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驴得水》导演、网生喜剧红人、骨灰盒设计师:非虚构故事大赛10位决赛选手,能不能在24小时内写好他们?

百家 作者:刺猬公社 2017-09-24 04:14:01 阅读:439

导读

一场24小时的非虚构写作现场大战,5位采访嘉宾,分别是《驴得水》导演周申、小猪短租副总裁潘采夫、网生喜剧演员辣目洋子、心目影院创始人王伟力和骨灰盒设计师张烛远。10位决赛选手能不能写好他们?


如你所见刺猬公社(ID:ciweigongshe)在联合每日人物和AI财经社搞大的事情。

 

今年4月,我们领衔发起了Epoch非虚构写作大赛。“Epoch”是“纪元”、“新时代”的意思,它明晃晃地昭显着我们的野心:发掘出更多会讲故事的人,推动非虚构写作在中国年轻人中的发展。

 

而我们也没有失望。

 

每周,都会有让人眼前一亮的作品寄来,讲述着这个陌生又熟悉的时代中国。这些作品写LGBT,写药娘,写网红,写扮鬼师,写少年黑客,写那许许多多“听说过没见过”的人和事,1000多篇作品合力勾勒出一个光怪陆离却又不乏温情的世界。

 

世界那么大,他们决定写下来让大家看一看。

 

经过层层选拔,刺猬公社确信发现了其中的10位佼佼者,并把他们邀请到北京,在24小时内完成指定嘉宾的采写工作。


初赛10强名单


他们10个人分为5组,昨天早上8点,他们现场抽卡,分配采访对象。卡上的名字分别是《驴得水》导演周申、小猪短租副总裁潘采夫、网生喜剧演员辣目洋子、心目影院创始人王伟力和骨灰盒设计师张烛远。



今天早上8点,是他们的截稿时间,他们交稿,然后等待立刻评分。

 

为了让更多的人参与到非虚构写作里来,9月23日,在选手采访过程中,我们全程直播。但即便如此,我们仍然不想让文字在这场盛会中缺席,因为记录者本身是值得被记录的。我们捕捉到这些选手的一些瞬间,以此诠释着他们的这次冒险。


今天下午,我们还将在北京壹空间举办了一场大会,让非虚构故事爱好者听听非虚构写作大咖袁凌、曾鸣、赵涵漠讲写作的故事。这场盛会已经有600人报名,但还有无数求票者涌来。


没有票的请放心,我们会直播。


10位选手也将跟袁凌、曾鸣、赵涵漠一起登场,讲述他们笔下的故事。

看《驴得水》导演能不能shui服你

采访嘉宾:周申

参赛选手:祁皓文、涂雨清


祁皓文涂雨清抽到的是采访《驴得水》导演周申。得水》是刺猬君近些年在影院里看到的最好的讽刺剧。我原以为怎么着,这部片子的导演也得有点“先锋”的派头吧。

 

但我错了。周申出现时,穿着松垮垮的深蓝长袖衬衫,袖子一高一低地撸在胳膊上,深蓝色运动长裤,踩一双灰白相间的洞洞鞋。和网上搜到的那个带着贝雷帽的周导,反差还是有点大。

 

 

当然,他这么穿是有原因的。

 

“高中时,别人都穿校服,但我不喜欢穿。我每天都穿衬衫,一月三十天不带重样的。”

 

到了大学,他也有一段时间沉浸于先锋的戏剧。一次,戏排着排着,他纵身从二楼跳了出去,完全出乎所有人意料之外。最精彩的是,为了让现场更逼真,他还事先偷偷准备了一瓶红药水。

 

但最终,他还是选择了回归真实,因为,“我觉得这就是美的啊!”

 

他拍戏的信条就两个——真实原则、冲突原则。

 

“所有的艺术都应该是兴趣使然,否则就是装逼。”他说,“我生活中的矜持就会影响我的创作,你在《驴得水》中看不到我的状态吗?生活中什么样的人,作品中就是什么样的人。”



他的回答,就像《驴得水》展现的那样,鲜有隐喻,是个明明白白却活色生香的世界。

 

我突然对周申的这身打扮有些理解,让我感觉,这身衣服才是导演该穿的衣服。

 

两个小时,基本没有什么卡壳,他的回答哗啦啦从头至尾。

 

周申特别善谈,这样固然很好。可以我有些担心:明天就要交稿,两位选手祁皓文、涂雨清采到想要的内容了吗?

