疯狂支持“台独”的立陶宛,还是纳粹的狗腿子?

百家 作者:乌鸦校尉 2021-12-06 16:45:31 阅读:178


乌鸦校尉作品

首发于微信号 乌鸦校尉

微信ID:CaptainWuya

 

近日,立陶宛媒体“15分钟”新闻网报道,援引一家立陶宛木材出口商的话称,中国海关似乎已经把立陶宛从系统中移除,货品无法清关。



信息的确实性目前还没有得到验证,但显然立陶宛方面可不像他们政客叫嚣的“中国制裁可能对我们更好”那般淡定。


与中国交恶到外交降级,对立陶宛的自身利益,明摆着是一件受损的事儿。



更值得注意的是,就在立陶宛这一波突然翻脸之前,中立关系其实正在显著的上升期,前路似乎一片光明。


豁出去自己的利益,典型的损人不利己,立陶宛到底哪来的动力跟中国敌对呢?难道为了美国人那不知道什么年月才能到位的6亿美元的出口信贷协议?



1


中国和立陶宛是1991年9月14日建交的,但关系一直也就不温不火,双方之间对彼此完全没感觉,不论是两国政府还是人民皆如此。


可以说,从立陶宛以独立王国身份出现在世界舞台上到苏联解体这六七百年间,中立两国在历史上没什么交集,没有“源远流长”的“传统友谊”,也没有什么仇怨。


部分西方史学界认为“立陶宛”名字的来源是一条叫利耶塔瓦小河沟


很多中国人对立陶宛建立印象应该是来自篮球。2004年雅典奥运会,中立直接交手,立陶宛大比分(75-95)击败中国男篮,并且在铜牌争夺战中和当时的美国男篮打得有来有回,最终惜败。这成为了立陶宛在中国的最大可能也是唯一的卖点。

 


之后,立陶宛著名篮球教练尤纳斯还曾执教中国国家男子篮球队,其中就包括2008年北京奥运会。


巧合的是,几乎同期,中立两国的联系开始密切。2009年,两国建立了政府间经贸合作委员会,经贸往来开始形成规模了。


而立陶宛在2013年7月加入欧盟后,着实靠这个沾了光,中国在2015年就和立陶宛就“一带一路”署双边合作备忘录,其中明确了要将立陶宛作为波罗的海区域的投资重点,计划将克莱佩达港建设为“丝路驿站”。


克莱佩达港


那次合作协议的签署也是中立关系升温的契机,之后短短三年时间,两国经贸关系飞速提升,到了2017年,双边贸易额18.6亿美元,同比增长27.5%。中国出口立陶宛16亿美元,进口2.6亿美元。

 

中国的进口大多数为家具、玩具、化工产品、农产品等,唯一先进的是激光器。

 


虽然这数字并不多,甚至比卢旺达这些非洲小国都要低一些,但相较于2000年来说,那是足足增加了3倍,两国未来经贸关系大有可期。

 

2017年6月5日,从中国无锡出发的中欧班列直接抵达立陶宛并信息货物换装后,最终前往德国、法国。




这意味着,立陶宛正式确定了在“一带一路”未来交通的枢纽地位。而且,直接以立陶宛为目的地的中欧班列线路也开始筹备,如此建成后,立陶宛将获益良多(幸亏没建),中国对立陶宛的直接投资也占了对波罗的海三国总投资的75%。

 

同年年底,时任立陶宛新任企业署署长克莱波内正式签署参加中国国际进口博览会意向书,成为首届中国国际进口博览会首个签约参展国。

 


在那次博览会上,中方帮立陶宛搞了100平方米的展位,主打立陶宛的食品、服装等特色产品。立陶宛率先为进博会助阵,有力推动了中立两国间的经贸合作,加深了两国人民的友谊。

 

另外,中立两国之间还建立起了历史上首次直接文化交流,2010年辽宁大学就与维尔纽斯大学合作成立孔子学院,两国文化部还在2016年11月签署了《中华人民共和国文化部与立陶宛共和国文化部文化合作执行计划(2017—2021) 》。



之后,深圳大学和维尔纽斯大学签署了人才交换协议,推动两校的教育交流与合作。

 

之后的近两年时间,那可真是中立两国历史关系最佳时期,当时立陶宛的多支著名乐队曾经在中国国内巡回演出,立陶宛还在北京举行了电影展。

 


十年交好,之后的形势却急转直下,几年后竟至于关系崩溃的边缘。


这得从这个人说起——吉塔纳斯·瑙塞达,目前立陶宛反动当局头子。

 


