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生且长,愿你笑靥如光。节自《泣城》

百家 作者:尖刀制造 2018-07-03 11:45:41 阅读:521

昨天朋友圈发乔儿的新书,因为当年《泣城》中的一句“念旧的人,喜欢用余生换一句别来无恙!”而感慨,几个旧识损友就开始炸窝,说我吐槽的文字写多了,已经忘记如何“细腻”了。


其实这句“念旧的人”有两个版本,另一个版本是“念旧的人,喜欢在回忆中兴风作浪!”


运营商发来短信,说会员积分再不兑换就要作废了;滴滴也凑热闹的把优惠信息通过短信告知;蚂蚁花呗发来的账单就静静的躺在那里,倒数计时的同步那些你向来不想看到的讯息。


翻阅短信除了快递、打折、注册验证码、营销信息、其它内容所剩无几,当年盛行的诺基亚也早已不知它身在何地,我看着手里的iPhone心里颇多感慨,十年前手机短信里装的可都是亲情、友情、还有爱情啊,而现在却装的却是厌恶至极却又离不开的垃圾!


2008年我18岁,那时候我初入社会,不知哪里来的底气,穿着花里胡哨的地摊货却刻刻眼神睥睨。


那时候有彦明、有丫朵、有小萌还有小旭,我们就这样乌泱泱的一席11人挤在一起,过着倥偬又拮据的日子,却自得其乐。


依稀记得那时候我们有一个“巨大”的梦想,就是等我们有钱了,我们每人买一辆奇瑞QQ一起自驾环游整个中国,对,不是环游世界,是环游中国,因为我们知道短时间内我们都出不去。


小旭说:咱要把每一辆车都涂成不一样的颜色。

我说:我选黑色!


Part 1


我问过小萌:“你最大的梦想是什么?”

小萌说:“希望老天再多给他点时间,哪怕只有一年也好,他的妹妹亚琪还没长大,他还没实现他的音乐梦。”


2009年6月20日,阴历五月廿八,小萌正式离开了我们,上天果不其然的多给了他一整年,可惜亚琪依然没那么快长大,他终将也没有完成他的音乐梦。


我们共同创作了一首专辑,没发!


这天是他的忌日,也是我和小旭我们仨儿19年一轮回的生日,我们是03年生日聚会上认识的,也是从那天开始我们一同过了六年的生日。


2009年后,我把生日改成了阳历6月20日,再也没去过阴历的生日,直到后来遇到翔匀,这个有趣的家伙愣是把我的生日过成了5.28阳历。


我和小萌合作最满意的一首歌,叫《关于爱》,我把他和小萌一同葬在我的网盘里,每逢佳节拿出祭拜。


小萌的真字是柯佑萌,一个操着一娘炮乳名度华年的男生。


Part 2


和丫朵的感情如果非要用一个特别词来形容,我想应该就是“缱绻”。


是唐元稹在《莺莺传》中“留连时有恨,缱绻意难终。”的缱绻,亦是王安石“久留非可意,欲去犹缱绻”中的缱绻。


我和丫朵不是恋人,甚至连一丁点恋人的感觉都没有,她是那种喝醉了能够一起肩并肩称兄道弟的朋友。


和她认识的时候,我和彦明都还是技术渣,因为她从小学习英语、俄语,而且学习还很厉害,所以他成为我们中翻译老外paper的那个。


我不是一个抠门且斤斤计较的人,但送丫朵的第一个礼物我记得,它是一个电子辞典,文曲星的,就是用着这个电子词典,我和丫朵、彦明游走于各大学校周边网吧,翻阅各种国内外技术论坛,down下了一页又一页的paper。


因为当时我们确实没有太多的钱,我们三个人开一台机器在网吧包宿,很多代码都是丫朵拿着个记事本坐在电脑前面手抄的。


Part 3


作为曾经的铁三角,形容丫朵用了一个词,形容彦明也自然需要一个,本想用“素知”来形容他的为人,却又想到一个更矫情的词,是“稔知”。


只所以用稔知,是因为第一次接触这个词大概是出自《聊斋》,彦明没胖成现在这个熊样之前,其实是一个“粗犷”的“文艺青年”。


生的一副“闯关东”派“东北人”的膀大腰圆,却养了个文文弱弱的怪脾气,他可以故作镇定的半夜三更在宿舍里和我们比谁讲的鬼故事更吓人,然后又一边讲一边抖腿,懦弱的闭着眼睛,不敢看窗。


彦明是个特别不自信的人,除了在电路板和代码上,他从不和我们较真,他大我们两岁,也正因为如此,后来的很多年后我们才明白,他不是不和我们争,而是他要撑起他的“大的要有个大样儿”!


