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工智能将改变我们变老的方式

百家 作者:硅谷洞察 2017-10-26 07:42:46 阅读:511



硅谷Live / 实地探访 / 热点探秘 / 深度探讨



人工智能影响人类变老



几年前,当我和一位行为经济学家Daniel Kahneman在纽约共享晚餐时,我试图论证即将在中国兴起的机器人和人工智能潮流将会带来巨大的社会动乱,毕竟将会有大批人失去工作。Kahneman打断了我,“要知道,如果机器人能够及时在中国发展起来,那是整个中国的幸事。”


我很困惑。在过去的十年中,我一直在报道人工智能如何进入职场并且将要代替蓝领,甚至白领的工作。但那个晚上,Kahneman向我展示了AI自动化很少被人注意到的另一方面社会影响。正如他指出的,中国正在迅速老龄化,其一孩政策将会使得适龄劳动力逐渐减少。据预计,到2050年,中国的劳动力将会减少到7亿人,那比2012年的人数减少了23%。


当我开始自己探索Kahneman的理论,我开始意识到老龄化将不只是中国的问题。在2015年,美国人口普查表明在2020年以前的某个时间点,美国65岁以上人口将大于其5岁以下人口数量。亚洲其他部分也在经历迅速的老龄化,欧洲也不能幸免。还好,即使美国在迅速老龄化,但是其移民政策保证了其劳动力数量。当整个世界(除了非洲和中东的一些国家)的出生率不断下降,人口老龄化是不可遏制的趋势。


从全球来看,80岁以上的人口将在这个世纪中期翻番,而到这个世纪末这个人数将会是现在的7倍,紧接而来的,是对护理人员需求的大幅度增加。


日本早已了解到这一人口趋势,并且走在护理机器人研发的世界前沿。但是美国好像还对这一趋势熟视无睹。不久前,我受邀到苹果总部为一群机器学习研发者介绍我的新书《与机器共舞》。我提到这个公司的未来是无人驾驶汽车而不是智能手机。就如机器人研究者Rodney Brooks说的那样,无人驾驶汽车将成为首批护理性质的机器人。我的论点,却收到了许多白眼。这些工程师似乎仍无法理解他们一直以来倚重的婴儿潮时代消费者将会在几年内逐步成为生活护理的需求者。



虽然一场巨变已在眼前,但公众对于专为老年人设计的科技产品仍然并不是太感兴趣。在硅谷举办的Aging 2.0大会上,虽然创业者们带来了不同的科技服务,试图满足不同地区人们对于养老的需求,但是总体数量上,仍有很大的增长空间。毕竟,主流科技公司仍然并未将老人纳入他们的核心市场。


商业化的完全自动的护理机器人的出现仍需要一段时间的研发。近期更可能出现的是传感器和虚拟助手结合的智能系统,帮助老年人足不出户就可以满足基本需求。在斯坦福大学,医学和人工智能研究者就已经开发出了一套系统,运用红外线摄像机来探测老人是否摔倒了。


虽然真正的护理机器人仍未出现,但是关于我们是否真的要用“富有同情心的机器”来取代真人护理者已经引起了一场具有争议的辩论。其高潮要数2014年发生于UC San Francisco的老年病学教授Louise Aronson和北卡大学社会学家Zeynep Tufekci之间的争论。


Aronson指出,真人护理者的缺口越来越大,我们需要尽早研发出可以照顾人类,陪伴孤独人群的机器人。作为回应,Tufekci认为一个伦理社会需要通过提高护理人员工资的方式类鼓励年轻人更多的和老年人接触。“我们需要为我们将要将孩子和老人交给金属和软件料理而感到羞愧,”Tufekci写到。


Tufekci的解决办法显然有着更为高的伦理价值。然而,当美国家庭不断分解成更小的组织形式,我们已经习惯了由机构来照顾老人。更明显的是,当护理已经成为了只需要由底层移民完成的没什么技术含量的工作时,我们很难说服美国社会大幅提高护理人员的工资。


从另一方面来看,当我们已经身处一个年轻人不愿意照顾老年人,并且只将他们放在电视和其他护理设备中任他们老去的社会时,增强现实带来的虚拟助手会不会是更好的养老选择呢?研究表明,多与人接触可以减少痴呆的发病率。那么如果研究者发现和AI智能助手交流或是通过网络和并不在身边的家人交流可以产生同样的疗效,我们是否还同样地抵制AI护理呢?



Siri, Cortana和Echo的广泛使用,表明对话已经成为了我们和计算机以及网络交流的主要方式。而这对老年人来说,是可以极大提高他们独立生活能力的好事。


几年前,我写了一篇关于微软在中国研发的智能助手小冰的报道。和Siri不一样的是,小冰是一个旨在和人聊天,为人带来陪伴感的chatbot。它立刻引起超过四千万人的兴趣,这其中大部分是年轻人,平均每月和小冰交流60次以上。同时,许多人明显和小冰产生了情感上的链接。至少有四分之一的用户发送了“我爱你“。微软研究者因这些反馈而感到非常惊奇。


但是,当我和中国工程师Michelle Zhou聊天室,她提出了完全不同的想法。在她看来,当中国人类到美国时,会明显地感到孤独,尤其是他们开始将中国亲密的人际关系和美国比较时。所以,在中国,小冰收到的反馈和美国的非常不同。


近期,作家Nicholas Carr在一篇论文中攻击Siri和Echo软件系统,认为它使得人们更加孤独和隔绝,只能陷进网络卫兵的监控中不能自拔。但是也许我们可以有一个中间地带,也许在将传感器和对话系统网络和真人护理者联系在一起时我们可以走出一条人道主义的道路。


如今,我们已经有了TaskRabbit,一个允许人们雇佣他人完成奇怪任务的网站,和Lyft,一个方便的叫车系统,使得想要在家里待得更久一点的老年人得偿所愿。或许,在我们研发出真正的无人驾驶汽车之前,我们需要设计保证老人可以安全行驶的法规。也许我们将从一个年轻人玩着各种电脑游戏的社会变成一个需要保证老年人可以随时由增强现实链接的社会。而我们可以通过科技让他们可以足不出户,走遍世界,给他们一个更加有质量的老年生活。


AI的社会影响取决于我们如何使用它,尤其是我们是否以为了更多人生活地更好而发展它。在1962年,计算机研究先驱Douglas Engelbart将AI称为“增强人类智能”。在他的世界,人类站在各种科技系统的中心,而这是我们可以想到的迎接AI到来的最好的方式。


本文编译自The Washington Post。


想和探长聊一聊?来加探长个人微信号 svinsight




推荐阅读


卫哲 | 王刚 | 姚劲波

胡海泉 | 朱啸虎

区块链报告 | 脑机接口报告 

硅谷人工智能 | 斯坦福校长

王者荣耀 | 返老还童 




关注公众号:拾黑(shiheibook)了解更多

[广告]赞助链接:

四季很好,只要有你,文娱排行榜:http://www.yaopaiming.com/
让资讯触达的更精准有趣:https://www.0xu.cn/

关注网络尖刀微信公众号
随时掌握互联网精彩
赞助链接