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今能让TT徐真真Vyan廖效浓出现在同一首歌里,有一个人居然办到了

音乐 作者:有料 2021-05-30 15:11:51 阅读:2356

在现代社会的年轻人里,坚持似乎已经成了一种稀缺的品格。生活中我们见过太多半途而废的例子,健身打卡、阅读打卡、早睡打卡……也许屏幕前的你也曾有过这种体验。

而如果穿越回去年的12月1日,告诉你站在中文说唱圈顶尖层次的AR会以一周一首的发歌频率,连续26周(半年)都不间断地发布共计26首全新的、仅靠手机来制作伴奏的歌曲,相信你也会钦佩AR的毅力和能力。

对于AR来说,这次尝试其实并不容易。在2019年10月发布的《All That(Remix)》的最后部分,AR连续说了三句“我这次不会再鸽了,不会再鸽了,真的不会再鸽了”。

因为此前有人把AR在《押韵歌(All-Star Remix)》最后部分的歌词“我和大傻的新歌准备接着出”改成了“我和大傻的新歌准备接着拖”,来调侃AR的拖歌行为。显然,铁杆的听众们对AR新歌是翘首以待的,而AR对自己的作品总爱反复打磨,不知不觉,就“鸽了”。

但对于《phone project.》,AR是认真的。保质保量是最基本的前提,而保证“按时发出”也是AR的前提。除了几次因为特殊情况有所提前或延后(但平均下来依然是一周一首),AR发歌的时间非常稳定,甚至有人说AR是“人肉周三提醒器”,因为他近几个月总是在周三发歌。至于关注度,几乎每首歌都稳稳拿下999+的评论。

不过,过度强调关注度,显然不是AR想要的。毕竟从一开始,他就不是奔着让自己获得关注而接触HipHop的,而是想要带着自己的Hood乃至整个中文说唱一同获得关注。

2008年,年仅14岁的刘夫阳因为自己强劲的Freestyle功力,加入了当时赫赫有名的精气神,成为了厂牌中最小的成员之一。青涩的ARIZZ一步步成长为广东说唱的实力担当后,承载了更多责任与担当的他,开始思索如何让广东说唱更进一步。

2017年年初,AR提出了“广东 Stand Up”的口号,但是要真正让广东说唱走起来,凝聚力是非常重要的一环。纵使AR拥有顶尖的技术和一往无前的决心,却也最多只能起到示范效应,而无法改变整个广东说唱的氛围。

于是在2018年年中,AR联合精气神的队友瘦恒、Clock J等人推出了“广东 Stand Up”计划,4月份的《020》作为先行曲目,而6月底开始到7月初,AR等人连发三首《020 Remix》、《害臊》、《粤语 Rap(Interlude)》,这些作品都属于“广东 Stand Up”计划。


看这些歌曲封面统一的版式,再看专辑简介中“每周一歌轮番的轰炸”的字样,称这个计划为“2018年的《phone project.》”并不过分。至于这个计划为什么没有继续下去,原因我们不得而知,但是值得一提的是,在《粤语 Rap(Interlude)》发布的20天后,AR发布了《皇帝的新衣》。

尽管AR在《我》里说“我没有想过,也不希望我最红的歌,是对某个人的 diss”,但是《皇帝的新衣》高达30w的评论数量远远高过了《野狼Disco》、《心如止水》等公认的爆红Rap,对吴亦凡现象的讨论也因为AR的Diss成了那个夏天整个中文说唱圈最热门的话题。在这种情况下,借一些奇怪的、令人不适的畸形热度来推广广东说唱,在AR的眼中未必是一个恰当的时机或选择。

此后的AR先把精力放在了个人的突围上,《校园寓言故事》、《流行说唱》、《非流行说唱》三张专辑的大获成功,让AR稳稳地站在了中文说唱 Top 5的位置上。

此时的AR再来带领广东说唱前进,无疑不会再有任何的争议。同时,在这段个人突围的时间中,中文说唱圈的某些坚冰开始融化,2020年广泛的Peace潮化解了那些经年累月的Beef,也让AR汇聚群雄的想法变得更有实践性。

AR的试探,在《非流行说唱》最让人印象深刻的那首《House》中可见一斑。在整首歌开篇的Verse 1,他提到了一串广东(包括香港)rapper的名字,包括但不限于精气神的队友们、Dough-Boy、廖效浓、TT、KT、ODD(陈思键)、Joe(徐真真)、Yamy等人。


而AR的“试验点”,则选择了同样在《House》中提及的、曾经亲密无间后来却形同陌路的Wes陈和孔令奇。在《phone project.》末尾阶段发布的《简单》,AR把两人放进了同一首歌,孔令奇负责Hook,Wes陈则负责最后的口白。这对“最熟悉的陌生人”最终在AR的斡旋下实现了和解,AR也把这件事写进了下一首歌《不简单》中:“我把孔令奇和Wes放到一首歌 That's not simple”。

