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年前,他被记者“苦苦相劝”别读新闻;3年后,他拿走了10万元非虚构写作大奖

百家 作者:刺猬公社 2017-09-25 08:22:33 阅读:1133

导读

他便是3年前那个被记者“苦苦相劝”别读新闻的江苏省高考理科状元。


昨日,史上最能“作”的Epoch非虚构故事大赛终于结束了。

 

5000多人次报名,1238部参赛作品,179部入围,初赛、24小时战、决赛演讲共耗时167天,只为选出最会“作”星人。

 

而摘得“10万元奖金+40万元年薪工作”首奖的,是来自北京大学的吴呈杰,其参赛作品《动物孤独》,被《每日人物》执行主编周欣宇称之为“动物版的百年孤独”。

 

有意思的是,吴呈杰便是3年前那个被记者“苦苦相劝”别读新闻的江苏省高考理科状元


 Epoch非虚构写作大赛一等奖获得者:吴呈杰


有媒体曾这样记录道:2014年高考成绩出来的那个晚上,这位新晋江苏省高考理科状元被带到校长办公室接受采访。当现场七八个记者听到他“想当一个新闻人”的志向之后,采访的气氛变得不同寻常。累,薪水低,报道常常受限……开始是一两个人讲述职业辛劳,最后大家伙七嘴八舌在吴呈杰面前“开了个吐槽会”,“所有采访我的记者都不建议我报新闻”。


吴呈杰随后报考了北大光华管理学院,并成为该院的一名学生,这个学院毕业的学生平均薪酬在国内非常领先,但他做记者的热情仍然没有被浇灭。进校后,他先是去校媒锻炼,然后去到很多新闻学子心仪的“实习圣地”之一《人物》杂志实习,不但采写能力不断得到提升,而且在文本上有了长足进步。


他在微博上转发过这么一段话:新闻是一条注定要长跑的路,一朝一夕不足以改变这个世界;要相信新闻依然有助于让这个世界变得更好一点,你会是千万推动者中的一员。在中国新闻的历史中,有千千万万名记者奔跑在这条没有终点的路上。


与吴呈杰一样,全国还有超过5千多人报名参加了Epoch非虚构写作大赛,他和另外9名选手凭借一部作品,闯进了决赛。


决赛有两个环节,第一个环节叫“24小时采写战”,他们需要在24小时内采写完成一篇稿件,分数占总成绩的30%,而稿件和现场演讲的分数分别占50%和20%。

 

经过三轮比赛,Epoch非虚构故事大赛获奖名单如下:

 

一等奖 

 

吴呈杰 《动物孤独》 

 

二等奖

 

黎诗韵 吴磊 《记忆大师的脑力江湖》

 

三等奖

 

幸运 《形婚同志》

李帅 《快手人物志·草根网红的魔幻江湖》

涂雨清 《圣诞老人的家乡没有雪》

王呈伟 《亲戚潘晓勇》

宋颖健 《无人再上梁山》

 

优胜奖

 

李漫沙 《失去儿子,就像用刀活生生地割我的肉——一个尘肺病父亲的爱与痛》

祁皓文 《直到死亡让我们相遇》

肖书琪 《论一座农村自建房的建成》


10名获奖者

 

今年4月,我们领衔发起了Epoch非虚构写作大赛。“Epoch”是“纪元”、“新时代”的意思,它明晃晃地昭显着我们的野心:发掘出更多会讲故事的人,推动非虚构写作在中国年轻人中的发展

 


每周,都会有让人眼前一亮的作品寄来,讲述着这个陌生又熟悉的时代中国。这些作品写LGBT,写药娘,写网红,写扮鬼师,写少年黑客,写那许许多多“听说过没见过”的人和事,1000多篇作品合力勾勒出一个光怪陆离却又不乏温情的现实世界。

 

昨天,Epoch非虚构写作大赛已经结束,让我们一起来回顾是位决赛选手的精彩瞬间吧。

 


宋颖健

 

在我看来,所谓的边缘群体,其实是站在这个世界上最中心最深处的位置,扎根到泥土里,去书写社会喜怒哀乐的人。他们需要被关注。

 

“中国大地上的事情是无穷无尽的,要执着。”执着于我们的遇见,去尽可能地反馈真实和塑造细节,当你的文字,哪怕改变了一个人的时候,就是值得。 

 


黎诗韵

 

在外部存储如此发达的时代,我们为什么还需要记忆?需要记忆术去记忆?我问过记忆大师们这个问题,他们给了我很多不一样的回答。

 

但是在我眼里,我想借用诺兰导演《记忆碎片》中的一句台词,那就是“记忆决定了我们是谁”。我们的人生就是记忆的合集,如果人类像英剧《黑镜》里呈现的那样,记忆被外部磁盘所替代,我们可以随意对记忆进行提取、删除,那我们跟机器人还有什么区别?