2


此君曾在瑞典北欧斯安银行(2020年度全球银行品牌价值500强排名第100位)任职18年,最后靠着自己在金融方面的一点天赋,最后干到了总裁首席经济学家的职位。



但在2018年后,这货不知道脑子怎么就活络起来,觉得自己干金融太屈才了,应该投身政界,最好是去当总统,于是乎,他就去了。


 

结果,在2019年5月,瑙塞达一鸣惊人,这家伙一无政治优势和显赫家境,二无丰富的从政经验,却一举高票当选站在了立陶宛权力巅峰,这简直就是“缩水低配版懂王”。


跟懂王相比,瑙塞达没有什么家底,但是门子很硬。

 

上边提到瑙塞达之前就职的瑞典银瑞达集团核心投资银行,其董事会主席是马库斯·瓦伦堡,立陶宛当地赫赫有名的瓦伦堡家族第五代传人。


 

瓦伦堡家族深耕立陶宛有200多年,早在立陶宛并入沙俄之初就已经是当地知名的富商。瓦伦堡家族就是投靠沙俄的买办,在当地势力庞大,无论是沙俄时派驻当地的总督还是独立后的立陶宛共和国政府,瓦伦堡家族都是座上宾。

 


传说中,金坷垃发明者威廉伯爵能“左右”美国总统当选,现实中,瓦伦堡家族真有一定能力左右立陶宛总统的当选。



在从政前,瑙塞达还是个电视红人,经常利用业余时间在节目中发表政治评论,笼络了不少人心。


马库斯也通过多年的观察,认定瑙塞达是一个可用之才,于是让北欧斯安银行提供他竞选总统所需的全部开支。

 

瑙塞达在顺利当选后,就开始寻思着要回报马库斯的大恩。

 


要知道,瓦伦堡是爱立信的大股东,他希望能够在全球5G技术发展的时代多分得几块肥肉,这其中自然和中国是竞争对手的关系, 加上本身瓦伦堡的“挟洋自重”买办属性,使得抵制中国5G成为他们的重要战略。

 


瑙塞达心领神会。


2019年7月,刚刚上任的瑙塞达就立刻向中国发难,声称:考虑到“国家安全”,立陶宛不欢迎中国参与克莱佩达港的投资建设,并且还授意国防部长莱蒙达斯·卡罗布利斯在欧洲各国“扇阴风,点鬼火”,将莫须有的脏水泼给中国,同时还危言耸听地宣称:“中国控制克莱佩达港就是对北约军队的战略威胁!”

 

这给发展势头正热的中立关系着实泼了一大桶冷水双方关系开始蒙上阴影。



虽然在美国的压力下,许多小弟开始指责中国这事并没什么奇怪的,但大多数都是虚与委蛇、左右逢源,毕竟自己家的利益受损,美国可不给找补(甚至反过来趁机拿走本来你的利益,要不问问土澳)。可现在的立陶宛,是真的在卖力反华。


 

2020年1月,瑙塞达政府授意国安部门出版《2020国家威胁评估报告》表示,中国的技术和投资增加了其他国家的脆弱性,给他国关键基础设施带来无法控制的风险。

 


更无耻的是,报告公然用低劣的谎言污蔑在立的中资企业是间谍机构,利用招聘的名头来和立陶宛公务员、信息技术专家、国防部门员工和科学家等建立联络并获取情报。


 

在这种莫须有的指控预设下,一个月后立陶宛方面开始在经济合作领域变本加厉的对中国发难。


先是禁止进口中国的同方威视制造的X射线行李扫描仪,理由竟是:该机器会将乘客和行李内部数据传给中国政府。


 

等到了9月21日,立国防部再度炮制了一份漏洞百出的虚假测试报告,公然污蔑华为和小米生产的5G手机内置审查功能,会窃取立陶宛公民的绝密隐私,是对立陶宛人的冒犯,公然煽动立陶宛消费者抵制所有中国手机,已经购买的也赶紧扔了。

 


但如果只是限于经济合作上恶心中国,我们完全可以当他们放屁,但立陶宛是吃了秤砣,铁了心要激怒中国,他们开始在中国绝不能忽视的主权问题上撩拨。

 

2021年3月,瑙塞达政府发布《国家安全威胁评估报告2021》,污蔑中国正在利用疫情扩大政治影响力,积极配合美国对中国抗疫的抹黑。

 

4月份,立陶宛议会举行“新疆问题听证会”,污蔑中国政府在新疆实施所谓种族灭绝和强迫劳动等,此后又在7月通过了涉港问题决议,公然要求中国废除《国安法》。

 


