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湖秘闻:SaaS风云录

酷站 作者:牛透社 2017-05-16 10:02:42 阅读:966

 

风云二十载

 

传说,没有一个山贼能劫得了用由门和金碟帮的镖,也没有人能在招镖大会上抢下他们两家的生意。

在北方招镖大会上碰到用由门的人,就是出价再低,也只能悻悻而归,在南方遇到金碟帮亦是如此。也有人曾经因为没能拿下运镖权而恼羞成怒,重金外请山贼劫镖,可山贼们却从来都是有去无回。

当然,要说这武林也并非真是这两派称王。武林中素有:东思普、西澳瑞、南金碟、北用由四大势力各自雄霸一方。

这其中,澳瑞教乃是二十多年前,从西方传至中土的大派。当年初入中土之时,用由门都才成立不久,金碟帮更是尚未诞生,故而总教虽隔万里,但其在中土发展数十载,实力却最是深不可测。

这些门派皆以押镖或是漕运为生,他们做生意,统称“接镖”。

以这四大势力为中心,又有兰陵派、志远门等老牌势力盘踞各地。虽生意上有所摩擦,但大体上还是相安无事的。

不论是押镖还是漕运,讲究的就是:便捷、安全、便宜。这六个字也是这些门派数十年来遵守的隐性门规。

所谓便捷,是所有门派最重视的一条,人人都需习得其中要义。但新入门的弟子总是不以为意,在招镖大会上倒是毕恭毕敬,凡是皆以押镖人的意思为主,可接下生意后,往往以自己的好恶行事,客户投诉不断。到第二年,却又依旧如此。

说起来,已有数不清的客户投诉各派服务不周,但他们这些门派也甚是苦恼,自己哪有那么多时间精力去管理每个弟子的服务情况呢?

好在江湖中来来去去也就这些势力上得了台面,些许投诉也无伤大雅。就这样,不也过了二十多年……

每四年,江湖上就会有一场武林大会,以选举出中原武林中最强大的门派,其掌门将出任武林盟主,这是江湖上的至高荣耀。

选举方式很简单:武林大会当天,邀请上千个放镖人到场,哪个门派有本事打动最多的放镖人,接下总价值最高的镖,哪个门派就问鼎镖王,其掌门即获封武林盟主。

说起来,有二十年时间,武林盟主都出自四大势力,从未失手。故而,江湖上有一说,“风云二十载,王冠只四家。”

江湖,终归是要变的

 

江湖总是不平静的,哪怕是看似平静了,也总有人想要打破它。

近年,江湖中有一曲名为《涂壁赋》的童谣极有名气,其中有一句传唱最广:“谢李退,王徐敌,不知佛寺萨斯奇。”

这谢李二人是这个世纪初就纵横江湖的大佬,只是近年来厌倦了江湖纷争,逐渐卸下担子,回归普通生活了。

所谓的佛寺,与澳瑞教渊源颇深,其创立的萨斯心法广为流传,近年来更是隐隐有了江湖第一奇功之称。

至于王徐,则是仍旧活跃在江湖中的——用由门门主王正和金碟帮帮主徐绍。二人争锋二十余年,是为宿敌。

王徐先后创建了用由门和金碟帮,二人皆是技艺精湛,有勇有谋之辈,说起来,倒也有些惺惺相惜。可同时代的争锋,似乎就注定了他们必须有个胜负了断。

所谓王不见王,大抵不过如此。

当然,那也是过去了。江湖,终归是要变的。

“舵主,近来江湖上在传一首童谣,说是佛寺的萨斯心法有些门道,我中土也的确有不少门派开始修习这门功法,所得颇多。我们要不要去查一查,万一当真对武林各派有些影响,及早告诉他们,赚个人情也好。”

一栋阁楼里,一个布衣光头的男子站在屏风前低声说着话,好像在自言自语一般。如果有心人留心去看,就能发现,屏风后还有一个若隐若现的影子。

“查一查也好,不过所的消息存于阁内即可,不必告知其他门派。我吹牛会这些年卖的就是江湖消息,那些大门大派安逸惯了,当是给他们敲敲警钟也好。”屏风后的男子笑了笑,回答道。

“这两年江湖上出现了上百个新门派,各个实力不弱,暗潮汹涌之下,对整个江湖而言,也不知是好是坏。”

“呵呵,江湖,终归是要变的……”屏风后传来这样一句话,再无动静。

时代更迭

 