到了一年后的今天,AR的这首《广东 Stand Up》几乎把《House》Verse 1提到的rapper都邀请到了,还加入了Vyan、大雕Roc、JR Fog三位公认的广东说唱OG。说实话,只有亲眼看到这些名字并列在一起的时候,我们才能意识到,长期被我们忽视的广东说唱,到底有着多么星光熠熠的超强阵容。

而其实我们意识不到的原因在于,这些rapper平时的互动并不多,其中一些人之间还有些错综复杂的关系(比如徐真真、Vyan 和 TT、廖效浓的关系)。

并且,广东rapper并不是很热衷于秀出自己的地域属性(因为直接拿粤语作为特征来秀的基本都没能火起来),所以我们往往注意到他们别的标签和特点(比如TT的阳光、廖效浓的帅气、徐真真的幽默),而忽略了他们“来自广东”。


虽然时间让这次“广东大团结”变得更容易了一些,但作为发起人、制作人和编曲人的AR,依然承担着不小的压力。怎么样的伴奏才能满足这些风格迥异的rapper的需求?他又如何来率领和串联这些rapper,使得整首歌曲起到最佳的效果?这些都是他需要考虑的问题。但我相信,能力顶尖的校长AR能够把这堂“公开课”给上好。

26首曲目全部释出,也意味着《phone project.》要实现“26合1”,在过去26周引起火热讨论的那些单曲们,将被打包装进《phone project.》这个专辑之中,合并为一张正式专辑。而在AR的微博评论区,他的工作室官博透露了这张专辑将有实体的信息。

半年的时间,AR就做出了一张质量极高、且有足足26首完整曲目的正式专辑。作为对比,AR的好哥们法老去年的《科幻小说》“只”有18首完整曲目,却做了足足两年的时间。不得不说,论“高质量的高产”,在中文说唱圈可能只有2017-2018年的谢帝能够和AR碰一碰。而考虑到AR还负责了这张专辑的所有伴奏——还都是用手机做的,这真是一个前无古人的成就了。

回首这张专辑的26首曲目,如AR当初所说,出现了不少大牌的身影:Q.Luv、瘦恒、Ice Paper、YoungQueenz、孔令奇、Wes陈……当然,还有《广东 Stand Up》的一众大牌。而也有不少的曲目,引起了广泛的讨论,比如回击丁太昇的《扫盲 Freestyle》讨论Type Beat的《Fuxk Type Beat》、评论新疆棉事件的《Respect》。

但我更看到了AR对于不同主题的驾驭能力——《南北淘金路》中用Storytelling的方式探讨奋斗、《Hustle 经济学》中对经济学名词的“新解”Wordplay、《94 Wu-Tang》里对Wu-Tang Clan的别样致敬、《二胡》中以父母和自己的经历论述Self-Made的重要性……

除此之外,AR还在这张专辑里玩遍了各种音乐风格,再一次提高了“全能”的门槛。据悉,AR平均每天做出7个伴奏和2-3个verse,这样高强度的输出,这种级别的勤奋程度,也正是AR能够在顶端屹立不倒的最大支撑。相信以后大家在讨论“又能Rap又能Produce”的rapper的时候,除了派克特和Ice Paper,也会加上AR的名字。

在《phone project.》极高的音乐成就之外,AR还有一个深层的目标,那就是做一张“海量单曲组成的专辑”。我们能看到,目前音乐市场上,多数听众只在意单曲,他们想要听热单、爆单,甚至只要一段副歌里的几句话就可以。对于欣赏整张专辑的概念和设计缺乏兴趣,成为了一种普遍的现象。

在这样的市场导向下,即使原本热衷于精心编排专辑结构和设置概念的rapper也逐渐放弃了这种吃力不讨好的尝试。而AR这次的所作所为,正是对目前市场的挑战与抗争。

对于商业化,AR并没有全盘否定,但他在歌词内容中时刻警惕着“过度商业化”可能带来的消极影响,并且毫不留情地进行着批判。另一方面,就像法老在新歌里cue到AR时说的“逼着老屁股把教学变成风格”,身为校长的AR也时刻对“说唱圈打假”保持着输出,像《Fuxk Type Beat》、《说唱从业规范守则》这样的歌出得多了,竟然也成了一种风格。

在《phone project.》取得辉煌成功后,AR的下一个目标、下一个计划会是什么?我们猜不到他会再给我们带来什么惊喜,但能够确定的一个小小遗憾是:每周都能听到顶级rapper的顶级作品的日子,或许要告一段落了。不过在此之前,我们还能有足够的期待,因为《广东 Stand Up》势必能够掀起一场风暴,成为广东说唱腾飞的起点……

关注公众号:拾黑(shiheibook)了解更多

[广告]赞助链接:

四季很好,只要有你,文娱排行榜:http://www.yaopaiming.com/
让资讯触达的更精准有趣:https://www.0xu.cn/

图库
关注网络尖刀微信公众号
随时掌握互联网精彩
赞助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