为了给自己的无脑反华增加一些合理性,2021年5月,立陶宛外交部睁着眼睛说瞎话“和中国的合作压根没好处,中国就是对立陶宛太冷落了,不够尊重”,并旋即宣布退出中国与中东欧国家的“17+1”合作机制。


所谓先礼后兵,面对对方挑衅中国还是保持了最大限度的克制,留足了“受霸权裹挟”的台阶给立陶宛下,但是立方仍然执意在中国最基本的底线问题上犯浑,这就证明没有抢救的必要了。 


 

立陶宛今年七月干脆允许民进党当局商议确定成立“驻立陶宛台湾代表处”!


而且在9月,立陶宛总理英格丽达·希莫尼特在接受采访时还大放厥词:“我领导下的这个不到300万人口的国家,已经成为反对全球专制的据点,不仅是邻—国——俄罗斯和白俄罗斯,还有更遥远的中国!”

 


要知道,就是台湾在美的机构也是叫“驻美国台北经济文化代表处”,美国近几年最反华的时候都没允许台湾改名叫什么“台湾驻美代表处”,“睡王”起码表面还在说“美国长期奉行一个中国政策,不支持‘台独’”。

 


立陶宛却公然突破这些底线,而且就因为台湾那些微不足道的金元外交和美国的6亿美元的出口信贷协议“狗粮”不成?

 

说真的,这件事相信许多人想破头都想不明白,正如教员当年想了十天十夜没搞懂阿三为什么要与我们开战一样。

 


虽然立陶宛和中国的贸易总量确实不算大,但贸易额现在也达到了21.35亿美元(2020年数据),这6亿美元出口信贷并不能弥补不说,而且连能否兑现、何时兑现都是未知数。

 


为美国的利益冲锋在前,不惜牺牲本国的利益,更不惜伤害与自己无冤无仇的“外人”,这是什么精神?


其实当我们回看立陶宛的历史,就会发现这种操作,得说是意料之外,情理之中。



3


前边说到立陶宛曾被沙俄吞并100多年,之后趁着1917年“十月革命”的契机恢复独立。

 

当时,列宁本着解放被沙皇压迫的民族,支持立陶宛独立复国,但令列宁没想到的是,立陶宛刚一独立就加入波兰军队,直接干涉苏俄内战,还在苏俄土地上横行杀戮。


此外,立陶宛还坚决拥护法西斯统治,在其国内执行残酷的反苏反共政策。

 


当然,立陶宛此举也不是完全不能理解,他们太害怕重新失去独立地位了,这种恐惧心理是许多被沙俄吞并过的国家都有的,但少有像立陶宛这般过分敏感的。

 

立陶宛作为一个小国,面对周边强国环绕,理应学会左右逢源,但他们却选择了和苏联为敌。


1939年8月23日,德国和苏联签订《苏德互不侵犯条约》的时候,曾明确约定立陶宛的主权利益应被尊重,立陶宛却选择对纳粹德国一边倒。


偏偏彼时“慈父”执政的苏联也是个狠角色,为了能够获得足够的战略缓冲,最终趁着德国闪击波兰后也出兵吞并波兰东部吞并,顺势把立陶宛在内的波罗的海三国也一起吞了。


 

苏军进入立陶宛


不过,苏联刚刚占了一年,纳粹德国发动对苏联的战争,立陶宛落入纳粹手中。

 

这时候,立陶宛的法西斯当局宣布全面配合纳粹的种族灭绝计划。


立陶宛首府维尔纽斯的部分亲德市民夹道欢迎纳粹德军


当时,立首都维尔纽斯聚集着7万犹太人,被称为“北方的耶路撒冷”,立陶宛当地成立法西斯傀儡政权后,派出大量“志愿者”,打着保家卫国的名义进行种族屠杀。

 

1941年10月,德军和立陶宛人从考纳斯贫民区带走了1万名犹太人进行屠杀,更有4万人被送往德国从事强迫劳动。

 

立陶宛极端民族军屠杀现场

 

5万名犹太人被押送到立陶宛的波纳瑞森林沙坑等地枪决,这些暴行的主要实施者却不是纳粹党卫军,而是立陶宛本土法西斯分子,其中仅在1943年4月一天之内,就有约5000人遭到了屠杀。

 

在考纳斯第九堡垒,共有8万名犹太人惨死在了纳粹和立陶宛民族主义者的屠刀下。而第六堡垒则杀害了3.5万人,第七堡垒的屠杀中杀害了8000人。

 