毫不客气的说,我这一身乱七八糟的“技术”本领,一半的启蒙都源于彦明。


Part 4


相比彦明,小旭的世界里就丰富多彩的写满了操行。


在身边所有人的眼里,王承旭都是个打架上瘾的孩子,《泣城》里有描素过一个打军训教官、和高年级约架、拎着拖布把追着带刀的社会青年满学校跑的人物,就是他。


小旭有着满身不安分的坏习惯,传染着身边所有人。


抽的第一根利群烟是他说我“怂”刚我抽的、第一次喝洋酒也是他带我去的、就连和初恋女朋友第一次开房情节都是他反复在耳边唠叨教我的。


他和左朋的世界里都充满了江湖气,所以自然成为了我们中那个不管什么都跑到前面,出头的人。


最后见小旭,应该是2011年为他送别,清晰的记得那天是个雨天、雨很大,我们喝了很多酒,送他上出租车的时候,我像个二愣子一样在雨里站了很久。


眼睁睁看着他离开的背景,很多不该思考的事都在那时候一个个涌上心头。


我想,如果下一次我们没有机会见面,那么这一次也许就是我们最后一次的相见。


所以在那样物是人非的场景下,我写下了这句:


诶,念旧的人,喜欢用余生换一句别来无恙。


Part 5


那个年代光阴很好。


好在当年的信息传播不是那么发达、生活的也并不是那么宽裕,你会因为移动140个字符,70个字的限制而认真的反复删改编辑每一条短信;


好在你会认真对待每一顿在外面吃的饭、喝的酒,哪怕撑得走不动路,感觉自己都要吐出来,都要不浪费的把它们吃完;


好在你会和兄弟在学校厕所里一起站着比谁尿的远,会不顾冬夏的站在厕所后面就着“味儿”吸烟;


好在你会因为朋友被人欺负,就叫上所有认识的男生,拽着凳板冲出去和别人打架,不管对方是否人比你多,是高年级的学长、还是社会上的无业青年,你都会怀揣哥们义气般不计后果的冲到最前。


那些年我们每天都还在写字,像模像样的在网吧里和素未谋面的女孩网恋、在学校里交着倾听彼此心情却又素不相识的笔友。


那个时代,时光也很坏。


坏在人和人之间联系的脆弱,也许你遗失一部手机,恰巧手机卡又不是“实名”办理的;亦或者你因为当了个兵、或者做些什么几年没能上网,慢慢的你忘记了当初滚瓜烂熟的QQ账户、密码,可能你就把很多年的朋友圈都丢了。


Part 6


那个年纪有很多青春可以挥霍,有很多梦都可以去追、去做!


那个年代有很多单纯的陪伴着我的朋友,我有很多朋友,今年他们刚好或多或少都恰逢在三十岁的边缘。


也许我们仍然无法见面,也许我们彼此已经记不住对方的面貌面貌,甚至只记住了对方的外号却想不起彼此的名字。


可是,依然改变不了我们曾经一度肩并与共,那些一起燥出来的回忆。


那些曾经陪伴过我青春成长的人啊,不管未来怎样,就算今天我们恰逢三十一二岁,我终有一句话想讲给你:


余生且长,愿你笑靥如光。


【END】




一首自家艺人杨曜泽Kk新专辑《回到》的中单曲《时光机》送给童年的我们。



网易云音乐搜索《杨曜泽Kk》,可下载收藏试听,相信这张专辑的很多内容,都能触及你心中最软的那面。




这应该是我最后一次在网络尖刀这么正式的公众号里写煽情的内容,主要像朋友圈那些关注过我的老朋友说明,我还没老,我还能写。


拾起初衷想要写连载的公众号,如果鼓励够多,我会思考换做今天的我的心境,重新去写这本《泣城》,整个内容完全重构,做成册。


对此内容感兴趣的,可以直接通过【公众号:qichengbook】进行关注。



关注公众号:拾黑(shiheibook)了解更多

[广告]赞助链接:

四季很好,只要有你,文娱排行榜:http://www.yaopaiming.com/
让资讯触达的更精准有趣:https://www.0xu.cn/

图库
关注网络尖刀微信公众号
随时掌握互联网精彩
赞助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