 

采访结束后,我还试探地问了一句“采访够吗”。两人告诉我,想问的基本都有了。

 

这让我有点意外,同时,也对两人的作品充满期待。

一个网红的自我修养

采访嘉宾:辣目洋子

参赛选手:肖书琪,幸运


在抽签选择24小时战的采访对象前,肖书琪幸运并不知道辣目洋子是谁。对于这位短视频领域的新晋网红,两位采访者都有些陌生。

 

“我是昨天才知道她这个人的。”采访结束后,幸运对告诉刺猬君。所以整个上午他都在查相关的资料,包括辣目洋子的微博和短视频作品,力求在最短的时间内对采访对象有更多的了解。

 

尽管两位采访者并不熟悉她,但是这并没有对采访造成障碍。采访辣目洋子的过程非常顺利,或者说有些意料之外的平淡。

 

采访地点在北京次渠镇的一处影视排练基地,辣目洋子正在这里为拍摄下一部作品训练。两位采访者和跟拍记者到达基地后,辣目洋子身穿一套黑色运动服,正在为排练做准备。

 

或许是因为排练项目中有武术的部分,辣目洋子穿了一身黑色运动装,看起来比屏幕上的形象要瘦一些。



没有太多的寒暄,在排练场角落的一处隔间,辣目洋子和两位采访者坐在地上,就这样开始了采访。

 

从父母对自己成长的影响,到大学期间的生活经历,辣目洋子和两份采访者讲述了自己的成长历程。

 

采访过程中有时候会有一些冷场,两位采访者一时想不起该问什么。


“因为我本科也是新闻学院的,我就感觉自己身上没什么可以写的‘点’,哈哈……”辣目洋子丝毫不觉得尴尬,对于两位采访者的问题都耐心地一一回答。

 

“感觉其实她这个人很有个性。”采访结束后,幸运说,“但是之前媒体对她没有什么报道,所以可能写稿子时可能需要加入我们自己的一些观点。”

用声音打开盲人的世界

采访嘉宾:王伟力

参赛选手:吴呈杰,黎诗韵


在Epoch非虚构写作大赛24小时采写战中,吴呈杰黎诗韵被分在了一组,他们抽到的被采嘉宾是王伟力,他是一名给盲人讲电影的公益事业从业者,访谈时间约在了下午1点半,王伟力的办公地点。

 

吴呈杰和黎诗韵提前到达了王伟力的办公地点,他们想尽快去了解和熟悉王伟力经常出现的环境,如果运气好的话,还能够采访到王伟力的同事。

 

如他们所想,真的采访到了王伟力的同事,“我们采访到了他的三个同事”,吴呈杰说,这种外围采访会对他们接下来的采访会有帮助。



王伟力有事儿,下午迟到了一个小时,吴呈杰和黎诗韵一直都在核对着接下来要用得着的采访提纲。

 

“如果被对方带着走怎么帮?”黎诗韵有些担心。

 

“要不打电话求助一下?”吴呈杰说。

 

“好的。”黎诗韵随即拨通了她导师的电话。按照规则,选手在采写过程中,有两次求助导师的机会。5名导师都是“每日人物”或《人物》的记者,是非虚构写作方面的高手,他们会在选手采写过程中提供指导。

 

“我导师说,一定要问他是怎么解决问题的,解决问题的方法非常关键和重要;另外,王伟力一定会和他的听众们有双向互动,我们要问出他们的互动性。”黎诗韵说。

 

电话刚打没多久,王伟力到了,双方落座,访谈正式开始。接下来,双方你来我往,提问和回答交互着,相谈甚欢。


访谈结束,吴呈杰和黎诗韵马不停蹄地赶回酒店写稿去了。

爱摸下巴的男人长得不会太差

采访嘉宾:潘采夫

参赛选手:宋颖健,李帅

 

宋颖健李帅要采访的是著名时评人、小猪短租副总裁潘采夫。潘采夫见到他们说,如果知道路上要堵车,出门后就不会在车边抽10分钟烟了。


“觉得挺惭愧的,在中观村堵着的时候想,如果直播一直等着我,还是很尴尬的。”这位跨界转型的媒体人笑着说。他语气从容,任由音节以一种平缓而流畅的方式淌出,风格和年轻时在媒体工作写出的稿子很不相同。