 


涂雨清

 

在陈汉强的心里,一直有一个没有长大的地方,一个他不愿意让自己成长的地方,他像孩子一样相信圣诞老人的故事。他是那个为孩子们造梦的人,而他自己也在那个梦里面。

 

这是一个属于平凡人的故事,没有太多的戏剧张力,但在采访过程中我一再被他们感动,所以产生了记录的念头。在这个圣诞老人身上,你可以看到平凡人如何处理他们与生活的冲突,面对窘迫的现实。

 

比如在香港那样一个快速的城市,不得不拼了命挣钱养家,像我们很多人一样,但是他们始终保持着对某事物的热爱,在这里指的是他们的童心,我在其中看到了属于他们的生命力。 

 


肖书琪

 

一个未来学家说在经历狩猎农耕工业信息时代,之后会迎来一个属于梦想和情感的时代,我们会重新去发现这个世界,一些原来被认为很无聊的事,专注地做下去也会取得成就。

 

追忆似水年华不还容易被认为是个人生活的无聊流水账吗?可以从闻到一种味道幸福地不断追溯到某一天在哪喝的下午茶,我希望我也能记下这些看似无聊的事情,追求某种意义。 

 


王呈伟

 

事情发生了、过去了便成了一个故事,我可以轻松地讲出来给你们听;但是对他们而言,事情过去了便成了生活本身,每一天他们都生活在那场危机的结果之上。

 

而在另一些地方,事情却远还没有过去,这样一哄而上又节节败退的类似情节比比皆是。所以当我在追溯那些年的温州时,我总觉得很恍惚,我觉得自己像是在写6年前的事,又像是在写现在的事,甚至在写未来的事。

 

人很奇妙,生活很奇妙,世界的故事似乎是在起起伏伏、反反复复地重复着某种失落,因此用笔将他们记录就显得格外重要。 

 


李漫沙

 

记得为大爱清尘五周年做海报时我写道:我心不二如故,大爱不渝如初。五年了。初心依旧,大爱依然。而未来,我们还要一同走下去。直到,中国不再需要依靠民间公益组织,而是拥有完善的制度、法律、医疗来保障尘肺病农民合法权益的那天。 

 

我们期待,并为那一天的到来,竭尽全力。 

 


幸运

 

李银河曾说,“形婚”是一个特别有中国特色的现象。“在中国最传统的观念里,社会最主要的价值就是家庭,个人幸福可以为了传宗接代、光宗耀祖、继承香火作出牺牲”。

 

在结束了几天的采访之后,我问刘渝强,“你感觉这样的生活怎么样?”他说:“我们有自己的世界,很幸福。”

 


李帅

 

曾经我以为我来到快手,会发现这里果然是个功利主义的舞台,我会批判这里。可后来我发现我错了,我发现我无法把那四亿人跟我们割裂开来。因为他们就是我们的父辈,我们的家人,甚至就是迷茫的、无聊的、挣扎的我们自己。

 

当我跟他们站在一起,我突然明白,没有任何一个人有资格站在上帝视角去说什么是高雅什么事低俗。因为生活没有高低。 

 


吴呈杰

 

动物学家们孤独吗?未必如此。我加了吕顺清的QQ,他的QQ昵称是“蝾螈弟兄”,“蝾螈”就是我们俗称的“火蜥蜴”,头像是一只青蛙,个性签名是“斑鳖的未来在哪里”,这三个都是他研究的两栖爬行动物。我们经常看到父母拿孩子的照片当头像,从吕顺清内心来说,他是把这些丑丑的小动物视为自己的孩子的。

 

做这个题期间,我采访了十几位专家,有中国的,有外国的,甚至还有一个是专家组之外的反对者。他们之间有各种各样意见上的分歧,但有一种共通的集体气质,都有一种质朴的达观,一种对自然的贴近和呵护,一种理想主义的动人光芒。

 


祁皓文

 

终于,在2017年5月12号,南充的下午,他们相遇在西华师大。没人会想到他们相遇的契机会是源于一个人的死亡。我们常常听人说直到死亡将我们分开,却很少有人知道直到死亡让我们相遇。

 

除开10位选手外,真实故事计划总主笔袁凌、《GQ》报道总监曾鸣、《人物》杂志执行主编赵涵漠也在决赛现场各自分享了一个他们的真实故事。


真实故事计划总主笔袁凌


《人物》杂志执行主编赵涵漠


 《GQ》报道总监曾鸣


当主持人问及10万元奖金计划怎么花。吴呈杰说,会请帮助自己完成比赛的朋友去海南度假。

 

而对于这个曾是新闻主角的大男孩儿而言,现在成为新闻背后的生产者,能让他很好地理解自己的采访对象。“我有一个原则,不论做什么报道一定不要伤害自己的采访对象。”不过,未来对他来说才刚刚开始。

 

首届Epoch非虚构故事大赛也一样,我们深知首次筹办大赛还有诸多的不足,是你们的支持与信任让我们走到了现在,谢谢每一个关注此次大赛的你。

 

未来可期,静待再会!



刺猬公社是聚焦内容产业的垂直资讯平台,关注领域包括纸媒和数字出版、互联网资讯和社交平台、视频音频平台、影视文娱、内容创业和自媒体、二次元,以及VR/AR和人工智能等未来内容发展方向。

内容产业报道第一媒体

微博 @刺猬公社

合作、转载事宜请联系微信号yunlugong

投稿邮箱ciweigongshe@126.com

网站www.ciweigongshe.net

关注公众号:拾黑(shiheibook)了解更多

[广告]赞助链接:

四季很好,只要有你,文娱排行榜:https://www.yaopaiming.com/
让资讯触达的更精准有趣:https://www.0xu.cn/

公众号 关注网络尖刀微信公众号
随时掌握互联网精彩
赞助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