王正站在窗前,眺望着自己二十年来打下的偌大基业,回想着过去那些坎坷征程,那些荣耀加身,那些挥斥方遒。

直到,招镖失利的消息传来,才打断了他的回忆。

王正没有想到,以用由门的威势,还有人敢来抢他的客户,而且还抢到了。不但如此,自己的亲传弟子李秀云也气到当众晕倒。

尽管用由门订单无数,但被抢了订单,这就丢了面子。自己唯一的女徒弟还当众晕倒,这个面子更得找回来。

为了江湖地位,为了用由门的霸主地位,王正不得不亲自出面,会一会自己的新对手。

……

 这天晚上,北京城格外安静,秋风阵阵。

王正突然感觉到了已经至少十年没有的紧张。

尽管还活跃在江湖,但自己太久没有亲自出手,尤其是这个对手从未听闻,只知道是个学了两年萨斯心法的小门派。

秋风吹过他两鬓有些斑白的头发,看着两边的大楼——腾迅、阿狸、千度,这都是自己当年风里雨里亲自担任过总镖头的客户。可惜,时至今日,不论是押镖还是漕运,这几家客户都早已不再选择用由门了。

叹息完往事,一群身着运动装,脚踩滑板的年轻人出现在了王正面前。一个黄发墨镜少年居于前,隐隐是当家人的模样。

王正看了看眼前这个还略显青涩稚嫩的小伙子,沉吟道:“我说我那徒弟如何会败,原来我老王退居幕后几年,江湖竟有了你们这么些后辈。长江后浪推前浪,少说30人对阵我徒弟一人,她输的不冤啊!”

“王老此言差矣,秀云妹子丢掉这单押镖的生意,可并非我们人多欺负人少。您久立江湖,当知能不能拿下镖,可不是人数决定的。且秀云妹子受伤,那也是她气急攻心所致。我刘创业可以保证是公平竞镖。”黄发少年摇了摇头说到。

“我用由门屹立江湖二十余载,不论门派弟子的武功学识,还是行镖道上的关系,又或是押运经验,哪样不比你们这样的小门派强?”

“前辈说的,那是过去。莫非您当真以为,这就是今天这个时代的夺镖之道? 

王正似乎抓住了什么,看了看眼前的年轻人:“那就手底下见真章吧。” 

“秀云妹子已经输了,前辈认为怎么比公平?”

“四年一度的武林大会还有一年零六个月,到时谁能问鼎武林盟主,谁就胜。如何?”

“甚好!”

……

没人知道,为什么王正突然就开始亲自执掌用由门,并在短短一年里快速击败并购了大大小小十余个小帮派,势力范围大幅扩张。

但所有人都知道,江湖,不再平静。

也许,一个新的时代已经来了......

武林争锋

 

这一天,吹牛阁外,平日里僻静无比的广场上挤满了人,武林各大门派齐至。

被无数人期待了四年的武林大会终于开始了。

但这一次,的确太不寻常。东思普、西澳瑞、南金碟、北用由四大门派掌门人亲至,兰陵派、志远门也都精锐尽出。

“四年不见,诸位可好?”一个鹤发童颜,身着牛衫的老人站在广场中心开了场。

“我江湖各派,皆有营生之道,以接镖为主。是以借接镖之能,窥门派实力。不耽搁大家的时间,还是按照惯例,哪一门派能拿下总价值最高的镖,就是本届的镖王,其掌门则是新任武林盟主。当然,安全、便捷、便宜,仍旧是夺镖三要素。”

“各位,今天的第一镖,是建设钱庄价值百万两的金镖。请投镖者上场。”

广场两侧分别走出了一个人。一个两鬓斑白,浑浊的目光里夹杂着难以掩盖的深邃,仿佛只一眼就能洞彻人心;另一个黄发白衫,脸上带着若有若无的笑容,看似温和,但没人会认为这是个简单的年轻人。

“王老,又见面了。”

“但愿你的真正实力能配得上你表现出来的这般轻松,就怕是腰里挂着死耗子还冒充打猎的。”

“不劳您费心。只希望若是今日侥幸赢了前辈,您能遵守承诺,中原武林再不见用由门。”刘创业带着标志性的笑容回答道。

王正听罢,抬起了头,冷笑道:“昔我故友叼似卿,如今坟头绿草盈。开始吧!”

“请。”

“请。”

— 完 —

关注牛透社微信公众号(Neuters),了解更多企业级服务领域干货分享

关注公众号:拾黑(shiheibook)了解更多

[广告]赞助链接:

四季很好,只要有你,文娱排行榜:http://www.yaopaiming.com/
让资讯触达的更精准有趣:https://www.0xu.cn/

图库
关注网络尖刀微信公众号
随时掌握互联网精彩
赞助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