“那些犀利的稿子不代表我愤怒,我觉得这就是一种行文风格,嬉笑怒骂。”潘采夫说。


从容的还有四号组整体的采访氛围,当周五5位嘉宾名单公布后,宋颖健就有预感,最终的采访对象会在辣目洋子和潘采夫中选其一,李帅对潘的了解则更多源于《锵锵三人行》和他的文章,在深圳卫视实习的她,昨天下午刚刚飞到北京,“当今天上午名单公布的时候,我们俩就选择了合作的方式。”她说。



虽然采访过程中二人表现得乖巧,但潘采夫直言有时会感受到压力,“(比如问)跨界的过程中,有没有感到失落,确实让我陷入思考。”因为觉得人生体悟,社会看法类的问题较少,有时候潘会选择多说两句。

 

“因为考虑到直播嘛,而且要问的已经得到了。”宋颖健笑着说,作为十强中唯一一个非新闻专业出身的选手,她觉得比赛更多的意义是让他接触到一个新的平台,接触更多新的人,“想保持灵感和新鲜度,把更全面的人物给展现出来。”

 

李帅则自评自己不是一个卯着劲要怎样怎样的人,参加比赛更多的是因为觉得好玩,至于获奖甚至都没抱期望,“可能我是一个悲观主义者吧,”她说。


采访结束后的她会显得更凌厉一点,这种差异在她看来和自己做电视记者有关,毕竟镜头前自有一套礼仪。

 

“那一会结束的时候准备去做什么呢?”我问。

 

“吃饭。”“对啊对啊,都饿死了。”两个人反应一致。


自称永远不会失业的骨灰盒设计师

采访嘉宾:张烛远

参赛选手:王呈伟,李漫沙

 

王呈伟李漫沙要采访的是骨灰盒设计师张烛远。


一家并不大的门店外,放着一盆茂盛的云竹,门店靠马路的墙是一面巨大的玻璃,自然光直接倾注进来,屋内的灯光呈暖黄色,显得明亮而温暖。


但这间屋子的用途并没有那么温暖,来这里买东西的人通常内心破碎。

 

这是一家名为“银灰”的骨灰盒店。几十盏射灯照向的是陈列着的数百个骨灰盒,不管是用金丝楠木和汉白玉打造的售价过万的骨灰盒,还是仅售几十元的骨灰盒,在这个店中,都占据着陈列架不足十分之一平米的位置。



刺猬公社为选手安排的酒店在北京东四环外的四惠东,而“银灰”在西四环外的石景山,他们需要从地铁1号线的起点站乘车,经过天安门,横穿北京城,一直到临近这条地铁线终点站的地方。


虽然是竞争对手,但王呈伟和李漫沙——这两个正在读研的女孩儿却为了更为高效,采用合作的形式,从抽到具体采访对象开始,就一起搜集信息,每个人负责一部分提问的准备。

 

整个采访过程进行得十分顺利,凑近了看,你会发现他们的采访本上记录着大量提前整理好的信息。在正式的限时采访中,如果不注意听他们谈论的内容,你会以为这么平静的交流只是一场淡定的聊天。


父亲,理想,死亡……各种话题交替出现在采访中。

 

当玻璃墙外已经没有阳光,到了下午六点限时采访结束的时候。尽管聊得意犹未尽,工作人员也不得不打断了采访。


对这些选手来说,等待他们的,是今天下午的终极挑战:现场故事大赛。10万大奖终落谁家,也将最后揭晓。


刺猬公社是聚焦内容产业的垂直资讯平台,关注领域包括纸媒和数字出版、互联网资讯和社交平台、视频音频平台、影视文娱、内容创业和自媒体、二次元,以及VR/AR和人工智能等未来内容发展方向。

内容产业报道第一媒体

微博 @刺猬公社

合作、转载事宜请联系微信号yunlugong

投稿邮箱ciweigongshe@126.com

网站www.ciweigongshe.net

关注公众号:拾黑(shiheibook)了解更多

[广告]赞助链接:

四季很好,只要有你,文娱排行榜:http://www.yaopaiming.com/
让资讯触达的更精准有趣:https://www.0xu.cn/

图库
关注网络尖刀微信公众号
随时掌握互联网精彩
赞助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