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斯克公司回应残忍虐猴,动物实验什么时候是个头?

百家 作者:AppSO 2022-02-17 19:25:51 阅读:164
2021 年 4 月,一只名为 Pager 的猴子灵活蹬到电脑前,仅凭意念就玩起了经典的乒乓球游戏,屏幕上的乒乓球就在它的大脑控制下,一来一回,激烈对战。
现在不知道 Pager 是不是还活着了。
这只猴子来自马斯克的脑机接口公司 Neuralink,它脑中植入的意念控制的芯片,未来能让人类「数字永生」。未来还没来,Neuralink 已经因为这些活生生的「实验品」陷入了一场虐猴风波。
事情从 2 月 10 日开始。
美国动物保护组织-药物医师委员会(Physicians Committee for Responsible Medicine,PCRM)向美国农业部提出申诉,表示有材料证明 Neuralink 和加州大学戴维斯分校的动物实验,对猴子造成了极为残忍的虐杀。
内容主要关于以下几点:
  1. Neuralink 研究人员测试脑机接口的过程中,具有高侵入性的设备和不充分的护理,令猕猴们遭受了非法且极度痛苦的虐待。
  2. 实验共有 9 项违反了《动物福利法》,包括主动减少动物痛苦、使用麻醉剂、每天对动物进行观察,研究人员配备兽医的规定等。
  3. 最终,实验室中 23 只恒河猴死了 15 只。

脑机接口芯片植入方式
投诉草案中关于虐猴的信息,令人毛骨悚然:
  • 一只猴子的头骨被钻孔,大脑植入了电极,据称出现了出血性皮肤感染,不得不实施安乐死。
  • 一只雌性猕猴在植入芯片后呕吐、干呕、喘气,几天后似乎因疲惫而崩溃,随后也被安乐死,尸检显示它已患有脑出血;
  • 一只猴子被记录为缺少手指和脚趾,可能因为大脑植入芯片造成的极端痛苦而自残导致;
  • 还有猴子经历了多次外科手术,有些每天被束缚在椅子上长达五小时,有的在手术前一直服用抗抑郁药导致慢性腹泻、食欲不振……
PCRM 表示,他们通过向加州大学戴维斯分校提出的公共记录请求,获得了 700 多页文件,包括兽医记录和尸检报告,但还有很多资料被扣留未公开,他们希望将猴子的照片、视频、身份编号等信息都向公众披露。
曾经 Neuralink 公开视频分享的健康快乐的猴子,与这些曝光的信息形成了讽刺的对比。
最后的真相,改变不了猴子的牺牲
很快,加州大学戴维斯分校回应称,该项目是经过「彻底审查并批准」的:
我们努力为我们负责的动物提供最好的照顾。动物研究受到严格监管,加州大学戴维斯分校遵守所有适用的法律法规。

图片来自:Neuralink 实验室的猴子
昨天,Neuralink 也正式回应,否认了这些指控。
他们表示公司有庞大而专业的团队护理监督这些猴子,他们身体产生伤害的主因是同伴之间的冲突,因为植入物及设备故障、医疗器械风险、BioGlue 生物胶水产生并发症等原因发生脑部感染的猴子,都实施了安乐死。
对于 PCRM 的描述,Neuralink 认为它们的信息缺乏上下文,来自医疗记录和研究数据的片面传达可能会产生误导。
Neuralink 还以一篇长文声明了他们对动物福利的承诺,主要包括:
  • 实验选取的每只动物都经过了广泛计划和考虑,以平衡科学发现与动物的道德使用;
  • 他们主张以符合人道的方式进行试验,猴子从加州大学戴维斯分校转移到他们公司内部后,从护理、饮食、日常休闲等多方面提高了他们的生活水平,超出了联邦规定的最低标准;
  • 公司建立了一个动物护理计划,开设了 6000 平方英尺的动物园,以提高动物的生活质量;
  • 所有新医疗设备都必须先在动物身上测试,再在人体上进行测试,这是他们无法逃避的规则,但所有的实验均符合适用的联邦法律。

