担心的普通生活而已。“


· 参与”爸爸活“ 的男性 ·
一位男子以把女性介绍给专门的交际俱乐部,收取介绍费为生。至今已经向超过1500位女性传授了”爸爸活“的知识,建立业务联系。

对于想要进一步开展工作的人来说,还有情人俱乐部之类的地方,他也会提供这类介绍和面试培训。


而男性对于这样的工作是怎么想的呢?

“我目前的工作,不想做了不做就行了。当然这个世界上女性不需要做这些也能生活的话最好。但是我一个人的力量要改变这样的现状是很困难的。“


是无奈,但更多的,是无可改变。


 不平等的社会 

这一切,都是疫情造成的吗?其实不然。

在日本,女性的”成功“之路,是嫁给一位“工薪族”,并在家相夫教子。等孩子读大学后,日本女性才能重返职场,但也可能只是做一份兼职,其余时间仍然要留在家照顾父母和丈夫的起居。

此外,日本的税收体制甚至还会惩罚那些工作时间太长的女性,由此进一步鼓励女性遵循全职太太的生活模式。


日本社会也有个一股奇怪的风气,夫妻中的女性一方在婚后还要参加工作,外面的人会认为男方没有能力,连家庭生活所需的经济都没办法保证。

日本又是一个需要读懂空气的社会,当别人都用异样的眼光看待男方,会导致男方的社交、工作、晋升等等方面都遭受影响,


社会的压迫,人情的压迫,导致了一些问题长期的存在。

· 由此引发的社会问题 ·
2020年7至12月,日本自杀人数连续5个月呈上升趋势。其中,男性自杀人数环比增幅21.3%,女性自杀人数环比增幅高达82.6%。

有无数女性还承受着疫情带来的严重“次生灾害”:失业、贫困、无偿劳动、家庭暴力……而这些灾害,正在产生难以挽回的后果。


这个严重的社会现象,严重的是不是女性主动或被动参与其中,而是整个体系运转的如此丝滑顺畅。所有人顶多就觉得挺无奈,但似乎又都觉得理所当然。


此外在日本社会中,还有一个特殊的职场文化── 寿退社。专指女性因结婚之故,向公司提出辞呈的行为。

所以寿退社的存在,和“爸爸活”一样,看似个人选择,实则是其他路都被斩断了。除非以圣人般的意志,愚公移山地与整个社会制度对抗,来忍受和苟活;广大非天才、非绝世的女性唯一的道路而已。



 “我看不到隧道尽头的光亮” 

病毒对人的攻击或许不分性别,但苦难选择的对象从来不是性别中立的。

疫情期间单身母亲是最难的,因为疫情开始公司会先开除女性员工。


日站君觉得,任何人在逆境中能做到不伤害别人,挣扎着活下去已经很值得尊重了。


看完这部纪录片,很多人关注点还是在女性为什么不能生活下去,一定要进入风俗业?但这部纪录片的重点,是疫情中”爸爸活“的出现,作为一种个人卖春行为带来了更高的风险。


从全职主妇,到非正式员工,从风俗店,到卖春。女性看似存在选择,但实际上却始终被男性主导的日本社会推着前进,一步步被逼向生活的绝境。这些说辞,无非是将男性的特权合理化。

然而,我们要考虑的不是用什么样的说辞糊弄过去,而是要认真思考问题的根源在哪。我们应该思考,怎样才能实现更为平等的社会。

参考文献:
https://www.bilibili.com/video/BV12v4y1o7wr?from=search&seid=9187403543059644206&spm_id_from=333.337.0.0


每日正午十二点,和日站站长说一句:“设计说”三个字,站长会为您推送一条设计物语,365天,365句经典,我们相约每日正午时分,不见不散。


商务合作:15201337588(微信)

文章好看就点这里

关注公众号:拾黑(shiheibook)了解更多

[广告]赞助链接:

四季很好,只要有你,文娱排行榜:http://www.yaopaiming.com/
让资讯触达的更精准有趣:https://www.0xu.cn/

关注网络尖刀微信公众号
随时掌握互联网精彩
赞助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