加入德军的立陶宛法西斯分子处决同样是立陶宛族的抗德游击队员


到了1943年9月,犹太人社区被全部拆除,大约1万名犹太人被带走,半数以上被送进毒气室和射杀。

 

令人发指的是,大量立陶宛极端民族分子还组成志愿者加入党卫军,在东欧各地进行清洗大屠杀,其中在白俄罗斯明斯克地区,屠杀了近2万名苏军战俘和犹太人以及其他民族的平民。


逮捕反法西斯人士的立陶宛法西斯仆从军


此外,立陶宛的地主反动分子则开始勾结纳粹反动倒算,屠杀了许多立陶宛本族的无产阶级和反法西斯人士,这些暴徒针对的对象不分民族。

 

1944年,纳粹德军败退之际,特许效忠于纳粹的立陶宛籍纳粹士兵留在老家(包括一些德国籍“志愿者”),自行组建反苏游击武装,这就是立陶宛“森林兄弟”。

 

1944年的森林兄弟


需要说明的是,立陶宛在1940年被苏联吞并后,当地曾成立过一个叫“森林兄弟”的民族反抗组织,但在苏军强力打击下很快灰飞烟灭。

 

1944年组建的这支“森林兄弟”只是借了个名而已,内部成员全是双手沾满血腥的法西斯暴徒,他们只是打着“民族解放”之名和苏联对抗。


被苏联红军击毙的立陶宛“森林兄弟”匪徒


这些受过纳粹军事训练的“森林兄弟”十分难缠,他们躲避在波罗的海沿岸森林中,频繁袭击苏联政府、党支部,并且以抢劫杀戮平民为补给。


令人发指的是,这伙穷凶极恶之徒连同为立陶宛族的平民也不放过,截至1950年代末,仅立陶宛族平民就有500多人惨遭其杀戮,其中包括大量妇女儿童。


而苏联政府为了剿灭这伙法西斯匪徒,付出了上千名官兵牺牲的代价,终于在1956年10月15日基本剿灭了立陶宛的“森林兄弟”法西斯土匪武装,但最后一个立陶宛“森林兄弟”成员直到1971年才被逮捕归案。

 

被判刑的“森林兄弟”匪徒


之后,立陶宛在独立后,公然将这些犯下累累罪行的“森林兄弟”当做“民族英雄”来纪念和崇拜,并且还给所谓的残余分子“老兵待遇”,并且完全歪曲历史进行美化,丝毫不提及“森林兄弟”成员犯下的累累屠杀罪行,和成为纳粹帮凶的黑历史。


 苏联解体后,也有立陶宛人加入车臣恐怖分子,犯下了累累罪行


在苏联解体后,立陶宛为了积极融入西方,决心继续为美国干脏活,比如为美国提供“海外黑监狱”服务。

 


根据媒体爆料,华盛顿方面承认在美国管辖范围之外,依然关押了数量不等的恐怖分子嫌疑人,但却不公布具体地点。

 


欧洲人权法院的报告显示,在 2005 年 2 月至 2006 年 3 月期间,立陶宛积极协助美国CIA干脏活,建立了许多在法律监控外的秘密非法“监狱”,其中,这些黑“监狱”涉嫌非人道酷刑逼供、折磨,甚至处决被关押人员。

 


在法院裁决书里显示,立陶宛当局完全清楚中情局在这些非法“监狱”里实施的不人道行为,还放任CIA将这些囚犯向其他地方的美国黑“监狱”转移。



其中一名叫祖巴耶达赫的囚犯至少被施加水刑83次,这些全部是发生在立陶宛境内,但立政府对此视而不见,甚至在报告出来后,完全予以否认,可却不能像中国那样拿出十足的证据来驳斥,只能干巴巴地一味否认,尽显欲盖弥彰的龌龊。



更雷人的是,立陶宛在对待本国公民权益保障上也做得很糟糕,根据立陶宛本国媒体报道,每年仅确定被绑架贩卖的立陶宛公民就有上百。

 

其中,在过去几年内,仅在英国就报告了 84 起此类案件。2020 年,八名年龄在 29-44 岁之间的立陶宛人在西班牙瓦伦西亚地区被解救,类似的案件在意大利、希腊、爱尔兰每年都会出现。


而美国国务院在2017年梳理的相关报道中就声称:立陶宛是世界上针对妇女、女童贩卖的主要来源国、过境国和目的地国,同时也有大量立陶宛男性被卖到其他发达国家沦为奴工,其中美国、英国、爱尔兰最为严重。

