扎克伯格发币梦破灭:高调开端,悲情落幕,中间满是辛酸泪

百家 作者:腾讯科技 2022-02-08 21:12:43 阅读:142

来源 |品玩


过去很多年,Facebook似乎都是一家“迷信”改名可以改写命运的公司。可惜,这件事扎克伯格并不擅长,一改名字,运气就一路滑坡。


上周三,Facebook对外公布了正式改名Meta后的第一次财报。财报当日收盘323美金/股。发布财报后,盘后一路下跌至253美金/每股,跌幅大约22%。如果仔细阅读财报,更会发现,Meta这个名字背后的元宇宙正是“拖垮”这次财报的罪魁祸首——因为其对元宇宙领域的巨大投入,导致其2021年营业利润减少了约100亿美金,全年净亏损101.9亿美金。而这项业务短期无法盈利的消息更是让股价一路下跌。


可以说,这波改名并没有什么好效果。但这绝对不是最“不走运”的一次改名。Meta的另一次重大改名背后更是一个满是辛酸泪的故事。2020年末,Facebook宣布将数字货币Libra项目改名为Diem后,这个开局形势一片大好,全球大企业挤破头抱大腿加盟的项目一路跌到谷底,甚至在本周正式用出售业务画上了一个休止符。整个故事中充满了悲情的色彩——盟友“背叛”、遭受各国政府“羞辱”,以及精英团队出走,而这还不是扎克伯格“发币”梦里最糟糕的部分。


出售宣告发币梦碎


现在,当用户打开Meta曾经在2019年拼命吆喝的Libra(后改名Diem)官网,会发现这样一个弹窗。内容是Diem CEO Stuart Levey发布的一则声明:


Diem协会宣布将其与Diem支付网络运行相关的知识产权和其他资产出售给Silvergate资本公司。


“通过这场交易,我们相信Silvergate将有能力继续推进Diem(推行稳定币)的愿景。在接下来短时间内,Diem协会将会将其子公司逐步解散。”


值得注意的是,这家接受Diem的Silvergate银行是美国早在2014年第一批愿意为加密货币交易开设账户的银行之一。此外,这家公司也是Facebook 2020年将Diem项目从瑞士转移回到美国后的重要战略合作伙伴,且在重要节点上成为了Diem美元稳定币的独家发行方,并管理Diem的美元储备。


根据The Verge的报道,Diem协会和Silvergate的这笔交易价格约为2亿美金。


同时,在这则公告中,Diem将其失败归结于政府的阻挠。他们在公告中表示:“尽管我们对政府的质疑给出了积极的实质性反馈,但从与美国联邦政府监管机构的沟通中我们发现,这个项目已经无法正常推进。因此,对于Diem来说,最好的结局就是将其出售。”而在交易结束后,Diem协会会逐步退出整个项目。


至此,Meta和扎克伯格的发币梦也正式宣告破碎。而Facebook在全世界范围网猎到的这批精英员工也正面临团队解散的结局。


Libra 轰轰烈烈的开始


虽然结局惨败,但这个项目几乎是含着金汤勺出生的。


2019年夏天,Facebook带着一份数字币白皮书如惊雷一般,宣布将在第二年发布数字货币Libra以及和其配套的数字钱包Calibra。虽然回头仔细看,稳定虚拟币Libra某种程度上,是对当时混乱、价格浮动剧烈的比特币等各种五花八门的虚拟货币的一种挑战,但巨头加入币圈的新闻还是让当时有“币圈”信仰的人们感到了前所未有的激动和希望。



与当时其他加密货币不同,稳定电子币Libra的价格不会剧烈浮动。简单来说,按照当时Facebook白皮书中的想法,Libra的币值会和固定货币挂钩,只有Libra管理协会有权力根据货币兑换情况发币和销毁货币。


此外,在白皮书中,Facebook表示除了不能随意挖矿外,用户使用Libra货币无法完全匿名,也不会完全无法追踪。


而这些举措很大程度上是为了给美国政府、美联储吃一颗定心丸,来消除政府部门的反对。


在描述中,Facebook表示其使命是建立一个简单的全球货币和金融基础设施,在未来将被用来进行全球支付和转账,让跨境转账变成像发短信一样简单的事情,更无须各种繁杂的手续费。


