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往北京的火车,车次为什么都是双数?

百家 作者:青年文摘 2021-11-04 11:33:38 阅读:350


点击上方蓝字“青年文摘”

右上角“...”点选“设为星标”

添加标 不再错过推送

每天 8点 12点 20点 不见不散~

来源:朕说(ID:zhenshuooo)


无论是周末还是节假日
一提到出远门旅游
不少人最先想到的交通工具
往往是平价而亲民的


在坐火车旅行时
有的人就会非常好奇

列车车次是怎么制定的?

网传火车半路更换车头是真的吗?
乘客的排泄物都去哪儿了?
……

带着这些问题
今天就和大家来一场
说走就走的

铁路之旅







在全国的铁路线上
每天都有近万趟客运列车在飞驰
为了方便区分它们
列车车次”便诞生了


常见的客运列车
分为普速列车动车组列车
由于速度用途不同
它们又会被细分成这几类

*不常见的车次类型还有S(市郊列车)、Y(旅游列车)和L(临时旅客列车
 
客运列车的车次编号
取值范围在1~9998之间
一般来说编号越小
在中途停靠的车站就越少
全程耗时也就越短
这种大站快车通常也叫“标杆车


 
除此之外
车次编号还跟“上下行”有关
全国铁路以北京为中心
列车去往北京叫做“上行
编号一律是双数
而离开北京就叫做“下行
编号一律是单数


如果出发地或者目的地
都跟北京没关系
那就看这趟列车在出发时
和北京的距离大致是接近还是远离
接近就是上行,双数
远离就是下行,单数


列车中途如果方向变了
那么这趟车的车次还要改动一下

例如
Z264次列车(广州®拉萨)
到了郑州站
车次就会改成Z265


车次不光代表类型和走向
还有等级高低之分
不同类车一般是按速度排等级
G>D>Z>T>K>纯数字
同类车则是按编号大小来排
短编号>长编号


铁路是一来一往双车道
(单线铁路只有一个车道)
两趟车在同方向车道上跑
难免出现快慢车前后相遇的情况
低等级车次就要让路
高等级车次有优先通过的特权


 

 


坐过火车的人都知道
普速列车都是靠机车带动
(机车就是我们常说的火车头)
在很多人的印象中
机车会牵引列车一路直达终点


现实往往跟大家想的不一样
机车在大部分情况下
是不会带着列车跑完全程的
中途会有别的机车来“接盘
 



Z12次列车(沈阳北-广州东)
在到达郑州站的时候
就会卸下沈阳机务段的机车
再由广州机务段的机车接手牵引
再继续南下前往广州东站
(机务段:专门负责管理和使用机车的单位)


 


列车中途更换机车是
由“机车交路”的安排所决定的
 
中国铁路是分段管理的
具体由18家铁路局(公司)来负责
为了方便管理和协调
那些跨局列车的长途运输
铁路局会把铁路线划分成好几个路段
每个路段都安排相应的机车
它们就像一个个接力赛选手
负责牵引来往于这个区间上的列车

 


不同的铁路线
要搭配不同类型的机车
 
电气化铁路
电力机车那绝对是运输主力
不过在非电气化铁路
那它只能干瞪眼了
而烧柴油的内燃机车
却能在这种线路上行走自如
 
因此列车从电气化铁路
转入这种非电气化线路之前
就要撤换电力机车
改用内燃机车做动力


 


铁路机车和汽车一样
也是需要经常进行保养
 
机车长时间地运行
会加速自身的机械磨损
增加故障隐患
所以当运行到一定的
时长或者公里数时
机车就要停下来进行检修保养
这样才能保障设备安全


 
不过凡事都有例外
有些直达列车为了节省时间
还是会实行一机直达
全程都不会更换机车的






 


在坐火车旅行时
乘客难免要去卫生间方便一下
那么问题就来了
方便完以后的产物去哪了?


早些年的火车
排污手段比较原始落后
卫生间都是直排
乘客的排泄物
会随着火车前进一路泼洒



排泄物在落地之前
就会被车外的高速气流冲得粉碎
再加上日晒雨淋微生物分解
即便是在繁忙的铁路线上
也不会出现排泄物堆积的情况



排泄物直排虽然简单省事
缺点也是一抓一大把
不光容易污染环境腐蚀铁轨
而且还很容易传播病菌


 好在从2000年起
铁路部门开始了厕所革命
集便器成了列车标配



真空集便器的特别之处在于
它能像吸尘器那样
能从内部产生强大的吸力
把排泄物吸进污物箱
 
不过受车体尺寸影响
污物箱也必须走精致路线
有时用着用着就满了
等列车进站或者回车库时
再用吸污设备把它抽干净



虽然列车卫生间
大多都开始装上了集便器
但并不意味着直排问题
立马就能得到解决
 
因为老式直排车数量
实在是太多
改造起来还费时费力又费钱
所以只能分多个批次完成


于是当新车不够用时
那些还没改装集便器的
老式直排车
也还是要拉出来载客的
所以说



看到这儿
奇怪的知识是不是又
关于铁路方面的冷知识
大家还想知道点啥
可以在下面的评论区留言~





参考文献

《铁道概论》(第七版)
《铁路客运组织》
[1]  郭一唯,任瑞银,申宏楠,张新,戎亚萍,袁午阳.高速铁路列车车次编码改进方案研究[J].铁道运输与经济,2021,43(09):53-57.
[2]  赵天胤.中国普速铁路机车长交路的使用与推广[J].工程技术研究.2018,(2):142-143.
[3]许士杰.“G1次”还是“高1次”——铁路列车车次的相关知识[J].百科知识,2018(06):25-27.
[4]李宏宇,陈刚,李海生.铁路真空集便器分析改进及未来发展方向[J].中国高新技术企5,2013(18):26.
[5]柳进.列车运行图车次编码方案的分析与研究[J].铁道运输与经济,2004(08):54-57.
[6]叶玉华,王东黎,侯世全,宋晓明,吕东梅,赵春庭,孙汉阳,汪海洋,曾飞飞.铁路列车厕所污物对车内外污染的研究[J].铁道劳动安全卫生与环保,2000(03):141-144.



▽ 更多推荐阅读 ▽


好好说中文,有那么难吗?


全网怒赞之后,他果然「飘了」

关注公众号:拾黑(shiheibook)了解更多

[广告]赞助链接:

四季很好,只要有你,文娱排行榜:http://www.yaopaiming.com/
让资讯触达的更精准有趣:https://www.0xu.cn/

图库
关注网络尖刀微信公众号
随时掌握互联网精彩
赞助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