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仍在遥望某个“真元宇宙App”

百家 作者:IT时报 2022-02-18 17:30:24 阅读:216

图源:东方IC

小小的眼睛,圆圆的脑袋,形似“阿童木”般的身躯——这便是熟人社交App啫喱中基本的人物设计。在游戏中,玩家可以自由“捏脸”,搭配衣服,为自己打造一个个性化风格的3D虚拟形象。


相比不少手游中3D建模的动画人物形象设定,啫喱选择的人物设计更像是一款“潮玩”。也许是有人觉得啫喱App展示出的元宇宙味道很“正”,所以啫喱火了!2月11日,上架仅3周的啫喱App超越微信,登顶AppStore中国区免费榜。

人红是非多,与人气暴涨相伴,啫喱App也招来了麻烦。一则“啫喱App存在使用用户微信号、QQ号等隐私信息”的消息在社交平台发酵。随后,啫喱App官微认定上述消息为“谣言”,并选择报警。2月13日,啫喱官方发布公开信称,近日受到“连续的、有组织的攻击”,App将主动下架,暂停新用户注册,对软件确实存在的卡顿、延迟等问题进行完善。

啫喱好用吗?微博评论区中,不少啫喱用户认同App卡顿等问题的存在,但亦不乏“好玩”的呼声。


数月来,国内元宇宙App纷纷出世,“希壤”“虹宇宙”等App形态各异,但都搭上这波热潮。据企查查数据,2021年11月底到今年2月中旬,近3个月时间中,“元宇宙”相关软件著作权新增数量达300项。


资本市场的湍流涌动下,啫喱在公众视野里的短暂亮相是元宇宙App竞争的一个信号。这场“战局”,可能并非简简单单的“适者生存”。

   01    

元宇宙App“混战”

在互联网大厂、游戏公司等元宇宙玩家的竞争中,不同“出身”的元宇宙App也暗藏着不一样的产品逻辑。


百度的“希壤”和天下秀的“虹宇宙”几乎同时上线于去年11月,称得上这波热潮中的先行者。无独有偶,两者的口碑同样惨遭滑铁卢。当前,希壤和虹宇宙的国区App store评分分别为2.3分和2.6分。

“希壤”在百度的手中更像是一把“元宇宙”工具,App内举办的“冯唐艺术展”“百度AI开发者大会”等活动体现出自身的未来感。而天下秀则通过运作元宇宙概念,迎来数次股价飙升,并通过类似房地产的“饥饿营销”来吸引玩家“入坑”。比起真正做一个好用、好玩的元宇宙在线社区,两者旗下的App更偏向迎合元宇宙概念本身。


字节跳动面对这股热潮显得更加谨慎。今年1月底上线的“派对岛”是字节跳动旗下子公司“北京识区无限科技有限公司”开发的社交App。在官方介绍中,这款“动森画风”派对岛是一个“实时线上活动社区”,支持抖音账号、手机号登录。一位抖音相关负责人曾向媒体表示,派对岛同元宇宙无关,更多以“活动”为主。


元宇宙社交App“崽崽ZEPETO”的开发公司为“亿睿科信息技术有限公司”,后者曾推出过热门相机App“B612相机”。“崽崽ZEPETO”上线于去年5月,相比后来入场的App,在时间和体量上更有优势,玩法同世界最大的多人在线创作游戏Roblox颇为相似。当前它在iOS store上拥有19万个评分,评分为4.6分,相比其他App已算是一匹“黑马”。显然,“崽崽ZEPETO”并未回避自身与元宇宙之间的联系,在最新版本的介绍中写道:“现在出发去崽崽元宇宙吧!” 

此外,一些体量较小的App如“缓缓星球”“甜芝士Sweech”“星偶”等也各有不同特点。“甜芝士Sweech”时常和一些现实场景联动,而“缓缓星球”的社交则通过游戏内的自动开关实时语音功能,营造另一种现实感,“星偶”则是以换装玩法为主


近日上线的“超级QQ秀”也被网友视为一个重量级选手。在网友调侃过众多元宇宙社交App“不就是QQ秀”后,正宗的QQ秀终于下场了,做了一款3D版的QQ秀。相比其他软件,这款软件并未脱离QQ,而是作为一个内置功能,享受QQ庞大的用户基数。

火热的气氛已经逐渐蔓延开来。据企查查数据,仅2022年便有163项“元宇宙”软件得到登记批准,增长速度惊人。而在2021年的前9个月中,“元宇宙”软件仅有11项。