图片来自:Neuralink 实验室的猴子
Neuralink 说,「我们也期待有一天,医学研究不再需要动物」。
PCRM 随后继续回应称,Neuralink 的推文未能承认实验中猴子所经历的巨大痛苦,「这些猴子确实被切除了部分头骨,他们将设备拧在了头骨上......在安乐死之前,它们可能遭受了几个月的痛苦。

图片来自:EAN-FRANCOIS MONIER/AFP via Getty Images
风波还在持续中,大概也无法结束。
无法回避的现实是,仍有 8 只猴子被安乐死,牺牲在了实验室。
进入更多实验室的动物不止猴子,还有小白鼠、荷兰兔、比格犬、斑马鱼、豚鼠、果蝇,以及我们生活中的猪、狗、猫……
科学道义,实难两全
(注:后文图片可能会让人不适,请谨慎观看)
关于动物实验,一直都有两方的声音。
一方是站在科学角度,支持动物实验。
公元前 2-4 世纪,古希腊就开始了动物实验,亚里士多德和埃拉西斯特拉图斯都曾在活体动物上进行试验,而后这成为主流的毒理研究,为人类带来了大量的医学进步。
可以说,人类医学发展的历史,首先是动物实验发展的历史。

如果我们停止了动物实验,那么谁去阻止真正的杀手?比如天花,风疹
比如,胰岛素在 1922 年首次从狗身上分离出来,彻底改变了糖尿病的治疗方法;20 世纪 70 年代,医学界研究者使用犰狳来研发抗生素疗法和麻风病疫苗;1996 年成功诞生的绵羊多利,是第一个从成年供体细胞中克隆出来的哺乳动物……
小白鼠,几乎成了当代实验品的代名词。
因为小白鼠的组织器官和人类极为相似,也正因为更多动物在不同方面都和人类有相似点,它们才能为人类挺而涉险,成为我们的「替难者」。
但并非出于它们自愿。
所以另一边在道义角度,人们反对动物实验。
因为实验背后,是动物们遭到疼痛、折磨、持续性的伤害,动物实验中主要的伤害有:
注射或者喂食有潜在危险性的物质、将动物暴露在辐射下、强制动物呼吸有毒气体、特意摘除动物某个器官或组织、将动物置于受惊状态引发焦躁沮丧情绪。
这样说或许没有什么冲击力,但是当你知道——
他们将接触人类眼部的化妆品滴入兔子眼睛,看兔子们的眼睛是否会红肿流泪,它们的失明正为人类的美丽买单:
一出生就关在笼子里的比格犬,出笼子就是去实验室,被迫吸入黑烟以测定烟草或汽车废气。还有很多动物在毒气室里挤得不留一丝缝隙,闷在里面要花二十分钟才能死去:
欧洲最大的灵长类动物研究中心里,猴子用手摸了一下实验人员的衣领,似乎在乞求工作人员停止,它们可能会被电击、被烧伤、被击打:
美国每年用于实验室的小白鼠多达 2500 万只,它们可能被注射了一针又一针:
只是现实中,这就是人类利益和动物利益的选择——
如果让一只小白鼠免受实验,和让你身边患了帕金森症的人恢复正常生活能力,你会选哪个呢?
人都有共情心,但很难感同身受,有时候似乎避开它,就可以忽视它的存在,也就没有良心上的负担,就像大部分人能吃猪肉,却见不得杀猪一样。
从这一角度来看,英国每年有 300 万只左右的动物死在实验室,而被当食物吃掉的动物却有 6 亿多只。如爱默生所说:
我们优雅地享用我们的正餐,血腥的屠宰场被精心地隐藏起来。

