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空极限运动第一人”之死,死神嘴里掏人民币

百家 作者:互联网观察 2017-12-11 10:50:51 阅读:379

“无任何保护挑战”全世界的高楼大厦,这意味着即使你一次又一次的挑战成功,哪怕仅仅有一个闪失,就会终结生命。



而吴咏宁的100多万粉丝和无数吃瓜群众都沉浸在他与死神的较量之中,希望他与死神演绎更刺激的殊死搏斗。


在刺激、吸引眼球、吸金的背后,却是一个沉重、悲怆的命题。


金钱是催命符


那么,无保护极限挑战的含义是什么呢?最直面人心的一句话总结就是:从死神嘴里掏人民币!


11月8日开始,国内“高空极限运动第一人”吴咏宁在各大视频网站的更新戛然而止。12月8日,他的女友通过个人微博证实了吴咏宁去世的消息。长沙警方也在当日通报,26岁的咏宁从一高楼顶层附属物上坠下死亡。


这名年仅26岁的湖南小伙儿就此殒命,令人痛惜。


据了解,吴咏宁生前曾在多个直播平台发布高空挑战视频,吸引了近百万粉丝的关注,是个草根网红。


视频中,吴咏宁在高楼顶、悬崖边等高空危险地带做出了许多惊险的动作,很多时候还举着长长的自拍杆,为网友现场直播。


在武汉,中华第一高楼


在上海

 

咏宁在微博中写道:100层高楼,我是不会告诉你们我是怎么过去的。(光看着就眩晕了)


据了解,咏宁的高空挑战视频曾在多个视频平台发布,快手、火山小视频等平台都被网友质疑为是其合作平台。


在他的“火山小视频”上,吴咏宁有100万粉丝,发布了300个视频,进行了217场直播,获得了55万火力值,按每10个活力值等于1块钱计算,有5.5万元。


极限挑战做出名气后,有一些商家想和吴咏宁进行商业合作。曾经有一家运动鞋品牌请他帮忙打广告,要求他在高空挑战时穿着该品牌的鞋子,以体现鞋子良好的防滑特性。


咏宁失手的这次爬楼,据他的女朋友介绍,一个商家在和他谈合作,搞炒作,事成了的话可能会有将近10万的报酬。


成名的方式原本有成千上万种,但绝大多数视频直播平台上草根网红的成名之路除了博眼球就是博眼球。


而观众,一边明知这种内容的危险性,瞠目结舌,一边还满怀期待地欣赏着更危险的动作,这样的围观,如同看一个人自杀。



一端是以性命为代价的主播,另一端,是明知罪恶却偏向于罪恶的观众。而直播平台作为一个中间获利点,也放纵需求方与供给方,促成这一切悲剧发生的,或许就是金钱这一原罪。


尽管媒体将咏宁的死渲染的很煽情,为救母而死,听着确实很感动。在翻阅了一篇篇咏宁背后的故事后,也不禁深深吸一口气,沉沉地叹息一声。


生命是最可贵的不是吗?


每个人的生命只能是一次,而在咏宁每一次和死神握手的时候,本应早早被制止,悬崖勒马。


然而,这样鲜活的生命却永远的定格在了11月8日那重重的下落。


11月4日,在上海,咏宁生前最后一张高空定格照


咏宁死了,极限运动就完了吗?


答案是:NO。


随着现在高空极限运动越来越走热,不乏越来越多的人参与到极限挑战中来。


所谓极限运动,是结合了一些难度较高,且挑战性较大之组合运动项目的统称。比如说,滑板、攀岩、空中冲浪、极限越野、极限滑水、极限轮滑等。


但高空极限运动是一种更为危险的动作,无保护的高空极限运动基本上都是命悬一线。


那为什么还有人乐此不疲的参与到这样的极限运动中来呢?


不外乎两种状况,一是为了寻求自我认同,刷存在感;二是为了快速赚钱。咏宁悲剧的发生,就是这二者的结合。


根据调查发现,以极限运动为商业途径的活动越来越多,因此,参与高空极限活动而酿造的惨剧并不少见,其中既有自发行为,也有赛事活动。


去年1月,极限狂热爱好者梅里特在法国德龙省准备两个热气球之间进行高空走钢索表演时,没能松开固定热气球的锚,不幸被热气球带到30米高空后坠亡。



被称为“欧洲高空钢索之王”的弗雷迪•诺克,在两次无任何保护措施挑战亚洲最长最险的张家界天门山高空观光索道钢绳的活动中,均以失败告终,但万幸的是,两次他都成功脱险。



事实上,私自进行高楼攀爬等高空极限运动在世界各地普遍不被得到允许。


2014年2月,有“俄罗斯攀顶狂人”之称的摄影师马霍罗夫和拉茨卡洛夫在没有任何安全措施的情况下爬上当时还在施工中的“中国在建第一高楼”上海中心大厦的顶部塔吊,高度近650米。



随后,上海中心大厦发布公告呼吁社会各界人士爱护生命,遵纪守法,不要擅自进入在建工地,更不要跟风效仿有关高空攀爬行为。


而这已并非外国攀高爱好者第一次挑战上海的高楼。早在2007年,法国“蜘蛛侠”阿兰•罗伯特便因从外立面徒手攀爬金茂大厦,被上海警方被处以拘留5天的处罚并被遣送出境,同时被限制入境5年。



然而这些均不是个例,据照片资料表明,越来越多的人为了追求刺激、为博眼球、为出名等原因投入到极限挑战中来。


23岁的俄罗斯女模特Viki Odintcova,在310米高的迪拜卡延塔上“荡秋千”。虽然事后被警方传唤,但她一夜之间收获几百万点击量,成为网络红人。



这位穿着一身忍者衣服的男性叫哈利•加拉格尔,这是他在伦敦加拿大第一广场上的单臂悬挂时,同伴帮他见证这一时刻,拍下的照片。



这些挑战者或是网络红人们,最喜欢在边缘拍照,无论是大楼、大桥或悬崖。这背后,无不是金钱在充当着始作俑者。

 


面对国内外不断有人参与其中的“爬高楼”举动,如何管理已然成为重中之重。


中国人民大学危机管理研究中心主任唐钧此前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要尽快建立健全与户外攀爬有关的法律法规。


出台一个类似于负面清单的管理制度,对于一些比较危险的爬高楼行为要明确禁止,包括明确坚决禁止做这些户外活动的地方。


他表示,在此之外也还要注意人性化管理。从目前的情况来看,爬高楼似乎正在成为一种潮流,在国外也有人爬高楼。可以考虑找一些适合攀爬的地方予以开放,在确保安全的前提下,也可以做一些类似的户外活动。


生命诚可贵,无保护挑战高危,明显是逆人性的。故此深切呼吁,在任何前提下,请勿模仿。


【版权声明】来源:IT时报 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我们对原文作者深表敬意。

wwwgx2016互联网观察

每天精选深度互联网业内文章

整理最新互联网业界资讯,欢迎分享

长按,识别二维码,加关注

关注公众号:拾黑(shiheibook)了解更多

[广告]赞助链接:

四季很好,只要有你,文娱排行榜:http://www.yaopaiming.com/
让资讯触达的更精准有趣:https://www.0xu.cn/

关注网络尖刀微信公众号
随时掌握互联网精彩
赞助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