除了充满各种豪言壮语的白皮书外,当时Libra项目能够吸引全世界目光的另外一个重要原因就是Libra除了Facebook外,联盟的企业实在太强大了——从支付平台 Mastarcard、PayPal、Stripe、Visa到电商平台Shopify、eBay、Farfatch,再到Coinbase等区块链公司,甚至连硅谷顶级投行a16z、Union Square Ventures和Ribbit Capital都是其支持者和参与者。


可以说,Facebook几乎拉动了硅谷的半壁江山为其摇旗呐喊。而这些金融、科技领域的小巨头们也都盼望着在这个用技术颠覆传统金融业,甚至是法币地位的大布局中分一杯羹。


一场国会问询转动了命运的车轮


虽然这个项目有一个红红火火的开端,但很快它的命运车轮就彻底被一场国会问询转动。


2019年7月,在白皮书发布后不久,Facebook遭到了众多国家政府的反对。究其背后原因,是各国政府担忧自己的法币会被Facebook发币所冲击,而美国更怕其全球货币霸主地位被撼动。


最先站出来反对的国家是法国。法国财务部长Bruno Le Maire对外表示不应将Libra数字货币视为传统货币的替代品。“Libra成为主权货币是不可能的。”他担忧Libra可能会带来隐私、洗钱和恐怖主义融资等问题。此外,他也担心Libra的崛起甚至可能对全球金融系统带来冲击和风险。


不过,Facebook想要发币这件事受到的最大阻挠来自美国政府。


2019年7月,美国众议院对Libra项目发布了终止项目的要求。而后,美国国会参议院银行住房和城市实物委员会针对Libra项目召开了听证会。当时,参与听证会的正是Libra负责人 David Marcus。



之所以要提到David,是因为他几乎是Libra项目的灵魂人物。这位早期高管来自瑞士日内瓦,而这也被很多外界人士看来,是Libra项目早期注册地点在瑞士的原因之一。


David从1996开始连续创业。其创立的四家公司均被收购。最终,当他创立的支付公司Zong被PayPal收购后,选择加入PayPal,并在三年内一路开挂,成为了PayPal的主席。当时,他几乎是美国科技公司中支付领域的领军人物。之后加入Facebook,他负责了Messeger团队,并最终成为扎克伯格发币梦里最重要的角色——Libra项目负责人。


实际上,这并不是Facebook在当时短期内第一次面对听证会的问询。之前一年,扎克伯格就虚假信息、数据泄露和敢于大选等问题接受过类似严苛的问询。这些过往记录,使得美国政府对于Facebook的信任度在Libra上线之初就已经降到了非常低的水平。而今回看这场剑拔弩张的问询,仍能感受到当时议员们抛出的问题有多尖锐。


“到底多少民选立法者站出来反对Libra,Facebook才会善罢甘休?”民主党参议院议员Sherrod Brown问道。当天,议员们针对Facebook发币带来的管辖权问题、隐私保护问题,以及Facebook信任危机不断提问。


美国国会对于管辖权的质疑大多围绕当时Facebook将Libra总部设立在了瑞士日内瓦的决策。在国会看来,一家美国公司将总部设置在别国颇有逃避美国本土金融监管的嫌疑。更深层次的,是对美金主导地位带来的危机。


针对管辖权问题的质疑,Facebook在后期妥协将Libra总部搬回美国。但相对比管辖权问题可以轻松解决,信任危机就难解决得多。


联邦参议员Brian Schatz罗列了Facebook平台上的虚假信息、向Cambridge Analytica泄露数据隐瞒不报、大选期间政治广告干预等等问题。


“世界上有这么多公司,凭什么我们要信任Facebook来做这件事情?你们是否应该先把自己的老问题解决了,再去解决新问题?”