在各大App的竞争之中,一个颇为关键的点似乎在于“年轻人”。

   02    

年轻人“说了算”

在互联网从业者史浩看来,无论是“大厂”,还是“黑马”,这类App的设计注定要讨好一个群体——年轻人。在被几位朋友安利后,史浩下载啫喱App试了试,认同朋友们“酷”的评价,但对于啫喱和微信的比较并不感冒。


“啫喱有点像全方位升级的‘微信状态’。”在史浩眼中,这款软件抓住了一个比较有意思的点——现实和虚拟空间的交互感,“它可以将自己的真实生活状态做一个全方位的展示,而不必主动性地发朋友圈”。


啫喱用简洁的UI界面、风格化的设计留住好感,史浩告诉《IT时报》记者:“这些特点很吸引年轻人,我身边大多也都是95后在用”。同样的情况不只存在于这一款App。在“崽崽ZEPETO”中同数人交谈后,《IT时报》记者发现大多数用户非常年轻。

例如,在游戏“社交空间”汉江公园中,公园、地铁站等场景皆模拟现实场景,不少玩家来来往往,一名装扮哥特风格的玩家“雾俚”同样在等地铁。她告诉记者,自己今年17岁,玩这款游戏相当久,现实生活中也有不少朋友在玩。

当前,“崽崽ZEPETO”的主要营收方式依然是游戏内购买物品,6块钱能买14颗“钻石”,用以换取心仪的商品。而另一名玩家则告诉《IT时报》记者:“游戏里想要的装扮都要花钱买。最近,在游戏里时常也没有事情做,热情过后就不太想玩了,偶尔回来看一下。”

年轻人喜欢尝试新事物,但这一群体的热情也很容易转移。面对不稳定的受众群体,元宇宙App仍然只能沿用网络游戏的“老套路”,多数玩法并不新颖,同时内容填充也算不上丰富。


一道泾渭分明的沟壑似乎横贯在“元宇宙”与“元宇宙App”之间,玩家“雾俚”告诉记者,马上寒假就要过去了,可能之后就不会常常在线了。

   03    

元宇宙的“半成品”

什么样的元宇宙才能真正改变人们的生活方式?Roblox曾在招股书中以8大特征定义元宇宙:身份、朋友、低延迟、沉浸感、多元、随地、经济、文明。

图源:Roblox

当前阶段的元宇宙App能做到的大概只有“朋友”“沉浸感”等要素,相比人们真正需要的元宇宙“第二人生”,再成熟的App都只不过是“半成品”。


面对群雄逐鹿的战局,元宇宙App的竞争自然称不上是沿着一条既定的路线进化,“地图社交”“语音社交”“虚拟社交”“匿名社交”等各类社交玩法交织,虽是“元宇宙”的新瓶,但仍旧装着“社交赛道之争”的旧酒。


一位关注社交领域的投资人告诉《IT时报》记者,用户黏性是社交App最看重的数据之一,而当前的社交App都缺乏真正关键的“痛点”,并不能实现人们真正期望的元宇宙,并带来赛道的颠覆。


据任天堂2021年报,《集合吧!动物森友会》截至去年底的日本地区整体销量达到1007万,成为首个日本突破千万销量的游戏。在2020年疫情期间,全球曾有不少高校学生会在《集合吧!动物森友会》中为毕业生举办毕业典礼,这款游戏的影响力可见一斑。

这款从未主动靠近“元宇宙”宣传的游戏,在某种程度上或许真正代表了人们对“第二人生”的期望:它在有些时刻,可以替换人们的现实生活,却仍旧带来美好。从这种角度来说,元宇宙App的竞争仍是一场“混战”,注定没有“进化论”的身影。

记者/崔志鹏

编辑/王昕  挨踢妹 

排版/季嘉颖

图片/AppStore  啫喱App  崽崽ZEPETO  Roblox  任天堂  东方IC  

来源/《IT时报》公众号vittimes

大家都在看

点「在看」并「留言」,谈谈你的看法

关注公众号:拾黑(shiheibook)了解更多

[广告]赞助链接:

四季很好,只要有你,文娱排行榜:http://www.yaopaiming.com/
让资讯触达的更精准有趣:https://www.0xu.cn/

关注网络尖刀微信公众号
随时掌握互联网精彩
赞助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