 


此外,立陶宛在贩卖外国奴工上更加肆无忌惮,其中在立陶宛的95个孤儿院收容了4000多越南籍男童、女童,这些未成年人存在着相当大被贩卖的几率。

 


可就这么多的劣迹,却不见那些NGO组织出来谴责,反倒给立陶宛打高分。更令人没想到的是,美国国务院官网现在已经找不到这个网页了……

 


值得一提的是,立陶宛知名的律师马特维达斯·布西斯声称,这其中有很多案例并没有被报告,加上其中部分已经报告的案件也因为缺乏相应证据,最后没被归类为贩卖人口,真实情况更为严重。


此外,立陶宛色情业竟然有超过五分之一的成员是未成年人,可立陶宛当局却从未进行有效管制。



更不要说最近在立陶宛边境发生的谋杀虐待难民的行为了。



如今,立陶宛国内经济形式也不容乐观,好歹是欧盟这个富人俱乐部的一员,目前却有超过三分之一的人口处于贫困线以下,大量基础建设因为缺乏维护,年久失修。

 


而立陶宛的经济也在不断下滑中,2020年全年立陶宛国内生产总值486.7亿欧元,同比下降1.3%,实际增长率为-0.9%,在这种巨大压力下,大量立陶宛人患上严重的精神疾病,最终导致自杀率位居全球榜首。

 

据统计,立陶宛目前每10万名男女里,有31.9人自杀,超过日本70%多,有近12%的居民患有明显抑郁症。



更令立陶宛当局恐惧的是,立陶宛人口在不断减少,独立之初立陶宛还有370万人,结果到2020年走得只剩下279.5万人,30年时间,人口外流超过20%,同样在全世界名列前茅!


其实立陶宛今天的如此困局,没什么难理解的。您整天忙着别人的事儿,自家当然是一团糟。要比纳粹屠杀犹太人更狠,要比美国反华更甚,纳粹不敢杀的人他敢杀,美国不敢虐的囚犯他敢虐。力气没少花,都是围着别人的利益转。


即便面临如此困苦的局面,立陶宛政府想得不是通过国际合作来促进本国发展,却一味地“唯美国马首是瞻”,长期同俄罗斯和白俄罗斯两大邻国敌对。

 


立陶宛本国因为缺乏资金,几乎没有战略储备石油、天然气,长期依赖俄罗斯进口,却依然坚持无脑反俄,即便老百姓过冬去年费水涨船高也在所不惜,反正冻的又不是立陶宛的财阀和官老爷。

 

所有,每当西方稍有动静,最先朝俄罗斯狂吠的一定包括立陶宛,现在又加入了逢中必反的行列。


现在,立陶宛面对内外交困的局面,他们的脑回路是向美国西方展现自己的“价值”来换得施舍,彻底变成了无脑舔美的傀儡,除了狠命敲打外别无他法。

 


这一切好像是为了立陶宛的“独立地位”,但这也能算真正的“独立”吗?

 

现实来说,中立目前的局面,愁的肯定不是我们。除了经济制裁,地缘政治上可是有一大堆的麻烦堵在立陶宛门口呢。


虽然已经和立陶宛“外交降级”,可中国还是五常之一、国际社会负责任的大国,关于立陶宛的事儿,该我们承担的“国际职责”,中国当仁不让……





乌鸦校尉整理编辑

首发于微信公众:乌鸦校尉(ID:CaptainWuya)

如需转载,请后台留言。

分享给朋友或朋友圈请随意


参考资料:

梁强:“身份认同”与“安全两难”——加入北约和欧盟后波罗的海三国和俄罗斯的关系

穆重怀:中欧关系中的立陶宛

冯云:苏联对波罗的海三国的外交政策

环球人物:立陶宛总统,不断挑衅中国底线,当美国“”炮灰也是一门技术?

有理儿有面:立陶宛当局为何如此反华?

补壹刀:立陶宛,藏着惊人“黑料”!


乌鸦校尉的视频在B站上线啦!

小伙伴们有兴趣一定要去给我们捧捧场呀!



快来关注乌鸦校尉视频号

热点视频推荐↓↓↓



分分钟立讨碗!

关注公众号:拾黑(shiheibook)了解更多

[广告]赞助链接:

四季很好,只要有你,文娱排行榜:http://www.yaopaiming.com/
让资讯触达的更精准有趣:https://www.0xu.cn/

图库
关注网络尖刀微信公众号
随时掌握互联网精彩
赞助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