这场听证会让Facebook明白了,也许Libra可以发币,但在议员们眼里几乎进入失信名单的Facebook绝对不能发币。同时,美国政府在金融行业可以接受巨头,但却无法容忍出现一家挑战美元国际地位的寡头。


这场听证会它带来的后果让整个团队焦头烂额。多个国家央行都选择对Libra进行严格审查,甚至直接反对。法国和德国联合声明反对Libra在欧洲推行。注册地瑞士宣布要对Libra进行洗钱审查。到了9月,Libra在瑞士接受了包括美联储在内的26家国家央行的联合质询。越来越政治监管压力几乎将其压垮。


盟友“背叛”离场


这样的审查也蔓延到了它的盟友身上,使得这些盟友纷纷退缩,选择退出。美国政府甚至直接给这些加盟Libra的盟友发出最后通牒,甚至提出类似审查要求。


最先退出的是David的老东家PayPal。在10月4日,PayPal正式对外宣布退出Libra协会。仅一周后,Stripe、Visa、eBay和Mastercard全部退出Libra协会。至此,最大的金融合作伙伴已经全部离席。


之所以这次集体退群带来的影响恶劣,还有另外一个原因——此时,距离在日内瓦举行的Libra首次理事会会议仅剩了不到一周时间。可以说,第一次会议还没开,群已经快要散了。


Diem断臂求生


而后一年,Libra也没有能够得到更多的支持,反而面临了更大阻力。


加上之前David和扎克伯格参加听证会受到针对Facebook的质疑,终于让他们不得不面对一个事实——只有脱离了Facebook这家名声并不太好的巨头,Libra才有一线生机。为了彰显切断关系的决心,2020年12月,Libra正式更名Diem。而伴随着Libra更名变成Diem,Libra的钱包Calibra也正式更名为Novi。同时,为了回应无法避免的监管,Diem妥协将总部从瑞士搬回到美国本土。


这次更名有两个目的。首先,是将之前追求实际购买力相对稳定的加密数字货币调整成为追求对美元汇率保持稳定的数字货币。简单来说,就是成为只锚定美金一种货币的合规稳定币项目。往深一点说,这也是扎克伯格想要向美国政府再次表示自己不会违背美金利益的一次巨大妥协。同时,为了让发币梦成真,更名后的Diem正式脱离Facebook独立运营。


原先想要革金融行业命的David,也在这时对外改口表示他们将要颠覆支付行业,为各国人民提供点对点的跨境支付服务。


但是,改名并没有办法改变这个项目的气数,也没有得到任何持反对意见的国家政府的正面回应。改名后的持续低迷,毫无进展加速了整个团队核心成员的出走。


除了此前Diem的联合创始人Kevin Well宣布离职外, 2021年正值感恩节假期,灵魂人物David宣布将于2021年底正式离职,并将整个团队交给Stephane,也就是文章开头最终宣布解散团队,出售项目的那位负责人。当多位灵魂人物退出后,团队士气大挫,几乎没有人再相信,这个项目还有什么机会。


而后,直到本周,整个项目终于彻底落下帷幕,被正式出售给Silvergate。回看过去三年,整个项目走过了无数坎坷,满是辛酸泪。


扎克伯格的“羊皮”


可以说,无论Libra还是Diem,这个曾经扎克伯格挂在嘴边的发币项目已经落幕。人们回看它,却发现很可能相对比突飞猛进的技术革新、研发,Facebook最近几年极其热衷这类金融类“创新”项目——缺乏实质的扎实的技术进步,更多地是在创造新的概念。


德国总理在一次反对Diem项目的发言中曾经称这个项目为“披着羊皮的狼”。它想要挑战很多原有的秩序。而这些挑战秩序背后的获利者很可能也并不是哪个国家,哪个平民,更多的却是Facebook自己。


议员Sherrod在Libra听证会上曾质疑表示,Facebook对于Libra项目的推进,一如既往体现了这家公司利用隐私、违反道德法律从而牟利的急切渴望,项目本身无法带来公益。“Facebook所谓的颠覆式创新,创新已经快没了,只剩下对一切的颠覆。”


Libra和更名后的Diem都已经落幕,Facebook也已经更名为Meta, 将赌注压向了下一个新的概念——元宇宙。




关注公众号:拾黑(shiheibook)了解更多

[广告]赞助链接:

四季很好,只要有你,文娱排行榜:http://www.yaopaiming.com/
让资讯触达的更精准有趣:https://www.0xu.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