图片来自:《统治》
这些多重标准,也让动物伦理问题变得更加复杂和困难。
前几天,瑞士进行了近代史上第四次就是否禁止所有动物实验进行全民公投,初步结果显示,近八成选民不赞成禁止动物实验。
当下,动物实验该不该存在,似乎没有最好的答案。
不过,至少我们可以避免陷入绝对的极端。
用发展的眼光看动物实验
世界各地的动物保护组织兴起,从欧美发达国家到落后国家,都制定起实验动物福利的法律法规。
目前在动物实验上得到各界最大认可的是 3R 原则:
1. 替代(Replace):尽可能使用非动物的体外方法,或者用无知觉实验材料替代活体动物,或者用低等动物代替高等动物。
比如转基因技术出现后,小鼠就替代了猴子进行脑脊髓灰质炎病毒的研究。
「能用虫子就不用老鼠,能用老鼠就不用兔子,能用其他动物就不用灵长类动物」,英国最大医疗研究基金「韦尔科姆基金会」负责人马克·沃尔波特勋爵说。
2.减少(Reduce):在无替代情况下尽可能减少活体动物使用的数量,提高实验动物的利用率,减少不必要的重复实验。
世界上最大的动物保护组织之一 PETA 就曾发现,两家大型烟草公司让那个猴子、牛、猫、狗等动物用鼻子强迫吸入烟雾数小时,它们皮肤受损、头发脱落、眼睛充血,只为证明烟雾与癌症无关。
但实际上这根本没有意义,对于烟雾化学物质的影响,人体和其它动物很不一样。
这样的实验还有很多地方进行着,我们应当立即停止目的不明确和非急需的动物实验。

一只山羊被剪断腿部来训练紧急部队,据 PETA 数据,每年有 10000 只美国的动物被枪击、砍伤、解剖、谋杀以进行军事训练
3.优化(Refine):尽可能给动物创造一个好的实验环境或减少给动物造成的疼痛和不安。
动物学的课堂几乎都有活体解剖课,这些课一般选在一入学(秋冬季)就安排,是因为好几样实验的动物都冬眠了,这样它们的脑活动很弱,再麻醉处死,就能大大减少痛苦。
另一方面,在动物福利上,也需要保障 5 项最基础的需要:
  • 生理福利——吃得好

  • 环境福利——睡得香

  • 卫生福利——无病痛

  • 心理福利——无拘束

  • 行为福利——无忧愁

违反这些原则的,越来越被取缔和禁止。前面提到的小白兔化妆品实验,欧盟自 2003 年起,就花了 10 年时间来全面禁止在化妆品原料、成品的动物实验。
科技的发展,其实也对动物实验替代方法带来了很大的提升。
比如用 AI 来预测化合物如何影响人体,用人造细胞替代活体动物,用 3D 打印器官来复制人体器官功能等,这些进展都在努力地减少动物实验。
极少被关注的是,动物其实也是动物实验的受益者,比如人类研究对抗狂犬病、犬瘟热、猫白血病的疫苗,来减少动物发病,通过研究动物的生活行为,来保护濒危物种等等。
不过还有很多复杂的生理学和毒理学研究,仍无法依赖替代性方法。
真正脱离动物实验,还需要较久的时间。
但任何一种生命受苦,我们就有道义上的责任,对这种痛苦加以思考。
在动物实验消失之前,我们至少得恪守准则、规范合理地对待它们,给它们最好的福利。
最基本的,让它们没有痛苦地走完一生,并对这些为我们付出全部生命的动物们,持以崇高的敬意。

俄罗斯西伯利亚的实验动物纪念碑,纪念医学研究中牺牲的小鼠. 图片来自:Wikipedia


冲上 App Store 免费榜首,《啫喱》到底有什么魔力
点击查看

Android 13 来了,但我并不建议你升级尝鲜
点击查看

iPhone 微距摄影大赛开展中!教你用手机拍出「微观世界」
点击查看

点击「在看

是对我们最大的鼓励

关注公众号:拾黑(shiheibook)了解更多

[广告]赞助链接:

四季很好,只要有你,文娱排行榜:http://www.yaopaiming.com/
让资讯触达的更精准有趣:https://www.0xu.cn/

关注网络尖刀微信公众号
随时掌握互联网精彩
赞助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