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子因拒绝诈骗,被圈养当“血奴”,我大使馆通报

百家 作者:楚天都市报 2022-02-17 20:43:56 阅读:206

极目新闻记者 詹钘

这几天,柬埔寨“血奴”事件,引起了国内对柬埔寨华人诈骗集团的关注。

视频剪辑 彭柳刘

2月16日晚,中国驻柬埔寨大使馆对此事做出了回应:

2月12日,柬埔寨中柬第一医院向我馆反映,该院收治了1名李姓中国男子,其因轻信同城网上的虚假招工广告,被犯罪团伙胁迫偷渡至柬,后遭柬西哈努克港中国城内网赌电诈团伙非法拘禁,并被多次大剂量抽血,生命垂危。


获悉后,驻柬使馆高度重视,要求院方全力救治病人。2月15日,当事人身体状况好转后,使馆警务联络官即会同中柬执法合作办公室人员赴中柬第一医院探望并调查当事人被侵害情况。此前,为尽快立案调查,我馆分别向柬警察总署、西哈努克省和国公省警方通报相关线索,要求柬警方高度重视并予立案。


在我馆推动下,柬西哈努克省警方已正式就此立案,中柬两国警方正协同开展相关侦查工作,力争尽快破案。


借此机会,中国驻柬大使馆再次提醒欲来柬工作的中国公民遵循正规渠道,不可轻信高薪招聘的虚假广告。如遇被诈骗、绑架、限制人身自由等情况,务必尽快设法向柬警方报案并向使馆通报情况,以便警方及时立案调查。


中国驻柬埔寨大使馆网站截图


2月16日,极目新闻记者了解到,经过多天的输血救治,被当地诈骗公司多次抽血的苏州小伙李林鹏(化名)已经能够下床行走,身体正逐步恢复。

2月11日、15日,极目新闻连续推出了关于柬埔寨华人危险处境的报道(相关报道)。

根据记者调查,当地网诈公司基本上都是由华人老板操盘。不仅仅是李林鹏,还有众多国人在柬埔寨都有着“惊恐”、“悲伤”地被绑架电击的经历,有人逃离诈骗园区的经历堪比“越狱”。

李林鹏获救

获救“血奴”依旧虚弱难行走

“他现在正在休息,恢复了让他给你回电。”

2月16日下午,极目新闻联系上李林鹏的微信号。其护工通过微信告诉记者,这几天李林鹏因为身体暂未完全恢复,依然很虚弱,正在休息。

这名护工告诉记者,目前,李林鹏已经可以下床行走,“医生说这是好的动向。”但由于腹部还有不少积水,对呼吸有很大影响,所以走几步就要喘气喘很久。

护工称,李林鹏在医院输了8袋每袋350毫升血液后,才度过了危险期。

当地华人组织中柬义工队介绍,从2月11日至今,已经紧急动员多人进行募集血液,爱心接力,保证李林鹏每天仍然需要的输血量。

义务献血者

据此前报道,李林鹏系孤儿,从小在福利院长大,曾在国内做过小生意,当过保安,目前家里已经没有亲人。2021年6月,他被朋友忽悠到广西工作,后被人劫持送到了柬埔寨。

柬埔寨街景

因拒绝参与网络诈骗,李林鹏被诈骗公司多次转卖,在近半年的时间里,他每隔一个半月就被诈骗园区带来的“医生”抽3个输液瓶量的血,共计被抽血7次。
幸运的是,李林鹏最终被好心人解救送到医院。

救治李林鹏

有人从厕所通风口逃脱堪比“越狱”

获得他人的帮助逃脱诈骗园区,李林鹏是幸运的。

来自云南的林某(化姓),则是伺机在凌晨通过厕所的通风口逃脱。出逃时,还被诈骗园区保安开枪追逐。

据林某介绍,2021年3月,听朋友说云南边境城市招聘客服人员,他便来到云南昆明。

柬埔寨乡间

在昆明,一个叫王哥的人称在边境有高薪的工作,林某又飞到西双版纳。期间,一个叫“张哥”的人对他嘘寒问暖,非常关心体贴。林某非常感动,却没想到他已经在“入坑”的路上了。

在前往“边境”工作的路上,经过6个小时的车程,车辆还在颠簸,路况也非常差。

“当时我就问,张哥啊,怎么还没到,这怎么都是土路啊!”此时,“张哥”瞬间变脸,“你吵什么吵,再吵我弄死你!”当时,李云要求停车,便遭到了车上其他人的殴打,还被他们戴上了手铐。

当时,林某心灰意冷,他也已经从车窗外的车牌看出所在地已经不是中国。第二天一早,林某被关到老挝的酒店并遭到毒打折磨。之后,在一辆16米长的厢式货车内,经过2天的长途跋涉,然后乘船抵达了柬埔寨西哈努克市的网诈园区。

进了园区,林某就想着怎么逃生。

“园区里面门口有3到5个保安把手,个个都配了手枪,几乎插翅难飞。”进入园区27天后,林某发现宿舍卫生间的通风口的几块门板可以取下来,然后钻进院子里。

“当时明知可能死路一条,但只有搏一搏。”凌晨3时20分,在其他人都熟睡后,林某从卫生间通风口逃进院子匍匐前进,当他爬上2米多高的园区围墙时,保安醒了。

林某飞速跳下围墙,向外跑去,保安追赶在后,他还听见两声砰砰的枪响。最终林某逃了出来,流落街头2个月后,被当地华人组织中柬义工队救助。

“园区”诈骗公司明码标价买员工

“虽然过去了三年,但关于事件的细节,我都还记得很清楚。”

来自湖北的于某(化姓)告诉极目新闻记者,2019年,正在上职业学校的儿子被朋友怂恿到柬埔寨从事网络诈骗,后来遭遇绑架身亡。为了给孩子讨个公道,将凶手绳之以法,于某三次去柬埔寨,依然无功而返。

于某儿子工作证

如今,儿子已经离开三年,于某说她会比以前更勇敢,而且不会放弃让法律制裁坏人。


在柬埔寨,“园区”就等于“网诈公司”。

当地知情人告诉极目新闻记者,柬埔寨包括金边、西哈努克、菩萨等地,基本所有的“园区”都是搞网络诈骗,当地则称为“网络投资园区”。这些网络诈骗公司的操盘手基本都是中国人,规模大的公司有近200人,规模小的可能只有10来个人。

由于网络诈骗利益巨大,为了吸引更多的人力来进行诈骗,这些企业公开发布消息,通过2万至3万美金一个人头的方式购买员工。

巨额的金钱诱惑让一些中间人不惜在国内铤而走险,通过行骗、控制人身自由偷渡出国;也让在柬埔寨的生活的中国人有可能随时面临被绑架、售卖的危险。

此前报道:

在境外被抽血至病危,柬埔寨华人揭秘“血奴”事件

困在柬埔寨诈骗公司的中国人:交了30万赎金却被转卖,完不成业绩被电击


图源:@阿龙闯荡记、@中柬义工队,及受访者
编辑:陈曦紫


关注公众号:拾黑(shiheibook)了解更多

[广告]赞助链接:

四季很好,只要有你,文娱排行榜:http://www.yaopaiming.com/
让资讯触达的更精准有趣:https://www.0xu.cn/

关注网络尖刀微信公众号
随时掌握互联网精彩
赞助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